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08 21:53
衰退阴霾下的罗马生意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欧阳晓红,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两餐”“从超市出来后特别想哭”……


意大利罗马特尔米尼火车站附近,席地而睡的流浪者几乎随处可见,这一幕幕横亘眼前的画面,让刚从国内返回意大利的罗马福建总商会副会长陈道善难免唏嘘。


“是的,这边不少超市的食品价格动辄都是成倍上涨,生活成本太高,民众苦不堪言啊。”他说。这种情况下,得换种活法。辗转一圈后,梦想做出一个欧洲中式麦当劳的他还是回到罗马来圆梦,即使今日欧洲笼罩在衰退阴霾之下。


“欧元崩了!美元疯了!”几乎是金融市场当下正在演绎的悲喜剧本。


7月6日,欧元兑美元汇率跌至1.0186,再创20年新低;而美元指数创20年新高飙涨至107.039;盘中离岸人民币报6.7137。


照说一国(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利于该国经济发展,因为出口竞争力得以提升。“但这样的贬值速度——让欧元大跌的好处可能不会那么明显了!”陈道善说,俄乌冲突就发生在欧洲,人们几乎能感觉到热钱在流出。


“很显然,能从硝烟战火中,‘捞’到好处的国家就那么几个。” 他不否认,仍对意大利的经济有信心,但确实越来越谨慎。“我会往意大利北部发展,那里经济较于南方发达很多,然后试着走向瑞士和德国。”


图源:经济观察报资料室


欧洲经济有多“惨”?据标普全球数据,欧元区6月综合PMI终值创16个月新低,从5月的54.8跌至52。欧元创20年新低,几乎与美元平价。7月7日,欧元兑美元盘中报1.0185。在标普全球市场情报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看来,欧元区第三季度陷入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加大,因该地区商业活动增速急剧恶化。


野村证券预计,未来12个月,由于货币政策收紧、物价上升,许多主要经济体将陷入衰退,拖累全球经济增长。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欧洲更脆弱,其衰退早于美国,这也是欧元大跌的重要原因。


欧盟统计局于7月5日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经季节性调整的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录得166亿欧元(占GDP的0.4%)盈余,低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522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而2021年第一季度的盈余为1264亿欧元(占GDP的3.6%)


而欧盟成员国的总经常账户余额(欧盟内部和欧盟外),根据非季节性调整数据,8个成员国记录了盈余,18个记录赤字。德国(+523 亿欧元)盈余最高;法国(-100亿欧元)赤字最大,意大利(-64亿欧元)紧随希腊(-65亿欧元)之后。


正如,再次回到罗马发展的陈道善亲眼看到,经济衰退迹象显著。“以前半死不活的公司、餐馆商店都没有了;而过得还可以的变得快倒闭了。”他叹息道。


另一位也是从事旅游业、专门接待中国游客的罗马华裔生意人隆先生远不及陈道善幸运——仍然可以有不同的选择,甚至有些不幸。疫情夺去了他的事业,包括健康。两个月前,隆先生不慎感染新冠病毒,不知是因为未接种疫苗,还是个体差异原因,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健康,身体时好时坏,备受各种后遗症“折磨”。


“我现在是进退两难,回又回不去,出又出不来。”热爱健身,确诊前一直保持良好状态的隆先生说。他解释,在欧洲发展的话,一是没有中国游客,二是健康状况不稳定,暂时可能无法从事专业工作。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罗马,像隆先生这类的中国生意人或自由职业者并不少见。但大多转型的转型,改行的改行;或者年长些的索性回国养老;也有些家底不错的人仍在吃老本,等待或寻找新的机会。对隆生先来说,意大利旅游业在疫情期中受重挫,欧洲解封后,罗马大街小巷的国际游客随处可见,行业看似在复苏,却鲜有东方面孔。因此,只能是一边调养身体一边静候合适的商机。



既来之则安之。陈道善的想法却是,经济萧条期,生存才是第一要点,开源节流必不可少。他也发现了之前没有买入资产来投资,是个很大的战略错误。对他来说,穿越经济周期的商业模式就是基于当地人的基础要求来生存,要平衡中餐馆的退出和日料餐厅的弱势方面来发展,结合好线下线上市场,以主攻外卖的小型企业为主。


正如,封城期间和特殊时期,意大利人没机会吃到堂食的日料,他便将寿司店转至线上,令寿司店的营业额增加了3倍!原来,“罗马人用日料来调剂生活。”他笑言。


就这样,疫情期间,依然红火的寿司店“反哺”其它几家亏损店,他的四家餐馆(川菜店、火锅店等)得以正常维系。


20岁左右来意大利罗马,从事旅游餐饮业,一待就是16年的陈道善,事业发展顺利,几年前还荣膺意大利福建总商会副会长。他的四家餐馆中,有一家位于梵蒂冈专做旅游团,属于早期创业,口碑不错,且有商圈地段优势,只是目前仍处于“修复”阶段;三年疫情冲击下,加上俄乌冲突未竞,现在,尝试餐馆转型升级的他决定仅保留这家最早、最具价值的梵蒂冈店。


陈道善回意大利的第四天恰值“世界家庭周”活动,罗马街道人流涌动,多为西方面孔,且没有人戴口罩。


不过,全球疫情并未消停,近期日趋恶化。7月5日,意大利确诊13万2274例;6号新增感染10万7786例,一周确诊病例逾50万。法国、德国单日确诊逾10万。


而熙熙攘攘皆为“利”往的不经意间,短短几天,感慨经济没落的陈道善也感受到了现实的“冷”。


回罗马的第一天,就在他沉浸于“一步”(出国)就能跨进梵蒂冈的喜悦后,不多会就“乐极生悲”:小偷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他挂在胸前双肩包里的一包钥匙没了——那是他所有的店钥匙和车钥匙。


“是啊,经济不好,这边的小偷还不少,也可能看我是中国人吧。”他说。


另外,据当地媒体报道,意大利“经济援助”政策正在毁掉年轻人,被养的闲人越来越多。位于博洛尼亚市的一家名为Terzi的酒吧,因几个月都招不到工而被迫关闭。酒吧老板ElenaTerzi说,三个月前就在网络上、酒吧门口贴出了招聘启事,诚招酒吧调酒师,每周工作40小时,每月1300欧元工资,合规报工。但仅第一个月有人咨询,之后便无人问津。


原因在于,酒吧合规报工后,会影响求职者领取国家发放的公民基本工资或失业金,他们还要求周一至周五上班,或者是半工。而酒吧周末最忙,所以招不到人,不得不关闭。至今这间酒吧门外还贴着招聘启事:由于缺少工作人员暂时关闭,如果您是调酒师并想工作,请致电联系,我们希望重新开放酒吧!


Terzi酒吧的故事在欧洲可能并非个案。一边是高通胀炙烤民生,经济衰退渐近;一边是财政赤字预算吃紧下,高福利制度在养懒人。究竟何解,经济学家们还在争论不休,伺机而动的生意人已在路上。



其实,陈道善去年回国足足呆了一年。原打算在国内发展的,还专门考察了好几家餐饮店。“在国内‘浪’了一年,还是觉得在欧洲挣钱更适合我吧。”


究其原因,陈道善有些无奈,目前防疫形势与政策的条件约束下,如果发生疫情,实体餐饮会立刻受影响。另外的风险是,如果承租人租的店面生意兴隆,那么,国内房东在一两年租期结束之后,可能马上就会要求涨房租。


这种情况在意大利不太可能出现。当地行规是:四年加四年,甚至六年加六年的租房合约,而租期内不得随意涨房租,若一定要涨,则必须通过当地的通胀指数,然后按照其百分比来计算涨幅。


不过,话说间,你若随便看一眼欧洲通胀数据,定会心烦意乱。情况很糟糕。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欧元区6月调和CPI环比初值刷新5月的8.1%,同比增长8.6%,是1997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意大利,通胀率从4月份的6%升至5月份的6.8%。


隆先生对此感触极深。他感叹: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尤其是燃气费价格狂涨,包括被媒体定义为大概率事件的欧洲冬季爆发天然气危机;以至于,他在考虑是否要搬离市中心,全家迁徙至市郊,来节省些费用等。


而更多的本地居民则将此种“节省”体现在超市的购物车里——无法购买太多的食品,购物车越来越空,最后索性徒手拿着寥寥几件商品就好。


经济之萧条也同样弥漫在超市门口的购车物停放处等等。以往,此处总有专门排班的非洲年轻人“蹲”点帮助顾客摆放物件或购物车,以获取些顾客赏赐的小费。现在望去,物是人非。东西在,人不见了,偶尔会有一两只被主人带出门的小狗拴在此处,也是目光暗淡地看着远方,等候主人,因为顾客可能不愿意赏小费了。襄中羞涩的他们,不是不知市井繁华,而是深谙世事沧桑,这令一向乐善好施、热情奔放的他们没了往日飞扬神采,脸上还时不时挂着愁容。


是的,剧烈通胀+货币(购买力)贬值,战火硝烟还在迷漫,几乎是雪上加霜的大脉冲正一点点吞噬欧洲大陆,抢走民众的快乐,可能改变所有的模样。



即便如此,陈道善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他说:“回意大利是因为看中这边已经“躺平”了,他们对新冠肺炎病毒有些麻木,我才觉得可以回来继续发展旅游与餐饮事业。”这边虽然受疫情影响,但意大利的旅游市场还是很大,Plan “b”的机会还在。譬如,他以前的主要客人全部是中国旅游团,现在,陈道善选择做东南亚等其他国家的旅游团。


陈道善梦想做出一个欧洲的中式麦当劳品牌。毕竟,中国在崛起,且不乏文化自信,只是缺合适的宣传——其实有太多的中国货值得推到世界面前。“对外我们也在寻找优秀的人加入我们的团队,对内我们努力做好模型用于这个计划的实施。”他说。


知行合一。现在,他在圣彼得教堂旁边的餐馆转型,其实是一个实验。利用厨房面积大,来做共享厨房。而且,用与厨师的合作来降低风险并且跑通模式,可用于后期的复制和扩张。这恰如作家埃里克·莱斯在其书中《精益创业》作的一个提练:目标顾客—小范围试验—反馈修改—产品迭代—获得核心认知—高速增长。


类似“转型餐饮”在他看来,可能比较适合在欧洲推广。在国内考察过几个城市后,陈道善发现,国内的中央厨房,即统一配送及连锁加盟模式在欧洲非常有市场前景,因为欧洲中餐最大的一个痛点就是厨师——又贵又难找,质量又差;而国内的中央厨房模式等可以针对性解决厨师的痛点问题。他畅想,只要在欧洲找到合适的规模化生产商,便可创建自己的品牌,类似OEM贴牌,再通过连锁加盟去发展市场。


陈道善透露,这个共享厨房的模式整体投资不高,只有一般餐厅的20%-40%的前期投入,比如只需要厨房装修。


一般餐厅的25%-40%的后期运营投入,比如更低租金(因为共享厨房在一流商圈,三流地段就可以)和更少服务人员(只是外卖),整体环境竞争小投资可控且长期。


“在欧洲,比如我想做连锁中餐,很多事情就相对容易些,因为蛋糕很大,但去切蛋糕的人又很少。”他说。


接下来,就是行动,找资源找人跑模式。尽管历经三年疫情冲击,陈道善依然怀揣梦想。衰退时期下的新模式能否成功尚难定论,但精益创新的好处在于“验证性学习”,以最小的成本和有效的方法验证产品是否有市场,可谓“快速、廉价的失败”,可迅速重启。


“别看我,最终选择在国外发展,骨子里我很爱国,容不得半点沙子。”他说。前两天,他看见两个韩国人在介绍游览万神殿,路过一个贴有仿中国红旗的路标时在低语,他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即攀上台阶将其撕了。


典型福建人长相的陈道善颇为面善,但柔中有刚。他的微信签名是“以终为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弄死我的都是让我成长。”


如果说,全球衰退阴霾笼罩下,有人彷徨、迷茫,也有人在精益创业。罗马的中国生意人只是后疫情时代的一个微距缩影,难言有多宏大,但时势总会造英雄,与其躺平“哀怨”,不如站起来成长、奔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欧阳晓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