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6 00:30
保险调查员的良心战争

“来保险公司闹的就3种人:有吼天吼地、打砸抢烧的;有通过律师找漏洞的;还有静默打持久战的。你这个月见全了,值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 (ID:thelivings),作者:金十安,编辑:罗诗如,题图来自《受益人》剧照


1


入职某500强保险公司的第3年,学金融的我被调岗到了理赔部,一时之间很不习惯——在这里,隔着电脑屏幕会看到大量的检查报告、清晰入微的彩超影像、裸露的断指残肢、还有血肉模糊的事故现场……因为所涉知识甚杂,且与我原专业无关,理赔部经理就让我先去市公司的客服中心学习。


在省公司,员工们日常交流讲普通话,但到了市公司,粤语才是主流。市公司的资深调查员老陈人高马大,嗓音洪亮,我去了以后,整个客服中心都能听到他冲我喊:“靓女!”“傻咩?”“醒目滴啦!”而我最先学会的粤语是“唔好意思”。


老陈其实不老。他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公司,大概是领导看他长得壮实、能跑耐折腾,就把他定岗到“调查”。在保险公司内,调查员并不是一个被羡慕的岗位,因为除了日常跑腿,有时还会被不讲理的客户打骂。


老陈也是边干边学,才什么都“懂了一点”。比如常常要看病历资料,医学就懂了一点;涉及纠纷协议,法律、合同就懂了一点;总是接触客户,慢慢地就学到了沟通技巧……干了5年后,老陈在这流动性极强的岗位就算得上老资历了。


我到客服中心看了几天赔案,就开始跟着老陈跑东跑西。一日,我拿着整理好的“拟调查清单”待在门口等老陈取车,听见大厅柜面正在喧哗。一个面目白净的女人牵着小女孩,嘴皮快速地飞动着,大堂经理和两个柜员正围着她劝说。双方都刻意压低嗓门,听不太清说什么。


为了维持大堂秩序,也给投诉的客人减减压,柜员就按惯例上前扶住女人的胳膊肘,试图将她请到VIP室去谈。谁知这种肢体触碰却激怒了女人,她甩开手臂,手掌差点挥到柜员脸上。


“哎?!”柜员条件反射性地高声一呼。随后,双方的嗓门瞬间变大,七八只手臂开始在空中错乱地挥舞。大堂等候区的人也开始三三两两地围拢过去。


这时,“嘟嘟”的喇叭声响起,老陈从车窗中探出毛茸茸的头,“呼哧呼哧”地抽动着鼻翼,大声嚷着:“走啦走啦!”


上车后,老陈嗤笑道:“有什么好看?你就是见少了,还有拉横幅、吹喇叭、丧葬一条龙的。你知道后门在哪里吗?”


我说不知道,他板着脸说:“你得知道,万一堵上大门,就来不及了。”说完,仰头大笑两声。


没过多久,我俩就到了A大附属医院的住院部。


这次来是因为患了甲状腺癌的刘女士申请了重疾保险金,由于甲状腺癌术后住院时间很短,有的不到一周,报案后我们就优先安排见面。


找到对应的床号,老陈冲我微微点头暗示,然后朝向床头说:“您好,我们是代表保险公司前来慰问的。”


刘女士的头歪向一边,颈部插着的一根引流管清晰地暴露出来,管子里还有一点淡血。她没睁眼,可能是术后虚弱,乏力至极,让我也颇不好意思将视线停留在她的脸上。


刘女士的丈夫起身,说“等等”,接着便跑去隔壁病房搬来一张椅子,又蹲着从床底拖出箱子,拿出两盒牛奶往我们手里塞。老陈连忙摆手道谢,我反应慢点,牛奶已经握在手心了——本想放到床头柜上,可对着他诚恳的眼神、微微冒汗的额头,只好道谢。


老陈先抄录床尾栏杆上插着的住院卡,又在吊瓶旁挂着的药品清单上,用手指抵着,一点点往下移。他小声告诉我,这大多是术后消炎药和营养补充剂。


我们查看刘女士的住院病历,老陈突然定格在一沓材料的一张中,说:“这张是术前检查的穿刺病理报告,请问术后的切片病理报告呢?”


刘女士丈夫说还没出来,老陈掰着手指算了算:“今天是术后第3天,您手术刚做完就报案了,很有保险意识嘛,很好很好。”


刘女士的丈夫满脸愁苦:“我家连住院的2万押金都是借的,能不能尽快给钱?”


老陈也跟着耷拉下脸皮,为难地说:“可是,术后的切片病理报告是重要的给付依据,您得补给我们才行。”


隔壁床的家属听到,伸长脖子,帮忙搭腔:“哎,别人刀都开了,这么可怜,你们赶紧把钱给了吧。”


我脸颊立即滚烫,老陈伸长脖子说:“是,我们来就是加快处理速度的。”刘女士的丈夫瘪瘪嘴,老陈立刻微笑,语气又轻快了些:“当然,您要是没空跑,后面可以补交给业务员,或者您直接叫我也行。您要临床照顾,我们先代您办理赔申请吧。”


随后,我把理赔需要的材料整理了下,请刘女士的丈夫在理赔申请书上签字。到了楼下,老陈歪着头批评我:“你是不是觉得看人不礼貌啊?不要这么扫一眼就盯着地了,我们来就是核实出险人身份的。”


我心想老陈眼睛还挺毒,但嘴巴顶撞道:“医院也得核实啊,还能收不一样的人住院吗?”


老陈说,有,比如弟弟冒充哥哥,姐姐冒充妹妹。“你是不是又想说,‘那你也看不出来啊?’但调查就是每个细节都得尽量看,对方的态度、眼神、谈话……”老陈叉腰挺胸,继续说道,“作假没有天衣无缝的——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问题,但我可不是别人。”


见老陈如此自信,我还是就刚才的事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刘女士的穿刺病理报告已显示甲状腺乳头状癌,结合手术治疗,通融赔付并不是不行。可老陈非要术后那份病理报告才肯赔付:“术后的病理报告是细胞切片报告,最准。而且她的单还属于投保刚过180天观察期出险,我要直接说‘调查’,听着肯定比‘缺资料’更刺耳吧?”


2


老陈要去医院院长办公室谈事,就打发我到档案室提取被保险人的病历资料。与繁忙气派的门诊大楼相比,档案室所在的楼沉闷死寂,老化的管儿灯不时闪烁。我将名单和工作证递给负责档案管理的女医师,表示想要调取档案。可女医生并未理会我,见打印机卡纸,她重重地拍打机身,让我等着,便扭身出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低头翻手机,耳边传来一个极轻细的女声:“请问,这里复印档案的吧?”


我哆嗦了下,抬头一看,居然是之前在公司客服中心柜面吵闹的那个女人,她身边依然跟着那个小女孩。


那一刻,好像有股寒气突然从我裤管窜了上来,我不由起身,答道:“是,不过医生出去了。”


她点点头,坐在我旁边,垂眉敛目地和女儿低语。没一会儿,女医师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个穿深蓝制服的维修工人。女人赶紧上前说自己想要病历档案,女医师机械地要她提供患者身份证和代办人身份证。


“啊!是……我没有患者身份证。”女人吞吞吐吐。


女医师抢着说:“那就不行。”


“他已经去世了,就在你们医院。我要申请保险金,但保险公司要交材料,我没有。”女人一口气说完。


女医师的嘴角抖动了一下,脸上漾起古怪的笑意:“家属那里肯定有材料的啊。”又指指我:“巧了,这个人就是保险公司的哦!”


女人盯着我,问我是哪个保险公司的?不等我回答,她就略粗鲁地伸手去翻看桌面的调查申请表。刚才面对女医师的退缩畏惧荡然无存。她理直气壮地对我说:“正好,就是你的公司。那你查吧!”


我回答说不行,调查也是有程序的。她的脸陡然一沉,说:“故意的,不想给钱,是不是?”


我赶紧往后退了两步,但被椅子抵住。她尖利的嗓音反复说着一个名字,要我赶紧提取资料。她口里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我的脖子往后伸,左右张望,只见女医师和维修工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我们。


关键时刻,老陈庞大的身躯顶开了档案室的门,为这个冷气太足的房间带来一股热浪。僵硬的空气瞬时抖动开来,连女医师的表情都柔和了几分。


老陈对女人微笑,热络地说:“你先报案晒,电话报案有没有?方便快捷哦!”


“去过你们柜台了,但说我没有资料,就不可以办理!”


“没有资料哦,唉!”老陈夸张地叹息了一声,音调荒腔走板。一头乱发茅草样的微微颤动,眼尾耷拉下来,眼底泛起一点水光,好像某种大型犬类。我每次见到这变脸的瞬间,都觉得他很有表演天赋。


大概是在屡次碰壁后终于找到了同情者,女人心中的苦意一点点涌出,斗志也渐渐散去。这时档案室里陆续进人,为了讲话方便,我们就移到了楼梯拐角处。


女人说她叫阿媚,原是个服装厂女工,跟了有家室的服装厂老板,还生了个女孩。老板为自己买了份人身保险,受益人写的是阿媚的名字。不久前老板因急病猝死,身份证、保单原件、病历资料、死亡证明、火葬证明都在他妻子的手里攥着。


阿媚长得一般,未施粉黛,穿着也朴素,只是说话有一丝娇嗲的尾音,我实在无法把她和第三者的身份联系在一起。她喊老板的妻子“老大”,说自己是“二奶”,似乎对这种称谓习以为常。


老陈示意阿媚缓口气,拿起手机向负责理赔的人员询问情况,之后他回头说:“你先写个申请书吧,毕竟口说无凭嘛,再找找有没有遗漏的材料。比如缴费的发票呢?我们也不能乱给钱,系唔系(是不是)?”


阿媚母女道了谢,匆匆离去。我夸老陈出现得很及时,他很受用地说:“记得啵!服务,要先倾听,不要一开口就说‘不行’,可以听完了再说嘛!”大概是觉得自己说了句俏皮话,他兀自笑了,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深吸口气,吐了个圆圆的烟圈。


3


手术一周后,刘女士出院了,她的丈夫也补交了术后病理和出院小结。业务员转告我们,他们很着急,希望钱能尽快到账。


理赔部受理刘女士的案子后,果然提出了调查需求,要求我们在其手术地和居住地开展“既往史”排查。因为房价问题,刘女士在广州工作生活,但房子却买在佛山,日常跨市辗转。


通过姓名和身份证号,佛山分公司的同事找到了刘女士在佛山某中医院看诊的情况,电子病历显示,她因咽喉肿痛就医,医生开了些清热解毒的中药冲剂。


如果这是此次发病的初诊病历,后来确诊则是A大附属医院,是应该予以赔付的。但我们办理理赔申请时,收集到的A大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的档案里,有一张新农合受理的回执单。我们核查刘女士的新农合卡,没有发现甲状腺的治疗记录——准确地说,什么记录都没有,因为这是张去年年底缴费、刚过3个月的新卡——于是,在判断刘女士是否存在故意“带病投保”的天平上,逆选择的砝码又加重了。


此前,我们公司曾有一位客户故意隐瞒疾病,在3家保险公司重复投保,累计保额超百万。后来,3家保险公司发现问题,共同报案,公安部门才通过社保、各医院的医疗记录发现该客户在投保前就有相关病史。


老陈告诉我,甲状腺癌是“懒癌”,治愈率高,复发率低。这种病确实容易存在故意拖延、先投保再看诊的情况。这单保险的理赔金额是50万,我们想知道刘女士是否在其他公司重复投保。


各保险公司的系统是独立的,没有共通的名单,无法累计保额。老陈凭着自己的人脉,在微信里呼朋引伴,一一问询:“兄弟,帮我查下有没有这个人的投保记录。”或者公对公地打电话:“请问是某某公司运营部吗?有个保单存疑,想查下有没有重复投保。”


问了一圈后,发现刘女士只在本公司买了保险,于是我们决定把调查停留在公司内部,先把查找医院的范围扩大一点。


就在这时候,内控合规部的李律师进了办公室,先跟理赔部谢主管和老陈打了招呼,之后就说有个投保人的妻子带着律师过来了,在他的办公室。


老陈表示自己很忙,要出去,可李律师拦下了他:“老陈,这份保单承保时你做了生存调查,不找你找谁嘛?”说着,递过一份材料。


“哪次不是我?”老陈嘴里抱怨,接过材料翻看起来。


我凑过去看,那是一份价值百万的保单,投保人即被保险人本人,显然是位成功人士。因为保额高,投保人还提供了与其身家相符的几处房产证明和工厂产权证明。我再仔细一看——诶,受益人不正是阿媚吗?


我小声啧啧,觉得这二奶包养得也太明目张胆了。老陈说:“你只要判断事实,不要去评价有钱人世界的伦理道德。哪管她是阿媚、阿猫还是阿狗。”


几人到了小会议室,各自落座,我绕了一圈给大家添上茶水,看到一个上万元的名牌包被随意地搁在地上。我偷偷打量着包的主人——就是那个被阿媚称为“老大”的女人,感觉她也没比阿媚大多少。


“老大”请来的律师顶着发亮的发胶,镜片也熠熠生辉。他脱口便说这份保单的业务员和受益人涉嫌欺诈,他的当事人作为财产的法定继承人,认为保单并非投保人真实的意愿,主张办理退保。


我心里一惊——“老大”主张保单不实,想解除保险合同,如果真这样做了,那保费将退还给投保人的法定继承人,其中就包括投保人的父母、妻子和子女;但如果合同继续有效状态下,阿媚将以受益人身份领取身故保险金,投保人的法定继承人什么也得不到。


老陈却否定了这位律师的说法:“这份是‘高额提调件’,投保过程中我查过,大致情形我也还记得。问券笔录中,明确了受益人并非妻子身份,且孕育一女,末尾是被保险人现场签字认可了的。”


之前其他人发言时,“老大”的眼睛始终半垂着,浓密的睫毛遮住了视线,只偶尔动几下眼皮。老陈的话音刚落,她立刻抬起头,“扑哧”冷笑一声,目光逼视老陈:“意思是,如果上庭了,你还准备出面给她作证吗?”


老陈说,上法庭对个人来说是个大事件,但对公司来说就是个日常工作,“当然,要尽量避免法庭见”。他干笑两声后,看无人接话,只好渐渐矮身下去,又讨好似地朝“老大”点两下头。


“老大”的脸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她请的律师拍下了当时的调查问券,说要找专人核对是否是本人签字。两人没多做寒暄,昂首阔步地快速离开了。


事后我和老陈算账:“其实保费才10几万,比起保险金额100万,公司的支出可是少多了。”


老陈靠在办公椅上,边转圈边心不在焉地说“是”。


我又说,如果“老大”退保成功,法定继承人平分那笔钱,她拿到的也就更少了,但是阿媚拿不到钱,她这也算是出了口气。


老陈头上几根翘起的头发逆着光摆了摆,他说:“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4


不久,阿媚母女和保单业务员闻讯而来。


业务员率先推开小会议室的门,还没落座,就大声说:“我做了20多年保险,这个投保人也是我的老客户,买了好几份,为么单说这一份有问题?”


这个业务员是常见的精明利落的中年妇女模样——据说我们公司的“金牌业务员”大多是此类人,她们善于在早茶、下午茶、晚茶等各种茶桌上,在家长里短、东扯西拉中搞定保单的各个环节。


“不是我们说,是投保人妻子的主张,我们要核实。”老陈见缝插针地补充。


“秋后算账啊?!”业务员的表情在惊讶、委屈、泼辣间自动转换,过渡自然又迅速。


老陈从口袋里掏出两颗水果糖递给阿媚的女儿,小女孩说谢谢,接过去并不吃,捏在手里玩。阿媚焦虑地翻看公司留存的保单资料,时而抽下鼻子,用纸巾擦拭下,把鼻头揉得通红。女孩也扒拉这几页纸,包括那张印着她父亲模糊面孔的身份证复印件,她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声说“好丑”。


相比“老大”的冷淡反应,阿媚倒是对死去的人显得更加情真意切。她递来一份手写申请,字体幼稚,但排列工整,把之前跟我们说的情况又落在了纸上,文末还郑重地写上:“感谢某某保险公司保护我们二奶的权利!”


老陈举起申请挡住脸,冲我点着文末这句话,笑得露出一口黄牙。我表情严肃,假装视而不见,继续听她述说。阿媚理了理鬓角,用浮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我们说:“‘老大’面上唔得说,但是呢,人死了,葬礼都瞒着,还跑来偷偷退保。钱是老板给我留的,他生前说好了的。”


老陈扯过保险合同,指着合同末尾的“投保人授权”说,只要签下了合同,保险公司就有了调查权,“我们调查(员)就是专业的找证据的人”。


老陈斩钉截铁地说完,好像浑身都附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圈。阿媚心悦诚服地看着他,终于挤出了点笑模样。


根据《保险法》规定,从理赔申请开始,保险公司在30天内一定要给出结论。但找证据,30天的时间也不一定够。


那边,刘女士的案子陷入了僵局——距离她报案之日起,我们只剩下1周多的时间来调查。佛山分公司的同事去了刘女士居住地附近的民营医院和私人诊所,但很多民营机构拒绝保险公司的介入,或者档案室内没有保存门诊病历,也没有电子系统承载信息。即使把网撒开,网格铺密,我们也只能看着水面浑浊,捞不上东西。  


老陈丧气地感叹,“调查是专业找证据的人”这句话是对外吹吹水,相比调查权限很大的国外保险公司,“这里麻麻哋啦(粤语,一般般,不怎么样),一不小心就过界了”。


正说着,楼下柜面的同事突然打来电话,说有人正在砸场,要我们赶紧下去帮忙——起初,保险公司的柜面和银行一样,中间拦有防弹玻璃。后来为打造“零距离”的客户体验,就把防弹玻璃全拆掉了。


我们跑下去一看,闹事的人正是刘女士的丈夫。他十分彪悍,不仅围着柜台疯疯癫癫地跑圈,把正在办理业务的客户都撵跑了,还嚷着:“不要相信XX保险,都是骗子!”随后,他又跳到柜台上,高高举起灭火器,衣服下摆从裤腰中拽了上去,白花花的肚子露了出来。


警察还没来,柜台里的柜员躲闪着,老陈和2个壮小伙连同1个保安,形成合围的态势。刘女士的丈夫的手摇晃着,做出要投掷灭火器的姿态。老陈左躲右闪,不知从哪里摸到一把黑伞,打开,像防爆盾牌。


可能是认出了老陈,也可能老陈的架势夸张,刘女士的丈夫突然大叱一声,猛地把灭火器冲老陈扔过去。灭火器撞上了伞布边缘,伞骨抖了抖,一边瞬间弯下去。老陈被震脱了力,伞掉在地上,灭火器砸到他的腿,他直接跪在了地上。


其他几人趁机冲上前,扯住闹事者的腿,把他从柜台上强拉下来。落地后,刘女士的丈夫双手被拽着,还试图往老陈的方向冲,拿脚踢他,骂骂咧咧的话里夹杂着几个“死”字,“问候”了老陈的全家。


警察终于赶来了,先教育了刘女士的丈夫,说再闹就关他几天。之后又教育我们:“赶紧处理,人家急着用钱,能多快?这周内行不行?”


“行。”老陈瘸着腿跑过去说。


5


刘女士丈夫上门这一闹,竟让老陈灵光乍现,打算查下他。


我们来到医保局,用他的姓名和身份证号查出了不少购药和看诊报销的记录。老陈直接把时间锁定到了投保前的半年,发现他购买过左甲状腺素钠片和杞菊地黄丸——前者是用于抑制甲状腺细胞增生的,后者是中药,通常是用于“散结”的。


看到这里,躬着身的老陈兴奋地站直,跺了跺腿,说:“对啊对啊,我早该想到!刘XX这种没医保卡的,可能就是全家共用一张卡买药,这样的家庭也不少啊!”


但这些买药记录,仍不是拒赔的确凿证据。随后,我们锁定了3条门诊付款记录,但看不出事由,希望能提取到明细清单。医保局的工作人员说,后台明细需要从系统维护那边提取,而且先要经过领导审批。


领导不在办公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留给我们的时间只剩最后1天了,老陈发了狠,说一定要在这1天之内把医保报销里的对应的门诊病历都提取出来。


隔天,我们准备开车前往佛山调查,一下楼就在大厅撞到了阿媚母女,老陈笑着打招呼:“哇,你是在我们这边上班么?”


阿媚随和地笑了,说话直白:“来问下进度,我也没啥事,就是缺钱。”


“超额案件,程序多一点点。”老陈拉着我赶紧离开。


随后,他对我总结道:“来保险公司闹的就3种人:有吼天吼地、打砸抢烧的;有通过律师找漏洞的;还有静默打持久战的。你这个月见全了,值了。”


到达佛山时已接近中午,我们只剩下半天时间了,老陈还绕圈去接佛山分公司调查岗的同事。同事一上车就猛拍老陈的背部,说:“晒气啦你(劳而无功),早说查她先生啊,最后个半天要跑3家医院。”


到了第一家医院,佛山同事满口“靓妹”地招呼一番后,医务科的一个熟人居然起身让出电脑,让他自己查。结果我们只查到刘女士丈夫日常的感冒发热问诊,与甲状腺无关。


出来时已是下午3点了,还有2家医院要跑,一近一远。老陈看看时间,说先去远的这家,金额大——果然,就是在这家医院,我们找到了刘女士丈夫的就诊情况,医生下了“甲状腺结节”的诊断,还让“他”做了彩超影像,和刘女士在A大附属医院确诊的彩超对比,结节部位和形态上均存在相似之处。


为了拿到一笔保险赔偿金,刘女士选择拖延治疗,在这半年中,她本人承受了巨大的风险,结节从0.8CM长到了1.1CM。老陈感慨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反过来说也行啊。”


最后理赔部门根据调查结果,以“带病恶意投保”为由拒付刘女士保险赔偿金,并下发了拒付通知书。


6


再回到阿媚的案子。


我们调阅了A大附属医院病历材料。资料显示,那位老板被人发现时已意识不清,无呼吸,被褥也被尿液浸湿了,初步判断疑因心血管病身故。如果要知道确切的死因,需要进行尸检,家属拒绝了,也实属正常。我和老陈又排查了本地几家医院和体检机构,都没发现老板在投保前有隐瞒病史的情况。


合同要求的理赔材料一应俱全,按照保险合同约定,阿媚以保单受益人的身份如愿领到了100万身故保险金。听理赔部的谢主管说,“老大”又带着律师来了一次,综合考虑后认可了原先主张的“投保不实”的证据不足。“老大”还说:“闹大了也不好,老板生前是个体面人,我也是。”


这下,我对老陈更加心悦诚服,还是他前期调查工作做得好,才经受住了这种考验。


老陈却说:“调查,你以为自己在做专业,可别人只当你是跑腿的。归根到底还是青春饭吧,我也吃不了几年了。”


我尴尬的脸红了,老陈却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问谢主管:阿媚和“老大”撞上了吗?


谢主管说,本想带“老大”他们从后门走的,但客服大厅刚装修过,现代时尚,那位李律师硬要嘚瑟地从前门出。结果明晃晃的大厅让所有人无处遁形,李律师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迟了,他往中间跨了一步,身体斜插,试图挡住2个女人目光交接擦出的火光。


见到阿媚,“老大”始料未及,怔住,但没有出声。众人也没有从她脸上捕捉到不甘、愤怒等表情。阿媚只往前移了小半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小女孩的手紧紧地拽住了她的衣角。


阿媚低下头去,将手覆盖在小女孩手上,母女的手又套在一起。


我收到回省公司的通知很突然,而且很仓促,第二天就得回去报到了。当天我写了篇实习报告,很零碎,想让老陈提点意见。老陈说:“不看,你又不用到处跑了,办公室的工作肯定轻松。”


我有种挥别战友和老师的伤感,说改天请他吃饭。老陈目光悠远地答道:“好啊,有这份心意就好。”


可回到省公司理赔部后,我发现并不用太感伤,其实经常能见着老陈。公司的调查员也就小猫三两只,是直接由理赔部管的,老陈经常过来送文件、送人。他一来就皱着眉头,四处溜达一圈,再嚎两嗓子:“兄弟我不容易啊。油费自己贴,停车费、餐费都得先垫,财务还抠抠搜搜、磨磨唧唧,我的信用卡也不够使了啊。”或者说:“广州太大了,路上都得就几个小时,任务又重,每天加班加点地干,你们定考核指标的时候多想想啊!”


我从没想过老陈对上面这么能诉苦。见面三分情,何况老陈的脸带着喜庆,大家都笑嘻嘻地看着他,耐心地听他讲完。他也不胆怯,来了就顺走一点省公司部门经理的烟、内部经费购买的加班小饼干、水果。


7


一日,老陈来理赔部的时候,额头上粘了好大一块纱布,我赶紧问他怎么了。他递给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就站在办公室中间的空档说开了。


不久前,他发现有个棉纺厂老板投保的“团单”,出险率特别高,其中意外医疗责任赔付的金额已经是保费的数倍有余。最近该老板又有1个申请,说自家厂里有个20多岁的女工试图清理机器上的棉纱时,右手中指和食指被轧断了。


老陈和另一个同事跑去工厂查勘,提出要见出险人,但老板不在,办公室职员说那个女孩已经离职,可能回老家了,保险金委托老板代领。


说完,职员就想把他们赶快请走。这让老陈觉得此事蹊跷——距离出险时间就1周,中间还有治疗时间,这受伤的女孩“跑”得也太快了。根据过去的查勘经历,工厂车间比较敏感,一般是不让外人进的,保险公司又没有强制搜查的权力,他只能另想办法。


老陈在工厂办公室里散了几根烟,哭诉自己跑一趟不容易,又没钱,想在工厂食堂蹭个饭再走。那职员就同意了。


结果,老陈他们在食堂排队打饭的队伍中发现了那个受伤的女孩,她的手指上还缠绕着白色的绷带。老陈端着餐盘跑过去,一聊就发现出险时间、出险经过都对的上,但姓名不同。我们推测,这可能是工厂老板在投保时为了少交保费,故意少报人员名单,出险后又用已投保的人员姓名代替。


老陈刚拍了张照片,保安就跑过来,气势汹汹地推搡老陈,一直把他们推出大门口。所幸,他拍照的时候手机在臂弯里,保安没看见。


“你是被推倒磕到头了吗?”我们赶紧安慰老陈,理赔经理还主动递给他一包烟。


“啊?这是我去档案室拿档案,被铁架子磕到的,缝了3针呢。”老陈狡黠一笑。


不久,老陈在广州买房了。大家热议,说那房子的地址太不好了,在黄花岗——据说,广州带“岗”字的地方都与坟场有关,而且那个楼盘所在地之前是个殡仪馆,现在站在阳台上还能看到墓碑呢,这也太不讲究了。


老陈说:“怕乜啊?升棺发财,有棺才有财。搞调查,阴气重的地方去的还少吗?”


又过了没多久,老陈就要辞职了。大家分析,他是为了出去多挣点钱还房贷。


老陈说:“调查这活儿,没良心的人干不成,但太有良心的,比如我,也干不长。”


大家看他嬉皮笑脸,便说他说话真假参半。但我想,也许他句句都是出自真心。


我突然想起那一天,老陈来到我的工位旁,晃了一下他的手机屏幕。我拿过来一看,手机壁纸照片居然是阿媚写的那句话:“感谢某某保险公司保护我们二奶的权利。”


我很惊讶他居然拍下来了,老陈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屏幕,说:“开始讲好鬼搞笑,后来想,还没什么人跟我话多谢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 (ID:thelivings),作者:金十安,编辑:罗诗如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