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0 13:30
谁在状告泰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 (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58岁的黄曦,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金融才女,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在建设银行工作了整整32年,她一路顺风顺水,爬到了建行总部机构业务部总经理的位置。


但2018年夏天,她却毅然放弃“铁饭碗”,来到泰禾集团担任执行副总裁,分管资金部。那一年,也是泰禾最风光的年头,股价超过20元/股,销售目标喊出了2000亿。


但黄曦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泰禾的第五年,成了她人生的至暗时刻,不仅所在公司暴雷,而且她本人还被纪委“盯上”。


5月11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建设银行纪检监察组、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建设银行机构业务部原总经理黄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建设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吉林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更早的两个月前,黄其森就在协助有关机关调查。彼时,有媒体爆出,黄曦以及泰禾集团副总裁林文华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接连三位泰禾高管被带走,且均有建设银行工作背景,黄其森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建行“迷雾”?外界正在等待一个真相。


眼下,对于深陷债务泥潭的泰禾来说,没有坏消息,甚至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然而,这家闽系房企的负面舆情也早已身不由己。


在黄其森“消失”的这两个多月里,泰禾频繁爆出利空,先是4月中旬业绩突然变脸,从预计盈利1亿变成了亏损40亿,再到被深交所问询,紧接着5月初公司直接被“ST”,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而在虎年春节时,黄其森还曾畅想,“2022年,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现在泰禾已来不及反抗,就被司法案件缠身,包括公证债权文书、房屋买卖纠纷、合同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各种案由的案件层出不穷。


乐居财经查询,截至5月19日,与泰禾相关的司法案件高达839起。其中,暴雷以来的两年(2020年、2021年)合计687起,成为案件集中爆发期。


与此同时,泰禾29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总额达159.74亿元;随之而来的则是1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法院34次限消令“砸中”。


一、员工的“对峙”


“复工复产,保交付、保品质”,是泰禾对外话术中的提及最频繁的字眼。


去年4月底,在泰禾集团动员大会上,黄其森表示,实现全面复工复产复销是泰禾最重要的事;今年3月,泰禾又表示,“交付虽然迟到,品质不会缺席”。


虽然保交付被泰禾频繁提及,但全国各地项目却又频繁被业主投诉停工。不久前,有业主投诉,“福建漳州泰禾红树湾院子5块地停工烂尾”。该业主称,合同交房时间2022年4月底,但是该项目目前已经停工,交房无望,濒临烂尾。


再如,上海、肇庆、新乡、太原、厦门等地的泰禾项目,或一直停工,或短暂复工后又再次停工,多项目已逾期交付半年至2年的时间。


除了无奈的业主,泰禾的暴雷也波及到自家员工,李明(化名)就是其中一员。他曾作为泰禾北京公司的员工,参与泰禾和泰禾投资因公司营运向员工的集资活动。


乐居财经了解到,泰禾投资是上市公司泰禾的控股股东,由黄其森和其妹黄敏各持股95%和5%。


根据要求,李明于2017年8月3日支付120万元,17天后再次支付30万元,共计150万元,年化利率24%,双方共同签订数份《借款协议》及《借款补充协议》。


2019年8月1日,双方针对上述借款本金续签《借款协议》。此后,李明从泰禾北京公司离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借款到期后,泰禾并未按照合同约定时间偿还本金以及相关利息。


无奈之下,李明将泰禾投资、泰禾告上了法庭,希望双方共同偿还借款本金150万元及利息。去年6月,法院判决,泰禾投资向李明偿还借款本金150元,并支付利息等。


泰禾发的员工债,年化利率最高达到了24%,这让不少员工心动,甚至拿出一生积蓄。与李明情况类似的还有吴强(化名),但他的借款金额要大很多。


根据吴强描述,他的最初借款本金总计为900万元;后期泰禾投资向其返还借款本金40万元,剩余借款本金合计860万元。


但从2020年2月开始,泰禾投资未按协议约定支付利息;吴强催告后,泰禾投资仍未依约还款。


忍无可忍下,吴强将泰禾投资和泰禾双双上诉至法庭,并要求泰禾投资偿还本金860万元及相应利息等。最终,吴强胜诉。


然而,吴强是否能完全拿到这笔借款,仍是未知数。去年3月,泰禾投资也因此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860万元。


与李明、吴强大体情况相同的还另有两位员工,分别涉及借款本金450万元、150万元,他们也将泰禾方告上法院。


连自家员工都会被坑,着实令人唏嘘不已,或许面对巨额债务,泰禾已有心无力。但令泰禾更为烦恼的是,掌舵者黄其森何时能回归也仍是一个未知数。


二、“金主”踩雷


不久前,泰禾业绩大“变脸”挑动着投资者的神经。不仅公司业绩坐了一趟过山车,其股价亦是如此,让数万股民欲哭无泪。


今年1月,泰禾披露2021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实现净利润1.01亿元~1.32亿元。无疑,作为首批暴雷房企的泰禾,业绩上的盈利提振了投资者信心。


不过,3个月后,泰禾又改口,称对2021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原本的盈利调整为亏损35亿至46亿元。这让投资者大失所望,甚至有人称“泰禾怎么还不倒闭”。


不单单是股民,还有那些债权人与泰禾之间的矛盾。


早几年,这家闽系房企极速狂奔之下,债台高筑。数据显示,2021年泰禾集团资产总额2191.24亿元,负债金额2043.30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3.25%。


随之而来的便是它与多家金融机构的司法案件纠纷。其中,闹得最沸沸扬扬的当属泰禾与四川信托超40亿元的纠纷案件,而该案件也是上海金融法院建院以来受理的最大标的额案件。


去年5月,泰禾披露称其收到法院《民事判决书》,其须在十日内向四川信托偿还本息以及违约金合计约42.55亿元。无疑,这给深陷债务漩涡的泰禾当头一棒。


事件的起源要追溯至2017年底,当时四川信托与泰禾集团签订《信托贷款合同》。此后一个月左右时间,四川信托分四期向泰禾集团发放贷款共计40亿元。对于这笔融资,泰禾投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不过,泰禾方面未能根据贷款合同约定支付剩余本金和利息。于是就有了四川信托将泰禾起诉至法院。结果显然而知,泰禾败诉。


祸不单行的是,在收到《民事判决书》的5月,渤海信托则发出公告要求泰禾搬出已抵押资产泰禾北京公馆。


与信托之间的恩怨纠葛,泰禾还有很多。例如,2020年7月,因金融借款纠纷,西部信托对泰禾、北京泰禾置业提起了诉讼。该信托除了要求解除与泰禾所签订的《借款合同》外,还要求泰禾立即偿还本金约17.49亿元及相关利息等。


最终,去年4月底,西部信托的诉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判决显示,双方解除签订的合同,且泰禾归还借款约17.49亿元以及相应利息。目前,该案处于执行阶段。


此外,还有中融信托也将泰禾诉至法院,这笔欠债高达36亿。


颇有戏剧性的一幕是,原定于2021年11月16日,在北京开庭审理的中融信托状告黄其森及北京泰禾房地产、北京泰禾嘉华房地产、北京泰禾嘉信房地产、北京中维房地产等贷款违约一案,因被告缺席未当庭判决。


除了信托机构,还有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加入了讨债大军。例如,2020年8月,一则裁判文书显示,北京银行太阳宫支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而被申请人则是泰禾旗下企业北京泰禾嘉盈房地产。


裁定书显示,查封北京泰禾嘉盈旗下不动产,保全财产限额高达10.66亿元。不过,案件并非如此简单。二审中,北京泰禾嘉盈则向北京银行太阳宫支行提起了诉讼。


此外,还有渤海银行福州分行、盛京银行、上海银行市北分行、建设银行昆山分行等银行机构,也将泰禾送上了被告席。


 三、供应商“追债”


目前地产商与供应商之间的矛盾加剧。眼下,未收到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往往会在企业暴雷之后蜂拥而至,纷纷通过法律渠道,将“甲方”诉至法庭,泰禾自然也不例外。


此前,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金螳螂建筑装饰将中城建设、北京中维泰禾置业(泰禾旗下企业)、泰禾、福州正同投资、福州泰禾房地产开发(泰禾旗下企业)提起了诉讼。


并因此,去年8月,中城建设、北京中维泰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75.85万元。然而,深陷债务危机的泰禾全部未履行;两个月后,中城建设、北京中维泰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金螳螂并非个案,类似这样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引发的司法案件在泰禾旗下还有很多。比如,中铁建工也加入了追讨大军的行列。2020年11月,中铁建工集团将泰禾全资子公司北京泰禾锦绣置业告上了法庭。


中铁建工诉请解除与北京泰禾锦绣置业之间签订的《北京院子二期项目总承包工程合同》,要求后者支付工程款约3.11亿元及相关利息。同时,确认中铁建工对泰禾北京院子二期项目工程折价款或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等。截至今年4月底,法院尚未安排开庭。


除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泰禾还与供应商之间存在合同纠纷。其中,就有文思海辉技术与泰禾、泰禾北京分公司案件。


文思海辉向法院表示,判令二者支付拖欠的技术服务费414.2万元以及相关利息等。此前,其多次向泰禾北京分公司致函催款,对方均置之不理。


2020年10月,判决书显示,文思海辉大部分的诉求得到了法院响应。不过,因不满裁判结果,2021年初,泰禾及泰禾北京分公司向文思海辉提起了诉讼。两个月后,法院驳回了泰禾及相关方的上诉。


去年12月底,泰禾及北京分公司因该案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此后,因全部未履行,二者又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与此同时,南京长岛建设工程、房多多网络科技、北京延平装饰工程等数家企业均因合同纠纷,向泰禾以及相关当事方提起了诉讼。


不仅金主、供应商纷纷举起法律大旗前来泰禾讨债,去年年中,乐居财经还曾独家报道,北科建也将二股东泰禾送上了被告席。


泰禾子公司福州泰禾与北科建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北京瑞坤置业有限公司(简称“瑞坤置业”),负责开发泰禾丽春湖院子项目。


瑞坤置业曾与福州泰禾订立《借款协议》,前者向后者提供借款3.43亿元,借款期限自2018年4月26日至2018年8月6日,借款年利率6.5%。但后来北科建一直没等来泰禾的全部还款,于是提起上诉。


而眼见泰禾资金链紧绷,丽春湖院子因“减配”问题频遭业主维权,北科建也干脆将其持有的瑞坤置业51%股权,摆上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售,试图将风险彻底抛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 (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