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3 21:20
当我发现自己有近百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父亲,对每个人的一生都具有无可替代的意义——至少是生物学上的。而一个男人,决定成为父亲时,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在这个故事里,决定成为某个人的父亲,却成了那位妇产科医生通过工作获得的“福利”。很多人的命运,却因此改变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Figure (ID:FigureVideo),作者:许静,编辑:鲜于,校对:张帅,出品:Figure纪录片,原文标题:《我们的生物学父亲,是一个恶魔?》,题图来自:《我们的父亲(Our Father)》


该如何定义“强奸”行为?


一个男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通过其它手段将精液注射入一个女人体内,算不算强奸?


不算,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条文,法无禁止。


该如何定义“渎职”行为?


一位医生,以匿名者的名义捐精,实际上却用自己的精子替代,这算不算渎职?


不算,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条文,法无禁止。


《我们的父亲》海报


奈飞5月最新上线的纪录片《我们的父亲(Our Father)》,将一个震惊全美的医学丑闻进行了原景重现。


美国印第安纳州享誉盛名的妇科医生——辅助生殖方面的权威——今年已经83岁的唐纳德·克莱恩(Donald Cline),被爆从1974年至1987年期间,用自己的精液为前来就诊的女性完成人工授精,通过这种方式生下了数十名“后代”。而对他无比信任、前来求助的那些夫妻,几十年来一直认为接受的是匿名捐精,或者是丈夫本人的精子。


这个骇人听闻的真相被掩盖了几十年。


纪录片中出现的每一位受害者:妻子、丈夫、孩子、同事,都饱受困扰、深陷痛苦之中,除了唐纳德医生本人——直至被法庭宣判有罪,他依然坚持自己并没有错:“如果没有上帝的许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法庭上,漠然的唐纳德医生和愤怒的“子女”,图片来自剧照,下同


纪录片借受害者和事件相关者之口,不停地追问:唐纳德医生的动机和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也是人们心中最大的疑问。但豆瓣网友“水包酱”的评论似乎一针见血:


这个借着职业之便犯下大罪的医生,看似只是“繁殖癌”里的极端个例,但如果给那些天天念叨着要“传宗接代”的男的人人一根针管,告诉他们:这之后生下来的孩子个个会流着你的血,但不用你花一分钱——会毫不犹豫地把自认为“优质人类基因”注射进上百个子宫的怕是大有人在。


或许这才是故事真正恐怖之处。


手足


《我们的父亲》无愧奈飞出品,题材惊悚,手法大胆。故事的展开,借鉴了经典类型片的开场方式,通过No.1——即第一个发现唐纳德医生罪行的“人工授精”子女——雅各芭·巴拉德的独白来完成。


雅各芭是一个金发蓝眼的白人女孩,而父母都是深褐色头发瞳色。这让她很早就向父母追问自己的身世,并得到答复:由于父亲患有不孕症,母亲接受匿名捐精者的精子完成人工受孕,生下了自己。


雅各芭在纪录片中的形象刻意模仿悬疑片


这个解释打消了雅各芭的疑虑,也说明了她为何是家中的独生女。但雅各芭一直希望自己和其他同学一样,拥有兄弟姐妹。从现实角度来说,她有几个同父异母的“手足”,是完全有可能的。自然,出于人的天性,雅各芭也很想认识一下自己的那位“生物学”父亲。


当十几岁的雅各芭向母亲的妇科医生,也是帮母亲完成人工授精过程的唐纳德医生询问匿名捐精者的信息时,唐纳德医生非常专业且肯定地答复她:捐精者通常是医学院的学生,但他们的身份严格保密,事后相关病例已被销毁,不可能获得任何关于捐精者的信息。


唐纳德医生诊所的同事还透露了一条职业规则:医生不会允许一位捐精者给三个以上的女性捐献精子,以避免出现人伦问题。


雅各芭只好放弃了继续追查的打算,继续自己平静的金发小妞生活。直到2014年,一则在全美铺天盖地投放的23andMe广告,引起了雅各芭的兴趣。


彼时,DNA鉴定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并且投入商用。23andMe是一家提供居家自测基因服务的公司,鉴定结果通过公司网站就可以获取。除了运用于罪案调查,不少人还热忠于用基因寻找自己在世界各地的远房亲戚,勾勒“族谱”“家族树”。因此,每逢圣诞节、母亲节和父亲节,23andMe的居家基因测试就成为非常受欢迎的“礼物”。


但对那些被收养或通过匿名捐精出生的孩子来说,更为迫切和现实的需求则是找到自己但生物学父母。雅各芭正是其中一员。


检测结果出人意料。雅各芭找到了七位与自己有相同父系基因的“手足”,且他们的母亲都曾经接受过人工授精,而主治医师也是同一个人:唐纳德·克莱恩。


兄弟姐妹们聚在一起研究如何挖掘真相


雅各芭很快察觉事情有些不对:为什么明明一名捐精者不能为超过三位女性提供精子,但唐纳德医生为什么频繁使用了同一个人的精子?更重要的是,那个捐精者是谁?


寻获手足的喜悦随即变成一场噩梦。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不会有除了唐纳德医生本人之外的捐精者,参与如此频繁且旷日持久的捐精行为。


带着一丝幻想,他们联系了唐纳德医生。当时已经退休的唐纳德很快否认了自己是捐精者,但他拒绝做DNA鉴定。


无奈之下,雅各芭一众人给唐纳德医生的多位子侄发出邮件,希望他们能配合完成DNA鉴定,以便间接证实唐纳德医生是不是那个捐精者。


事情比想象的顺利。唐纳德医生的儿子很快联系了雅各芭,称自己已经与父亲谈过,父亲承认自己曾经为一些女性的人工授精手术提供精子,“次数很少,不会超过十次。”


名医


2017年,唐纳德医生同意与其中六位“子女”见面,但这次见面令人毛骨悚然。唐纳德带着一把手枪——或许是出于自卫。但令雅各芭与其他人无法接受的是,唐纳德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作出解释或道歉,而是要求他们不要继续公开这件事。


他指责这些有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年轻人破坏了自己的婚姻,因为他的妻子认为他的行为属于通奸。


在这个操作台上,唐纳德医生为数百位女性做过人工授精手术


与此同时,雅各芭和其他人通过23andMe和Ancestry.com发掘出近30个相匹配的基因。这就意味着,由唐纳德医生精子诞生的孩子远远不止他承诺的那个数字。


雅各芭等人随即向州检察院提出检举,要求彻查唐纳德的违法行径。但州检察院只是例行公事地致函求证:唐纳德医生是否使用了本人的精液为多位求诊者实施人工授精。在得到唐纳德医生的否认后,把它作为结论通知雅各芭,然后就对这个案子不闻不问了。


唐纳德医生的底气和州检察院的袒护,或许与医生本人的社会地位有着直接联系。数年之后,当唐纳德医生的案件最终开庭审理时,雅各芭等人惊讶地发现在为唐纳德医生写求情信的名单中,当时的县检察长赫然在列!


唐纳德医生如此受人敬重,一方面因为其医术高明,是印第安纳州数一数二的妇产科医生,帮助很多家庭实现了孕育后代的梦想。


不仅如此,唐纳德医生也是推动印第安纳州生殖辅助科技发展的关键人物,他的学生遍布当地各大医院,成为相关学科的中流砥柱。


唐纳德医生是当地社区的宗教领袖


在私人生活方面,唐纳德热心公益,德高望重,是社区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被当地的教徒推荐为长老(拥有教会的职权,但无需全职传教)


这样一位看起来毫无瑕疵的“上帝的子民”,自然受到很多人的敬重和庇护。作为众多“手足”中最坚定的一员,雅各芭发现维权道路困难重重。她联系了州检察长、美国司法部长和多家媒体,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她本人还曾遭到唐纳德的当面威胁。


走投无路但誓言绝不放弃的雅各芭,于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曙光,那就是求助于当地电视台Fox59频道一名颇有名望的新闻女主播安吉拉·贾诺特。骇人的事实和充分的证据令安吉拉感到震惊,更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在她之前,法律和媒体都不肯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伸出援手。


披露真相的关键人物:新闻女主播安吉拉·贾诺特


安吉拉决心亲自调查这一事件,并制作系列节目在电视台播出。至此,唐纳德医生的行为终于败露。


随着节目的播出,越来越多有过相同经历——接受过唐纳德医生的人工授精治疗——的母亲和孩子们感到后怕,他们选择接受基因检测,然后主动或被动的与雅各芭建立了联系。此时,“唐纳德后代”的人数已经升至40余人。


法律


唐纳德医生的行为让受害者感到无比愤怒和屈辱。当年迈的母亲得知,唐纳德医生是在手术进行过程中,于隔壁的房间内完成手淫,然后带着“新鲜出炉”的精液,注射到自己体内,那种感觉与遭遇身体的性侵毫无差别。


通过生殖辅助得到的孩子,曾经被视为上天赐予的礼物,现在却成为恶魔留下的烙印。


曾接受唐纳德医生15次人工授精治疗的受害者


唐纳德医生的恶行引发了全美的关注,印第安纳州州检察院也无法坐视不理。检察官蒂姆·德兰尼开始介入案件调查,但最初,他带给这些想讨回公道的年轻人带来的,都是些坏消息。


“针对(唐纳德)这种行为,没有合适的罪名。”“这是否算强奸?不,它不符合联邦法律对强奸的定义。”“她们自愿接受匿名捐精者的精子,所以无法对唐纳德的捐精行为定罪。”


但事实证明,蒂姆是真心想帮这些人的。他和安吉拉一起从州检察院对唐纳德医生最初的调查中找到了突破口——大家应该还记得,在那些近乎走过场的“调查”中,唐纳德医生以信函的方式明确向州检察院否认了曾使用自己的精液,为就诊的女性进行人工授精。


这是非常容易被证实的谎言。而一旦证明唐纳德撒谎,那他就犯下了欺诈、使用虚假文件和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行——故意欺瞒司法机构,那可是重罪。


有了合理的怀疑和指控,州检察院很快获准对唐纳德进行DNA鉴定。结果可想而知,他被证实是已经发现的60余人的生物学父亲。


由一件件恶行而诞生的天使般的孩童


唐纳德终于作为被告踏入法庭,被指控六项重罪,但其中不包括雅各芭等人期望的强奸、渎职等罪行。


在法庭上,唐纳德辩解称之所以频繁给病人使用自己的精子,是因为他发现冷冻的捐献精子效果不佳,而一小时内进行的人工授精能使样本的存活率最大化。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的求情信如雪片般飞来,连审理此案的法官都倾向于同情这位年逾八旬、德高望重的医生。但唐纳德和他的律师非常清楚,随着审讯的深入,更多不利于他们的证据将浮出水面。因此唐纳德选择认下六项指控中的三项,以换取较轻的处罚。


最终,唐纳德只被指控妨碍司法公正、在提供服务时使用虚假广告和“不道德行为”三项罪名成立。他被吊销了行医执照,罚款500美元,缓刑一年。


伦理


唐纳德医生犯下如此严重且数量众多的罪行,却连一天牢都不用做。这样的轻判看似不可思议,但发生在印第安纳州又似乎顺理成章。


印第安纳州在美国被称为“保守之州”,是美国宗教保守倾向最严重的州之一。由此,这位假宗教之名的虔诚教徒,即使被判有罪后,仍然得到当地不少人的支持,但受害者的痛苦却被忽略了。


与其他手足一样,得知真相的NO.48杰森·凯悦感到绝望、愤怒,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发展你的事业?是为了成为权威?是为了制造生命?是与性有关吗?我不知道,我认为他在隐藏某些更邪恶的东西。”


NO.48杰森·凯悦


随着调查的深入,女主播安吉拉发现唐纳德医生曾向“箭袋”组织捐款——这个神秘的组织出现在这一事件中,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细思极恐。


箭袋是一个极端宗教组织,其病态扭曲的宗旨就是“多生孩子”。对他们来说,女人只是繁衍工具,孩子才是目的。


孩子像箭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便成为了上帝的使者。组织会教育这些孩子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竞选公职,谋求政治地位。而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把《圣经》变成国家民法。


除了捐款,另一个把唐纳德医生和“箭袋”联系在一起的证据是,唐纳德最喜欢的经文“我使你在母腹中成型之前,我已经认识你(Before I formed you in your mother's womb ,I knew you)”正是“箭袋”的基本教义之一。


唐纳德屡次引用这句经文,试图说服他的“子女”们:自己的行为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但在那些无辜的孩子看来,“很明显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对我们做什么。”


唐纳德医生把撰写这句经文的装饰品放在自己的手术室


相对于接受“匿名捐精者”精子而出生的孩子来说,那些一直相信孩子是使用父亲精子完成人工授精的家庭来说,这个打击是致命的。谁能想到,唐纳德医生会把原本应该作为孩子父亲的精液扔到一边,偷换成自己的精液?


No.61艾莉森·丽伊法伯绝不相信自己是唐纳德医生的女儿,即使在23andMe做过基因鉴定之后。因为她的父母告诉她,她是由父母双方本人的精子和卵子完成的人工授精。作为母亲多年的妇产科医生,唐纳德与这一家人关系非常亲密,艾莉森是由他亲自接生来到这个世界的。在童年时期,唐纳德还经常来拜访这家人,陪年幼的艾莉森玩耍。


唐纳德抱着自己的第61号孩子


一夜之间,医生变成了父亲,而对她宠爱有加几十年的父亲却成为了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唐纳德医生造成的如此荒谬而残酷的人伦悲剧远远不止这一件,被他亲手破坏的家庭,丈夫、妻子、孩子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复从前。


除此之外,还有更严重的人伦危机在等待这些人。唐纳德的大部分“后代”都生活在方圆几十公里之内,有些人甚至住在相邻的街区,生活轨迹非常接近,也有不少交集。他们担心随着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到了可以约会的年纪,他们互相倾心的对象,也许拥有同一位祖父/外族。


唐纳德医生为患者实施人工授精的过程


更为致命的是,从来没有通过捐精身份审核的唐纳德医生,很可能并不具备捐精的资格:他有风湿和胃肠消化系统病症,他的基因缺陷将遗传给自己的子女。尽管有数位“后代”力陈自己的先天性遗传病症,但唐纳德面对镜头,仍然大言不惭:“据我所知,用我的样本做的所有的人工授精——我要再说一次啊,次数是很少的——都生出了健康的孩子。”


可悲的是,唐纳德并不是唯一借助职务之便作恶的人。经DNA鉴定技术,全美另有44名医生被发现使用自己的精子,为不孕者受精。


2018年,这些受害的母亲和子女成功促使印第安纳州通过一个法案——生殖欺诈法案,将医生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精子/卵子治疗不孕不育定为非法行为。德克萨斯州和加州也通过了这一法案,但截至目前还有没有相关的联邦法律。


科技为造福人类而生,但在某个阶段却会反噬人类,或者是尚未成熟阶段,或者是过于成熟阶段。但我们都很清楚,真正伤害人类的从来不是科技本身,而是那些掌握科技的人。


唐纳德医生,和其他擅自使用本人精子的医生们,作为世界上最先掌握人工授精技术的科技先驱,他们可不可以只完成帮助病患的救助职责,而克制住自己不去作恶?


完全可以,而且本该如此。


截至纪录片制作完成,当地已有94人被证实是唐纳德医生的“后代”。这个数字,或许还会增加。


No.61,那位唐纳德医生毁掉了整个家庭的艾莉森说:“虽然我有他的一半基因,但他不是我的父亲,永远也不会是。”


唐纳德医生的“后代”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Figure (ID:FigureVideo),作者:许静,编辑:鲜于,校对:张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