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17 14:00
被公司“毕业”后,他们都去干啥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作者:P仔,设计/视觉:壮壮老师,头图来源:《喜剧之王》剧照


最近,大厂裁员的新闻频上热搜,这家刚刚经历完大规模人员调整,那家又有几千名同学光荣「毕业」。曾经拿着高薪、令人羡慕的大厂员工,转眼成了待业人员。


被裁之后的互联网人去了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对未来又有什么样的打算?


这一期,我们和几位“被优化”的同学聊了聊。


一、想当穿搭博主,三个月没挣到1000块


小葵 27岁 教育行业


我是本科毕业后进入教育行业的,那是2017年,在线教育的上行期,我挺容易就找到了工作,在北京一家比较有名的教育中厂做运营,月薪10K。


我的大学是一所普普通通的二本,毕业后很多同学找工作都不算件简单事儿,我是比较顺利的那一个,薪资也还不错,所以周围的朋友都还挺羡慕我的。


我在那家公司干了两年多,工资从10K涨到16K,然后我就琢磨着跳槽的事儿了。那会儿正好赶上疫情,在线教育又迎来一波爆发,各个大厂陆续都开始做教育业务。



我面试了一圈,拿到了9个offer,都是大公司,开价一家比一家高,年薪最高的offer超过40万,还给很多期权。


那时,我放弃了字节、腾讯的offer,选择了一家主营业务就是教育的公司,觉得对我未来发展会更好。我还和朋友信誓旦旦地说,在线教育前景无限,我要去最专业的公司。


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因为政策原因,教育公司纷纷倒闭,我们公司没倒,但裁了3/4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


去年11月,我拿到了N+1大礼包,正式成为失业人员。那会儿已经过了金九银十,被教育公司裁员的人又多,找工作没那么容易。我就寻思着自己找点什么事情做,如果能成更好,不能成的话,过完年再开始看机会。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做自媒体,因为我有闲没钱,而内容创业又没啥成本。



我重新捯饬了小红书、微博、视频号、抖音账号,本来我之前就是干运营的,运营点账号对我来说没啥难度。


在赛道选择上,我挑了穿搭,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捣鼓穿搭,之前还会每天拍穿搭照片,应该算有点先发优势吧。


决定要做之后,我一天10小时赖在床上刷小红书,研究那些头部账号爆火的秘诀,我发现这些账号几乎都有人设,比如白富美、暴脾气、丑女逆袭等等。我的长相普普通通,也没啥特别的人格魅力,于是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做一个普通女孩的穿搭账号,分享一些平价好物,分享照片也主打真实、可复制。


说干就干,我在小红书上发了第一篇笔记,内容是无性别穿搭。这个话题最近一直蛮火的,但我的内容没有获得什么流量,只有几个点赞。


我一边琢磨内容,一边不断调整方向,逐渐地,我摸清了小红书内容的套路,每篇笔记都能稳定在几十个到上百个点赞,也积累了1000多个粉丝。


这期间,我也收到了一些品牌PR的合作私信,有女装、护肤品、化妆品等,共同点是它门都没啥名气,且不打算给钱,不约而同地提出用置换的方式合作。也就是品牌方给我寄产品,我帮他们说好话。


刚开始收到这样的私信时,我还是很开心的,这意味着我的账号开始有商业价值,我还会很认真地发分享笔记,希望之后可以接到真金白银的合作。


但一直到今年三月,情况还是没有变好,除了偶尔私信的微商PR,我依然没有接到其他合作,甚至,我还因为试用三无品牌的妆前乳皮肤过敏了好几天。

 

于是上个月我重新开始找工作,从天坑行业被裁,又gap了小半年,还赶上了裁员潮,这次找工作,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在BOSS上沟通了2000多家公司,得到回复的只有不到百家。


上次找工作,我很轻松地就拿到了9个offer,那时还忍不住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才能,现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其实那是时代的势能罢了。


二、被裁后副业变主业,还雇了个大学生写稿


奶盖 25岁 互联网


参加这家公司终面时,我傻乎乎地问HR:我的资历看起来很平庸,为什么考虑招我?


HR也很实诚,他说:其实一个公司,需要有人冲在前面,但也是需要有人吊车尾的。


我被HR的坦诚所打动,一个月后,我顺利加入这家公司——某互联网一线大厂,并成为我们小组的反内卷第一人。别人努力加班搞定老板,我不争不抢到点就跑。

 

我秉承着“工作是等价交换,摸鱼才算赚钱”的心态,不算非常努力地完成着老板交代的工作,低调办事,绝不出头,开会时尽量不和老板交流,让老板和同事欣然接受“这个人似乎没什么能力”这一事实。


于是,当公司大规模裁员时,我一点都不奇怪名单里有我。在老板一脸悲伤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还反过来安慰了他。


拿了标配N+1,我开始回家躺平,先在家好好睡了几天觉,然后我开始琢磨之后的事。


打工是肯定还要打工的,不然不算社会人。不过可以晚些时日再打工,比如先在家玩个半年,毕竟我毕业到现在还没怎么认真休息过。


我不太焦虑,并不是因为我家有钱(当然没有),而是因为我有一些副业,可以接接稿件赚点私活,不去公司上班也饿不死。


离职那天,我给过去合作的客户发了一圈消息,告诉他们我现在离职在家,随时都能写稿,手快心细不逼逼。


这些客户是我工作时慢慢积累下来的,主要是一些广告公司、公关公司、自媒体之类的,有很多稿件撰写需求,之前和我都有过合作,不过因为那时候我要上班,时间没那么灵活,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干着。


客户需要的稿子类型很多,有基础的新闻稿、软文水稿,还有难一点的分析稿、行业稿等,我几乎来者不拒,按稿件难度收费0.8~1.5元/字,这样算下来,被裁员也没怎么影响我的收入。


我还从群里招了一个学新闻的大学生兼职,帮我处理简单的文案,比如新闻稿之类的。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写出来的还更扎实,最后我帮他把把关,润润色就行了,相当于我当了个二道贩子。



大学生兼职写稿真的很便宜,我看网上许多招写手的信息都是30元千字,我当然不会开那么低,但就算200元千字,我也有蛮多利润空间的。


接需求、养写手、赚差价,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商业模式了,很多小工作室都这么干,我也有想过干脆做这个生意好了,也算老本行。不过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太麻烦了。


我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也不喜欢创业等一切承担风险的事,比如开个写手工作室吧,客户付款一般有账期,甚至还有赖账的风险,但给写手的钱又不能不结。数额小还好,自己垫了就垫了,如果数额大,会让我觉得没有什么安全感。

 

所以还是打工最好了,我歇过这段时间,还是会去找工作的,我打算做一个坚定的打工主义,换一个公司吊车尾,打工打到天荒地老。


 三、拿大礼包后创业几年,月入5W+


大刘 30岁 金融行业


我应该算是比较早被裁的大厂人了,那是2015年,互联网蒸蒸日上,暴雷的行业就那么一两个,还偏让我赶上了,那会儿我还是蠢蠢的萌新应届生。


小镇做题家进了知名金融公司,以为是大好人生的开始,但没想到等待我的是暗无天日的PUA。当时还没有PUA这个词,但我已经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了,领导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团队气氛很差,一天五六个会议,每天加班到九十点才回家。


明明上班时间很长,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产出,我几乎已经是抑郁状态了。


让我从抑郁状态中解脱出来的,是一个裁员大礼包。那时,我对工作完全是恐惧的状态,有尝试投简历,也有拿到一些offer,但因为第一份工作的阴影,我始终没有开始新工作的勇气。


手里还有一些积蓄,我在家躺了两个月,我想创业,但我既无经验又没本金,不知道可以干些啥。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刷朋友圈,看到初中同学发的卖假鞋广告,就去跟他聊了聊。


他告诉我,他卖的都是1∶1高仿,跟真的一模一样,但价格只有正版的三分之一,还可以一件代发。说完,他还游说我跟他一起卖。


我还挺心动的,试了试在朋友圈发广告(屏蔽了家人),竟然真的有人来问,这给了我很多信心,卖了两个月后,我为了找到更好的货源,跑到批发档口去看样板,绕开我同学找到了性价比更高的供应商。

 


卖了小半年假鞋,我有了几万块积蓄,觉得卖盗版终归不是一个长久的工作,虽然有市场有需求,且客户的反馈都还不错。


我还是决定去干点别的生意。那时,我租的小区楼下有一个鸭头店,每天生意都很好,我每次去买都要排一会儿队,他家和周黑鸭、绝味那种不一样,是现卤的,会比较好吃。


有一天我闲着没事干,就在他们店旁边找了个地儿蹲守。我发现他们一天能有两百多快三百个顾客进店,人均消费不少于20块。我震撼地发现,这样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一天能有六七千流水。


于是我就腆着脸去和老板谈拜师学艺了,一番讨价还价后,我花了两万块钱学到手艺,一万多购置设备,五千请了个员工,七万块找了个店面,押一付六。



前期投入了十几万,店就这么开起来了。开业前几天搞买一送一的活动,进店的顾客很多,不过买一送一基本不挣钱,就当开业攒人气了。


店开了一周左右,生意开始进入平稳运营的状态,每天流水都在5000元往上。我的店选在人流量很大的居民楼附近,加上味道确实不错,所以每天都有不少回头客。


按照日流水5000元计算,食材成本占一半,店租每天300元,人力成本每天200元,那么每天纯利就是2000元往上,一个月挣5万+很轻松。


生意稳定之后,我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找退休的家人来打理店铺。后来赶上疫情,我在美团和饿了么上都上了外卖,专门做线上运营,生意也没太受到影响。不过本来打算拓展分店,现在因为疫情,也暂时熄灭了这样的想法。


我是重点大学毕业,学计算机,身边很多同学进了一线大厂,就算这波被裁,前几年的滚烫也有了不少积蓄了。有时候我家人会说我,十年寒窗苦读,到最后开个小摊儿,都白瞎了。


我觉得大家各有自己的路要走,可能我天生就不适合坐在格子间里写PPT。之前最大的愿望是当烧烤店老板,每天穿一个白背心烤串儿,收工后就喝一杯啤酒。


所以现在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有时我老觉得,生活给我最大的礼物,就是2015年那会儿的裁员大礼包。


把我从黑暗中解救了出来,也算因祸得福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作者:P仔,设计/视觉:壮壮老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