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01 07:39
当资产负债表不想奋斗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研究所 (ID:caijingyanjiu),作者:戴老板,头图来自:视觉中国(图为日本大学生求职高峰季)


作为“过河”的参考对象,日本是一颗已经被摸圆了的石头。


战后的日本,就是一套写满答案的习题集,里面既有关于产业崛起、文化输出、基础科学、收入分配等方面的高分经验,也有关于地产泡沫、人口衰落、货币政策的错误教训。对于路径高度重合的东亚国家来说,镜鉴价值明显。


每个人都能在日本身上找到话题——部委官员喜欢研读日本的产业政策,野生国师热衷谈论广场协议和金融战败,科技观察家专注解读半导体和汽车崛起之路,而键政委员则喜欢一边分享番号和种子,一边高谈阔论失去的二十年。


但被放在显微镜下研究了这么多年,日本仍然有太多谜团,比如:为什么日本在1990年前后,简直是判若两国?


详细说,就是很多国家都会遇到地产崩盘或者金融危机,但基本上都能通过货币和财政手段爬出深坑,但日本的诡异之处在于:1990年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整个国家和经济就如同进入了贤者时间,开水再烫多少遍都不起作用。


1990年之前,日本是一个打满鸡血的国家,相夫教子的“渡边太太”们都能让华尔街避让三分;但泡沫破裂之后,日本的货币和财政官员们把工具箱里的方法都摆弄了一遍,但依然无法有效刺激经济,最终使衰退的时间超过了15年。


不仅经济躺平,企业家也似乎丧失了精气神儿。1990年之前松下幸之助、盛田昭夫等人在世界上享有盛名,但之后日本便很少诞生世界级的品牌和企业家了——在福布斯全球品牌100强里,最年轻的日本品牌是优衣库,诞生于1984年。


日本基础科学实力雄厚,自2001年之后已收获了20个诺贝尔奖,但另一方面,日本又结结实实地错过了过去20年的互联网和新能源浪潮——日本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名字叫Rakuten,市值只有90亿美元,有几个人知道它是干什么的?


针对日本的谜团,包括Paul Krugman在内的西方经济学家给了很多解释,比如人口老龄化、经济结构性问题,银行僵尸化、财政刺激谬误、过高的政府债务……等,但都无法自圆其说。


最后把这个问题大概讲清楚了的,是一个叫辜朝明的中国台湾人。


一、辜朝明


辜朝明出生于1954年,跟同是中国台湾省人的林毅夫和郎咸平都是50后,前者比他大2岁,后者比他小2岁。


不过跟都在金门军营服役过的两位同行相比,辜朝明的出身更为显赫,其家族是位列中国台湾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这是一个蓝绿相间的家族,既出过主持“汪辜会谈”的辜振甫,也出过民进党背后的金主辜宽敏,也就是辜朝明的父亲。


辜振甫和辜宽敏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两人因政治倾向不同而形同陌路。辜宽敏因为“228事件”而逃离台湾,1949年在上海认识了辜朝明的母亲蔡国仪,随后移居日本,70年代才获准返台,是一个敢当着蒋经国的面说“反攻大陆是痴人说梦”的猛人。


尽管家族历史复杂,但辜朝明的人生轨迹跟中国台湾交集不大。他出生于日本神户,13年后跟母亲移民美国,1976年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在上尉连长林毅夫抱着篮球游到厦门的1979年,已经是美国人的辜朝明正在Johns Hopkins攻读经济学博士。


1981年毕业之后,辜朝明进入货币银行学圣殿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工作,起点相当高。1984年他返回日本,作为第一位外籍研究员,加入了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野村,一路扶摇直上。1997 年,他成为野村综合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


辜朝明在日本受到了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