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6 09:22
三线小城,如何低成本搭建直播团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太火梁一(ID:taihuo-iris),作者:红兔梁老板,原文标题:《抖音直播:逃离广深杭》,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是如何在苏北的小城市从0到1搭建直播团队的?希望我们的实践,对所有想要探索在非一线城市低成本搭建直播团队的创业者有帮助。


先说情况:今年4月下旬,我跟我的合伙人,还有一个同事(既是主播也是核心管理层)离开上海,到达客户所在的城市接受“7+7”隔离管控,管控结束以后于5月中旬回到我的家乡——一个苏北的大城市(确实不小)开始了我们重建团队和直播间的过程。


目前历时10天左右,直播场地已经简单翻新完毕,直播设备和办公室装备已经到位,最近正式投入使用。


在直播间翻新期间,我们在临时的直播场地面试了约70个左右的求职者,最后筛选出12个适合的人才,包括主播、助理和场控,经过严格的培训,已经能拉满2个品牌直播间了。


因为我们只有三个人,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筛选应聘者和约面,她们俩的主要任务是保证每天的正常直播和在直播的过程中带人。


截止到目前的阶段性结果,是我们经过严格的筛选和培训,新人已经可以拉满2个品牌直播间了,并且数据还不错。


目测再过10天的时间,我们苏北分部应该能有5个直播间开播。


目前因为疫情原因,我们上海团队仍保持居家直播的低温运行状态,静待解封。


现在就一一来跟大家分析一下,在三线城市新建直播间的关注点和难点。


一、最大的吸引力:成本优势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是从上海被逼到老家开公司的。


之前在上海,成本再高,也只能硬撑。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直播这件事最大的两个成本:场地和人力,在上海这样的城市是很难有优化空间的。


我之前一直觉得没有办法,我就是在上海创业啊,我在上海这么多年了啊,我爱这个城市,这里有我的客户、我的公司、我的员工,我能去哪呢?只能激励自己好好工作,努力提升公司的竞争力和服务能力。


曾经也想过把直播间放到低成本的地方,但是一想到管理问题,直接就放弃了。


这次是被倒逼着开启了一次从0到1的实验,因为根本没得选。回老家10天,亲身经历了各种成本的对比,重新对业务模式和财务规划有了新的思考。


同等条件的场地(地铁上盖,繁华商圈的CBD),成本是上海的1/3~1/4。同等条件的行业人才,综合成本是上海的1/2左右。


再回过头来看之前一些不赚钱的DP业务,瞬间又觉得可爱起来了。这应该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创业吧:钱多,事儿虽然不少,但是离家近。


别的行业我不知道,但是做直播行业,家乡值得,三线城市值得


二、人成了,事儿才成


大家最关心的点就是这个了。


为什么很多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办公室,但是搞直播却一定要在杭州搞个场地,原因就两个字:生态。


生态意味着成熟人才的密度,意味着宝贵的信息差,意味着离资源更近。也意味着在这样的地方,只要你钱给够,就能快速的找到适合的人把事情给干了。


三四线城市哪哪儿都好,这个便宜那个便宜,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生态和人才。


我们再来拆分一下,直播电商行业,究竟需要哪些人才。按照岗位一共就这几个:主播、运营、助理(场控、中控)、投放、短视频内容生产。


这里面,有些岗位是基础型岗位,有些岗位需要特殊人才。


像直播助理、小店运营这些,很明显是属于基础型岗位,在哪个城市都能招到大把的人干,培养的周期和成本也不高。


然后是主播,很多老板跟我反馈在小城市招不到好的主播,其实我不太能理解,对于大部分自建团队的品牌来说,对主播的数量要求并不高,耐心筛选总是能找到适合的。


所以其实并不是招不到主播,而是好主播不愿意跟你的团队,因为你自己很弱,指望主播让直播间起飞,但是大部分主播想的都是怎么跟着团队和平台起飞。


并且天赋型的主播在哪里都是万里挑一,跟这样的主播只能合作,而不是招聘。


最后剩下的就是平平无奇需要打磨和被我们孵化的主播了,他们有一定的基础条件,但是因为直播经验欠缺,需要专业培训和实践指导,通过制度考核,快速将他们从60分提升到90分。


大部分90分的主播,已经可以胜任绝大部分直播间的工作了。


所以这个过程中的难点就是筛选和培训


一方面需要有慧眼,能看出什么样的人有潜力,另一方面是懂直播,知道哪些是主播该承担的责任,哪些是其他岗位的责任。


总结就是:天赋主播万里挑一,亲手打磨才最适合,如果自身没有能力赋能主播,那确实应该离“生态”更近。


再说运营。


关于对运营这个岗位的预期,我合伙人一开始就说,在上海我们都很难招到“想要的”运营,就别说这里了。关于运营招募管理心得,可以看这两篇:



所以其实大部分老板想要的运营,更像是一个操盘手的角色,能做很多开拓型的工作,这样的人才在哪个城市都是稀缺的,因为大概率他们到最后都会自己干了。


认清楚这一点以后,我们深知,真正为每个项目的结果负责的运营就是我们自己,而不是指望招一个人去帮我们拿突破性的结果,所以我们要找的运营是执行者,不是开拓者。


这样的执行者能按照我们的要求去跟进完成很多具体的事情,就已经合格了,如果还能思路清晰,多看多想,看得懂优秀同行的玩儿法,并且快速运用到直播间的迭代上,那简直就是非常优秀了。


然后是投放和短视频内容生产。


疫情以后,投放是所有岗位里唯一不受影响的,所以我们的投放一直还是上海团队在做,并不需要在家乡招募。


短视频团队因为疫情原因无法新拍素材,只能使用老素材混剪,这两个月以来,视频团队都快剪Yue了。所以我们在老家也招募了拍摄和剪辑的岗位,但是脚本策划和文案由上海团队完成,这跟招运营的逻辑一致,动脑子的事情交给专业人才去做,执行的事情本地大把都是。


以上就是我们如何在短期内搞到人的方法,亲身经历下来,感到不难,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开拓了新的视野,但是核心还是因为这事儿是我们几个亲自在做,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懂直播,就别折腾了,花钱解决问题是最快的。


三、最后的思考,DP的出路


抖音做到最后,能赚钱的团队必须具备两个核心能力之一:控货或者控流量


两个都具备的,少之又少。按照最近很火的说法,小满即可,无需两者都控。


大部分DP做不下去的原因,就是两者都不控,货是品牌的,流量是品牌花钱买的,自己没有核心能力,到最后被替代是理所当然的。


做DP不像做品牌,公司的扩张需要项目的扩张,在DP这行,就意味着人力的扩张,受制于人力成本,往往小而美还赚钱,扩张就意味着亏钱。


留下来的要么是有别的盈利的业务在支撑,DP业务是整合服务中的一环,要么就是打算在资本市场上博取回报。


这次回到家乡组建团队的过程,对我的启发还是很大的,不管是对DP来说,还是对品牌直播间的工业化复制来说,打磨一支有战斗力的卖货军团究竟能否以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实现可能是这套生意逻辑最终走通的关键点。


长期来看,找到合适的供应链合伙方,再配上这样一支队伍,DP就有了未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太火梁一(ID:taihuo-iris),作者:红兔梁老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