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08 16:11
Twitter迎来了“太上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猫叔在硅谷(ID:leo77zheng),原文标题:《推特迎来了太上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0年1月16日,Twitter联合创始人、时任CEO杰克·多西在公司内部活动上,邀请他的朋友、特斯拉CEO马斯克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


当着全场员工的面,多西请马斯克对Twitter提出建议和批评,他还开玩笑地说,“如果是你掌管Twitter,你会怎么做?你想来运营Twitter吗?”



马斯克笑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建议自己的朋友,Twitter应当提升如何识别机器人水军的人工智能技术,更好辨别真假网络舆论,避免被特定群体操纵。他还提到,希望五年之后能在火星发送推文。


轻松升级最大股东


两年时间过去了,多西已经辞职离开Twitter,但全球最强势的社交媒体用户马斯克,却在Twitter开始了自己的“垂帘听政”时代。


这当然是个玩笑。不过,马斯克的确成为了Twitter的最大股东,如愿加入了Twitter董事会,开始着手改造这个社交媒体。事实上,只要他愿意,这位全球首富可以轻松买下Twitter多数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本周一,马斯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文件,披露自己从1月份开始持续购入了7348.7万股Twitter普通股,目前持股已经超过9.2%。悄然之间,全球首富就成为了Twitter的最大股东。


这一消息公布之后,立即引发了市场诸多遐想。以马斯克这么强烈控制欲的霸道总裁风格,是绝对不会想做个财务投资者的。而且从投资角度来说,Twitter并不是一个好选择,股价表现平淡,甚至还大幅亏损。


第二天,马斯克又提交了一份监管文件,把自己持股比例修正为9.1%。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他提交的文件从13G表格(常用于被动投资者)变成了13D表格(常用于活跃投资者)。这两种表格的差别意味着,马斯克意图积极影响Twitter的未来发展。


监管文件显示,从1月31日到4月1日,马斯克一直在持续买入Twitter股票,最多的一天买了480万股。按照SEC的披露要求,如果投资者在10个交易日购入一家公司5%股份就需要提交文件。马斯克早在3月14日就达到了这一标准,但他却拖到4月4日才披露,晚了一个多星期。这是他又一次违反SEC的相关规定。


文件还显示,马斯克累计投入了26.4亿美元购买了这些Twitter股票。而在他披露这一消息之后,Twitter股价过去几天已经上涨了三成,这意味着马斯克的投资也升值了超过8亿美元。目前Twitter市值在410亿美元左右,而马斯克的个人资产已经超过了2700亿美元。


重度用户、推特之王


马斯克对Twitter的痴迷众所周知,他是一个重度用户,从2009年6月开始使用Twitter,目前拥有8000多万粉丝。自从2018年公开贬损扎克伯格后,马斯克就退了Facebook和Instagram,专心致志地用Twitter。作为一个日程极为繁忙的全球商界领袖,马斯克还能每天泡在Twitter上,最多的一天甚至发了几十条。


和其他企业家公关性质的推文不同,马斯克在Twitter上是什么都敢发,肆无忌惮,嬉笑怒骂,我行我素。他在这里嘲讽贝佐斯,在这里和人吵架,在这里虚假披露私有化计划,在这里给加密货币造势,在这里推广特斯拉最新产品,在这里征求意见是否抛股套现。


这不得不让人想起“推特治国”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后者因为煽动2021年1月的国会山暴乱事件而被Twitter永久封杀。从那之后,马斯克就成为了Twitter上影响力最大的非文娱网红。一句话就能带动股价或加密货币飙升。他也很享受这种众望所归的“推特之王”感觉。


当然,和所有重度用户一样,马斯克既离不开Twitter,也对这个平台有着诸多吐槽:既有对具体功能的不爽,也有对内容审核过严的不忿。在崇尚“观点自由市场”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马斯克看来,Twitter的过度内容审核扼杀了言论自由。


此外,马斯克似乎也不太喜欢去年12月上任的Twitter新CEO阿格加瓦尔(Parag Agrawal)。由于对后者关于言论自由的表态不满,马斯克在斯大林的身上PS了阿格加瓦尔的头像来公开嘲讽。随后的几个月里,马斯克又数次公开质疑Twitter的内容审核标准和技术发展方向。毕竟不是自己的朋友多西,马斯克吐槽起阿格加瓦尔不必碍于面子。


倘若是其他重度用户,对社交平台看不惯最多只是公开吐槽。但马斯克不一样,他是全球首富,有足够的财力入股投资自己天天使用的社交媒体,从而施压平台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改进。


委任董事给足面子


这就是马斯克持股Twitter的目的,他也如愿了。本周二,Twitter官宣邀请马斯克加入公司11人董事会,任期到2024年。马斯克既是公司最大股东,又是全球首富和商业领袖,还是平台重度用户,Twitter不请马斯克都说不过。



Twitter CEO阿格加瓦尔对马斯克不吝溢美之词。他公开欢迎马斯克,称自己和马斯克过去几周进行了多次沟通,相信马斯克加入董事会能给Twitter带来巨大价值。阿格加瓦尔盛赞马斯克是“Twitter服务的忠实相信者与严肃批评者,而这正是平台和董事会所需要的人选,能够从长远增强公司实力”。


这条推文给足了马斯克面子。他很满足地回应阿格加瓦尔,“我很期待未来和你以及Twitter董事会共事,在未来数月推动Twitter进行重大改进。”Twitter独立董事长、Salesforce联席CEO泰勒(Bret Tylor)也公开表示,“我们都非常兴奋能与马斯克共事,共同打造Twitter的未来”。


在Wedbush分析师艾维斯(Dan Ives)看来,其实Twitter管理层并没有太多选择,要么主动迎接马斯克进入董事会,要么准备应对潜在的恶意收购。


Twitter管理层也因此松了口气。因为监管文件显示,作为交换条件,马斯克同意在担任董事期间,不会继续增持Twitter股份超过14.9%,也暂时不打算收购Twitter多数股权。一个董事席位能够安抚马斯克,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以马斯克的个人资产,想买下Twitter多数股份并不难。Twitter的股权结构非常分散,而且没有设置超级投票权,之前的联合创始人多西都无法控制董事会,他的持股比例仅为2.25%。


不过,简单出任董事是不够的,Twitter管理层还需要给马斯克更多的话语权,才能满足这位全球首富的控制欲和好胜心。与其他董事不同,马斯克并没有签署“不影响公司政策”的同意书,这意味着他未来会直接左右着Twitter的重大决策。


特斯拉前董事维斯特里(Steve Westly)因此由衷地建议Twitter管理层,必须学会按照马斯克的节奏工作。“我给Twitter高管的建议是,穿上你们的跑鞋,因为马斯克会逼迫你们加快速度。”


说起来,当初多西辞去Twitter CEO职位之后,为了给年仅37岁的阿格加瓦尔留出自由发挥空间,甚至退出了公司董事会。但没想到仅仅四个月后,阿格加瓦尔就迎来了无比强势还喜欢指点产品的马斯克。压力更大的是,这个“太上皇”随时可以直接控股公司。


霸道总裁的掌控欲


马斯克是典型的“霸道总裁”,这是有先例的。特斯拉最早是由两名工程师在2003年创办的,次年进行A轮融资时,马斯克以650万美元领投加入,担任董事长职位。这笔资金来自于此前PayPal卖给eBay的套现离场。在随后的几轮融资中,马斯克又继续追加投资,维持着特斯拉最大股东的身份。


到了2007年,由于对公司业务进展不满,马斯克最终决定踢走原先的联合创始人,并在2008年自己亲自下场出任CEO主导运营。特斯拉联合创始人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随后提出诉讼,指责马斯克恶意排挤他离职。不过,两人后来达成和解方案,马斯克还给自己加上了联合创始人的头衔。


当然,特斯拉能有今天的辉煌,马斯克居功至伟。他带领特斯拉走过数次破产危机,成功发布数款颠覆性产品,引领全球电动车浪潮,自己也因此成为了全球首富。特斯拉这个品牌已经和马斯克个人深度绑定无法分割。


不过,现在的马斯克恐怕没有太多的精力深度干涉Twitter。毕竟他兼任着特斯拉和SpaceX两大行业领头羊的CEO,还要分一部时间在神经科学Neuralink和隧道交通Boring Company两家创业公司身上。或许对他来说,担任董事掌控Twitter的产品功能和未来方向是最合理的结果。


Twitter发言人对外强调,马斯克不会干涉公司的日常运营,不会影响Twitter执行现有规则。但是发言人无法否认的是,马斯克肯定会左右Twitter未来的产品战略和业务方向。那么,未来马斯克会怎样影响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发展方向呢?


担任首席产品官,决定具体产品功能显然是马斯克最喜欢的角色。作为Twitter的重度用户,马斯克花在这个平台的时间比阿格加瓦尔都多,对各项产品功能有着最直接的感受。至少在用户体验方面,他或许比Twitter CEO更有发言权。


成为Twitter最大股东的消息公布后,马斯克周一就公开征求粉丝意见,询问是否应该推出推文编辑功能,俨然已经当自己是Twitter首席产品官的角色。Twitter CEO阿格加瓦尔也帮着转发。第二天Twitter就官方确认,正准备将这一功能加入会员选项进行测试。


还有谁能比马斯克更有面子?当然,马斯克入股Twitter之后,是否会推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接受他所热衷的加密货币,也将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


去中心化重大挑战


或许,去中心化是Twitter未来最大的改变。3月24日,在悄悄成为Twitter最大股东十天后,马斯克发推公开呼吁Twitter公布核心算法。而他的好友多西也转发表示认同,“使用哪种算法应该向所有人公开。”实际上,在推动Twitter平台“去中心化”这一点,马斯克、多西和阿格加瓦尔有着相同的共识。


随着美国社会近年来日益分裂,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平台也面临着尴尬处境,被迫卷入了政治争斗。保守派一直指责Twitter对他们存在偏见,故意打压他们的言论。去年国会山暴乱事件之后,Twitter迅速封杀统特朗普的账号。但时任CEO多西却表示,自己并不会为此鼓掌,也不会感到自豪。



多西所担忧的是“平台中心化”问题。毕竟,让社交媒体平台承担起左右社会舆论这样重大的社会责任,也会给平台带来更大的政治风险。多西上周还在公开感慨,中心化问题确实毁了互联网,而自己也要对此承担部分责任,对此深感后悔。


其实他早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风险。2019年,多西就支持阿格加瓦尔发起了一个叫Bluesky的去中心化技术倡议,致力于打造新的社交媒体基础架构,通过区块链技术,让平台用户可以控制自己的数据,按照需求定制信息流,并允许他们自由传输数据到其他平台。


2020年在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时,多西也提到了这一方面的愿景。他提出,“社交媒体用户应该对影响自己网络体验的核心算法具有决定权。用户应当有权选择过滤内容的算法,拥有他们希望的体验。”


具体而言,社交媒体的内容决定权不应该集中在平台手中,而应该交到用户手中,允许用户定制自己信息流,完全掌控自己的网络数据,核心技术算法与内容标准应该公开透明,让所有人清楚哪些内容是不被允许的。这是web 3.0时代的社交媒体平台所应具备的去中心化特性。


马斯克同样痴迷于去中心化的愿景。2015年他就和硅谷几位投资人共同创办了人工智能去中心化实验室OpenAI,过去两年更是对去中心化的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兴趣浓厚。他将如何影响与推动Twitter加快应用区块链技术,加速去中心化步伐,将会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政治风险同样存在


Twitter无疑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然而,这种影响力并没有同等体现在商业价值上。Twitter的市值不仅明显落后于Facebook、Instagram、TikTok等诸多社交平台,甚至还不如专注青少年市场的Snap(市值接近600亿美元)。过去两年,Twitter更是累计亏损了接近15亿美元。


可以说,马斯克是在Twitter的低谷入场。在他成为Twitter最大股东消息公布之后,Twitter股价在过去几个交易日累计上涨了30%。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投资者热切期待马斯克能够帮助Twitter实现自己的价值。


但另一方面,马斯克加入Twitter,也可能会给平台带来新的麻烦。过去几年,在新冠疫情、富豪纳税、言论自由等问题上,马斯克多次与民主党议员公开唱反调。在他搬到德州之后,共和党人更将他视为维护保守派立场的希望。



在他持股Twitter以及担任董事的消息公布后,吉姆·乔丹(Jim Jordan)、劳伦·博波特(Lauren Boebert)等共和党国会议员以及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等右派人士都公开呼吁马斯克推动Twitter扭转政治立场偏见,停止打压右派言论,甚至是迎回特朗普。


过去一个月,在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诸多社交平台纷纷响应政界压力,屏蔽俄罗斯国家媒体账号的时候,马斯克却在公开唱反调,称自己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纯粹主义者”,“除非被枪指着,否则绝不会这么做(屏蔽账号内容)”。他的这一观点同样引发了不小争议。


如果马斯克真的要推动Twitter减少内容管制,实现自己的“纯粹言论自由”理念,那么不仅会遭到占据主导的左派民众与员工抵制,还会遭到来自民主党政府的监管压力。尽管马斯克有足够资金买下Twitter,但白宫同样有权直接否决他的收购,正如几年前特朗普否决博通恶意收购高通的交易一样。


过去两天,《华盛顿邮报》《大西洋周刊》等左翼媒体已经在持续质疑马斯克可能给Twitter带来负面影响。美国主流舆论近年来一直在强调社交媒体平台的社会责任,指责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不该放任虚假信息和仇恨信息扩散。以过去几年的几大焦点话题为例,疫情与疫苗的虚假信息,煽动社会分裂的言论,这些言论的有害标准如何认定,以及应该怎样处理,都是双方激烈争论的焦点。


充满不确定性


并不是所有Twitter员工都欢迎马斯克的到来。据路透社报道,虽然不少Twitter员工相信马斯克会推动平台加快产品功能的步伐,但也有一部分担心他可能干涉Twitter目前的内容规则,将平台重新带回此前的无限制状态,甚至恢复特朗普的账号。


马斯克本人的推文也是不乏诸多争议。他在Twitter上虚假宣布特斯拉的私有化计划,让空头们血本无归,也曾经在这里和诸多批评人士大打口水仗,甚至羞辱批评他的英国潜水员是“恋童癖”(Pedo Guy)(加州法院驳回了潜水员对马斯克高达1.9亿美元的诽谤索赔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马斯克已经是Twitter最大股东和董事成员,但Twitter发言人强调,马斯克的推文不会享受特殊待遇,会按照目前规则一视同仁。潜台词是,如果他的内容违规,该处理还得处理,毕竟Twitter之前连美国总统的账号都封杀了。


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争议情况,马斯克又会做出如何的反应?他显然不会认同自己言论有问题,但如果他认为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被侵犯。那么,霸道总裁会不会继续持股施压Twitter?


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斯克的主要精力依然会放在特斯拉和SpaceX身上,毕竟随着柏林和德州超级工厂相继投产,特斯拉再次迈过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正沿着马斯克此前的规划,逐步实现到2030年产量2000万辆的目标。


不过,马斯克的确很享受出任Twitter董事带来的满足感。他今天上传了一张自己2018年的经典照片,写着“Twitter董事会下一次会议”。典型的马斯克狂妄风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猫叔在硅谷(ID:leo77zhe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