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2-23 17:22
音乐治疗,不是一种“玄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小鹿角智库,原文标题:《高天:音乐治疗体现了人文关怀,但这绝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长对话》,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2年艺考校招近日正式开始,除了音乐表演、音乐教育、音乐学等老牌专业,一些新兴的交叉学科越来越受到考生的关注。


音乐治疗作为集医学、心理学和音乐为一身的交叉学科,自1940年在美国成立以来已经发展为一个成熟学科。1997年,音乐治疗专业正式在国内成立,各大音乐学院和医学院纷纷建立相关专业和研究中心。


随着毕业生的增多和大众对音乐治疗专业的接受,临终治疗、特殊儿童、犯罪干预等领域都出现了音乐治疗师的身影。与此同时,市面上不同形式的音乐机构、疗愈音乐“处方”以及神奇效果的出现,使音乐治疗变成带着玄幻色彩的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建立对音乐治疗专业的基础认知,培养专业人就变得格外重要。


但对于目前专业的发展状况如何?行业内从业者都在做什么?导师们又有怎样的看法呢?


此次,小鹿角智库邀请到将音乐治疗专业引进国内的音乐治疗学科奠基者高天,跟我们聊一聊这个相对“神秘”的专业。


最近在做的音乐治疗项目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最近在做什么?


高天:现在手头上有一个大工程,我组织了一些人组织了一个团队要翻译一个美国一个共4卷的大部头的书,领域是音乐治疗涉及到的临床指南。我们是2021年2月份着手做的,本来我计划2021年年底就完成,但是不太现实,所以我跟翻译团队说,延长到2022年的6月底,但是那个量太大了。英文丛书就有3500页,翻译成中文估计至少有2500页。


这套书是我老师主编的,当时我跟他说要翻译这部书,他第一反应就问我了一句话,说你确定你能活这么长时间吗?所以工作量还是很大的,我们力争6月份,6月份不行就得到年底了。


小鹿角音乐财经:因为疫情开设的心理援助热线平台还在做吗?


高天:不做了,那个项目我们就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做了一个多月。当时加上我们是有3个还是4个音乐治疗行业人在做这个事,但是其他的他们主要是给大家推荐一些歌曲让大家放松。它是支持性的,也就是辅助性的,跟音乐欣赏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因为日常欣赏音乐也是在放松,除此之外我们非常有针对性地推出了一个专用的技术。


这个技术是我研发的,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耳虫技术。咱们在生活中其实有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就是说,一首歌你多听几遍,就会发现旋律老在你头脑中缠绕,就好像耳朵里边有个虫在唱歌一样,一般通俗的把这个现象叫耳虫。所以我就利用这个现象,把一种积极的暗示绑定在旋律上。相当于你的头脑中老有一个催眠治疗师在不断的给你催眠,这个不像临床的催眠治疗,效果会慢慢消退,这个办法是可以延长很久不消退的。当你又想找那个感觉,自己拿手机把那个绑定催眠暗示的音乐,再听一听,效果就回来了。


当时推出这个技术是因为音乐治疗一般是面对面的,但是疫情的时候,只能线上操作。线上的话,如果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再拿一个播放器播放音乐,你就会发现根本就没法听,严重失真。当时我们试了很多方法都不行,后来我们想到让来访者自己选择音乐,这个音乐就在他自己的手机里边,这样就可以保证音乐的质量。


小鹿角音乐财经:这个技术在音乐治疗中具体是怎么操作的?


高天:这个方法一般针对的那种你明明知道这个场景可以不焦虑或者不恐惧,但是你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况,这种情况我们把它称为神经症。而当时一线的医护人员、防疫人员、包括警察都是非常紧张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被隔离时间长了以后快崩溃的,我们主要针对的就是这些人。


他们打来电话以后,我们会初步的了解他什么情况,什么场合下最紧张最恐惧。比如说,有一个护士我印象很深,她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给大量病人做核酸检测,让她感到一种病毒扑面而来的恐惧。


我问她在那时候什么感觉?比方说心跳呼吸困难、手脚发软什么的。然后再就问她,希望自己再次面对这种场景的时候,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个一定要是最理想的状态。不能是不紧张这种中性状态,而是要以一个非常积极的充满力量的状态作为目标。


然后我们就问她,在喜欢的音乐里边,有没有某一首能给你带来类似的这种感觉,其实绝大多数人都会有一两首的。我们就会让她把那个音乐发给我们,我们同时听,仔细感受那个音乐是什么感觉,完了以后,跟她讨论这次听是什么感觉,因为会要求她静下心来听,所以感受会比平常要强烈。我们通过跟他对歌曲感受的讨论,把她想要的积极感受放大,而她越形容这种积极的感受就越强烈越清晰。


比方说她听了这首歌是一种坚定有力的感觉,那么好,我们再听一遍,但是这遍听的同时,在感受这种坚定有力的同时,开始回想自己最害怕的场景,实际上就是用这首歌所带来的积极的体验,去强迫性战胜消极的恐惧紧张的体验。


这一遍听完之后,我们会让来访者打分,1到7分,是从消极到完全积极,你现在是什么感受。一般这时候都是1至2分。然后我们再沟通,你刚才想到了什么?你会发现她故事的版本变积极了,然后再听,再沟通,重复这个过程。一般到第三遍或者第四遍就达到7分的状态了,而且整个过程也就是40分钟。我们后续,过了几天之后还会做追踪调查,问问这个状态改变了没有,一般患者都没有改变,一直保持的很好。


小鹿角音乐财经:这个技术跟心理咨询有什么差别?当时的效果怎么样?


高天:心理咨询主要从认知层面改变你对一个问题的看法,从消极到积极。但是很多时候,道理来访者都懂,她可以接受那种正确的观念,但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音乐治疗不讲这些道理,只是用音乐给人带来积极力量,在体验层面上给你带来改变。至于认知层面,你改变也好,不改变也好,我们不关心。而事实上只要体验改变了,认知自己就改变了,不需要你去告诉来访者,他会找到最适合他的认知。


我们这个方法是第一次这样大规模的使用,而且是用远程的方式。本来我们还要求要好的音响,高质量的耳机什么的,讲究音响效果,但是这次我们在疫情中意外发现手机也能起到这样的效果,而且这个方法非常简单,不需要长期的训练。


音乐治疗与疗愈音乐


小鹿角音乐财经:助眠音乐或催眠音乐的播放量其实也很高,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高天:但听无妨。通常那种风格在西方把它叫New age。在音乐的美学追求上,这种风格认为音乐不是表达情感,更不是表达什么故事什么或者一个剧情,它就是让人放松悦耳的。


所以这样的音乐没有像我们歌曲一样很完整的乐句,他的乐句都是都是支离破碎的,因为你一旦形成完整的乐句,就可能带来一种情绪体验。这种音乐就是不要你有情绪,于是它的旋律都叮叮咚咚,你会发现你根本记不住,都是支离破碎的。这种音乐的语言肢体非常的简单,就是不断的重复,因为它很单调,所以它又很平静很放松。


很多失眠的人,就是满脑子跑火车,走马灯一样,一会想到这一会想到那,脑子停不下来,而想东西往往又给人们带来一些压力,甚至紧张焦虑。而这种音乐就是让你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那种不引发任何联想和情绪体验的叮叮咚咚上,然后你脑子就开始慢慢地不去胡思乱想,或者是比较少的胡思乱想,你就可能睡着,它是这个道理。就跟你去听人念经,念的你要瞌睡,是一个逻辑。所以但听无妨,没什么坏处,但要说他能治什么病,我认为它完全不具有这种功能。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之前也提到过音乐治疗跟音乐欣赏之间的边界很模糊,您怎么看待疗愈音乐的价值?


高天:从理论上我们音乐治疗有一个原则,就是没有音乐治疗师直接介入的这些音乐活动都不能称之为音乐治疗,也就是说你买一盘音乐,然后回家自己听,不管他有没有用,都不能称为音乐治疗。


有人把音乐治疗理解为什么样的节奏,什么样的频率,什么样的和弦或者其他一些音乐元素能治什么病。网上也有人推荐音乐处方,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只要一看卖音乐处方,这个人是100%外行或者甚至是一个骗子,他根本不懂音乐治疗。


实际上为什么音乐能够治病?主要是因为音乐能够带来很多情绪上的体验,而这个情绪的体验是需要有一个音乐治疗师来引导的来推动,这和你自己在家里弄一段音乐听一听不一样。你有可能会觉得听完以后心情变好了,这是音乐本身的功能,不管什么音乐,只要你喜欢它都能起到这样的作用,但是这不是治疗。


小鹿角音乐财经:对于很多人提倡的音频对治疗的作用,您怎么看?


高天:我不反对其他专业的人喜欢音乐治疗,想要涉足都欢迎,但是有你先学一学,把音乐治疗是个什么东西先学学明白了,再去发明创造。


什么频率能够治什么病,在医学上也有相关依据,比方说40赫兹左右的低频声音,会对膝关节的关节炎起到一定的阵痛和活血的作用。因为频率到了40赫兹左右的时候,是手都能感受到的震动,医学上的电疗就是通过电疗仪的特定荷兹的电流震动,去减轻一些肌肉、软组织损伤,还有关节疼痛,起到一定的活血的作用,但是运用到音乐就属于胡说八道了。


40赫兹左右在音乐里边属于极低的频率,低到几乎已经听不到。就算能做出40赫兹的声音,但是我们现在的所有的喇叭、音箱、耳机根本放不出来。我专门请教过声学专家,我说40赫声音通过什么样的播放器能放出来?他说40赫兹的声音你要想把它放出来,从理论上讲喇叭要像一面墙那么大,才能把40赫兹的声音放出来。


另外,既然是用声音的赫兹和振动频率来达到治疗目标的话,这就不是音乐治疗,是物理治疗,这跟音乐的属性没什么关系,只能说它是一种声音,但它不是音乐。音乐能够起作用的核心因素,在于音乐很动听,能够打动你的心弦,能够在你内心引发一种那种非常美好的情绪体验。这时候它跟荷兹、频率就没什么关系了。


音乐治疗行业现状


小鹿角音乐财经:目前音乐治疗的收费标准是什么样的?


高天:其实收费都很低。在医院里做音乐治疗,都是按团体去计算,比方1个团体做10个12个人,然后每个人什么50块钱,10个人也就500块钱。这给医院带来不了创收,但是为什么很欢迎,因为音乐治疗体现了人文关怀。


现在很多医院有心理咨询部门但都在门诊,不在住院部,而大部分音乐治疗师都在住院部,住院部的那些病人生理上出现了问题以后,几乎所有人都会伴随着情绪和心理的问题。有经验的医生都知道病人的情绪很重要,但是给人讲大道理没用,这个时候讲道理,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就是需要有医生解决生理问题,有专业人士去解决心理问题。


如果自己开一个诊所的话,收费能适当的高一些,因为毕竟得靠自己养活自己。这个时候一小时150、200、300的都有。这个价格是参照心理咨询的价格的,但是这些年心理咨询价格高得有点离谱,这个我们不太认同。


小鹿角音乐财经:目前国内各种机构都在办培训班,发从业资格证,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高天:目前除了几个重要的行业,其他的国家资格认证已经停发了。国家认证取消之后,行业还是要自律的。那么质量把关交给谁?行业委员会还是行业组织协会?


所以现在都是各个行业协会,愿意推出资格证就推出,但是这东西不是国家承认,是行业承认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看市场大浪淘沙,社会最后接受谁、认可谁了。


我所在的行业委员会包括其他的都有在发这个证。我知道社会接受我们的资格证是因为有些医院招聘音乐治疗师,会要求你的有一个证,越来越多的机构和医院要求要我们的证,他们对我们是信得过的,但我们的严格程度是让很多学员生畏的。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所在的机构对颁发这个证的要求有哪些?


高天:首先在申请之前我们有音乐技能考试,音乐技能不行是不能申请的。我们一共有10门课程,这比国内所有的音乐治疗的课程设置都多,要学完整个课程需要花两年的暑假集中强化学习,我们每一门课的学时都是36个小时,和大学一个学期的学时是一样的。花两个暑假才把课学完之后,我们规定必须在医院完成6个月的全职毕业实习


这是根据美国注册音乐治疗师的行业规定来的,1040小时的全职临床实习,而且不是说随便找个医院去做就行了,必须是我们指定的医院。当然我也知道一些机构,三五天就拿证了。但是音乐治疗作为一个专业,有学士学位、硕士学位,还有博士学位。读专业的话要学十几年,你几天就会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我们也有些学员有本职工作,比如说心理咨询师、医生、护士、音乐老师,但是想学音乐治疗。这时候10门课不需要全学完,可以选择最感兴趣的,学一门发一门结业证,证明你学过这个课,但是不能拿音乐治疗师的证。


音乐治疗发展的过程&对未来的寄语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觉得音乐治疗现在在国内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了?


高天:我1997年回国,1999年开始招研究生,2003年开始招本科生,2003届的第一届的学生都转行了,好在他们当时有中央音乐学院的毕业证,甭管什么专业,去当个小学老师、中学老师还是可以的。第二届开始有一两个毕业生真正去做了音乐治疗,现在这个行业不是人找工作,而是工作找人。很多医院都是来找我们说要音乐治疗师,今年有没有毕业生。我们的学生目前虽然不愁找工作,但是依然有少数人改行,这与他们对人生的追求有关系。


所以现在国内我们这一行发展的怎么样?我20多年走过来,是看到形势越来越好的。我记得2016年我们还主持了第四届国际音乐与医学协会国际会议。除了音乐治疗师,还有很多爱好者,当时乌央乌央好几千人,外国的专家包括我的老师都挺震惊,说你们中国的音乐治疗发展这么快,我的老师说在世界上音乐治疗发展速度最快的也就是中国了。


小鹿角音乐财经:目前来看,我们国家的音乐治疗跟美国相比有什么差别呢?


高天:美国1940年开设了这个专业,我们差不多是晚了半个多世纪。但当时我在美国就读的音乐治疗专业是全美最好的,我几乎是全套的把我们学校的课程设置都搬到国内来了,所以我们起点还是蛮高的。课程设置上,我敢说我们甚至比美国的某一些学校的课程设置都要好很多,加上我们一直严格把控专业方向,所以我们在学术上的把握是比较高的。


但是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国内这个专业的短板是医院的实习,因为这个专业学到的东西一半是在学校教室里,一半通过实习师傅手把手带出来的。当时美国很多医院都有音乐治疗,而且有资深的医生在带实习生,所以那段时间美国回来的留学生都会被高看一眼。但是在留学生做我们的督导师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带的实习生根本达不到我们的要求,而且数量还不少,我们完全不能接受,最后不得不撤销了留学生做督导师的实习点。


这几年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国内的发展了,每年我都会去参加音乐治疗规格最高的一个学术会议,会议上有一个板块会提供一些论文研究展览,然后作者就站在旁边,如果你看到他的论文对他的研究感兴趣就可以跟他交流。


我非常惊异地发现他们大部分硕士论文的质量和水平是赶不上我们的。因为音乐治疗应用者是一个实用学科,学生主要研究方向应该是临床研究,但是大量的这个论文在写亚洲音乐治疗留学生在学习期间的特点、中美音乐治疗的对比等等,反而真正跟临床上有关系的不多。但国内所有的论文要求必须是临床研究,就是你用什么方法,针对什么样的病人,获得什么样的疗效,是要有数据统计的。


小鹿角音乐财经:目前国内对音乐治疗专业的同学接受程度怎么样呢?


高天:现在医学界、养老界、特殊儿童教育界,对我们的接受速度越来越快,我们都开始有点惊奇,但是现在还依然面临着医疗卫生管理部门还没有正式认证音乐治疗作为医疗卫生行业的文件。


之前北京曾经有一个妇婴医院开展音乐治疗,有人告说音乐治疗师无证行医,卫生局几次派人来查,当时刚好赶上我们正在召开一个国际会议,然后让美国、加拿大音乐治疗师跟北京市卫生局的领导一起座谈会,那些专家介绍他们在做什么才让医院没有被责罚。


再比方说北京某公立医院,当时我们的学生在肝癌病区做临床实践,每周一个半天,在病房里有歌声有欢笑,医生护士都很高兴。有一天他们医院的大院长来查房,说听着这里边热热闹闹就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们病区主任说我们跟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专业合作,他们的学生在这做音乐治疗,然后大院长还去看了看说好不错。


后来我说既然大院长说得好,你们能不能设一个音乐治疗师岗位,雇一个全职的好不好?当时他们说行,我还挺高兴的,结果过了一些日子,我再一问他说不行,他说为什么?他说医院给答复说是医院没有编制。


那时候的障碍全在这,但是现在情况越来越不一样。有很多医院招聘音乐治疗师,他们是上报的,因为名额是要上报批准的。比方说中国康复中心一开始雇了5个还是6个音乐治疗师,后来我的一个学生在他们那成立一个音乐治疗中心。


但因为目前音乐治疗师在卫生部医院的岗位编制里还找不到,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所以,医院里的音乐治疗师通常遇到一个尴尬的地方,就是职称评定怎么办?目前一般来说,如果医院是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我们也说教学医院,那么音乐治疗师就走教学系列。除此之外,也有一些走研究系列,走心理系列,走康复师的系列。


在这种情况下,音乐治疗专业的学生在参加评定考试走别的系列的时候,就得去额外的备考,比如走心理的同学,就要大量的去学心理学的课程准备考试,就比较吃亏一点。我相信目前这个是过渡阶段,但是过渡多少年,就要看市场对行这个行业的接受度怎么样。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觉得学科教育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割裂严重吗?


高天:有很多人觉得你们搞的东西如果不能推到市场上就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我经常跟学生讲,你们进了这一行,就把自己的定位弄清楚,这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能够维持你的生计就不错。


很多商业的机构公司都跟我联系说要做市场推广,因为音乐治疗必须面对面地做,这就限制了不可能规模化。有些医院或者机构里做团体治疗,但一个团体能有十个人就不错了,再多就顾不过来了。但深层治疗,只能是一对一,这也注定了我们这行不是赚大钱的行业,得一个一个去做,走不了量。


小鹿角音乐财经:艺考马上开始了,您有什么话想跟要进入这个专业的同学们说吗?


高天:很多考生并不喜欢音乐治疗,甚至不知道音乐治疗是什么,单纯觉得这个学科比其他艺考的专业好考,他就考,考进来以后发现不是他想干的事,后悔了,这就很痛苦,老师也很痛苦,他也很痛苦。课不愿意上,临床实践不愿意做,搞得大家都很痛苦。


其实音乐治疗专业在音乐技能的要求上相对比较低,但对文化课的要求比一般的艺术考生要求要高,得达到二本的要求,所以它有难的地方也有容易的地方。


所以我建议,如果你要选这个专业,先了解这个专业是干什么的。对学音乐的人来说,你会发现学了好多年的音乐、钢琴、声乐、小提琴,结果一学音乐治疗跟舞台没有关系了,面对的是一群病人。比方说精神科的病人、老年痴呆症的老爷爷、智力发展障碍的儿童,带着他们唱歌、玩乐器,那么有些人就会觉得受不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认为这个一定需要跟考生讲清楚。


虽然音乐治疗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在医院可有可无的辅助性疗法,但是你会发现它对一个人的一生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小鹿角智库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