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22 13:28
地产商被“逼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许家印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本中国恒大遭呈请清盘案件将于7月13日在香港港高等法院提讯。但恒大以“处理债务重组事宜”为挡箭牌,申请将案件延期至8月17日再讯。


在恒大债务重组的关键时刻,狠狠抡许老板一锤的竟是一位29岁香港青年——连浩民,该案涉及金额约8.625亿港元。


虽然躲过了一截,但许老板若想让中国恒大顺利复牌,还是不得不勇敢面对债权人。7月15日港交所要求,中国恒大需在清盘呈请(或清盘令,如有)已被撤回或被解除,并且解除任何清盘人的任命(无论是否临时)时方可复牌。


换言之,这意味着中国恒大如果要复牌,就必须和该债权人和解。如若不能和解,就无法复牌。


但并不是所有被清盘呈请的地产老板都像许家印那么“走运”。例如,8月12日,天誉置业就要接受百慕达最高法院商事法庭的聆讯。


天誉置业表示,正在探索若干选项于百慕大进行公司债务重组,并已在百慕大法院申请委任“低度干预”临时清盘人及提出清盘呈请。此举目的在于,保护公司免受某些债权人发起的激进法律诉讼,以便董事可以专注于债务重组工作。


自去年下半年,包括恒大、花样年、佳源国际、福晟国际、大发地产、天誉置业、新明中国、奥园海外关联公司以及泛海控股旗下公司等数家房企惨遭债权人向法院提出清盘呈请。


所谓“清盘”,指的是公司的生产运作停止,所有资产短期内出售,变回现金,按先后次序偿还或分派给未付的债项,之后按法律程序宣布公司解散的一连串过程。为何债权人要祭出“清盘呈请”这一猛招?如若清盘是否意味着房企离破产不远了?



一、“清盘潮”来袭


正值恒大债务重组关键节骨眼时期,6月底,它突遭一位29岁香港青年连浩民,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呈请。时机掌握之巧妙,无异于给恒大当头一棒。


双方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恩怨纠葛,致使连浩民对恒大不惜痛下“狠手”?


二者的交集要追溯至一年前,曾经他们之间也是亲密无间的战略合作伙伴。2021年3月,恒大房车宝便吸引来自17家机构投资,各投资方共出资163.5亿港元,这其中就有连浩民的佳盛环球。


除此之外,连浩民旗下另一家公司,大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Dol-Fin PHL Fund SPC控制的凯尚国际也认购入局房车宝,二者分别认购7.5亿港元,各持股0.459%。


不过,拿人钱财肯定得有条件的,恒大为此签下了对赌协议,若房车宝在投资方入股1年之后还没上市,恒大要以1.15倍本金赎回。


正是这份对赌协议,也为日后埋下了祸端。习惯了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的恒大这一次却还没来得及将房车宝的故事讲好,便遭遇暴雷侵袭,房车宝的上市大计也随之付诸东流。


按照目前恒大连债都还不上的状况,显然在房车宝方面无法履约。眼看着自己的巨额资金收不回来,也就催生出连浩民不惜与恒大撕破脸的局势,他祭出了清盘呈请的大招。


今年以来,不止恒大一家开发商遭遇呈请清盘。今年6月,因一笔1.65亿美元贷款违约,泛海控股境外附属公司中泛控股被提交清盘呈请。


事件起源于2019年5月,中泛控股与DW 80 South,LLC(作为初步贷款人)及其若干附属公司(作为担保人)、中泛房地产开发第三有限公司(作为借款人,中泛控股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签订了融资协议。


今年1月,初步贷款人要求中泛控股立即悉数偿还融资协议项下到期的所有款项1.65亿美元及相关费用。但由于中泛控股未能按要求支付款项。6月9日,初步贷款人向百慕达高等法院提交针对中泛控股的清盘呈请。


无独有偶的是,几乎同一时间,另一家暴雷房企也因债务违约惨遭清盘呈请。5月底,花样年发布内幕消息称,该公司于5月26日接获境外债权人清盘呈请。


据乐居财经了解,Flower SPV 4 Limited针对花样年就未偿还贷款融资约1.49亿美元,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清盘呈请。


类似这样情况还有很多。例如,7月有消息传出,东方金融(香港)向香港高等法院呈请对阳光城进行清盘;3月,福晟国际遭遇银顺(香港)投资针对其向百慕达高等法院提出清盘呈请;2月,大发地产以及针对其子公司垠壹香港分别接获清盘呈请等。


二、博弈进行时


面对债权人祭出的呈请清盘这一“王炸”级大招,大多数房企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强有力的回应,“极力反对”是他们的态度。


然而,当“反对”的狠话放出后,房企随即话锋一转,纷纷又称积极与呈请清盘方沟通。语言艺术的背后,或许透露出房企们的无奈,毕竟呈请方是债权人,不宜关系闹得太僵。


例如,恒大遭清盘呈请后,就放出狠话:极力反对。其中,恒大高管对此也很是委屈,执行董事肖恩表示,“此前,恒大方面已与其进行多轮沟通,但对方仍在香港高等法院提起对中国恒大的清盘呈请。”


与恒大一致,花样年也展示出对清盘呈请极力反对的一面。


4月,花样年和彩生活共同官宣,聘请粤民投另类为公司债务重组潜在战略投资人。但没想到一个月后,它却被呈请清盘,可谓是当头一棒。向来以“飙”著称的花样年除了极力反对外,还将征询法律意见,并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障其法律权利。


不过,除了放“狠话”反对清盘呈请外,也有房企选择了相对缓和的方式对待。


例如,福晟国际于3月公告表示,就针对公司提出清盘呈请一事公司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将采取所有恰当的行动。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就股份转让向高等法院申请认可令;及与呈请人进行磋商,就呈请相关事宜达成和解。


当恒大、花样年、福晟国际等房企被清盘呈请发愁时,也有房企在该类事件上“转危为安”,其中典型代表当属大发地产和佳源国际。


7月第一天,大发地产公告称,有关就本金额为1500万美元的若干尚未偿还优先票据针对该公司及子公司垠壹的清盘呈请获撤销。此前,大发地产也是强烈反对清盘呈请中的一员。


而更早之前的6月22日,佳源国际公告表示,已与各份清盘呈请的呈请人达成申请和解协议。双方将以同意传讯方式向高等法院申驳回各份清盘呈请。紧接着一周后,该房企表示,清盘呈请已被法院驳回。


针对此次清盘呈请,起因仍是佳源国际未能满足要求债权人要求。其中一笔债券认购方梅建予于4月14日提出呈请。另一笔债券认购方郑维康于5月16日提出呈请。


由此可见,从4月中旬清盘呈请发生到6月底解决,仅用时两个半月。至此,佳源国际的“清盘”危机也告一段落。


与之情况相似的还有嘉年华国际。2月,它因结欠周廷勋律师行有限法律责任合伙若干的债务被清盘呈请;4月,嘉年华国际表示,香港高等法院已下令撤销清盘呈请。从遭遇清盘呈请到撤销,该房企也用时仅两个月有余。


三、清盘呈请≠破产


2022年过去了一半,就有包括恒大、花样年、佳源国际、大发地产、福晟国际、天誉置业等在内的数家房企被清盘呈请。过往几年,在地产圈鲜有提及清盘,缘何在今年来集中爆发?


其实,在上文中不难看出,提出清盘的呈请方均是在未收到相关款项的债权人。一般来说,债权人若发现公司出现明显的现金流问题,无法按期兑付时,就会发起清盘呈请。


反观去年下半年以来,房企债务违约时有发生。这时,若境外债权人不采取行动,几年后,可能面临所持资产贬值、国内债权人抢先清算等问题,自己所投入的真金白银或大打折扣,甚至还可能面临一无所获的局面。


另一方面,债权人看不到任何解决债务问题方案,这也致使他们采用清盘方式来维护自身权益;而在恒大、花样年债务重组获得重大进展时遭遇清盘呈请,也颇具施压的意味。


实际上,清盘呈请并不等同于破产,而是指如果公司的负债过多,其债权人及/或公司成员可以入禀法院提出清盘呈请;清盘呈请提出后,法院将进行清盘呈请聆讯。如果清盘申请通过,法院会发出强制清盘令,颁令公司变卖资产以偿还债务、分配剩余财产等。


但是清盘也会带来一定冲击。花样年就在公告中阐明,倘花样年最终因呈请而清盘,则根据开曼群岛公司法,清盘开始日期后就花样年直接拥有的财产作出的任何产权处置、花样年的任何股份转让或花样年股东地位的任何变更将属无效,惟获开曼群岛大法院授出认可令则作别论。


但是,不包括花样年附属公司拥有的财产,例如(但不限于)花样年附属公司于中国、美国的资产。倘呈请其后被撤销、驳回或永久中止,则于开始日期或之后作出的任何有关产权处置、转让或变更均不会受到影响。


换言之,清盘呈请若获得通过,对于房企本身肯定会带来一定影响,但是诸如花样年、恒大等房企资产大都处于境内,境内资产并不受影响。


同样,也有业内人士也表示,因这些房企业务布局、资产基本集中于境内,境外的清盘裁决或很难得到境内法院的支持。


再者,从清盘呈请提出到最后裁决结果,尚需时日。从上文中可以看到,接到清盘呈请的公司也可以提出异议,采取应对措施。


总的来看,即便呈请清盘通过,则可能面临境内资产无法执行的处境,并不会给企业造成重大影响。但也会因此对房企形象、品牌声誉,以及在资本市场表现上造成损失。


毕竟,无论哪个暴雷房企都不想被打上“清盘呈请”的标签。但是,要想避免再次被砸中,还需这些暴雷房企正视债权人各方利益,妥善处理债务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