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03 07:52
华夏幸福化债三遇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田国宝,原文标题:《华夏幸福化债三遇阻 资产、债务重组均陷入停滞》,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6月2日,经济观察网多方获悉,华夏幸福化债工作又一次遇阻。


根据重组方案,华夏幸福计划通过出售廊坊境内7个产业新城及南方总部业务,筹集750亿元用来兑付重组后的债务及恢复造血功能,其中出售资产是关键。


华夏幸福累计有1061亿元债务与债权人完成签署重组协议;3月底通过出售广阳、永清等地的产业新城项目及相关资产,完成两期近20亿元债务兑付工作,但此后资产重组及债务重组均陷入停滞,10月初恢复运营的计划预计也将推迟。


一位熟悉华夏幸福重组情况的人士表示,此前动作较快,进展比较顺利,外界都认为华夏幸福已经渡过最难的时候,但实际上依然危机重重,如果资产重组工作无法打破僵局,前期努力和成就也可能付诸东流。


化债遇阻


2021年底,华夏幸福债委会投票通过重组方案后,华夏幸福与债权人分头签署债务重组协议,7个产业新城出售工作也同步展开。


今年2月,廊坊市华夏幸福债务化解政府专班(以下简称“廊坊市专班”)及华夏幸福团队组成的谈判小组多次前往固安,就固安产业新城出售事宜与固安县政府谈判,被固安方面以“未做好相关安排”劝返。


4月底,经过交涉,廊坊市专班与华夏幸福相关团队进驻固安,并与固安县政府分别成立了审计评估、协议谈判、融资、债务重组等多个小组,共同推动固安产业新城的交易谈判工作。


一个多月时间,谈判没有实质性进展,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固安项目是华夏幸福最早开发的产业新城,资产规模及交易金额较大,固安方面单凭自己财力难以胜任,“不是固安不愿意接手,主要是拿不动”。


固安产业新城交易遇阻并非孤例,除了广阳和永清的产业新城出售给当地城投公司外,包括固安、大厂和香河在内的其他5个产业新城交易进展也不明显。


上述接近交易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7个产业新城交易金额在300亿元到400亿元左右,广阳和永清项目交易金额相对较小,地方政府尚能接受,但其他区县政府均对交易金额提出异议。


2022年以来,廊坊市多次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相关区县政府面临较大的经济发展和财政压力,筹集到产业新城数十亿元的交易金额,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方总部业务处置工作,截至目前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当前市场行情下,当初专班确定下来的出售价格,市场接受程度相对较低,由于资产价格牵动债务重组,降价空间也不大。


截至目前,华夏幸福还有1200亿元债务没有签署重组协议,主要包括400多亿元海外负债、300多亿元的项目自带负债及300多亿元各类金融借款,其中项目自带负债主要通过出售资产带走。


据上述熟悉华夏幸福重组情况人士透露,另外300多亿元各类金融负债,之所以迟迟无法签署重组协议,一个重要原因是债权人对区县政府收购产业新城的支付能力提出质疑。


根据原计划,华夏幸福债务风险化解工作将在2022年9月底完成,目前华夏幸福已经制定一条恢复造血功能的方案,包括其他产业新城的合作、处置,也包括如何恢复开发、运营和销售等工作。


但是由于债务重组遇阻,10月初实施恢复生产经营的计划预计将推迟。


产业新城处置方案曲折


2021年9月30日,华夏幸福公布重组方案,通过出售资产筹集750亿元现金,其中570亿元用来兑付已经签署债务重组协议的相关债务,剩余资金用于日常运营及恢复造血能力。


按照原计划,廊坊市境内的7座产业新城由河北新空港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新空港”)以现金收购方式承接,即河北新空港收购7座产业新城重资产,园区招商、运营等仍由华夏幸福负责。


2021年10月初,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公布不到一周,廊坊市专班调整了河北新空港收购廊坊7座产业新城的方案,改由产业新城所在地区县政府收购。


上述熟悉华夏幸福重组人士表示,最初河北省要求廊坊市承接7座产业新城,廊坊市成立河北新空港作为承接主体,这次调整收购主体,等于廊坊市将收购承接任务再一次分解到区县政府。


2021年11月,也就是资产重组方案调整的一个月后,廊坊市专班与华夏幸福债权人沟通的过程中,通报了“7座产业新城由区县政府收购”的方案,华夏幸福提出反对意见。


河北新空港为廊坊市国资委控股企业,按照原计划,廊坊市政府计划将大兴机场附近相关土地注入,河北新空港以土地做抵押向金融机构融资筹集收购所需资金。


3月28日,河北新空港与农业发展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渤海银行等7家银行在廊坊的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总计获得1000亿元意向合作金。


由于产业新城本身造血能力不足,而河北新空港背负着开发廊坊空港经济的使命,担心接受产业新城后对自身财务造成压力。


基于这一考量,在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公布不久,廊坊市专班就对方案进行调整,7座产业新城改由属地区县政府下属的城投公司收购。


金融机构对新空港作为收购主体持欢迎态度,但收购主体由河北新空港一家变成区县的城投公司后,部分金融机构对区县城投公司现金支付能力提出质疑,而且区县城市也不愿或无力接手。


上述熟悉华夏幸福重组人士表示,为了打破僵局,廊坊市专班曾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即由廊坊市国资委出资51%与固安县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用来作为收购固安产业新城的平台公司,但其表示目前不了解该方案的进展情况。


此前,华夏幸福已经历至少两轮化债努力,先是《债务重组方案》遭到包括债委会成员在内部分债权人抵制,后在政府部门协调下获得债委会通过;债务重组方案通过后,资产处置迟迟没有进展,3月底,在各方协调下,出售广阳和永清产业新城给当地城投公司,资产处置僵局走出新一步;这一次,华夏幸福能否顺利推进资产处置和债务重组,经济观察网将持续保持关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田国宝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