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23 15:39
姐弟恋题材:火不起来,拍不下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yuci-er),作者:方歌,编辑:怡晴,题图来自:《下一站是幸福》


姐弟恋,在2022年的影视剧里持续发力。


2022年4月上线的《明天也想见到你》和《原来是老师啊!》两部剧,其副cp均为姐弟恋。


前者是阳光奶狗和直球姐姐的甜蜜互动,被评价画面好看到像韩剧,后者则是绅士弟弟和撩而不自知的姐姐所创造的暧昧氛围感,饰演者王瑞昌和张俪的火热cp视频,在抖音的点赞数近30万。


虽然人设有区别,但不变的是年下弟弟的蓄谋已久和主动进攻。


据各省市婚姻登记大数据,2021年安徽省登记的“姐弟恋”在结婚人数中的占比超两成;杭州市有11427对“姐弟恋”修成正果,占结婚总数的19.1%。


但婚恋市场里热火朝天的姐弟恋,似乎还不是国产剧的风口。


2020年以来,随着宋茜与宋威龙主演的《下一站是幸福》的出圈,《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良辰美景好时光》等多部姐弟恋题材相继播出。但在部分观众的心中,《下一站是幸福》之外,再也没有令人印象深刻或者出圈的姐弟恋作品出现。


而近期播出的相关剧集热度也有限。


由王子异和金晨主演的《不会恋爱的我们》在云合连续剧热播榜最高排名仅为第八名,讲述亲子鉴定师群体的《亲子鉴定手记》则仅为第23名。


《原来是老师啊!》里,演员王瑞昌饰演的林声,靠着一句“看到你的那一刻我连我俩的cp名都取好了”,在B站获得近百万播放量,可《原来是老师啊!》目前获得的最好成绩是第九名。


图源:B站截图


在从业人员口中,娱刺儿看到了他们对姐弟恋题材,甚至是甜宠剧创作和影视行业高质量作品生产的挣扎和渴望。在他们眼中,姐弟恋或许从来都不是风口,可却因为影视行业的“傲慢与偏见”不得不被流量裹挟,承担起影视行业的虚幻期望。


而这个一戳就破的梦境,甚至没能来得及被认真的对待,便再一次让观众和影视行业的隔阂显形——姐弟恋题材,没有想象中容易火,也没有想象中容易拍。


火不起来的姐弟恋题材


第一集偶遇,第二集接吻,第四集“开车”。2020年,《下一站是幸福》里32岁的贺繁星(宋茜饰),和有十岁之差的年下弟弟元宋(宋威龙饰),在互联网的欢呼声中,谈了一场备受瞩目的恋爱。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下一站是幸福》全平台热搜高达189个,平均收视率达1.63%。


“姐弟恋”一时之间成为了风潮。


2020年6月,《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宁静、张雨绮、金晨等一众女星的霸气行为,再次把“姐学”炒热。而张雨绮和小八岁的李炳熹,王子文和小五岁的吴永恩等明星姐弟恋,也在互联网上掀起腥风血雨。


但姐姐和弟弟的搭配在国产剧里似乎一直都不太香。这直观地反应在了剧集热度上。


在过去的两年中,姐弟恋题材并不少见。然而,2021年在芒果TV播出,由秦岚和王鹤棣主演的《理智派生活》,据猫眼专业版,播放量刚刚超过《下一站是幸福》的一半,仅为24.63亿。


《假日暖洋洋》《良辰美景好时光》等一众姐弟恋题材的剧集中,只有《亲爱的,热爱的》续集《我的时代,你的时代》豆瓣评分人数超过三万。


在剧宣刘敏看来,市场上的姐弟恋题材的剧集并不算多,“但很多剧的副cp都是姐弟恋,《原来是老师啊!》和《余生请多指教》都是这样。”


尽管如此,真正给大众留下姐弟恋印象的银幕cp还是少之又少。目前她留下印象的,也只有《下一站是幸福》和《我的邻居长不大》两部,后者在优酷上线2个月,分账票房超5000万,接近非古装分账剧票房的上限。


“因为在宣传以姐弟恋为卖点之前,有些剧还没做到‘甜宠’。”刘敏说,作为甜宠细分的一个赛道,如果剧集本身不能用“糖”来吸引观众,再亮眼的设定也无法雪中送炭。


在看完《不会恋爱的我们》之后,她记得的是王子异在剧中和金晨尴尬的视频聊天,甚至回忆不起一丝两人的甜蜜互动。


虽然姐弟恋在还没饱和之前就“迎来落寞”,但在编剧梁爱看来,可能姐弟恋从未真正成为过风口。梁爱认为,比起姐弟恋这一“新颖”题材的影响力,《下一站是幸福》更像是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


春节档和宅家隔离提供了合家欢看剧的场景,虽然宋茜和宋威龙也足够养眼,“但很大一部分的卖点,其实在虞书欣和张雨剑的副cp。以及王耀庆和虞书欣的舅舅侄女互动上。”


在《下一站是幸福》里,不仅姐弟恋新颖,虞书欣饰演的蠢萌富小姐蔡敏敏,和舅舅冤家式的互动承包了笑点,面对爱情的明撩主动,在传统的国产剧中也是很少见的形象,再加上虞书欣自然的撒娇演技,张雨剑一本正经搞笑的演技,使这对副cp自然又好嗑。


图源:新浪微博@圈内十三叔


但过于精明的影视圈话语掌控者们,开始“偷懒”,以数据为中心总结所谓的经验和规律,不愿意倾听或忽略女性观众真正的需求,将剧集的成功简单归结为女性对“高富帅和小鲜肉的热爱”。


“这可以说是影视圈的傲慢和偏见。”梁爱无奈地说道。


长久以来,内容上“伪姐弟恋”的魔咒仍旧很难打破。


譬如《下一站幸福》里的贺繁星,出场时是三观正的职场女性,可到后期却因为要求“地下恋”和强行降智的“脚踩两条船”,丧失了独立女强人的“姐感”,沦为废柴和渣女;《我的时代,你的时代》里李一桐饰演的艾情顶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在外形上就丧失了姐感。


《与晨同光》的女主黎初遥虽然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却在第一集把弟弟误会成诈骗团伙,被吐槽剧情显示出的智力与姐姐人设不符。


而这样的伪命题,或许也和集数挂钩。


“国产剧动不动几十集”,梁爱感叹,因为集数太长了,导致编剧必须要一次次增加矛盾和冲突,来推动新的剧情。但这些矛盾和冲突,却可能会滋生出一些不符合人设的内容,“很多剧看着看着,你会发现女主的人设崩了,但那个时候观众已经看进去了,甚至对角色已经带上了滤镜。”


姐弟恋题材,想要成为风口,或许至少要先学会正确走上甜宠的正道。


姐弟恋题材如何塑造CP感?


姐弟恋很难拍吗?


刘敏认为不是的。“相比普通的甜宠,姐弟本身就是差异点。”这意味着在制作和宣传上,姐弟恋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而且在目前市场还没饱和的情况下,它的竞争对手比起古偶赛道、仙侠赛道都不算多。


“姐弟恋题材只是很难拍出彩。”品牌策划黄艺告诉娱刺儿,尽管自己现实中喜欢姐弟恋,但对姐弟恋题材的剧集并无偏爱,因为在黄艺看来,姐弟恋的演员很多没有CP感。


因此,比起普通的甜宠,姐弟恋在演员选择上需要更加谨慎,尤其在“弟弟”的人选上,“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


《不会恋爱的我们》的导演高琮凯,曾在《〈不会恋爱的我们〉如何成为开年第一小甜剧?》一文中提到,“甜宠剧最重要的是CP感。”姐弟恋在剧中的呈现,多数会呈现出决定权移位的特质,即“虽然男方是无限进攻,女方又推拉最后被攻略,但是最后敲定情感的权利永远在女方手上。”


而在女方的“御姐”人设已经提前预设好的情况下,除了帅气的外表,弟弟的人选还需要体现出“清爽”和“狼性”,既要能看出稚嫩的一面,又要能承担住身为感情中主动方的性张力。


“但问题是,现在有一些剧连最基础的帅气都不能满足。”近年来大多有姐弟恋感情线的剧集,刘敏都看过,但真正能达到她及格线的弟弟,细数起来也只有陈哲远、周翊然和王安宇三位演员。


刘敏也提到,喜剧人是不能去演弟弟的。


追《不会恋爱的我们》的时候,她曾经无法克制自己的吐槽欲,在和朋友的群聊里数次对王子异进行吐槽,“但并不是吐槽他的演技。”刘敏解释,每当看到王子异出现时,她甚至无法用“弟弟感”和“CP感”来判断他的形象和表演是否合格。因为那时刘敏脑子里闪过的,总是“BOOGIE”、“海边breaking”等王子异在饭圈广为流传的梗。


最令她无法理解的,是剧中出现了角色和演员“撞梗”的现象。


曾因“大家的目光是我的兴奋剂”这句魔性的自我介绍出圈的王子异,在剧中一边给女主按摩,一边感叹“工作真是你的兴奋剂”。“兴奋剂”这三个字,让刘敏久违地感受到雷区蹦迪的无语,于是她也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在群聊里飞速地截图吐槽。而在她的截图里,《不会恋爱的我们》的弹幕上刷满了“大家的目光是我的兴奋剂”,这句王子异的专属金句。


图源:新浪微博@奶茶三分甜多冰


“喜剧人没有办法成为弟弟,他们没有奶和苏,只有段子。”到现在,回想起《不会恋爱的我们》,刘敏还能快速精准地找到自己当时吐槽的记录。


而和普遍认为CP感是一门玄学的想法不同,梁爱直言,CP感是用演技支撑起来的,“至少有一方,一定是演技过硬的。”她说道。


譬如韩剧《二十五,二十一》中,男女主是一对相差四岁的年上情侣,但现实生活中,饰演女主的金泰梨却比饰演男主的南柱赫年长四岁。二人之所以仍然能维持CP感,让观众不出戏还屡屡登上热搜,和这位曾经横扫韩国釜日电影奖、亚洲电影大奖等八个最佳新人女演员奖的名演技,脱不开关系。


除此之外,CP感的塑造,自然离不开人设本身。


于姐弟恋而言,把握度,是重要的一环。尽管影视剧里已经出现了“奶狗”“狼狗”“土狗”等一系列小狗,“但编剧写出来的弟弟,可不能当宠物狗养。”梁爱调侃道。


 图源:新浪微博@是_Fafa花爷


在她看来,姐弟恋呈现的良性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把古早剧中女主的人设倒过来。那些绽放在霸道总裁前的小白花,贯彻到底的模式可以总结为,“我穷得有尊严”。


在姐弟恋里同样如此,弟弟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吃软饭,弟弟可以穷,但也要穷得有出息,有人格魅力到姐姐心甘情愿为他花钱。


“弟弟”要承担情感输出的角色,因此一切不符合女性审美的元素,例如大男子主义、油腻、不尊重女性、阻挡女性独立道路等,都不能有。


弟弟可以在感情里黏人,却不能在自己的人生和事业上,做个废人,更不能阻挡姐姐事业的发展。只有两个为同一个美好未来奋斗的健全成年人,才会有CP感。


谁能救救姐弟恋?


“好的剧哪个环节都好,不好的剧为什么不好,哪哪都不行。”从剧本、演员、制作方到后期,在梁爱看来,剧集的质量不是靠一个环节就能扭转乾坤的。


在《霸道总裁,在甜宠剧“杀”回来了》的一文中,一位制片助理提到,甜宠剧的成本大多超不过6000万,而古偶却可以达到2亿。


“在有限的制作成本下,资方大多会把钱花在请流量演员或者是购买IP上,不舍得花钱请特别好的编剧,或者说即使找来的编剧足够优秀,但片方也未必觉得你是足够优秀的。”梁爱告诉娱刺儿,韩国的都市剧或者甜宠剧,经常会出现四五十岁的资深编剧,但这一类型的国产剧,通常都是由年轻的编剧负责。


在这种情况下,片方或者投资人,或许会更容易介入内容的创作。


梁爱入行接到的第一部作品,恰好也是一个姐弟恋的故事。她清楚地记得,为了符合女主“穷孩子”的设定,她在剧本刻画了一个拥挤又狭窄的房子,体现女孩的家境和精打细算的性格。


但当她进剧组第一天,导演因为“房间太小,拍出来很乱很丑”,就提出要把房间改成单身公寓。而失去了逼仄和杂乱感的空间,不仅无法体现人设的穷,梁爱曾经依靠环境描写出的细节,也全部站不住脚了。


在她看来,一个好的剧,一定不能缺少经得起推敲的细节。这些细节很有可能引发高度共鸣,但也很有可能被删除或者修改,“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女主在上下班时会准备一双高跟鞋和一双运动鞋进行替换,在此之前,国产剧基本没有出现过这种细节。”梁爱解释道。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图源:新浪微博@吃到老玩到老待富青年


在创作上,编剧需要以甲方的要求为基准,但甲方要满足的是市场的需求,或者说是在揣摩市场需求的过程中,自己认为的市场需求,虽然这可能是不太准确的判断。编剧能做的,只是尽可能使人物和故事的存在变得合理。


姐弟恋的“命运感”就是如此。


“部分片方觉得女性观众偏爱高富帅,但一个多金帅气又年轻的男生,如果不给他做出精神上的贫瘠或者原生家庭的不足,他为什么会偏偏爱上一个比他大一轮的女生呢?而且现实生活中,普通女性也没有女演员保养得那么好,对吧?”因此编剧们只能制造出救赎感,通过“他不是爱姐姐,只是姐姐恰好拯救了他”的逻辑,来使故事变得合理,增加代入感。


不可否认的是,影视剧所表达的价值观,一定程度上的确反映了市场的价值观,也就是观众的价值观。


在梁爱看来,女性受众的思想意识或许也还处在一个比较矛盾的状态。“所以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国产的就不是那么好看的,因为国产剧很难真的去做到绝对的女性自强和平等,甚至剧集的内核,还是一个传统的被男性宠、‘琼瑶式’的幻想爱情。这是女性情感需要的一部分。”


图源:新浪微博截图@叫我姨太好了


但这和姐弟恋题材中强大的姐感“设定”又形成悖论,或许尝试将姐弟恋从甜宠领域拉出来,才能够更好的形成“独立”和“甜”的平衡。


姐弟恋题材还未停止前行的脚步。据豆瓣网友盘点,目前已有《爱的二八定律》《爱情应该有的样子》《炽道》《男朋友典当行》等八部姐弟恋待播剧,涉及职场、体育类题材,其中杨幂、徐凯、王安宇、范丞丞等流量演员都有参与,继续加强姐弟恋的热度。


在姐弟恋题材里,宠可以存在,方法论也需要注意。


姐弟恋题材里的女性形象,不单单应该作为一个让观众嗑糖的“工具人”,更应该时刻维持女性的自强,为女性观众提供心理慰藉甚至指引。


(文中刘敏、黄艺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yuci-er),作者:方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