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17 06:55
A-SOUL粉丝的反击战:宅男们的溃败还是胜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先生制造 (ID:EsquireStudio),作者:吴喋喋,编辑:谢丁,原文标题:《一个魂的宅男反击战:溃败还是胜利?| 现场见闻》,题图来自:B站直播截图


5月10日下午,中国大陆地区最火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发布了一则公告,宣布团员珈乐因为身体和学业原因,将进入“直播休眠”。随后,更多的幕后消息在各大粉丝群流传。


“一个魂”,是A-SOUL的粉丝名,主力是男性,提倡不搞“饭圈”小团体,不建群,也没有大粉。但现在他们决定联合起来,展开一场针对官方运营的战斗。战场就在网络。


问题是,这个没有组织力的群体能否打赢这场战斗?


5月10日


苏洵


谣言从4月30日就开始流传了,至少在那个时候,苏洵认为这不是真的。谣言说,A-SOUL女团其中一个名叫珈乐的成员,将在5月10日毕业。


苏洵没当回事,他自认为属于“纯良粉”,和那些热衷打探“中之人”消息的“魔怔人”不一样,他从不把传言往心里去。


5月10号是周二,按照惯例,周二会发布A-SOUL每周的直播日程。下午4点半,苏洵先看到的是一则官方公告。公告说,珈乐因为身体和学业原因,将进入“直播休眠”。“休眠”就是“毕业”的意思,这是日本偶像行业传过来的说法,意思是成员离开组合。苏洵立即傻了。


苏洵27岁,北京人,在温哥华上完大学后,2017年回到了北京。起初他帮着家里做一些旅游建材生意。但到了2020年,新冠病毒大流行,景区很少营业,家里基本没什么生意可做了。他转行经营装修队搞装修。现在,北京正在全员核酸,小区不允许装修人员进入,他彻底没法工作了。


但他还是有事做的。2021年底,他的一个朋友开始做虚拟主播,他好奇跟着了解了一圈,自此迷上了虚拟偶像女团A-SOUL。这种虚拟主播起源于日本,通常由真人穿戴动作捕捉设备,形成虚拟形象进行直播,在中国大陆,虚拟主播主要在哔哩哔哩平台上直播。


虚拟的“皮套”里藏着的人,被叫做“中之人”。他每周都会看A-SOUL的直播。比起唱歌跳舞,他更喜欢五个女孩坐在一起闲聊,说说笑笑,一边干点什么的气氛,直播有台本,看着像一支团体的真人秀综艺,能给他陪伴感。A-SOUL发展得蒸蒸日上,迅速成为中国大陆地区最火的虚拟偶像女团。苏洵从没想过,这个女团会有人离开。


这个周二的下午,从5点到7点,苏洵在B站和论坛疯狂查看其他粉丝发的信息,一个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陆续传来。


一开始他以为珈乐退团是因为不快乐,接着发现五个女孩生活条件并不好,“中之人”信息都曝光了,照片里她们穿30块钱的衣服、没有商标的鞋,房间里连暖气都没有。珈乐中之人的社交媒体账号上,记录了自己工作受伤,超时劳动,失眠,生活拮据,其中还有被领导约谈的记录。粉丝们据此认为,中之人的信息是官方主动泄露的,目的是以暴露隐私来要挟五个女孩续约。


苏洵很心疼。他原本以为,A-SOUL一直像在台上那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当天晚上,A-SOUL的粉丝开始建立临时的粉丝群,希望每个人都了解到珈乐毕业的真相。苏洵也开始加群,一个又一个2000人的QQ群迅速满员,他又加入人数上限更高的QQ频道。


午夜,通常是苏洵吃晚饭的时间,但他现在没有胃口,只想吐。


凌晨2点39分,官方又发了答疑公告。苏洵觉得口径敷衍糊弄,挑了些无关痛痒的细节辟谣,连一条真正的质疑都没回应。他很生气,和很多粉丝一样,没忍住在QQ群里骂了脏话。他们都说,要冲死运营。


后来他终于睡着了。第二天早上9点就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感冒发烧了,出了一身汗,只觉得冷。


山药


五个女孩里,山药最喜欢的就是珈乐,他第一眼就被她吸引,尤其是她的短头发。两个月后,山药被她的个性、唱跳表演,以及她的努力彻底圈粉。迷上A-SOUL的近一年时间里,山药花在直播刷礼物和买周边上的钱有七八千元。他每个月都给珈乐上“舰长”,这是B站直播间里的一种头衔,价值138元,有效期一个月。


山药为珈乐花的最大一笔开销有数万元。2021年9月,他自费请室友陪他一起走了11个城市,为珈乐拍摄一则生日祝贺短片,主题是“寻找珈乐”。


扮演珈乐的中之人有东北口音,所以他去了沈阳和哈尔滨。途中遇上疫情,他们在哈尔滨耽搁了半个月,花两个月拍完片子,又剪辑了半个月,成片有点意识流。山药自己是编剧,他写了一段独白:


“珈乐,我好像找不到你了,我越发觉得,这场寻找,也是向着风车冲锋。”


山药25岁,山东人。他是个网文签约写手,正在连载一篇小说,每天要更新4000字。


5月10日下午4点半,他写完了当天的2000字,正打算休息一下,打开B站刷动态,看见了珈乐毕业的消息。他在卧室里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直接大喊了一声:“真毕业啊?”他脑子很乱,恍惚记得室友好像从隔壁走过来,问他怎么了。


4点49分,他在连载的书上更新了一则请假条。他觉得自己没办法继续写了。


山药的一些读者也知道他喜欢珈乐,因为他有时候更新连载,会在“作者的话”一栏写“今天要看A-SOUL直播”之类的话。有人在请假条下面留言,让山药好好休息。


晚上7点,室友做好了饭,山药胡乱吃了一些,他几乎一直在电脑前疯狂刷关于A-SOUL的消息,加QQ群,既有2000人的大群,也有只喜欢珈乐的粉丝拉的百人小群。


在各个群里疯狂传播的各种消息里,有一条让山药很痛心。据说,138元的舰长,B站分走50%,余下的50%里,A-SOUL成员能拿到1%,也就是6毛钱。山药愤怒极了,他给直播打钱,原以为姑娘们至少能分到10%。


晚上8点,山药觉得在房间里很憋闷,就下楼在小区里逛了逛。回到房间,又继续刷手机、看电脑,再一抬头看时间已经12点了。他强迫自己睡觉,但又睡不着。凌晨2点,他爬起来把剩下的2000字写完了。


十几分钟后,他看到了A-SOUL官方的答疑。QQ群里开始飙粗口,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之前大家还在消化信息,这则答疑让很多人对运营彻底失望,群里逐渐达成了一些共识:替珈乐维权,5月20日的珈乐毕业直播,所有人都不要打钱。


5月11日


苏洵


5月11日,在苏洵加入的那些粉丝群里,群公告一直在变。刚开始是全体禁言,后来允许大家说话,群公告又改为“禁止发塔照”,意思是不能传播中之人现实中的照片,过了一会儿,发中之人的“塔照”已经是常态,群公告又改为“禁止发盒”,盒代表中之人姓名,年龄等真实信息。但没多久,所有人主动或被动的,都在群里看到了更多的个人信息。


苏洵也看了中之人的照片。他觉得挺好的,都是面善的年轻女孩。他感觉到中之人和虚拟偶像的隔阂已经不存在了。对他来说,A-SOUL继续在台上唱歌跳舞这件事,跟中之人现实生活的幸福相比,后者明显更重要。为此,粉丝们需要一场战斗。


下午4点,官方临时通知珈乐晚上要直播。苏洵并不意外,因为有粉丝做了预测,运营会当缩头乌龟,把女孩推出来做挡箭牌。他和许多粉丝决定干扰这场直播。


有粉丝建议,用一些软件插件,在弹幕里持续发同一句话刷屏,圈里话叫“独轮车”。但到底要发什么话,没有定论。


A-SOUL的粉丝主力是男性,提倡不搞“饭圈”小团体,不建群,也没有大粉。绝大部分QQ群都是5月10日晚上靠着接力传播二维码建起来的,管理员和群主都互不认识,群里七嘴八舌,确定不了统一的口号。


11日晚上直播时,苏洵发现唯一能看到的口号是:“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


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口号都被过滤了。这句话的意思是,粉丝曾经和A-SOUL发下宏愿要去鸟巢开演唱会,但现在,粉丝觉得算了,项目组解散吧,只求五个女孩别再受虐待。


这天的直播很少有人打钱刷礼物,靠着独轮车,弹幕量达到了史上最高,即便调到最小的字号,开全屏,弹幕也能把画面挡得严严实实。


面对满屏的“我们回家”,成员贝拉和向晚表达了自己想继续实现偶像梦想,贝拉更是直接说了一句“家?我不想回家,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了”。


苏洵很心痛。五个成员里他最喜欢贝拉。他认为这句“不想回家”是台本逼着贝拉说的。接着他反应过来,刚建立的粉丝群明明没有统一的口号,“不去鸟巢”这条独轮车弹幕为什么能发铺满直播间,也许正是运营的阴谋——贝拉的“不想回家”,正好反驳了“我们回家”。


这场直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刚一结束,A-SOUL官方微博账号就把直播视频片段发了出来。11日深夜,A-SOUL冲上了微博热搜。


苏洵觉得这个手段太明显了。平常官方运营特别懒,从来不做直播片段,即便要发也很慢,第二天才会发,这一次这么快发了微博,明显是公关手段。


但他也承认,这场直播的“洗地”效果很好,粉丝被分化成了主战派和回旋派,后者顾名思义,态度回旋了,为了剩下的四名成员继续做偶像,一些人不再支持维护五人团的中心思想,退出了战斗。


但上热搜这件事,让苏洵更加愤怒了。按他的分析,5月12日是汶川地震纪念日,按照惯例,这一天明星粉丝都自发禁娱,谁上热搜谁被骂。而现在,A-SOUL上了热搜,官方就是想让粉丝碰炸弹,想让她们死。


苏洵彻底放弃了对官方的期待。


QQ群里商量了对策,12日粉丝不要发微博,但可以做点别的事儿,比如举报,比如去抖音开发票——他们的逻辑是,A-SOUL和抖音都属于字节跳动,他们拿字节没办法,但可以开A-SOUL周边的发票,让朝夕光年多缴税。


苏洵也点开了他在抖音的消费记录,申请开发票。他收到一个电话回执,客服说,发票在开的路上了。


山药


山药没打算看5月11日晚上的这场直播。


他觉得自己前一晚太紧张了,因此刻意没去看群消息。这天下午,他和室友打算去健身房,接着去小区附近的小商品市场买点装饰品,他们商量着在家布置一面背景墙,用来拍Vlog。


但下午4点,山药刷到了官方的新消息,说晚上的直播有变动,原本不播的珈乐也来参加。他彻底没法运动了,独自坐在健身房的休息区,开始刷消息,心痛珈乐被运营推出来挡枪。随后他决定抵制直播:“看那个干什么?恶心。”


5点多,山药和室友回家洗了把脸,随后他们出门,骑上共享单车去找另一个朋友聚餐。餐厅是一家潮汕砂锅粥店,山药没怎么动筷子,朋友们问他没事吧,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胡言乱语了,情绪很激动,但嘴上说没事,不生气。


7点50左右,距离珈乐直播还有10分钟。出门前山药特意没有带耳机,逼着自己不看,但最终没忍住。在餐厅里,他拿出手机,点进直播间,把音量调到最小,手机捂在耳朵上,几分钟后,传来了珈乐元气满满的声音。


直播看了半个多小时,朋友们善解人意地表示,饭吃完了,回家吧。回家路上,他们顺便进了家面包店,他行尸走肉似的跟着室友进店,后来他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回到卧室后,山药开始看着直播流眼泪,从一开始在餐厅看见珈乐穿了新裙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哭了。怕房间隔音不好,他一直在小声抽泣。珈乐的部分结束后,他继续看乃琳和嘉然直播,眼泪还是止不住。他哭了有一个多小时。


凌晨5点他才睡着。第二天起床后,他感觉前一晚哭太久,胸很闷。他点了个外卖,又加入群里的讨论。经过前夜的直播,很多人变成了回旋派,山药整理了一些回旋派粉丝的发言,发到群里问怎么办?大家最后的结论是:这些人是劝不回来的,别管了。


5月12日下午3点,山药和一些群友登上微博,开始在A-SOUL运营公司朝夕光年官博和A-SOUL的超话里出征。他们知道当天是5·12,没带话题,只是刷很多无意义的句子,比如“字节对美国黄石公园发动恐怖袭击”。他说,这么做是为了向官方施压。


随后,山药想明白一件事:对珈乐的中之人来说,离开A-SOUL是一件好事。他开始想象未来,中之人以后自己开直播,那时他再去刷礼物,那些钱全都能到偶像本人手上了。


这时他还去三丽鸥的网站上给玉桂狗投了票。玉桂狗是日本三丽鸥公司出的一个动物形象,和Hello Kitty差不多。随着中之人账号的披露,粉丝发现珈乐好几个私人账号的头像都是玉桂狗。爱屋及乌,他们想做点让珈乐开心的事。


12日晚上,粉丝商议着在微博发起一轮战斗。


这场战斗原本定于13日上午,但午夜零点一过,很多粉丝就直接冲到了微博。由于无人领导,大家也不知道听谁的指挥。


山药躺在床上,脑子里在思考怎么让A-SOUL的事儿让更多人知道。他还是睡不着。凌晨1点40分,他从床上爬起来写了一篇3000字的小作文,给粉丝维权下了一个定义:


“我们的诉求,从来都是维护她们作为一个员工,甚至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尊严、健康、自由和安全。”


写完后,他又花十分钟研究了怎么把文字做成长图,随后把这篇小作文发进了A-SOUL超话。



5月13日


苏洵


12日中午,苏洵加入了一个30人的小型宣传群。


他发现群里粉丝80%以上是00后,很多都是在校大学生,不怎么用微博,都用QQ。苏洵是少数会玩微博的粉丝,但也好几年不用了。整个下午,苏洵都在准备13号会用到的图文,有一些起了UC震惊体标题,比如“爆出惊天大瓜”。


一些群里有零星的女粉丝,成为指挥男粉玩微博的主力军。有些群没有女粉,就有人把自己生活中的女性朋友请进群做外援。


各大群里流传一张思维导图,内容显示,微博阳光信用在571分以上的账号,就可以去转赞评;571分以下的账号权重很差,可以去当“炸弹人”,给关于A-SOUL事件的负面微博留言,让这些微博“沉帖”。


5月13日,战斗正式打响。


苏洵一边冲锋陷阵,一边看着A-SOUL超话里的景象觉得好玩。很多人的账号频繁点赞被锁定了,有人发现自己账号阅读量只有两位数,被限流了,于是请求互相评论聊天,以此解除限制状态。


“我重伤倒地,大家帮帮忙,奶一下我接着干”


“冲锋倒下了,医疗兵救救!”


话题带得很分散,一开始粉丝刷“字节跳动”,发现上不了热搜,后来改刷“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阅读量已经破亿,但还是上不去。有人说,可能是因为话题没有主持人没法上热搜。苏洵也犯难了,他也不懂该怎么申请主持人。


13日晚上8点,除珈乐之外的四名A-SOUL成员正常直播。QQ群里号召大家不去看,不给官方流量,有粉丝自己在B站开了直播间转播,一边听成员们说话,一边分析这段台本有什么意图。


苏洵去看了一段,有人不小心提及了珈乐,其他三个成员就会沉默或者闪避。苏洵觉得这是入坑以来看过最尴尬的一场直播。他说,尴尬来自于割裂感,从前也有台本不行的时候,尬聊也觉得很快乐,但现在只觉得物是人非。


群里互相打预防针:错的是运营,不是成员们。


到了14日凌晨,群里开始复盘。有人提出,朝夕光年旗下还有几款游戏,他们打算去游戏平台taptap上开辟新战场。


凌晨4点多,苏洵终于睡下了。他觉得微博这块没做好,起床后制作了一张长图,手把手教群友怎么套上别人的话来转发微博,文字说明用了一点游戏术语,对男粉丝来说通俗易懂:


1、传送至友军坐标。


2、点这里切换至转发栏。


3、划到友军,点转发开转!


话术斗志昂扬,但苏洵心里觉得,这场战斗如今陷入了僵局。他们上微博冲锋,是为了施压,让官方回应质疑。可是他也知道,官方如果一直装死,他们实际上没有任何办法,也走不了法律途径。


他说:“我们只是粉丝,我们知道中之人受到剥削这个事实,即使我亲眼看过中之人把她的遭遇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后又删掉,我们也没有书面证据。”


山药


13日上午,山药一直在微博冲锋陷阵。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阳光信用分只有499分,不能冲了,于是回到超话给其他人当医疗兵。这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加上心情也好多了,他又写了会小说,大部分时间都在群里“发癫”。


山药加了一个专门用来“发癫”的群,可以在里面说点“珈乐我好想和你结婚”之类的话,在公开的场合,他总是喊珈乐“大哥”。


这天晚上的直播,山药觉得闹心,没有看。他听说还有人在刷礼物打钱,他觉得那些人不可理喻。他终于早早入睡了,这是因为他对13日的战斗效果挺满意的,因为发现很多大V和主流媒体开始发这个事情。


第二天,也就是5月14日下午3点半,A-SOUL制作委员会发布了一则声明,回应了中之人的收入构成:四名成员的收入结构是每个月固定收入+奖金+B站&抖音直播总流水的10%。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山药正要出门取快递。他觉得还是有很多疑点。他担心官方玩文字游戏,比如10%的直播分成,是四个人加起来10%,还是每个人10%?他还觉得10%是新合同的比例,因为说的是四个人,不包括已经解约的珈乐,那原来到底是不是只有1%?山药最关注的中之人伤病和过度加班问题,被声明里一句“不存在霸凌、压榨”轻轻带过。


这些问题,他没有从官方那里得到任何答案。


但总体上,山药挺开心,认为战斗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因为官方的这个初步回应,珈乐也不用再参加5月20日的毕业直播了。他打算晚上把小说更新恢复一下。他说这是网文圈子的习惯,作者遇到了喜事,就主动加更,让读者分享自己的喜悦。


除了A-SOUL,山药生活中的第二爱好是看电竞比赛。其实从5月10日开始就是英雄联盟的季中冠军赛,中国的RNG战队也参加,13日RNG爆出了重赛的大新闻,山药一直没空关注。现在,他终于有空开始看比赛了。


5月15日


A-SOUL超话里仍然在战斗。每隔几分钟,就有人发帖:医疗兵救救。


应采访对象要求,苏洵和山药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先生制造 (ID:EsquireStudio),作者:吴喋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