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1 20:29
是什么给了美国人想辞职就辞职的勇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 (ID:barronschina),作者:梅根·卡塞拉,编辑:郭力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新冠疫情暴发的第一年对在零售行业工作的阿莱娜·德门特瓦(Alena Dementeva)来说是漫长且疲惫的一年。33岁的德门特瓦居住在新泽西州,当地政府对佩戴口罩的政策变来变去,让她非常恼火,经常暴露在病毒威胁下的工作环境也令她疲惫不堪。2021年3月,德门特瓦辞掉了在宠物用品超市PetSmart的管理职位,来到一家制造工厂工作,每小时能多赚3美元。五个月后,当她想再次辞职时,这家工厂用升职和加薪7000美元把她留了下来。 


六个月后,德门特瓦再次萌生了换工作的想法。2022年4月底,她开始在离家更近的一家树木清除服务公司担任生产经理,这是她2020年初以来的第三份新工作。在这份工作中,德门特瓦再次获得加薪,公司还给她配了汽车和手机,也不用花太多时间通勤。“通常我只是默默承受,”德门特瓦在谈到过去几年的工作变动时说,“后来有了更好的工作,我就跳槽了。” 


德门特瓦是后疫情时代获得自己职业生涯控制权的数百万美国劳动者之一,由于劳动力市场供应紧张,他们获得了加薪、晋升和更灵活的工作时间、远程工作、更便宜的医疗保健服务和育儿补贴等一系列无形福利。在失业率接近50年来最低点之际,每一个失业人员对应近两个职位空缺,二者差距达到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美国的劳动者正享受着几十年来他们从未拥有过的权力。


经济学家和劳工专家表示,这种新动态既是疫情颠覆劳动力市场的直接结果,也是40多年来工作场所变化、工资上涨停滞和收入不平等加剧等问题造成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局面会持续多久?从一些角度来看可能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据估计,目前有300万至400万人失业,主要原因之一是对疫情的担忧,但这一因素带来的影响正在继续消退。劳工权益倡导人士担心,如果美国相关政策不改变,或者未能成功让更多劳动者加入工会,雇主现在提供的所有能吸引来劳动者的福利都可能在下一轮招聘中被取消。此外,经济衰退是劳动者权力崛起最大的威胁,美国经济最早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陷入衰退。


但与此同时,虽然当前影响劳动力市场的一些因素很快会消失,其他一些因素可能会继续施加影响。退休的婴儿潮一代和移民数量减少意味着可用劳动力的数量将持续下降;经济学家还认为,近8%的薪资涨幅具有“粘性”,也就是说,即便经济其他领域稳定下来,薪资也不太可能回落;此外,公众对工会的支持率达到了196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申请加入工会的人数也在2021年第四季度达到了近20年来最高水平。


最重要的一点是,疫情让人们看到美国社会对在杂货店、公共交通和医院等领域工作的一线劳动者的依赖程度。工会领袖和劳工权益倡导人士称,过去这些劳动者的工作没有得到同等重视,他们认为这股不可估量的公众支持力量可能不会改变。


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政策机构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美国劳动者项目(American Worker Project)高级顾问戴维·马德兰(David Madland)说:“从政治角度来讲,美国正处于一个劳动者正在崛起的时代,是劳动者努力获得他们想要的权益的重大时刻。”


由于美国经济已经达到或接近充分就业,因此在较长时间内,企业对劳动力的激烈竞争可能会继续存在,这反过来有利于求职者,他们将获得更高的工资、更多的灵活性和更多机会,因为雇主为了吸引员工会调整工作要求。劳工领袖和劳动权益倡导人士认为,企业这样做的结果是,劳动者将获得更多的权力,为美国整体经济带来了重大好处,包括壮大中产阶级、提高国内生产率、减少贫困和收入不平等。


更高的薪资和福利会给企业的利润率带来压力,但另一种选择——员工变动率上升和高昂的招聘成本——带来的成本可能会更大。专家指出,在劳动力市场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只要劳动者在一个环境里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其他地方找机会。 


上文提到的德门特瓦说:“如果说从换了这么多工作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果不开心,就得做点什么,我不会坐视自己的人生被浪费。” 


新泽西州的阿莱娜·德门特瓦自疫情开始以来已经换了三份工作,最近一份工作是在她家附近的一家树木清除服务机构。


一、劳工运动获得空前支持,大公司罕见组建工会


劳动力市场出现当前这种状况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过去半个世纪左右的时间里,由于薪资上涨停滞,美国底层90%劳动者的收入占全国收入的比例急剧下降,导致这一根源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2021年9月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1979年至2019年间,美国的净生产率飙升了近60%,而劳动者的平均薪酬仅上涨不到16%。 


过去10年劳动者的不满情绪一直在发酵,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兴起就说明了这一点。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2016年和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时也提出,让每个人都有工作,而不只是最富有的人。


美国辞职人数位于历史高点


在这一背景下,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了,先是导致数百万工人失业,然后这些人又冒着被感染的风险被召回到第一线工作岗位。供应链中断、交货延误和员工短缺让美国人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依赖其他人的工作。 


公众情绪转向支持那些维持经济运转的人。长期投身劳工权益活动、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Communications Workers of America)前主席拉里·科恩(Larry Cohen)说:“这些人是英雄,我们所有人都在感谢超市的收银员,否则你得不到任何食物,并且在纽约街头为医护人员欢呼。” 


但随着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去,许多人认为生活恢复正常了,一线劳动者在疫情期间所承担的重任不再获得认可,这让这些劳动者非常不满。康奈尔大学工业和劳动关系学院的Labor Action Tracker显示罢工和停工激增,据估计,2021年发生了265起罢工事件,涉及大约14万名工人,当年秋季罢工现象尤为突出。


这为全美范围内最近一波尤为高调的工会化运动铺平了道路,从亚马逊仓库到苹果、星巴克和塔吉特门店都是如此。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间,提交给全美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的寻求工会代表的请愿书比上年同期增加了57%,这是进行工会选举的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目前还不清楚正在进行中的工会运动是否会取得成功,也不清楚这一运动将对美国整体工会成员产生多大影响。美国私营部门工人中的工会成员比例已降至仅略高于6%的水平,但专家和工会组织者说,成功的工会运动——尤其是在像星巴克和亚马逊这样的大雇主——将会激发更多的工会运动。 


公众越来越支持成立新的劳工组织,这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出现重大转变的可能性。根据2021年8月的盖洛普民意调查,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支持工会,这一比例在短短五年内上升了12个百分点,达到196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人对工会的支持率达到1965年以来最高水平


美国最大的劳工联盟——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主席利兹·舒勒(Liz Shuler)说:“所有这些创造了一个让劳动者觉得更有权力、觉得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环境,所以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时刻,劳动者赢得的权益越多,劳工运动的数量就越多。” 


二、人口老龄化、移民数量减少,劳动力市场吃紧已成新常态


虽然成立工会仍然是确保劳动者获得更好的福利和更高的薪资最可靠的途径,但劳动力市场供应紧张本身也给劳动者带来了更大的权力,至少在劳动力市场供应持续紧张期间是这样。 


此外,美国不断变化的趋势和人口结构表明,即使未来几年工会数量没有显著增多,雇主也依然可能不得不想方设法来吸引人才。


目前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仍然很低,原因之一是想从事传统工作的人越来越少。截至4月,只有62.2%的劳动年龄人口在工作,低于疫情暴发前2020年2月的63.4%。


在雇主通过提高薪资吸引员工之际,平均时薪一直在以高于趋势水平的速度增长


经济学家预计未来这一比列会上升,但这需要时间。ITAM Business、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今年年初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由于劳动者对疫情的担忧挥之不去,整体劳动力参与率被拉低了约2.5个百分点。此外,2021年至2022年间美国的疫苗接种和许多限制措施被取消也未能减弱人们对疫情的担忧,研究人员预计这一因素给劳动力参与率提升带来的阻力将持续多年。 


与此同时,技术平台和零工工作的增长意味着,美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根据自己的条件找到工作,无论是去优步当司机,还是在Etsy上开设手工艺品商店。 


Upjohn Institute for Employment Research副总裁苏珊·豪斯曼(Susan Houseman)称,相关平台的空间仍然很小,但增长迅速,技术也在不断改进。她说:“这会让人们在平台上找到工作提供越多越多的便利。”


此外,美国人口正在老龄化,每天大约有1万名婴儿潮一代达到退休年龄,出生率也在下降。疫情让一部分人选择提前退休,因为他们投资组合的价值在疫情期间大幅增长。与此同时,疫情也造成了过多的死亡病例。


明尼苏达大学劳动经济学家艾伦·索杰纳(Aaron Sojourner)称,一些退休人员已经或将要重返工作岗位,但很多人不打算这么做。根据索杰纳对美国劳工部数据的分析,自疫情开始以来,不想重返工作岗位的人数增加了约170万人,其中90%是55岁以上的人。 


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净移民人数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这一趋势因疫情变得更加显著。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至2021年期间,进入美国的净移民人数从2015年至2016年期间的略多于100万人下降到了24.7万人。 


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20年至2021年期间人口增长率仅为0.1%,这是美国建国以来的最低增长率。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Burning Glass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盖德·莱瓦农(Gad Levanon)说:“劳动力市场吃紧已经成了新常态,至少在当前十年剩余时间里是这样。”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疫情逐渐消退、签证积压问题缓解以及国际旅行限制取消,预计移民人数会上升。此外,如果政府愿意提供支持,可以通过调整或实施一些政策来吸引更多劳动力,比如说,美国商会一直在游说华盛顿将合法移民的签证数量增加一倍,以帮助企业解决员工短缺的问题。 


但考虑到华盛顿的政治僵局,以及移民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分歧较大的政治问题,目前还很难说这是否能成为一个解决方案。此外,美国移民委员会(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研究主任安德鲁·林(Andrew Lim)说:“疫情暴发前的人口结构变化趋势仍适用于目前,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


就目前而言,不管是创纪录的辞职人数还是全面上涨的薪资,劳动者新获得的力量正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许多雇主正在采用成本高昂的方式来招聘员工,ZipRecruiter最近一项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一的新入职人员称自己获得了签约奖金(这是一项曾经只给4%的员工保留的福利),超过四成的人获得了更大的工作时间灵活度,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说他们是被雇主主动招募的。


经济学家称,雇主的这些措施带来的结果就是劳动力成本整体上升,雇主应做好长期内把更大比例的收入分配给员工的准备,因为这些劳动者将继续施展过去几年获得的权力。虽然企业会寻找降低成本的替代方案,但在以工人为主导的劳动力市场中,许多企业会发现,如果想继续营业,除了提供诱人的薪资和福利外,它们可能没有其他选择。 


凯瑟琳·拉兹(Katherine Raz)是华盛顿州塔科马市一家花店的老板,对她来说,一切从2021年初开始发生变化,她两年前开店时聘请的小团队中的成员“一个接一个地辞职”,他们辞职的理由多种多样,但都很常见:希望获得更高的薪资,或者觉得自己工作太累了,希望工作时间更灵活。 


花店老板凯瑟琳·拉兹现在把收入的30%用于员工薪资,高于疫情前的21%左右。


由于员工流动率高,拉兹开始想办法在留住现有员工的同时招聘新员工,为他们提供加薪和更多带薪休假,员工薪资占花店收入的比重从疫情前的约21%上升到了30%,她还在考虑为员工提供健康保险和401(k)退休计划,同时尽可能多地削减运营成本,比如说不再租赁办公室、不再雇用专职清洁工、暂时停发自己的工资等。


拉兹说:“由于员工流动率高达100%,我们一直在不停地培训新员工,对花店来说,在这里工作的人和他们所掌握的技能是最重要的资产,所以我希望能尽量留住他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 (ID:barronschina),作者:梅根·卡塞拉,编辑:郭力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