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18 21:38
辞掉年薪300万的工作时,我在想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 (ID:LinkedIn-China),作者:Michael Lin,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的作者是Michael Lin,从伯克利毕业,前网飞(Netflix)与亚马逊的工程主管,现在是创业者,担任初创公司Video.Pro的联合创始人。


6个月前,他辞去了在网飞的工作,开始为自己工作。他在写关于Web3、职业建议和创业公司的文章。


裸辞的成本


我以为我会一直留在网飞工作,市场顶薪,工作自由,无限带薪休假。我们还能要求什么呢?


所以当我2021年5月从网飞离职时,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


我父母首先反对。经历过艰苦时期,他们曾经连饭都吃不饱。我的离职对于他们而言,是放弃了他们来到美国后辛勤付出的所有努力。


“只要埋头干活就行了!”他们说。


“不要辜负你所拥有的东西。”他们又说。


我的朋友也不相信:“免费食物诶!”“这可是Netflix!”“躺着拿钱不香吗?(rest and vest)


唯一让我有点犹豫的观点来自于我在网飞的导师,他认为我不应该没找到新工作就裸辞,这意味着我放弃了“在网飞拿高薪所带来的影响力”。


他的观点让我迟疑了三天,不过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裸辞8个月后,我完全认为离职是个正确的决定。


这篇文章我想讨论“金手铐”的真正成本,以及为什么50万美元的年薪也无法让我再继续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


失败的角色转换


随着办公室在2020年3月关闭,工作中所有最好的部分——社交、同事、津贴——都消失了。


剩下的就只有工作本身。你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也没办法,没别的了。疫情把这个事实放大了。


我并不喜欢我的工作,虽然我以前不是这样。


我在网飞工作了将近 4 年,担任增长方面的高级软件工程师。


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在这得到了丰厚的报酬,也能够持续学习,这一年半里我都很喜欢在这工作。


我之前在亚马逊上班, 网飞的企业文化与亚马逊的神秘截然不同。


在这里,每个产品决策都是透明公开的,供所有员工阅读,这就像带薪学MBA。


Netflix的所有产品决策都是透明的,这是在那工作的最好的福利之一,这与苹果和亚马逊更神秘的企业文化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过工作后期,我觉得工程工作越来越像复制粘贴了。


需要启动一个新的微服务?复制粘贴一个旧的,改改业务逻辑,就完成了。


新的 A/B 测试?复制粘贴旧的,改改测试变体,就完成了。


新的电子邮件测试?复制粘贴旧的 —— 你也该明白了吧?


Netflix非常喜欢A/B测试,这是他们主页测试的4种变体(来自Netflix技术博客)


毫无疑问,工程师可以帮网飞完成执行工作,但我觉得更重要的问题是,一些项目是否很好地利用了工程资源。


所以我想转到产品管理部门来做些领导工作。我花了2年时间在公司转了一圈,建立人脉网络,和每个部门聊聊,申请我能换的岗位。


我申请每个岗位时都会提交一份提案,写着如果我是产品经理,我会安排的优先事项:客户服务、开发生产力、工作室、合作伙伴关系,推送通知。


我甚至建议在我们自己团队中设立这样一个角色。我还建议在其他PM主管下设一个PM职位,将他们的工作委托给我,这样不仅我可以学习,他们也能腾出时间来发展他们的团队。


不过这些建议最终都没有成功。


回首过去,我才意识到我错了。我过去以为如果我再努力一点,或许我最终会得到这个工作。


现在我意识到,有些事情会因为组织架构的问题而不受个人的控制。


网飞没有相应的流程来支持这种横向角色的转换,我从没见过任何工程师成功调岗到产品经理的。


他们为我提供了很多与产品经理部门合作开发的机会,我很感激,但合作并不等于得到这个角色。


归根结底,你不可能期待阅读一本关于游泳的书就能学会如何游泳,你必须跳进水里。


业绩下滑


在求职产品经理几乎失败后,我觉得高薪越来越不划算了。以前我既学习也赚了钱,现在我只是在挣钱。


而且我们团队的目标和我个人的兴趣也出现了分歧:我的团队更朝着注重开发的方向发展,涉及平台迁移等等,但我的兴趣更多转向创业和产品层面。然而我被分配的开发工作无法适用于我未来所做的其他任何工作。


我开始觉得我又犯了以前的职业错误——在一份不适合我的工作上停留太久。这个错误的代价比人们想象中要高。


如果你在一份想离开的工作上多呆了两年,并且一生中做了超过5份这样的工作,那你就浪费了10年的时间做自己不想做的工作。


我觉得我在浪费时间。


 没什么比错过工作信息更容易引起焦虑了


我的动力减弱了,我的业绩也随之下滑。我越来越少参加会议,也减少做与培养产品管理技能没有直接关系的工作,并且在沟通上拖拖拉拉。


最后,我唯一的工作动力就是不被解雇。


这样还挺难过的,我给自己设定了这么低的目标,却还是觉得很难跨越。


不幸的是,我的经理注意到了。在一次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激烈的绩效评估中,他告诉我,我需要更多地参与到这次迁移中,更多地交流。


用他的话说就是,“如果我还想留在团队中”,我必须在这些方面有所提高。


重新评估生活优先事项


新冠疫情是一个警钟。看着疫情的蔓延,让我意识到明天是无法保证的。


越推迟追求梦想的时间,梦想无法实现的风险也就越大。所以如果有什么是你想要的,你必须马上去做。别再说下次了,是时候了。


延迟梦想就是否定梦想,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我意识到金手铐的真正成本是什么了——是你的青春、时间和生命。人们无法准确判断这些成本,因为薪水是一个硬数字,而你的青春价值更无形。


但是,仅仅因为某些东西的价值难以衡量,并不意味着它们的价值比金钱这样可衡量的就更低。


品牌、心理健康或爱情的价值都很难衡量,但我们知道它们很重要。


在美国看到这么多人死于COVID,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墓碑上会写着:“这里躺着迈克尔。他一生都在做他不想做的工作。然后他死了。安息。”


我在不喜欢的工作上待的时间越长,这句话成为我墓志铭的可能性就越高。


我知道我现在必须采取行动——我不能一直回避艰难的职业问题。我必须辞职。


我发现糟糕的绩效评估和被解雇的威胁是一种出路。但我想得到遣散费,而不是被解雇。


所以几周后,我向经理提议了 “抢先遣散费(preemptive severance package)”。


我大概是这么说的:


“我越来越没有动力了,所以我的表现也在变坏。我很难打起精神来,因为团队目标与我的职业目标相差太远。要不我们就直接讨论遣散费吧,别再拖下去了?这样公司也省钱了,你可以更快地找到比我更适合团队的人,我也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双赢。”


他和HR讨论完,我与他们开了最后一次会。他们同意提前解雇我,我也拿到了最后的离职补偿金。


金手铐,拜拜。


离职后的生活


我曾以为离开公司我的生活就完了,但事实恰恰相反。


我曾担心我会缺少社交,但实际上我辞职后遇到了更多的人——其他创造者、企业家和建设者。


我的心理健康也有所改善,因为曾经那种担心错过工作消息而产生的焦虑感消失了。


我现在感到内心深处的平静,我也坚定地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即使无法保证未来会成功。


在周日晚上打字写这篇文章时,我发现如果我从工作中有所收获,那么周末加班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


工作最好的动力就是意识到自己掌握全部的工作价值。


只做让我感到充满活力的事,它可能会释放出更多的潜在收入,比我以前挣得还多。


自2021年5月辞职以来已经8个月了。


我在2021年剩下的时间里稍作休息,在纽约住了几个月,在犹他州和亚利桑那州进行了一次公路旅行,总的来说是在享受生活。


我决定完全致力于为自己工作。


虽然我才刚刚开始,并没有任何真正可靠的收入来源,但我会相信如果我努力做让我充满活力的事,好事总会发生。


我现在真的相信,安全行事是最冒险的选择。当你谨慎行事时,你同样会面临所有的危险,却没有改变的机会。


正如海伦·凯勒曾经说过的:“从长远来看,躲避危险并不比直接暴露更安全。胆小的人和勇敢的人一样容易被抓住。”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_michaellin/why-i-quit-a-450k-engineering-job-at-netflix-874454397885


作者个人网站: https://michaellin.io/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 (ID:LinkedIn-China),作者:Michael Lin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