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3-08 13:20
33岁、从零背景到跨国公司CEO:我成功的诀窍是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刀姐doris(ID:doriskerundong),作者:刀姐doris,对话嘉宾:Gabby(佘佳音, DVF全球 CEO,原文标题:《33岁,她从零背景到美国奢侈品CEO | 刀姐对谈DVF全球总裁》,本文为与刀姐与Gabby 的访谈播客摘录,头图来自:《穿 Prada 的女王》剧照


作为一个 33 岁的华人女性,在纽约时尚圈做到奢侈品牌全球 CEO 是什么样一种体验?


我有个非常特别的朋友叫 Gabby(佘佳音),她现在是 DVF(Diane Von Furstenberg,以下简称为 DVF)的全球 CEO。


刚认识 Gabby 的时候,我正在 Michael Kors 做社交传播经理,她当时在 Ralph Lauren,我们在纽约见过一面。后来我回国创业,Gabby 继续在纽约打拼,现在转眼 8 年过去了,我发现我再看到 Gabby 的时候,她已经成为 DVF 的全球 CEO 了。


Gabby 在我放弃的那条时尚圈道路上走得非常漂亮,我觉得那是一条对我们亚洲女性来说非常艰难的路,甚至比金融圈更难,我亲身经历过,所以我对 Gabby 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能感同身受。


正逢三八国际妇女节,而 Gabby 是我见过最具备不服输精神和勇于冲破天花板的女性,今天这篇文章,我和 Gabby 一起聊聊她这一路走来的故事和感想:


  • 如何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实习生一步步成为时尚品牌全球 CEO 的?有什么可借鉴的方法论吗?


  • 在几乎没有中国面孔的纽约时尚圈,如何在白人男性占绝对主导权、对亚裔非常不友好的职场环境下,融入他们并领导他们的?


  • 作为一个经验不是很丰富且同时需要兼顾家庭的年轻领导者,如何协调管理好这一切的,是否有独家心得可以分享?


希望大家看完,能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所启发和帮助。


一、信仰一跃:从毫无背景的实习生到时尚品牌全球 CEO


我和 Gabby 的背景很像,我们年龄相仿,都是在国内读完高中,然后到美国求学,都是文理学院非理科背景毕业进入到纽约时尚行业工作,甚至我们的时尚启蒙电影都是《穿 Prada 的女王》!我在时尚圈工作后发现时尚圈真的是很难混,比金融圈还要难,因为亚洲人很擅长数学,可以凭借数学进到金融圈里。


但是时尚圈有很多的行业黑话,它要求你很懂美国的文化、语言、艺术。所以后来我就放弃了这条路,去了硅谷支付宝工作,再后来回国创业做了刀法Digipont。


Gabby 毫无背景,全靠自己打拼到了如今的成就,我想先请她来分享一下这路走来有什么心得分享,是否有技巧分享。


1. 成为“时尚女魔头”的技巧和规划


doris:当我认识 Gabby 的时候,她在 Ralph Lauren 做 production manager (大货经理),后来我每过几年就会看一下 Gabby 的领英,发现她从总监升级到了首席策略官,再过几年,又变成 DVF 的全球总裁。


这里我想问一下Gabby,你是怎么做到在时尚圈可以上升得如此快速?当时有个电影叫《穿 Prada 的女王》,我当时还 YY 自己以后能成为这个“时尚女魔头”,我感觉你现在就已经成为了这个“时尚女魔头”。


Gabby:我觉得我们两个真的很像,我当时也 YY 能成为那个时尚女魔头。


我看电影里面各样各式的纽约女性,在早上梳妆打扮穿衣服,从不一样的公寓走出来,然后不管坐地铁还是坐很高级的轿车去上班,都呈现出那种非常积极向上的状态。当时我就觉得这是我想要的!


对于十七八岁的女孩来说,我也没法描述自己具体想要什么。但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我想要越变越好,去探险一个未知的世界,这种感觉很棒。为了做到这些,你必须得有一些技巧,有一些规划。


我每几年就会有一个跳槽,这个绝对不是偶然。我可以非常坦诚地说,这是我精打细算的一个计划。


首先,作为国际学生,想要被一个美国时尚公司聘用为员工,让公司给咱们申请工作签证,这事非常难对吧?但是我想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达成这个目标。


大学四年,八个假期。所以我在一张白纸上画了八个方块,这八个方块每个都填满,那我的目标——大四毕业能有个带签证的全职工作——是不是就可以达到了。我知道这事很难,那我设定八个小目标还不可以吗?目标拆解这个思维一直从过去延伸到之后的十年。


除了 DVF 最近的这一跳,我管它叫“火箭式跳”,对大家借鉴性可能有点少。我过去每两三年一跳都是从“我有什么独特优势?”“我能给我所在的公司带来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变化?”开始想象的。即使在我做大货经理之前我只是一个大货助理,我脑子里面也在想着我怎么能给 Ralph Lauren(我当时的公司)带来全世界级别的荣耀?


那时的我还是个实习生,当我在电梯里看到 Ralph Lauren 本人时,我下意识第一个冲进电梯里,跟他说:我是你们公司唯一一个来自中国,而且还是来自中国北京的在纽约总部的实习生,以后希望继续留在这里工作。我的志向就是让公司通过我的家乡,通过中国市场做大做强。


所以我给大家第一个建议,就是你可以往大了想,你特别想要一个东西,然后你就要开始想自己到底是谁?你有什么得天独厚的优势?把这两个结合起来,然后就可以天马行空地想,你越想要这个东西,你就越能把很多点抓起来,在关键时刻你就不会掉链子,在关键时刻你就可以有勇气推荐自己。这就是能让你完成一两年有一个大升职的秘诀。


2. 和当年把我撵出去的保安成为了好朋友


doris:这其实就是职场中的那个信仰一跳。如果别人在电梯里面看到 Ralph Lauren 本人,可能第一时间反应是说,哇这个人这么牛,他肯定也不会想听我说话。但是你刚说到,如果你真的很想要一样东西的话,你会给自己那个勇气,大不了就被忽略呗。那又怎样呢?那这样的行为,在你职场生涯中发生过几次,又给你带来了什么样一些反馈呢?


Gabby:这样的场景有三次,冲进电梯是一个。除此之外,我当时为了能够拿到第一份时尚行业实习的过程真的非常悲惨。虽然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自豪,但是当时的过程是非常恐怖的。


我读书那会很少有中国学生能进到时尚相关的学校,所以我要找时尚行业的实习真是一点攀得上的关系都没有,于是我当时拿着一个看起来很丑的简历,自己还画了点画,去 fashion district(时尚区)从 37 街到 39 街,一条街一条街捋,一个楼一个楼捋,去投简历。


很多人不知道 fashion district 很多楼里都是给那些时尚品牌做衣服的工厂,很多工厂主都是华人,我就用中文和他们聊天,我说我来自中国,他们和我说:“感觉你这小姑娘挺有勇气的,安娜苏好像在那个楼,你要不去试试?”


安娜苏当时在的楼非常高大上,正门不让你进,我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就走大楼后门,从送水的大货楼梯上跟着送水工一起上去,上到哪层就去哪层,抓到一个人就去聊我是谁、给他递我的简历。然后我就被那栋楼的保安从监控录像里看到,几个大汉照着监视录像就抓到了我。当时我看到电梯里出来一群人冲我走来,我都懵了。


因为我当时觉得我就是一个无辜的学生,有个保安说这楼都需要刷卡才进来。你不是这儿的员工,现在我要请你立刻出去。如果你不立刻出去,我要叫警察了。我当时还乐呵呵的,说 OK OK 我马上出去。事后一想,感觉真的很丢脸。


但是我第一反应是我要记下来这个故事,如果我做出一番成就,我就可以给学弟学妹们讲,你看我当时都这么惨,被保安撵出去,但是我现在做到了 CEO,大家都是可以的,只要足够想要。


后来我在这栋楼里的一家公司当上了高管,还和当时赶我出去的保安成为了朋友。


doris:你是因为一个个扫楼,最后投简历投到了 Ralph Lauren,然后被录取了吗?


Gabby: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但并没有这么简单。扫楼投简历拿到了安娜苏的实习。也就是个跑腿实习,去抓个纽扣缝个衣服,但就算我抓个纽扣缝个衣服,给作坊收拾收拾材料,我都能收拾得很好。


其实我是一个非常不爱整理的人,但是我想既然我有这个机会,我这么一个土包子都能有一个机会,语言都说不太利索,给我机会我就给你干到死。我就早上第一个出现晚上最后一个走。不管在每一个时期,每一份工作,我都是早上第一个早到,晚上最后一个走的人。


3. 成功的秘诀是想明白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doris:我当时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就听说过有些人为了想要一份工作就直接去堵门,但对我来说这只存在在传说中。正常人找工作的方式是通过 每个公司的 target school (目标学校)。他们到那些目标学校里面会办一些酒宴,然后面试官跟你聊聊天,下一秒就把你给录了。我记得我们都是文理学院毕业的,我们都不是那些公司的 target school。


我当时一度也在想说,如果我真的很想做时尚行业的工作,我是不是该去扫楼?但是我始终没有这个勇气,我甚至在跟别人社交的时候,别人没回我,我都会心里想说,要不算了吧。


所以我想问你,你是天生有社交牛X症吗?


Gabby:我给大家暴露一下我的弱点,我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我因为敏感这点其实吃了很多苦。美国是一个非常反敏感的一个文化,想要成功就需要你有足够的厚脸皮。


还有,美国人对你领导力的判断是:你能够擅长在别人面前吵架。你愿意去跟大家吵架,有一个非常激进的态度去维护自己的观点。这些都是跟我自己的性格相违背的,我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适应这个环境,那我一定要克服自己的敏感,克服的最好方式就是:你就跟自己说,大不了能怎么样?最多就是人家不回复你。


我有一个大学时期的邮箱,四个字,惨不忍睹,我基本上不会去看,就好像你不想听自己的声音,不想看自己录的视频。非常恐怖,我发 500 封邮件,大概就有一封有回复,那 500 封发出去的邮件还都倾注了我大量心血。


我当时花了很多时间想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在这里给大家第二个建议,所谓的成功的秘诀无非是你花了很多时间想自己是谁,或者是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


这个听起来很简单,几乎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了。但是当你真的花了时间去思考,并且把你的行为跟你思考的结果一致化,你就会发现自己每天都像在腾飞一样,干每件事情都是事半功倍,而达到那个状态的前提,就是你特别清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对于我来说,我就是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女性职场人。我从小虽然在北京长大,但是我爸有一点大男子主义,有点重男轻女。我当时就想着,我要成为一个让他觉得很优秀的女儿。


后来我意识到,其实不仅是让父母骄傲,而是说,我觉得女性同胞们能真的互相鼓励,咱们真的很棒。我想要变厉害变强大,我要在美国在纽约时尚业干出一番天地,这就是我想成为的那种女人。


那我也意识到成为这种女人有多难。但不管多难,我发现我把它分解到 20 步、30步,大不了 40 步,每小步去达成,就变得没有那么难了。当然被拒绝也好,不被人理也好,写 500 封邮件、5000 封邮件、扫每一层楼、扫每一间办公室这些事都是可以做到的。我从未动摇过,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成为这样一个女人。


二、逆风翻盘:当中国人拯救了破产边缘的美国老牌时尚企业


美国很多职场文化是跟咱们在中国从小到大被教导的东西完全相反的。我们从小说你要谦虚,别人说话你要认真听,要尊重长辈。但是在美国职场,为了得到美国人的尊重,你需要有很多的想法,要不停地说,要声音很大,要 be the loud one。这些让我自己在西方职场吃了好多的苦,让我觉得自己无法适应。


本身进到纽约时尚行业这件事就很难,更难的是要在里面成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Gabby 现在作为全球 CEO,需要让美国人都服你,所以我和 Gabby 探讨了如何利用中国人的优势来成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


1. 从融入美国人到领导美国人,作为中国人要放大这些优势


Gabby:我进行了几层思想的跃进。


首先是,我要把我的性格,包括学会夸奖自己,和美国式思维融会贯通。


再加上我们中国人特有的优势就是对数字非常敏感。就算咱们是文科生,咱们数学那也能狂压美国人。你对数字有敏感度,你就会发现自己能看懂一家公司的财务报表。


当我还是个助理的时候,没事就喜欢翻报表,我就喜欢去看。因为不太能接触到管理层,唯一能接触到高层决策的方法就是通过看财务报表。你对数字的敏感度会让你意识到,哪些地方是特别挣钱的,哪些是给公司赔钱的,这些都能对公司运行有一个基础认识。


即便在会上,大家也随便发言跟乱斗似的,我就能说一些可能让领导觉得有意思、说到点子上的建议,尽管我可能只是一个小经理,但是我能给公司提出每一季省下好几百万美金的这些措施,再加上我本身跟中国工厂、跟我们当时的中国总部关系很密切,能知道他们辛苦在哪。这些都是我的优势。


可能我跟别人吼不过,但是我时时刻刻觉得,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有这个机会跟你们一起对公司做一些发言,我的发言就要让别人觉得,尽管她英语可能没我好,她看起来跟我长得不一样,但是她就是说的比我对。


后来我去了一家日本奢侈品牌叫 Jill Stuart。首先我想说我不是一个很喜欢跳槽的人,但是我发现 Ralph Lauren 当时是一个很平稳的公司,我可能要等个五年十年才能迎来下一个升职。


我总有种时间的紧迫感,因为我大学是艺术历史专业的,我对时间有一个“大局”的概念。我时不时有这种感觉,眼睛啪地一闭上,你就从地球视角一下子切换到宇宙视角。因为我觉得一个艺术家他伟大之处不是说他技巧多厉害,或者画了一个多了不起的画,而是捕捉到了他所在的时代最前端的第一朵浪花。


我当时想的时代最前沿,不仅仅是中国市场多么有潜力,更多的是看到很多中国人的优秀之处,包括创意也好,包括工作的努力度也好,这些都促成了我最后一次火箭式的跳跃。


我2020年进入 DVF 的时候职位是亚太区总监,当时疫情对公司打击很大,整个公司包括董事会都在思考这个品牌未来该怎么走。因为疫情期间很多欧美品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多品牌都卖了或是关闭了,因为他们的经验模式都比较老派,我们当时也在全球范围关了很多店。那现在的中国变化太快了,你一定要赶得上,赶不上就会被历史所遗忘。


那当时我就给董事会一个提议说:我有一种方法能让 DVF 变得更好,那就是我希望能在我们 DVF 北京办公室组建一个做产品的团队。这样我的中国团队能更好地连接好工厂,去把产品质量做得更好。


我当时对董事会说:中国客人其实是对品牌要求最高的。如果你们觉得中国客人还是十年前那种,你们随便印一个 logo 然后就可以挣他们钱的状态,那你们真的是对中国太不了解了。如果我做的衣服质量能让我的中国客人觉得好,那我们全世界的客人都会觉得好。如果我们要在中国北京建一个做产品的团队,他们一定会对产品的要求更高。


那我们纽约团队就可以专注在最擅长的事情上,比如:印花、创意设计市场、品牌叙事,女性精神、国际电商门户网站等等。这是一个可能挺天马行空的想法。我的同事后来都和我说觉得我疯了,在那种全公司上上下下都说公司要关门的悬崖边缘时刻,你竟然给 Diane(DVF创始人) 打电话说:我有一个想法。


当时我跟我的中国合伙人 Jessie 每天在努力工作的时候,都觉得或许明天就没有希望了,或许今天晚上就没有希望了,但是只要 Diane 还没有做最终的决定,我们就要努力到最后一刻。因为我们非常爱这个品牌,我们知道全世界的女人,不仅是中国客人,全世界有非常爱这个品牌的女人。只要有这两点,我们就要努力下去,直到被告知不需要再努力了。


doris: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觉得你的人生就像是一个闭环。


你当年做的 production manager(大货经理)的经验其实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帮了你,所以我一直觉得人生没有一步是白费。真的是“乱世出英雄”,在这种悬崖时刻你可以选择和众人一起抱怨说没办法,这个市场好差;你也可以做一个谁都不敢做的事情,去改变所有的格局。这真的很不容易,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而且这个勇气来源于你一直在做一些突破性的事儿。


虽然说 DVF 其实是一个比较有年纪的品牌了,但是你描述出了一种创业者的情怀和精神,你真的把 Diane 的精神放在了这一代年轻人和中国女性的身上,那就是“ If you own your insecurity it becomes your strength.”


就像你刚刚说的,把自己作为中国人、对中国市场和中国本土的了解,这些绝对优势拉长,最后才会有所突破。真的非常有借鉴意义。那比如说你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哪些时刻你觉得好痛苦,不想干了,或者觉得快要失败了,要不就放弃,有没有这样的时刻呢?


2. 新老权力交接,现在是一个乱世出英雄的时代


Gabby:我特别想跟大家说不要有这个错觉,因为我觉得很多成功人士(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成功人士),去讲以前的故事,都会给大家一种他们都是一路顺风的错觉。但是,你看我当时都被保安撵出去了,那肯定不是一路非常顺利地走过来。


很多人还会觉得,某某成功可能有一些得天独厚的自身优势和家庭背景,我什么都没有怎么办?那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普通家庭出来的,谁都不认识。所以说没有任何人的路是顺利的。


刚才跟大家聊到我跟董事会提出了这样一个商业计划,确实思路就是把 DVF 当成一个有 50 年历史的创业公司去做,虽然我没有抱着这个计划被采纳的打算,但是这个计划里面有很多闪光点被董事会看到了,然后他们就采取了我的方案。


那是两年前的五月份,我们董事会想让前任 CEO Sandro 离开,然后让我来接替这个职位。我当时觉得世界末日都要来了,我特别的紧张和难过,因为 Sandro 有恩与我,是他把我聘请进 DVF 的 ,他也很努力地去工作,给 DVF 转型,所以我对他是很敬佩的。


董事会跟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我怕他是觉得我抢他的位置,因为从纸面上看起来的确就是这样。我一度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当时鼓起勇气给他打个电话,他觉得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确挺辛苦的,他还跟我提建议说:我年纪比你大很多,所以我跟你说,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这么简单的。


这一句话刺中了我所有的inferiority(自卑),我其实特别喜欢这个词。在我看来,自卑永远在,但我可以把这种自卑变成一种自省能力。比如身为优等生,我追求任何事都要做到完美,考了 99 分,就会产生一种自卑感,同时也会自省那一分差在哪了?


他当时跟我说他经验比我多很多,这激起了我致命的自卑感。年龄作为一个标签,两年前我 31 岁,现在我 33 岁,对于当时 31 岁的我来说就是一个深刻的自卑。


请大家设想一下我处的环境,纽约时尚圈、纽约高管,你周围抬头一看,首先高管们都是白人,第二每个人都是 50 岁以上,第三很多都是男性。那这个自卑感是不管我给自己多少心理建设,不管我跟自己说我要像大猩猩一样说话,它都会存在的。


当时 Diane 特地给我打电话说:Gabby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Sandro 走了。董事会选了你的方案。我说:你说是什么意思?她说这意味着是你了,我选择你去管我的品牌,去领导我的品牌走向未来,我们要继续,不会再去想关门这件事,你明白吗?


我当时脱口而出,我说你确定是我吗?不会是我吧,你看我又不是白人,我又年纪不大,然后我又不是男的,我又是一个中国人。


Diane 说:就是因为你不是所有你刚才说的那些人,我才想让你成为 DVF 的领导者。


这一句话把我整个击破了。因为我是中国人,因为我是一个 30 岁的女性,她才选择我当 DVF 的领导,那么我更应该去接受我是谁,我就是这么一个人。那既然 Diane 都决定是我了,那是不是我应该反击一下?或许我以前的成见是 CEO 一定要长得像某种样子?或许那是不对的。


你刚才说到一个词,乱世出英雄。那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不管是在中国也好,还是在美国也好,还是在欧洲也好,现在这个时刻就是最好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乱世出英雄的时代。


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我一年前的自卑现在都没有了。因为五年前的所谓的做 CEO 的知识本身在这个时代已经不适用了。同学们,你就算是一个高管,你三年前知道的知识,放现在可能也已经不适用了。所以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权力交替的时代。


奢侈老牌都在灭亡的边缘,因为消费者对产品的理解力,对信息的获取渠道越来越多。杂志一个个灭亡,过去设计师的那些拍脑袋想法放现在都行不通了,现在的老品牌如果不用新想法去思考,就会灭亡。


我们董事会成员的平均年龄是 50 岁,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引进新的 30 多岁甚至 20 多岁董事会成员。因为这些最智慧的人,在经历这么多次创业经历之后,他才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更需要新血液新思维去打破陈旧的思维。


那在这样的时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自卑自己年轻?年轻就是我们的优势。只要你敢做,你有一个方案,你知道怎么去动用身边的资源,那这个时代就是你能出人头地的最好时代。


doris:我当时在美国工作的时候会遇到这样一个困难,比如说我要驱动一个非常新的创新,那这个创新是需要跨团队协作的,往往美国人的思维就会慢一拍,他们也需要接受很多教育告诉他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整个流程就很漫长。我当时非常不适应。比如像咱们国内,上午拍板做抖音,下午就开始做了。那你是如何在这种环境里,作为一个新官上任的时候,能让大家能够根据你的想法和创意快速迭代呢?


Gabby:确实跨区的跨团队合作是美国企业的弱项。尤其对于时尚界,大家可能觉得时尚品牌是勇于创新那波,因为每一季我们都在追赶潮流。但其实我们这行是最传统的一个行业,就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因为我们和工厂息息相关,本身不是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环境。


除非你是这个在金融危机之后崛起,本身就有电子商务基因的品牌,那他们真的很适合创新。你刚才提到的难点我都有碰到,但我幸运的是,我上任时是一个危机时代,也就是很多品牌都在生死存亡时代的上任。


那我的伯乐 Diane 她自己跟全公司开会说,是 Gabby  跟 Jessie 把我的品牌救了,她真的是信任我。再加上当时留下的每个人都是我亲自谈过的,在我看来大家彼此之间都有信任和忠诚。


doris:我其实觉得 Diane 很幸运,她能找到你,然后你也很幸运能找到 Diane。我因为刚刚在听你说的过程中,我真的觉得这个老板好好,她 75 岁,敢于用年轻人,用不一样的人,真的是从骨子里是相信女性的。


3.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收集至暗时刻的小盒子


Gabby:Diane 真的带给我非常多的影响,我现在的激情来源是骨子里的对这个品牌、对 Diane 的一种爱。Diane 经常告诉我,你要去拥抱自己,接纳自己,你的自卑会变为你的优势。她跟我说:当你觉得心里难受,觉得走不下去的时候,你就可以写下来,写个小纸条。然后你拿一个非常精美的首饰盒子,你把小纸条放到盒子里面,这是你的宝物。


可能几个月之后甚至几年之后,你再把这个盒子打开,你会发现当时觉得惨不忍睹的、很难受的时刻,现在看来真的是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盒子是你人生最好的宝物。


我特别喜欢这个话,尽管可能我现在正在经历的难题跟你现在经历的难题,跟我们现在读者朋友所经历的难题可能是截然不同的,但是这个方式完全是可通的。


你一定要跟自己说,使劲努力埋头干,过了这一段时间,回头再看你现在处的这个艰难的时刻,你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事了。


三、直视差异: 用刻板印象激发出从公司到家庭的领导优势


最后我想再和 Gabby 聊一下女性话题,我自己觉得作为女性,我们既要拥抱这个身份,同时又要撕掉一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我想问问 Gabby 对于她自己作为女性这个身份是怎么看的,又有些什么样的思考呢?


1. 把那些男女差异转化成你的领导优势


Gabby:首先你要知道我们自己会对女性有一些刻板印象,你不知道这些,你就无法像剥洋葱一样把它剥掉。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我思考下来觉得大家对女性的印象可能是比较优柔寡断、敏感,还有一个是多愁善感、或者其他感性化相关的词语;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们女性要成家当母亲,就无法把所有的精力都扑到工作上。那最后一个真的不是刻板印象,就是一大实话,确实是当你成为了父母,你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那我自己已经走到第二层面了,我知道这些想法,也知道这些想法哪些是所谓的刻板印象,哪些是实打实的。要不然你光说男女没有区别也挺傻的,男女就是有区别的。我现在是知道有区别,我会去思考怎么把这些区别当做我的优势,就像是我为什么作为中国人是有优势的,那我作为一个女性有什么优势?


在我看来,优柔寡断就是一个优势,因为我会思考很多事情,我会思考到任何一个我现在遇到的难题也好,做的决策也好,我闭上眼睛就能想到所有的关联人,上到我老板、董事会,下到我的高管。


我的敏感就像我的第二直觉一样,不用努力就能想到这么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女性的特质。这会让我的决策很天然地成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决策。然后我的沟通方式能在交谈中让每个人都感到心里舒服,这就是沟通的艺术。即使每个人的利益点和性格都不太一样,我也能把每件事情讲得让他们觉得舒服且有道理。


当我越来越擅长沟通时,一个在董事会 10 多年的成员,同时也是我特别崇拜的一个偶像和我说:Gabby 你做到了!你能把这一屋子所有人的利益点全都均衡协调起来。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你在 DVF 会有很大潜力。那我觉得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女性领导者的优点。


2. 像管理董事会一样管理你的家庭


作为一个母亲,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是个妈妈,很多人会觉得我 24 小时都处于工作状态,没有精力要孩子。但是我家女儿已经 4 岁了。然后我深感同一时间你要处理各种样的事情,还要能处理得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那怎么做到呢?


我把我老公和我家阿姨都称为我的团队, 你一定要把这个机制先创建好,这样关键时刻你就完全可以撒手,让他们来管。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你什么事情都不会做好。


Multitask(多线处理)的前提是你和你的小伙伴们把信任搭建好,把知识储备搭建好,让他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刻做什么事,他们被赋权去做什么。这难道不就是领导力吗?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者也好;作为一个职场女性也好;作为一个妈妈也好,每个女性基本上都有兼备同时间做很多事情、很多任务的能力。我觉得这就是女性非常棒的优点。


doris:我觉得我们俩想法真的好一致。我也把我的家庭做叫一个组织,我妈妈是我的家庭COO兼总经理,我老公是背后的投资人兼董事会监事,我是CEO为家里引入资源(教育、阿姨等)。家庭的董事会上其实还有公公婆婆。我会像管理董事会一样去管理他们的预期,比如说我会委派我妈去跟我的公公婆婆沟通。


3. 建立你自己的姐妹会和个人董事会


doris:你能不能再分享一下,当你在这个过程中碰到很多痛苦的时候,除了像 Diane 说的写在一个小纸条上,放到一个珠宝盒里,然后晚点打开。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Gabby:这种时刻大家一定要镇静下来。有时候真的是你第一次干一件事,你不懂就是实打实的不懂,这时候一般人都会有自卑感,比如说 DVF 这份 CEO 的工作。但其实这个自卑只是你心理上的一种自卑。


比如说我的薄弱可能是管理市场部或者是电商,不太熟悉生产。


这个时候我会有一个“个人董事会”,让比你更懂、更厉害的一群人给你建议。就好像很多男性领导打高尔夫联谊,分享经验的俱乐部一样。


比如,我这辈子都不会去问别人 conversion(转换率)怎么计算,因为这太丢脸了。但是我就可以问我的姐妹,因为她既是职场人,又是我是可以信任的。我会说:对不起,我想问一个丢脸的问题。


在这种时候,姐妹就是可以帮助你抵抗你的自卑感。焦虑的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有自己的个人董事会。你可以从这个像家一样的组织里获取力量,获取实干性的经验分享。在日积月累中把这个董事会做好。


说到这方面的诀窍就是,我会给我的个人董事会成员一种成就感,每次人家教我一个事情,我就会回去使劲琢磨这一个事情,按人家说的做好、做对,给他们一个交待。包括我现在也在做 mentor(导师),给很多年轻朋友们建议。


我就发现有很多人会过来跟我说:Gabby,你教我的挺对的,然后给我列举自己做的事情和结果。如果有人这么做,马上我就对这个人刮目相看,我会想教给他更多,因为我觉得是一个人才。同样,我对我的个人董事会永远 100% 做到这一点。这也是让你的个人董事会对你长期喜爱和自豪的一个小策略。


doris:所以你对姐妹的定义是:不一定是你的好朋友,是那些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跟你一样挑战和挫折的姐妹,也可能是男生。而个人董事会则是你的 mentor。


Gabby:姐妹确实跟闺蜜不是同一概念,闺蜜就是好朋友,像我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但姐妹是需要有人生轨迹的相重合。比如我们两个就不是闺蜜而是姐妹,我们人生轨迹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所以很能聊得来。这样的话你的痛点也好,自豪之处也好,不用特别去说明,对方就能 get 你。


你的导师们又是另外一个圈。我现在特别自豪的就是我能帮到我导师找工作和做引荐。


四、更好结局:如果不喜欢,那就亲手去创造改变


doris:在这个对谈的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们俩之前都提到过《穿 Prada 的女王》,我记得结尾是:安迪看透了勾心斗角,离开了时尚圈。在我看来这样很没有必要。那作为已经在时尚圈打拼了十多年的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呢?


《穿 Prada 的女王》剧照


Gabby:这个电影本身的结局当时让我觉得很惋惜,如果是我,我觉得我会用我的行动给这部我很爱的电影一个更好的结局。当时安迪已经得到了信任和重用,她完全可以通过这个机会把“勾心斗角把别人踩在脚下的文化”改掉。


我也不喜欢勾心斗角,我也想让大家团结,激发大家的热情,让每个人得到尊重,让每天好像一朵花慢慢开放的那种状态。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我觉得我只要我够努力,终有一天我能改变这样的文化。


我很幸运,天时地利人和,能让我有这么一个机会得到 Diane 的赏识,能有 Jessie、Sherry 这么一群非常棒的、来自世界各地办公室的小伙伴们,让我们可以贯彻这种新的文化,互相尊重、互相体贴,彼此团结。


doris:安迪这个行为就好像是上一个年代的主旋律:如果不喜欢,那我就离开它,而你代表了新时代:如果不喜欢,那我来亲手改变它。


最后祝全体女性三八国际妇女节快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刀姐doris(ID:doriskerundong),作者:刀姐dori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