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原创
2022-05-19 16:15
Luna,一场400亿美元“央行梦”

出品|虎嗅科技组

作者|周舟

头图|视觉中国


随着Luna几近归零,一场币圈史诗级多空大战终于告一段落。


当我们打扫战场,这才发现币圈金融战争所展现出的残酷细节:LUNA 2000亿元的市值,两天内跌至不足1亿元,暴跌99.9%,距离清零只差一步之遥;37万人爆仓,曾经将LUNA当作“币圈茅台”的持有者们血本无归;LUNA背后的项目方Terra更是输血30亿美元,但仍无济于事。


99%的做多者都输了,但也有1%的人获得了巨大收益。


一位在5月11号参与做空Luna的币圈人士向虎嗅表示:“Luna的崩溃主要是UST脱锚,而且很长时间UST都回不到1美元,之前有一个很火的OHM币,也是同样的下场。”


“之所以人们会涌进这里,庞氏骗局只是原因之一,或者更像马后炮,这更像一个社会实验,大家都想做成。”


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暂时没有迹象显示,Luna的创始人和项目方一开始便打着“割韭菜”的心态来做这一件事情。那么为什么Luna最终的结局却是:400亿美元市值一夜间灰飞烟灭呢?


这或许要从Luna背后公司Terra的野心说起。Terra想做“稳定币”这一目前加密领域最大市场的老大。稳定币可以简单的理解为银行发行的money,而加密货币则像一个个商品或者证券。人们想要在加密世界里更好的交易,总会用稳定币这一事物,去购买各式各类的商品或者证券(加密货币)。


如果可以,谁不想开银行呢?而它(UST:Terra发行的稳定币)也一度成为仅次于USDT、USDC的世界第三大稳定币。


只不过,和USDT、USDC这些中心化稳定币不同,Terra的野心更大:想做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前者需要和美国的商业银行进行深度绑定,发行一个USDT,就要向银行里存1美元。而后者则想抛开美联储和美国的商业银行,自己做“央行+银行”的角色。如果能做成,这个项目将成为加密世界里最赚钱的印钞机,成为加密世界里的“美联储”。


可是如何实现?Terra想了一个办法,它发行了两个币,一个叫UST,一个叫Luna。


UST可以被用于币币交易,购买各种加密货币。一般而言1UST等于1美元,而1个UST和1美元的Luna币之间也可以相互交换。当1UST因为市场因素浮动成1.1美元时,倒爷们会先买一些Luna币,然后兑换成UST,这样就能合理利用机制净赚0.1美元。反之,当1UST等于0.9美元时,倒爷们会先买一些UST,然后兑换成Luna,同样可以赚0.1美元。


通过这样的机制,在市场调节下,UST可以一直稳定在1美元,让稳定币足够“稳定”。


Terra的这一机制,是建立在市场上人们对这一项目有强大信心的基础上运行的。你不卖、我不卖,价格就上天。然而当市场信心失去,你跟风、我跟风,价格就暴跌,甚至清零。


Luna崩溃也原因也在于此,UST在一段时间没有回到1美元,加密市场整体出现下跌趋势,做局者顺势发布各种消息,做空的资金不断发酵,出现了挤兑,从而人们一个跟着一个在市场抛售Luna和UST,形成死亡螺旋。


Luna的诞生,一场大型社会实验


Luna诞生于2021年2月,虽然生命只有一年多,但早早就见惯了“生死”。


最为知名的一个例子是,去年12月,同为算法稳定币的OHM,被不安的投资者们抛售,一个冬天就暴跌了95%。而“OHM”被认为是开启了Defi(去中心化金融)2.0时代的先行者。


而在这之前,Defi 1.0时代的先行者大多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


几十个项目、几十万人的“损失”、百亿美元的“挥霍”,终于造就了Luna这一项目的“超级失败”。这很像一场事先张扬的骗局,需要指出,超级失败的定义,指的是大部分人被“收割”,且损失惨重,但实际上一小撮人获得了更大的财富。


Luna的一名做空者向虎嗅直言:“在加密世界里做空,赌博心态太重,特别是滚仓等操作,虽然能十倍百倍的获得收益,但是这个过程也是十分凶险,很容易爆仓。”


“如果不滚仓,只是单纯的做空,整个收获其实并不高。”做空者表示。


作为一种加密货币,Luna成功描绘了一幅美好未来的景象,诱惑人们涌入。


它提供了20%的年化收益率、给美元和加密货币之间的兑换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桥梁(算法稳定币)、还构建了线上线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系统中不乏币圈人士经常使用的产品。


有人说Luna之后,再也没有算法稳定币,这或许高看了Luna,低估了人们追求算法稳定币的野心。在Luna之后,北大毕业的孙宇晨已经兴致勃勃地踩着Luna的尸体,继续探索算法稳定币的可能性。而孙宇晨们也大概不会成功(当然赚钱方面他肯定成功,他的USDD年化竟高达40%,这相当于公开表明这就是纯粹的庞氏),下一代人会继续踩着他们的肩膀。


历史总会循环往复,别忘了,Luna(UST)也是踩着AMPL、ESD、BAC等老一代算法稳定币的“尸体”走过来的。只不过Luna的规模史无前例,2000亿元的市值瞬间清零。即使对清零现象见怪不怪的币圈老人,也被狠狠震惊到了。


Luna“已死”,但加密货币的生态仍在,且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更加蓬勃。如果加密世界现在没有消失,那么Luna的后辈大概率会出现一个更疯狂的存在。而那时候,对于赌徒而言,又将是一场无比凶险却又酣畅淋漓的多空大战。


有意思的现象是,在Luna一年有余的发展过程中,不少业内知名人士公开指出它就是庞氏骗局。但是它仍被支持者们炒上神坛。他们有的是被Luna为提供的20%的高额利息所迷惑,还在于有些人被Luna所构造的“梦想”窒息住了。


它在梦中构画了一个短期内注定无法实现的蓝图:打造一个独立、“去中心化”的央行。


更有意思的是,至少目前来看,和历史上诸多庞氏骗局一开始就是想圈钱不同,Luna的创始者们和拥趸们似乎都在努力将这个模式跑通。为此据说创始团队成立的基金还付出了30亿美元的资金,希望能挽回局势。


Luna的崛起和陨落,不仅仅是一个庞氏骗局,还是一场大型社会实验、一场镜花水月的梦。


一场破碎的“央行梦”


而之所以算法稳定币能源源不断吸引人们加入,并且获得那么多拥趸,也正是因为许多人认为他们有一丝丝成功希望。


稳定币,是加密货币的基石,它怀着去美元化的愿望而诞生。然而目前加密货币流通的更多是USDT、USDC等与美元深度挂钩的中心化稳定币。


目前已经成功的项目(经历了两次牛熊市),都是牺牲了“去美元化”的长远目标,放弃梦想安心赚钱,选择了中心化稳定币这一赛道。而Luna等“后起之秀”则选择了“去中心化的稳定币”这一赛道,而且一度成为仅次于USDT、USDC的世界第三大稳定币。


如果说USDT、USDC是加密世界的“大型商业银行”,那么UST(Luna)背后的公司想要的角色则更加宏大——央行。


人们都理解商业银行有多么的赚钱,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对Luna如此趋之若鹜。一旦成功,收益还在其次,对现实世界的颠覆将是巨大的——如果智能合约就能保障人们安全、高效的金融交易,那么,银行真的需要那么多人吗?


加密世界里有千千万万个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坊、Luna、Solona......稳定币,像一个“自动取货机”,人们拿出美元等法定货币买入稳定币,就相当于将钱存进“自动取货机”,而加密货币就相当于这个自动取货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


想一想,没有“自动取货机”会怎么样。没有“自动取货机”的时代,就相当于加密世界从现代支付宝购物的时代,一夜回到古代“以物换物”的时代。想象一下,疫情期间人们用蔬菜换鸡蛋和肉,是多么的不便。


所以加密世界只要存在一天,稳定币的需求就在。而又由于,加密世界的本色是去中心化的,所以这个世界里的人们,不会放弃对算法稳定币的追求,也不会经受得住成为一个独立经济系统中的央行的诱惑。


Luna,不是这场庞氏的结局,好戏才刚刚开始。


更深远的影响


Luna“央行梦”的破碎,背后是千万美元的算法稳定币赌场和百万人的“黯然神伤”。


17世纪,郁金香泡沫曾让荷兰这一个国家失落了三年,才得以重新出发。而这一次,同样也不只有一些散户为认知买单。


LUNA暴跌事件,不只限于“交战双方”和“殃及池鱼者”。LUNA动用了大量的比特币,直接促使整个2万亿元加密市场的集体暴跌。特斯拉、美图等上市公司也皆遭受波及,大量公司亏损。


此外,Coinbase、The Block、Ronbinhood等美国金融科技公司的短期盈利也受到较大的损失。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Coinbase创始人布莱恩•阿姆斯特朗财富已经蒸发约83%,降至23亿美元。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个人财富由960亿美元缩减至116亿美元,蒸发8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36亿元),跌幅近90%。


更恐怖的是,有些小国直接遭受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去年9月萨尔瓦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让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的政府,总理布克利是加密货币的虔诚信徒,因此政府总计花了大约1.05亿美元购买比特币。但自首次购买以来,比特币已下跌了45%,使萨尔瓦多持有的2301枚比特币的价值降至约6600万美元。据环球市场播报,萨尔瓦多政府目前累计损失已达到约4000万美元。


对于巨头来说,抗风险能力还较强,对于较弱小的、处于初创期的许多Web3公司而言,或许是灭顶之灾。从更长远看,美联储以及国际金融机构开始将稳定币纳入监管。人们再次见证了美元的稳定,想要通过一种技术手段,打破国家金融体制,打破美元的强大,仍是一件无比遥远的事。


事实证明,如果一个虚拟经济体不足以达到大而不倒的规模,不能形成形成非常丰富且稳固的生态,那么这种算法稳定必然“摇摇欲坠”。也不可能成为独立的央行这样的存在。


写在最后


Luna的失败,归根结底,仍是没有形成足够强大的生态,没有让更多人产生更强烈的信心。


美元,也是一个十分虚幻的事物,但无数次的经受考验而依旧坚挺,让它获得了人们的买单,从而可以向全世界人民收割“铸币税”。


Luna的崩溃,引起了各个国家的重视。美国财长耶伦表示:Terra是稳定币风险的真实例子,需要为稳定币制定一个全面的框架。英国政府也随时准备采取行动。韩国,则是此次受难的重灾区。接近20万人参与到Terra项目中,Terra在发展过程中还绑定了一些韩国的产业,在加密世界里,它还绑定了诸多Web3项目。从中,人们也看出金融创新的巨大风险性。


而于中国而言,采取了一个更为保守稳健的金融策略。在没有成功的案例之前,不轻易下场探索具有超高风险的稳定币业务。但是人们已经意识到,无论是Libra的失败,还是Luna的崩溃,人们在寻求去美元化的探索路上越走越远。Luna发生之后,黄奇帆在5月15日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也表示:人民币锚定美元绝非长久之计。


Luna无疑是一个已经被证明失败的项目,但人们在去中心化稳定币这条赛道上的探索,或许才刚刚开始。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