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01 10:43
隆胸,关于美丽的残酷内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佛仙人 (ID:banfoSB),作者:苍羊、半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互联网上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说上一批整容隆胸的人已经开始返厂重修了。


整过容的人开始把平行线一般的欧式大双眼皮改成自然双眼皮,把喜马拉雅山一样的山根填平。隆胸的人开始取出假体,有的是换新,有的是换脂肪填充,还有的是不再隆胸。


整的和乐高组装一样。


整容重修能够理解,毕竟每个时代的审美都略有不同,很多明星在不同时代看起来都不像一个人。但隆胸后又取出来,很多人不能理解。


相较于割双眼皮,玻尿酸填充之类的“小手术”,隆胸是一个大多数人认知中的“大工程”,耗费这么大牺牲最后还取出来,显然“不划算”。


另外,人类对于乳房的审美,不管是对男还是对女,一直钟情于“大”上面,这个底色是没有太大变化的。形状是另一码事,但大很重要。


那么为啥还会有人要把假体取出来呢?因为不得不取出。不要胸了,要命!


隆胸用的假体,是有使用期限的,取出假体,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样看来,隆胸又成了很不划算的事情。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忍受开刀的痛苦,还要再次开刀取出,只能享用有限的几年,性价比极低。


但如果跟历史上那些隆胸的那些前辈们相比,能够安全的享用几年隆胸的成果已然是幸运至极。尽管“隆胸”作为人类医学和审美的产物诞生至今不过一百多年,但这百年历史几乎都由人类的血泪铺就而成。


人类的隆胸史,几就是一部受难史。



关于人类为什么有着比其他动物更大的乳房,以及人类为啥如此迷恋胸部这件事,理论探讨从来没有停止过。


有的理论认为,


乳房方便男性观察女性是否已经性成熟,所以男性会更喜欢大胸女性,因为是性成熟的表现。


有的理论认为,


对于人类而言,女性胸部是哺育婴孩的工具,是人类潜意识中温暖可靠的婴孩时期记忆的代表,能够为人带来安全感。


也有的理论认为,


丰满的乳房为婴儿提供充足的乳汁,宽大的臀部拥有更大的骨盆,可以避免难产。


喜欢丰乳肥臀的女性,是本能的在为自己的孩子挑选一个更健康的母亲,提高自己基因的留存率。哪有什么色欲熏心,不过是父爱如山。


我觉得这个理论是不对的。因为我胸也很大,比很多女孩子都大,怎么没见男人跑上来爱我呢。哼,渣男。


尽管各种理论众说纷纭,有的甚至互为因果,但乳房作为第二性征,确实不可避免的跟人类的择偶行为相互关联,并对人类文明产生影响。


而后,东西方两个世界随着文明的发展,各自进入了一段强调禁欲的时期。西方有强调宗教礼数的中世纪,东方有存天理灭人欲。大家闺秀、淑女,成为这段时间对优质女性的唯一定义。


那么近代对女性乳房的迷恋从何时被唤醒?或许,从文艺复兴开始。



14至17世纪,西方世界经济的繁荣导致一段文学与艺术的革命。


文艺复兴的出现,成为欧洲了近代历史的序章,将人的欲望从宗教禁欲中解放出来。欲望,得到了尊重。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曾说到:


“追求个人利益是人民从事经济活动的唯一动力,人的本性是利己的。”


而后地理大发现、工业革命。一系列事件为资本主义世界带来了技术、金钱、资源、生活环境。 经济的发展又反过来作用在文化上,进一步将文化审美从禁欲主义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人体、乳房再一次被文艺界所重视,并被赋予性感、丰满、肉感的象征。


但,这也是有准入门槛的。普罗大众依然面临食物稀缺的问题。没热量你的胸怎么长肉?


能够花费精力维持身材,折腾胸部的,只有上流社会那些不愁吃穿的贵族女性。


于是,以贵族女性作为人类的代表,终于开始从物理意义上折腾起了胸部。


为了让自己身形看起来更加苗条,胸部更加丰满,当时贵妇们,开始穿起了如刑具一般的紧身胸衣。紧身束带,勒出纤细腰身,倒三角形形态,令胸脯高高耸起,一件胸衣就够了。


诗人阿里奥斯托曾在其长诗作品《热恋的罗兰》中感叹道:


“双乳的起伏,一如微风吹动的海浪”。


许多女性的胸部被束身衣勒得青筋暴起,这显然既不正常,也不健康。


我为了上电视的时候能显瘦一点,也穿过胸衣。那可真是痛哇。而且最后我也没把那拉链拉上,因为真的是拉不上。


这种扭曲,在当时被视为一种美。


胸部都受不了,人更不可能遭得住。许多女性因为透不过气,不得不将领口扩开,并用扇子扇风,辅助呼吸。


当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相关时代背景的电影,常常能看到各位贵族女性人手一把扇子。是为了美吗?是为了活命。


当然,呼吸不畅晕过去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当时许多男性往往随身携带嗅盐,以备不时之需。


而这种动不动就晕过去的现象,也常被视作贵族女性的象征。女孩子嘛,柔弱一点也正常,哪个贵族女子能那么皮实?


这时候,“展示胸部”这个行为的原始意义其实已经不存在了,这已经是卷了。人类果然从来没停止过卷。



时代继续向前。在贵族女性的疯狂内卷中,束身衣也在持续发展。束身衣的支撑架常用鲸须,后来又加上了鲸骨。


有买卖就有杀害。为了满足广大贵族女性的需求,荷兰专门成立了捕鲸公司,为束身衣搜寻原料。称霸海洋多年的巨兽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适应自然法则,下海创业千万年,好不容易成为海洋一霸,却死在了那些呼吸都没力气的人手上。


到维多利亚时代,束身胸衣这个产品迎来了自己的巅峰。整体长度延长到腰部以下,除了鲸骨外还加入了钢骨、铁扣、系绳,也因此可以束缚得更紧贴,可他*卷了。听起来都疼。


在描述英格兰宫廷内官争宠的电影《宠儿》中,为了贴近故事背景,演员都是穿着束身衣上镜。主演之一的艾玛·斯通坦言,在片场她甚至无法坐下,每次开工前都要闻薄荷辅助,否则难以呼吸。


在拍了一个月后,她的身体检查出了内脏移位的现象。


一位名叫Som Mering的德国解剖学家曾对部分长期穿紧身胸衣的女性尸体进行解剖。


解剖结果显示,由于长期穿紧身胸衣,其部分肋骨严重向内弯折向,形成锐角并挤入胸骨边缘。


肺叶呼吸扩张以及血液循环均有不同程度受阻,胃、肝、肾、肠道等内脏器官也都出现了下移现象,长此以往,必将衍生出各种并发症。


也有部分研究表明,紧身胸衣并没有那么致命,引发的后果多是消化不良,挤压胎儿生存空间等问题,达不到“致命”的标准。


束身衣可怕吗?这只是开始,因为丰胸手术要来了。



19世纪,女性对身材的追捧越加疯狂,仅有束身衣已经不够。于是,技术开始发挥作用。


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技术的提升。困扰人类多年的麻醉、防感染、输血、止血等问题终于得到初步的解决。


但这些问题仅仅刚刚解决,整形手术就带着需求迅速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第一台丰胸手术的出现,是个意外。


1893年,德国外科医生Vincenz Czerny为一位女性病人做了左胸肿瘤切除手术,病人担心两边胸部不对称。


非常凑巧的是,患者右腰部长了个拳头大小的脂肪瘤。


于是,Czerny便将脂肪瘤切下填充到病人乳房中,重塑了病人的乳房。就这样,一台正经的肿瘤切除手术,意外之下,成为历史上第一台隆胸手术。


但毕竟不是每个想要矫正胸型或者隆胸的人身上都正好长个脂肪瘤。怎么办呢?


注射。


同样是在19世纪末,英国人弗格森制作出第一个玻璃注射器。


与原本常用的白银注射器相比,用玻璃注射器透明的管腔让医生能够清楚的看见针管内的气泡以及药水推入体内的进度,避免气泡导致的空气栓塞。


有了玻璃注射器,注射术开始大规模普及。于是,借助外物注射的“注射隆胸”在此时开始兴起。


第一种大规模流传的隆胸手术,是液体石蜡注射隆胸技术。


所谓“石蜡”是一种矿物油提炼的副产品,常温下是一种介于固态和液态的混合物,加热后可变成半液态,随着温度的降低又会慢慢凝固,并最终保持相对的稳定。


奥地利整形医生Robert Gersuny创造性地将玻璃注射器和石蜡结合,用加热后的液态石蜡和凡士林混合物为一位失去睾丸的青年男性重塑了睾丸。这次手术的成功让Gersuny意识到软石蜡在整形领域的巨大作用,他将此技术发表出去,液态石蜡由此被医学界关注。


自此以后,这个风险不明的东西很快被用在身体填充上,人们开始用液态石蜡填充各种疝气和瘘,并逐渐将其应用于隆胸手术。


没过多久,液态石蜡最常见的用途便只剩隆胸了。充盈着石腊的乳房外形逼真,弹性十足,与正常乳房别无二致,让医生和受术者都颇感惊喜。


于是石蜡注射隆胸术很快便从奥地利传向德国,德国传向法国,法国传遍欧洲,欧洲传遍世界。大家看到了液体石蜡的作用,纷纷开始往乳房内注射液体石蜡。效果很好。


但代价呢?


石蜡作为一种外来异物填充进胸部后会产生排斥反应,引发乳房炎症、变硬,导致胸部畸形,溃烂。


由于液态石蜡并非固体,注射后往往会在人体内不断扩散游走,被身体组织包裹,形成硬结、破溃、组织坏死,栓塞、石蜡瘤。


有不少女性在注射石蜡隆胸后出现了严重感染,导致乳房变硬、变形。严重者不得不切除除乳房保全性命,还有人因为血管栓塞导致失明,甚至死亡。


在对外发表这项技术后,Gersuny医生很快就意识到了石蜡注射的风险,并停止了相关研究。


但,潘多拉的魔盒已经开启。当时的医学技术和民众对医学的认知,显然不足以支撑他们做出谨慎的判断。


无数女性在“美好身材”的诱惑下,随意的将这种风险不明的材料注射入自己身体中,全然不管这种行为可能对自己造成健康风险,甚至危及生命。


各种反应和并发症几乎都在5~10年后陆续出现。但百年前闭塞的信息渠道也不足以让大众了解相关信息。于是不断地有人受害,又不断地有人进坑。惨剧,从不间断。


直到入20世纪30年代,在无数惨案之下,液体石蜡注射才陆续被各国禁止。


被禁之后就没有人再用了吗?不要低估了人类作死的天性。


在90年代,甚至是现在,仍有不少个体行医者,美容机构采用石蜡注入的方式为女性进行隆胸。传说,有印度、中东等地区,石蜡也是不少男性用来重振雄风的秘密武器。


女人想变大,男人就不想吗?男人也想。


2013年,国外就有一位23岁的健美运动员为了美观,连续三年在自己的胸、手臂和背部等不同部位注射石蜡油。


后出现严重的高钙血症、肾钙质沉着症以及多发石蜡瘤等病症。


不论男女,都有各自的竞争市场。不论男女,都喜欢大。这可能是人类这种生物,唯一能达成一致的东西吧?


大,就是好!好,就是大!



时间到了20世纪。


液态石蜡注射被禁止了,但渴望无法被禁止。尽管石蜡隆胸的牺牲者接连不断,但在信息闭塞,医学知识并不普及的年代,这些信息无法被传达到她们的耳中。


人是环境的产物。没有经历过现代医学的认知塑造,便不会对“手术”、“医学”怀有敬畏。


那么此时的环境对人们的影响是什么呢?是对娱乐和性的追求。


20世纪初期,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迎来了经济的繁荣,全球化初现端倪。


经济的发达,娱乐的发展,电影工业在此诞生,颜值、身材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种生产力。


电影娱乐和社会观念的进步,促进了人们对“性”的渴求和解放,女性对身材的追求开始被摆上台面,身材的重要性不言自喻。


观念的开放会减少女性之间的竞争?不,观念的开放,只会加剧竞争。因为观念导致身材可以直接展露,越多的展露,导致了越多的对比和竞争。容貌、妆容、服装、发型,当然也少不了身材。


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降临,裸体主义蔓延。到了二战,“强壮丰满”更是成为新时代完美女性的代名词。


这一切真正的爆发,在战后。二战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经济复苏,娱乐业空前发达。《花花公子》带着兔女郎出场,玛丽莲梦露成为了性感的代表。


到六了七十年代,女权运动、性解放运动相继到来,将追求外貌、身体、美丽道路上的阻碍进一步扫清。狂飙猛进的经济,发达的娱乐产业,使得外貌成为一种自我展示的工具,也成为了一个赚钱的工具。


一个姣好的面容,性感的身材就是商业社会中最直接的竞争力。上,可直冲娱乐圈,一步登天;中,当个模特兔女郎,颜值变现;下,可钓个有钱人,吃穿不愁。


竞争是全方位的,胸当然也逃不过。


这时候,人们追求不止是单纯的“大”,更多的是“挺”。在这种审美下,一度出现了“子弹胸罩”这种神奇的造物。



市场竞争就是这样,不止要卷,还要卷得有深度,卷得有角度。太魔幻了。


蜂腰巨乳之后,要有蚂蚁腰,要有A4腰,要有腰窝;健壮肌霸之后,要有马甲线,要有腹肌,要有鲨鱼肌。甚至连粉嫩程度都卷了起来。


世间无处不轮回。



在人类对乳房越发迫切的渴望下,丰胸手术自然无法被停止。在经济的推动下,在审美的裹挟下,无数人向着高峰前进。


液态石蜡已经被禁止了,隆胸就更安全了吗?不可能。石蜡不能用了,会用其他材料。医生不能用了,会自己注射。


你永远能相信人类作死的下限。


于是羊毛,植物油,矿物油,环氧树脂,蜜蜡,虫胶,铁氟龙,山羊奶,玻璃球,泡沫海绵,各种相关不相关的材料都被拿来作为隆胸材料的试验品。


隆胸也不仅盛行于欧美。


那时日本有不少娼妓为了迎合驻日美军的喜好,而注射硅胶隆胸,因为她们认为美国大兵们只会被大胸女人所吸引。同时,她们注射的还不是现在用的硅胶假体,而是液体硅胶,甚至有许多还不是医用硅胶,是工业硅胶。


最终结果可想而知。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像几十年前注射石蜡隆胸的女性一样,在各种炎症、溃烂之后,只能切胸保命。这些注射各种不明材料借以隆胸的女性,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再难找到姓名。



有人愿意冒着风险做手术丰胸,自然也有人不愿意。


20世纪初,法国流传着一种外部物理手段丰胸手段——吸盘丰胸法。所谓吸盘丰胸法,是用一个半球型的吸盘,固定在女性的胸部上,通过负压吸附乳房,使乳房在压力下变得紧致挺拔,达到物理丰胸的作用。


如果你听不懂的话,我给你简单解释下。你理解为跟拔火罐差不多就行了。


除了安全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这东西没有生理作用,只有心理作用。毕竟人会消肿。


因此,此时的丰胸手段,依然以手术为主。医生们和追求变美的女性们不断的在隆胸材料上进行试探。闭塞的信息,不完善的行医规范,导致无数人成为了整容医学的试验田。


不断有外科医生尝试在乳房中植入不同种类的材料,但这些植入物大多会在几周内变干变硬。各种材料,诸多尝试,迎来的不是变质发炎就是感染溃烂。切掉保命算是祖上积德,运气不好直接命丧黄泉。


但在无尽的作死中,隆胸医学悄然间迎来了进步——假体隆胸。什么叫假体隆胸呢?


这就要说到另一个概念,注射隆胸。最初的隆胸手术多是液体注射。比如石蜡,比如植物油。都是将液态物质注入到乳房中,等液态物质凝固成固体后,起到丰胸的作用,本质上跟注水猪肉一个概念。


在医学技术尚不发达的当时,注射隆胸显然是一个更安全的方法,无需开刀,有针管,有材料就行,操作简单,居家必备。


但当时不够发达的医学,以及大众贫瘠的医学常识显然没有注意到两个问题,人体的排异性,以及液体会扩散。


人的身体必然会排斥体外异物,发炎感染几乎不可避免。更麻烦的是,液体会在人体内扩散。


胸部感染发炎还是小事,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散落在人体内的液体,一旦进入血管便会随着血液流向身体各处,几乎不可能通过外科手术的方式清除干净。走到肺部,就是肺部栓塞,走到心脑血管,就是心脑血管栓塞。


同时,你也不知道这些材料是否有毒,在人体内是否会引起其他感染甚至是致癌。因此,注射隆胸注定是一场悲剧。


但在这诸多的隆胸材料中,开始出现了非液体的“假体”材料,即“假体隆胸”这种新的隆胸手段。


假体,顾名思义是将一个非人体组织的异物植入乳房中,起到将乳房增大的作用。这一时期,假体的构成同样五花八门,从海绵到象牙球,无所不有。


排异、感染、浓肿、发炎依然无法避免,但“假体”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因为相较于注射后扩散开来无法取出的液体,一个单一、固态的假体显然更容易取出。也因此有了挽救的手段。


虽然同样烂,但起码有了一线生机。自此,隆胸进入了假体时代。


同时,随着战后医学技术的进步,以及隆胸这门生意的发展,假体的研发也开始专业化了起来。为了卷,人类终于假了起来。这可太真实了。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20世纪60年代,一个叫弗兰克·杰罗的男人走上了历史的舞台。


作为医生的弗兰克在一次偶然间拿起一个输血用的袋子时,发现输血袋手感轻盈,富有弹性,或许是一个作为隆胸假体的好材料。


于是,1962年,弗兰克·杰罗和同事托马斯·克罗宁合作,在道康宁公司的帮助下设计了第一个硅凝胶乳房假体。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轻盈的话,硅胶是不足作为假体材料的。


硅胶除了轻盈,柔软度与人体接近外,最大的好处在于硅胶以硅元素作为基底。硅元素跟以碳元素为基底的人体不相容,对人体生理惰性,因此生物相容性好,对身体组织刺激性小。


这种特点也让硅胶成为了许多婴幼儿用品的理想材料,比如婴儿奶嘴、婴儿玩具。因此,轻盈,柔软度与人体接近外,还不容易引发排异反应的硅胶成为了最理想的隆胸填充物。


但此时,两个医生依然需要一个实验对象来证明硅胶假体的安全性。


志愿者?不,志愿狗。人类真的太狗了。


两位医生找来一条小狗,为它做了个免费隆胸手术,在几周时间内,小狗身体一直健康无碍。几周后,由于小狗不断撕咬缝合线,医生不得不将假体取出。


但至此,两位医生认为实验已经取得成功,可以进行人体手术。


1962年,蒂米·吉恩·琳赛走进了弗兰克·格罗的办公室。


这位只是前来想要清洗纹身的德州女工在弗兰克的劝说下,最终心动了。然后,林赛成为了历史上第一名接受硅胶假体隆胸的女性。


硅胶假体隆胸自此登上历史的舞台,并成为受用最广的假体,延续至今。


时至今日,提米·简·林赛也已经是踏入晚年,至今身体健康。


个例,无法代表全体。


我们以后世的眼光所见,自然知道硅胶是一种理想的假体,但当时的人并不知道。因此,在硅胶假体面世后,对隆胸假体的探索依然没有停止,各式各样的假体依然在不断的被推出。


尼龙假体、海绵假体、盐水袋假体、硅橡胶囊假体、水凝胶假体,陆续出现。但绝大多数隆胸假体都因为各种并发症和材料引发的问题而被弃用。


比如海绵假体,因为容易导致乳房变硬、缩小和变形,甚至形成瘘管而废弃。硅橡胶囊假体临床应用也曾出现不少问题,如纤维包囊挛缩,导致乳腺变形、发硬、疼痛等。


盐水袋假体是诸多假体材料中少有的坚挺者,在90年代曾一度成为全球女性使用最多的隆胸假体,和硅凝胶并列隆胸假体双子星。


但盐水袋有液体感,相对硅凝胶假体而言形态不够饱满,手感更软,且易渗漏,隆乳的效果难以长期维持。


同时,盐水渗出后会造成乳房塌陷的现象,影响外形。且在人体内长期放置后,盐水囊内部容易滋生霉菌。


你随便搜索“盐水袋隆胸”,出来的都是各种假体破裂的恐怖新闻。之前某女星拍摄期间意外堕马后,便被狗仔爆出盐水袋破裂“爆胸”的新闻,一度传得沸沸扬扬。


在诸多失败的假体和无数悲惨案例之后,硅凝胶逐渐成为了假体隆胸领域的绝对王者。



但硅凝胶一路走来也非一帆风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随着硅胶假体的流行,产生了相当数量关于硅凝胶假体破裂的医疗、安全事故。


1977年,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一名女子打赢了硅胶隆胸第一案。


该女子声称自己隆胸假体破裂,造成极大的生理痛苦,最终获得了17万美元的和解赔偿。


1984年,美国旧金山市一名女子系统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经检查发现由植入的硅胶假体引发,获得厂商支付的21万美金赔偿。


此后,美国各地出现了多起声称由硅胶乳房假体导致的疾病及不适的诉讼案,及大量集体诉讼案。


1991年,据美国《新闻周刊》披露,


硅胶厂商早已通过动物实验意识到硅胶假体与癌症等疾病的关联性。


1992年1月10日,40万名女性联名起诉硅橡胶的生产商,道康宁公司。


到1998年为止,全美硅胶假体诉讼案已经超过17万件,四家厂商为此支付了上百万的赔偿金,其中道康宁公司支付了32亿美金的和解金后,陷入破产保护,一蹶不振。


但直到此时,相关医学研究依然没有发现硅胶乳房假体与癌症之间有任何直接的因果关联。


1992年,由于大量的相关诉讼,以及怀疑硅凝胶乳房假体可能与部分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有直接关联性,美国FDA禁止了硅凝胶乳房假体的应用。


硅胶假体的应用被严格限制在部分极端的乳房重建上,而不被允许用于普通整容手术中。


也正是在此时盐水袋假体吃下了硅凝胶让出的空白,在90年代成为一时主流。尽管许多人仍然更偏爱硅胶的外观和手感。


而后,历经14年时间,硅凝胶乳房假体有害的观念被最终证伪,相关研究表明:


硅凝胶乳房假体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率之间并无必然联系。


相关禁令也在2006年随之取消。


所谓的“并无必然联系”,是一种科学上的说法,相关案例中确实有部分疾病与硅凝胶假体呈现相关性。一拿走假体,病就好了,你说不相关那也没人信。


但到底是病人自身问题,还是硅凝胶假体的问题,医学尚且还无法给出准确答案。所以,只能说,到目前为止,硅凝胶乳房假体隆胸仍是世界范围内的主流方法。


十一


目光回到80年代。经济和技术的发展,让热量的满足成为日常。


此时,资本主义世界的女性们除了隆胸以外另一个需求也被提上了日常——减肥。


怎么快速减肥呢?抽脂。抽出来的脂肪怎么办?扔掉?


这时候,人们发现了脂肪的好去处。容易获得,供应充足,且没有排斥性的脂肪,这不就是填充用的绝好材料吗?


史上第一例隆胸手术,就是自体脂肪瘤移植。只不过由于当时抽脂技术并不发达,自体脂肪隆胸的技术才无法无法成为主流。


技术到位就是干。


然后呢?然后又被禁了。


1987年,美国整形外科医师协会(简称ASPS)禁止将自体脂肪移植于乳房。原因一是因为疗效不理想,移植的脂肪经常出现坏死;原因二是有风险,坏死的脂肪容易形成炎症,肿块,并钙化。


说白了就是,抽脂的技术有了,但填充技术不够。


直到2009年ASPS专门对脂肪移植进行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调查后,得出结论:


自体脂肪移植不影响乳腺癌诊断,不致癌,但慎用于丰胸,因为效果高度依赖手术医生的技术。


到近年,随着脂肪填充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自体脂肪填充隆胸逐渐流行起来。原因无他,安全,且成本低。


这个成本不单指金钱成本,也指时间精力成本。


由于自体脂肪填充是将自己身体其他部位的多余脂肪移植到胸部,同一个人的细胞,不存在排异反应,所以从根本上保障了手术的安全性。同时手术是永久性的,无需像假体那样有使用期限,到了时间就得取出,避免了二次手术的麻烦。


而脂肪抽取回填,本质上是注射手术,不会在身体留下明显伤痕。


综合下来,自体脂肪填充隆胸便成为了一种近乎“完美”的隆胸技术。


在近几年脂肪抽取回填技术的快速发展下,“隆胸”也开始从过去可怕的“大手术”逐渐变成了“小手术”,受众越来越广。


那么,自体脂肪隆胸是否会取代假体隆胸成为隆胸领域的绝对主流呢?


不。


人对胸的追求是什么?是大、挺、圆。自体脂肪隆胸固然安全,性价比高。但自体脂肪需要你先有脂肪,如果你是个瘦子,就告别了这个选项。


同时自体脂肪因为吸收率,流动性等问题,导致其无法像假体隆胸那样保持长期又圆又大的挺拔状态。一个女性原本是A罩杯,做完自体脂肪隆胸可能变成C罩杯,过几个月后,会变成B罩杯。


如果身边有做过自体脂肪隆胸的朋友,或者相关从业者,可以问一下是不是这么个情况。


因此,自体脂肪隆胸技术始终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据新氧相关数据显示,


2019年国内假体隆胸用户数量依然高于自体隆胸用户 。 


起码就目前,就绝对数量而言,自体脂肪隆胸依然难以击败假体。要大,还得靠假体。


十二


说到隆胸整容,自然不能不提颜值经济。


在过去,是没有所谓“整容”的说法的。所谓的整容医学,更多的是以烧伤整形、皮肤科等“重建”、“复原”为主,而非出于医美目的。


90年代前后,市场经济风起云涌,国内的医美商业化市场化才开始。而后,韩流、港台明星开始引领潮流。整形、医美的概念在这一时期同步传入,也带来了“隆胸”这个选项。


在这个阶段,整容还是一个带有严重“负面”含义的词语。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奥美定事件”。


奥美定,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是由乌克兰英捷尔法勒公司生产的是一种无色透明类似果冻状的液态物质,作为长期植入人体的医疗器械被引入批准生产。


奥美定是液态的注射材料,有见效快,效果明显的强大功效,凭借见效快,效果明显的特点,成为隆胸最好的材料,在短短时间内,风靡全国,然后,就出问题了。


奥美定作为一种复合材料,本身对人体是无毒的,但问题是奥美定进入人体后会分解成单体的丙烯酰胺,而丙烯酰胺则会影响人体神经系统,造成内分泌紊乱,甚至引发癌症。


在奥美定风行的数年间,造就无数惨案,有的乳房发炎,有的感染变形,不少女性不得不被迫切除乳房,带来一生的痛苦。


还记得上面说到的注射隆胸的缺点吗?奥美定一样有。注入身体的奥美定只能通过外科手术取出,且难度极大,几乎不可能清理干净。


因其引发大量感染、致癌等并发症后,奥美定在2006年被我国药监局全面禁用。


世界卫生组织也将其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


但多年以来,已经超过30万女性使用奥美定注射隆胸,奥美定事件的受害者中甚至有一部分是在经历多年痛苦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是有害隆胸假体的受害者。


但奥美定之后,人们就不敢隆胸了吗?不,开始加速发展了。


在奥美定事件后不到十年时间,移动互联网降临,社交媒体崛起,带来颜值经济的起飞。“颜值”跟“变现”之间的距离被无限缩短。


当一个个网红、主播凭借外表冲上热搜,出现在每一个人的手机屏幕中时,人们第一次发现,好脸蛋、好身材竟然可以让钱来得如此容易。


资本会被利润驱动,人也会。当颜值、外表的作用被无限拔高时,所有人都开始闻风而动。


唯一的问题就是,卷不过别人。


网红脸、颜值,成为新时代的主题,医美开始常态化,并有着全面下沉的姿态。整容、丰胸不再像过去那般被视若“妖魔”。


过去,整容是一个天然带有负面贬义的词语,而现在,整容的负面含义有所降低,并有了“医美”这样一个新的名称,隆胸也开始被更多人接受。


根据2013年央视《每周质量报告》,


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三大隆胸市场,位列美国、巴西之后。


仅一年之后的2014年,中国成为隆胸数量排名第一的国家。


被社交媒体影响的,自然不止中国,而是这个地球。从北极到南极,从欧亚大陆到南北美洲,脸书、推特、Instagram、TikTok,等等等等等等。


好看的脸蛋,有料的身材,在这个到处都是屏幕的时代就是能够收获更多的关注,就是能获取更多的流量。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代表了一切。隆胸对一些人来说,就是获取流量的开始。


十三


在这之后,隆胸手术已经安全了吗?好像进入21世纪之后我们就很少听到大规模医美隆胸意外的受害者了?整容、医美已经高度发达一劳永逸了?惨剧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个完美的结局了?


不,你没听到,是因为你听不到。


2010年,法国保利假体公司(PIP)被曝光非法使用廉价的工业硅胶替代医用硅胶。 仅在德国便有有5200名女性接受了PIP的硅胶假体,事件曝光后,其中1015名妇女在两年内取出了假体。事后统计,超四分之一的假体已经破裂。


而PIP的全球受害者,超过30万。


即便不提这些有害伪造的假体,只说正常使用的假体。颜值经济时代的第一批隆胸用户,其假体也已经临近使用期限,开始取出假体,或不再隆胸,或更换假体。


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合理性,硅胶假体因为材料、技术、各人身体等不同因素影响,维持时间不尽相同,大多在8~15年这个时间段。


大众整容医美风潮的兴起正好是在10年前左右,上一批隆胸整容的女性都开始“返厂重修”的说法不无根据。假体取出是因为使用年限,而整容返修是因为过去欧式大双,寿星公额头等整容手法已经不符合当下的审美。


这就隆胸的一个困境,你做手术了,你花钱了,你忍受痛苦熬过去了,你连排异、二次手术都忍了。结果三五八年时间一到,又要重来一次。


是不是过去技术不行,现在的隆胸技术就可以了?


不。如果你去搜“假体”、搜隆胸,跳出来的绝大多数内容都是医美机构的广告,想要在重重广告中搜到一些不带偏见的真实内容非常困难。


偶尔搜到几个医生科普有关假体的内容,他们会告诉你,假体使用得当,理想情况下可以用二三十年,甚至终生不换。他们还会告诉你,第一个用硅胶假体隆胸的林赛老太太,到现在还活着,健康长寿,子孙满堂。


但他们不会告诉你,即便健康长寿,林赛老太太多年来也一直忍受着胸痛的困扰。


所谓“理想情况”这种话,这种条件限定,不应该出现在隆胸这种“锦上添花”的情况下。


绝大多数假体,都是10年左右就要换,但他们只会说“技术成熟”,“处理得当”“或许”“可以终生不用更换”。而实际上相当一部分女性在经历隆胸手术后,都需要二次手术修正,甚至无法使用超过15年的年限。


硅胶假体是目前能最理想的隆胸假体了,但这代表硅胶假体隆胸尽善尽美了吗?


不。就说杭州。


2015年,杭州整形医院、杭州浙大二院等杭州的几个医院加起来,平均一年要接待的隆胸并发症患者便超过一百例。


这只是杭州,像深圳、重庆、成都这几个医美行业更出名的城市会有多少?难以想象。


2000年,美国FDA的调查显示,


不论是盐水袋假体还是硅胶假体,手术者五年内再手术率基本都在20%以上。


2004年,一个硅胶假体的市场会议上,从业者们嘴中出现频次最多的两个词分别是“假体破裂”和“再手术”。


除了致病以外,隆胸也会带来各种生活上的麻烦,不能打羽毛球,不能提重物,不能抱小孩等。


即便是公认最安全的自体脂肪填充隆胸,问题也依然时有发生。


武汉一名女教师做了自体脂肪移植隆胸半年后,乳房开始出现硬块,检查后发现是注射部分出错导致乳腺被破坏,为防止病变只能切除乳房。


他们只会跟你说,理想状态下,完美情况下,不排斥的话,却不会告诉你大多数人连做完手术定期复查都做不到。他们只会说经过多少次手术就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却不会告诉你,要做那么多次手术就说明你不合适。


可为什么医生们那么执着于跟你说“理想状态下”、“只要几次手术”这种话呢,却不愿意跟你说实话呢?


因为说实话赚不了钱。


更可怕的是,在最近二十年,仍有大量人图便宜赴东南亚国家做隆胸手术,注射的竟然是石蜡、硅油,还有美容院注射玻尿酸隆胸。


我不会说什么“天然的才是最好的”,也不会说什么“自信的女人最美”。因为这就像劝你跟素颜和解一样虚伪。在这个时代,颜值就是越高越好,好看的外表就是更有竞争力,脸蛋就是能当生产力,能换钱。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先活下来。而且健康。


不然你赚钱的意义是什么?是在未来给ICU买单吗?


十四


现在,单纯的胸部崇拜已经没那么狂热了。有人不再单纯的追求丰满大胸了,有些人开始追求起了中性身材,追求A4腰,追求没有胸的0号身材,追求肌肉和翘臀。


终于开始变得健康变得正常一点了?


不,他们开始喜欢屁股了。开始往臀部植入假体,开始研究用硅胶做人造肌肉。


时代的发展没有让人打消对乳房的执念,只是带来了更多样化的XP。


从石器时代,到文明之初,到文艺复兴,再到现代社会,人类对乳房的狂热延绵至今。要相信,人类的审美或许有改变的可能。


但人类为了逐利而行这一点永远不会变。至死方休。


全文参考资料来源如下:

【1】.【3·15特刊】胸中有“丘壑”:一百年,乳房添加物的“秘密”.南方周末.

【2】.文森茨·车尔尼 (1842–1916).胚胎计划百科全书.

【3】.Champaneria、Manish C.、Wendy W. Wong、Michael E. Hill 和 Subhas C. .Gupta。“乳房重建的演变:历史视角”。世界外科杂志36(2012):730-42。

【4】.硅胶隆乳将在美"重出江湖" 蠢决定?良方?.新华网.邱立毅.

【5】.自体脂肪移植隆乳术后脂肪坏死的相关因素研究.北京协和医学院 . 康德旎.

【6】.近40万女性乳房植入问题硅胶,德国认证公司被判赔偿上万名受害者.南方都市报.

【7】.隆胸潮来袭?我国已是全球第三大隆胸市场.21世纪经济报道.

【8】.植入体内的硅胶“炸弹”.315调查.央视网.

【9】.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隆胸市场,二胎妈妈是较大人群之一 .界面新闻.

【10】.中国隆胸现状调查发布:四成人倾向选择假体隆胸.中国新闻网.

【11】.奥美定.

【12】.皮下注射石蜡油致严重肾钙质沉着症.丁香园.翟春娟.

【13】.Timmie Jean Lindsey.维基百科.

【14】.隆胸简史.英国广播公司新闻.

【15】.现代服装艺术设计.清华大学出版社.元风·刘 李迎军.

【16】.从隆鼻到隆胸,人类为了整形有多折腾?三联生活周刊.王丹阳.

【17】.乳房硅胶是否引起疼痛?1 号患者仍不确定. 纽瓦克星报. J. Scott Orr.

【18】.最前沿:Timmie Jean Lindsey,丰胸.《卫报》.Becky Barnicoat.

【19】.当乳房不够好.悉尼先驱晨报,2012 年 1 月 14 日.Kira Cochrane.

【20】.丰胸美腿险致截肢!注射医美当心“毁容”陷阱.南方日报.

【21】.隆胸简史. BBC World Service.Claire Bowes Cordelia Hebblethwaite.

【22】.假体比自体脂肪隆胸更受欢迎.新快报.梁瑜.

【23】.隆胸,还能让人放心吗.今日早报.2015年.8月28日.

【24】为什么文艺复兴时期油画里的女子都很“丰腴”?高婷、雷雳.

【25】.自体脂肪颗粒移植隆胸与假体隆胸的塑形效果比较.河南医学研究.李弋.

【26】.奥美定注射物取出同期行假体隆胸术修复的临床效果.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张永;张洁.

【27】.隆乳后罹患罕见癌症,20名英国受害者告上法庭 医界这样说:这些女性被当成“人类小白鼠”.BBC News 中文.

【28】.解除14年禁令 美国准许硅胶隆胸.中国医药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佛仙人 (ID:banfoSB),作者:苍羊、半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