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25 13:30
年轻人没有忘记“校园贷”

两个月前,罗敏在他的抖音直播首秀上说,自己和新东方的俞敏洪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有网友不客气的评论道:“你和俞敏洪没有可比性。学生们去新东方学英语交学费就行,可没有利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陶婷,编辑:韩忠强,原文标题:《罗敏,到底得罪了多少中国年轻人?》,头图来自:视觉中国(图为2016年趣分期联合几家企业,在浙江大学举办的全国首场大学生信用招聘)


多次创业遇挫后,校园贷鼻祖、趣店创始人罗敏带着巨大争议,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新尝试。


7月17日这天,凭借“1000万份酸菜鱼,1分钱1份开售,豪送500台苹果手机”的大手笔,罗敏的抖音号“趣店罗老板”,在19小时21分钟的直播里,粉丝暴增400万,直至总数突破500万。低价抢到预制菜的抖友们,纷纷为罗老板叫好。


但好景不长,7月18日,罗敏在东方甄选的直播间里连刷10个“嘉年华”(每个价值3000元),却被董宇辉冷脸对待,甚至被东方甄选拉黑。罗敏的网络风评也意外反转,原本还享受着众星拱月般待遇的他,视频评论区被不利言论攻陷。


7月21日,董宇辉在直播间回应称,“东方甄选是公司的号,跟我个人无关。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这句话意味深长。与充满励志色彩的罗永浩、俞敏洪类似,罗敏这些年也在勤奋地追赶一个又一个风口,但他校园贷鼻祖的标签,始终难以撕掉,因此充满巨大的争议。


一、校园贷的“红与黑”


校园贷曾经有多“红”,后来就有多“黑”。


8年前,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被银行冷处理的大学生分期贷款,作为一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成了很多公司争食的肥肉。这一年3月,看中这个风口的罗敏,成立了趣店集团的前身趣分期。


作为校园网络贷款平台最早创业的公司之一,趣分期“比友商晚了8个月”,但它却是跑得最快的那个。趣分期发展由平缓转向陡峭的拐点,是在2014年七八月份。在抛弃传统促销方式吸引客户后,趣分期雇佣大量地推人员进行地毯式推广。


趣店当年最擅长的事是:找一批大学学生会主席发传单,推广“不割肾也能买iPhone”的分期消费贷。无法办信用卡,财力有限的大学生们,对高端商品有着热望。像iPhone、vivo这样的热门而且售价比较高的手机,在趣分期上都可以免息分期买到,售价也不会比其它渠道高。


一般来说,要想获得信用额度分期消费,学生必须经过“面签”,平台工作人员会前往学生宿舍,找到注册用户本人签订授信合同。这需要学生举着身份证拍照,同时填写宿舍室友、学校辅导员和父母的联系方式作为保证。拍照的背景便是宿舍。


将信息上传到后台后,平台运营的呼叫中心,会随机抽检打电话核实信息。如果信息确认无误,最短一天之内就能放款。少有大学生完全理解这张授信合同的分量。整个过程中,他们只是在一张纸上填写联系信息,并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也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很快,趣分期迅速从全国10个城市,扩张到300个城市。它成为大学生借贷平台标杆之余,也引得竞争对手效仿。在最开始的两年时间里,对于校园金融的监管问题,尽管业内都缄口不谈,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根随时可能收紧的高压线,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市场。


2015年这一年,杀入校园金融市场的,有全国各地上百家创业团队。趣分期发展速度尤其快。


在成立后短短两年半时间里,趣分期总共完成了7轮融资。其中,2015年8月,趣分期获得约2亿美元融资,蚂蚁金服领投,老股东昆仑万维、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跟投。2015年9月,趣分期与芝麻信用完成芝麻信用授权接入。


事实证明,在大学生借贷这个“高压线”上创业,确实不是个好生意。


要知道,学生的致命弱点是毫无经济偿还能力,所以他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C端用户,他们的消费行为,只是其财务支持者(父母)的延伸。如果说,学生出现逾期不还的情况,就再也不能借钱和分期买东西这般简单就好了。逾期不还,除了能影响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外,学生们还会面对催款中的灰色操作。


趣分期也催收,当年媒体曾披露过,其具体手段包括电话频繁通知学校、父母等,甚至还有威胁起诉。销售岗和催收岗是趣分期在放贷前后的主要风控部门。可谁能想到,这家互联网金融机构的两大风控部门,大部分是由一大帮兼职的在校学生组成的。


暴风雨起于2016年年初。这一年3月9日,因欠下网贷平台本金加利息60万元无法偿还,一位21岁大学生在青岛跳楼自杀。他借用28名同学的身份信息,向多个网贷平台借款。除此之外,这一年以来,还有女大学生“裸条”风波等恶劣校园事件,直接或间接地指向校园贷平台。


随后,银监会和多地地方监管部门,先后出台了限制性文件,对校园网贷平台施加压力。同一年9月,趣分期作出反应,退出校园金融业务,并开始了大裁员。一夜之间,一线地推员工几乎全数遭到清洗。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趣分期从走上巅峰到坠落谷底,加起来也不过3年时间。


二、追风者屡败屡战


罗敏被打跑了,这说明校园金融的出现和催熟,是带有原罪的。2016年整个9月,趣分期几乎保持着每天一篇以上的负面新闻热度。到此时,罗敏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尽管校园贷业务带有原罪,但这并不抹杀罗敏连续创业者的特质。在盯上校园贷业务之前,罗敏就是一个屡败屡战的追风者。2006年,社交产品正在风口上,Facebook刚在国外兴起之时,罗敏和几个北大毕业生开发出“底片网”。很快,在烧光50万之后,罗敏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


随后,罗敏又陆续做过纪念品销售网站、电商导购、团车网、在线教育、电商、外卖……平均每两个月毙掉一个项目。2013年年初,罗敏融资200万再次创业失败后,他盯上了当时迅速爆发的校园分期,并快速上马。


趣分期2014年~2016年短命的校园贷业务迅速结束,在随后近一年的时间里,罗敏尝试了许多转型方向,做过车贷、房贷、高管贷。然而,这些最终都付出了试错成本。即便如此,罗敏还是干劲十足。


将趣分期升级为趣店后,罗敏将客户的定位,由学生转向银行放贷体系没有涉及到的人群,主营业务由校园消费贷转为现金贷。在转型的最开始,趣店得到了蚂蚁金服的助力。


2016年,趣店和蚂蚁金服签订了合作协议,蚂蚁金服在支付宝上接入趣店的贷款业务,如果客户有贷款需求,支付宝会直接向其推送趣店的平台接口,从而将客户导流到趣店的平台。


由于支付宝的平台流量较大,趣店当时的获客成本是行业最低的,所以趣店当年的利润急速增长。


在前一年还亏损的前提下,2016年全年,趣店盈利5.77亿。到了2017年上半年,趣店利润就高达9.74亿。这一年10月,成立仅三年的趣店在纽交所挂牌。


在蚂蚁金服的品牌背书下,趣店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金,股价当天上涨超过40%。2017年前6个月,趣店为700万活跃借款人,撮合了约382亿元人民币的总交易金额,月均撮合交易金额为63.6亿元人民币。在这一年的第二季度,趣店平均每小时,就有9521笔借款和21482笔还款。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趣店和蚂蚁金服,重新签订了合作协议,趣店的客户增速开始放缓,获客成本增高。同时,趣店2018年10月大幅扩张“大白汽车”。大白汽车主打“零利率购车”,表示要让普通青年拥有人生中的第一辆汽车,但其 “高月供”也引发了市场的质疑。


趣店成本大幅升高之中,其资产回报在2018年增速放缓。当年年末,趣店下调全年预期业绩,五大股东纷纷撤资。到2019年5月,大白汽车停摆,此时距这个金融业务上线,不过才一年左右。与此同时,趣分期也退出了支付宝的应用界面。


即便如此,罗敏也没停下继续创业的脚步。他看中的又一个风口是奢侈品。2020年3月,趣店旗下万里目上线,号称要补贴百亿,打造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较之于聚焦熟悉的金融业务的大白汽车,陌生的奢侈品电商业务,对罗敏来说,是一次更大的豪赌。


2020年6月,趣店宣布,将以至多1亿美元的价格,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很快,万里目就曝出假货频出,供应链不健全等问题,寺库宣布私有化,“万里目”开始库存清仓,罗敏的新项目又无疾而终。


同年12月,趣店直接在万里目上加上“少儿”,切入素质教育领域。约30亿元的投资,2021年预计100家的门店数,这个看起来很美好的故事,结局却有些悲伤:2021年7月“双减”政策落地,教育行业急速收缩。2022年3月,罗敏在朋友圈发文,告别“万里目少儿”。


沉寂几个月后,今年3月,趣店又推出了预制菜品牌“QD食品”。这一次,踩着电商直播的风口,40岁的罗敏卷土重来。狠砸亿元营销费下,罗敏的抖音账号粉丝,很快飙涨至500万。然而,一天短暂的热度后,因为在东方甄选直播间,给董宇辉连刷10个嘉年华被拉黑后,罗敏账号就立马掉了几万粉丝。


三、罗敏不是俞敏洪


纵观很多消失于江湖中的金融创业者,似乎只剩罗敏还能如此“折腾”。他当然有“过人”之处。


“像罗敏这类草根创业选手,和那些名校、海归、高管创业选手不一样,他们一旦嗅到机会,就会扑上去。”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曾说,他喜欢连续创业者,而罗敏正是。


罗敏看着挺内敛,但其实社交能力超强。他总是能够着比自己高出几个水平的人交往。这些人对他眼界、思维方式的影响很大。罗敏坦言自己喜欢找人聊天,“厚着脸皮去找”。


他曾每两个月会找程维聊一次,“能从年轻企业家身上学到很多。”甚至于,罗敏还会去旁听一些年轻企业家的高管例会。善于交际的罗敏,在创办趣分期开始的五位天使投资人,都是他在北京摸爬滚打积攒下的“朋友”。


不过,罗敏是没有安全感的。罗敏亲口说过,为了有安全感,才保持快速的融资。这跟他屡战屡败的创业经历有关,也跟罗敏年轻时代的遭遇有关。


有媒体这样写道,学生时代的经济窘迫和尴尬困境,让罗敏永远对创业保持着饥渴的状态,用以弥补那缺失的安全感和刺激感,“他只想挣钱”。然而,“罗敏太容易受别人影响,这注定让他没法在一条路上坚持下来。”


罗敏不喜欢别人叫他 “机会主义者”,他曾不满地表示:投机创业者?每一个创业者,肯定要选对好的方向和机会。不如都回去种田好了,哪个不投机。


不管如何,转型直播带货的新东方俞敏洪,对于如何连续创业有发言权。


两个月前,罗敏在他的抖音直播首秀上说,自己和新东方的俞敏洪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有网友不客气的评论道:“你和俞敏洪没有可比性。学生们去新东方学英语交学费就行,可没有利息。”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不仅仅是校园贷鼻祖,趣店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标签,也仍然无法撕掉。一直以来,趣店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银行、信托机构等,主要服务对象是没有被信贷体系覆盖到但有贷款需求的个人。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算上今年一季度在内,趣店已经连续十个季度收入同比下降,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作为支柱产业的金融业务,占总营收比重已经接近90%,而趣店净亏损1.43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78亿元。这就意味着,一旦金融业务再出问题,趋向单一收入结构的趣店,就可能难以为继。


在金融信贷项目前途堪忧的情况下,新的风口C端预制菜,能否带着屡败屡战的罗敏继续狂奔?在嘉实基金大消费研究总监吴越看来,预制菜能够降低餐饮企业成本,提供全社会的生产与流通效率,保证食品安全。未来,会呈现一个蓬勃发展的态势,“但C端预制菜的需求,短期更多还是疫情居家带来的消费。从长期来看,它很难替代现在的外卖,尤其是自己在家做的菜。”


尽管C端预制菜壁垒并不高,但要做好做大C端预制菜,需几个核心前提。“从产品的供应端来看,你能否找到大厨,给你设计并制作好的产品;从供应链的把控上来看,除了要做到成本最低外,食品安全也要满足国家的标准;从营销端来看,你得让产品触达到消费者,同时还能产生复购。做大很难。”吴越告诉市界。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则认为,“没有采购、生产、品宣、市场、冷链物流与配送基础,没有任何现有资源依托,全部轻资产怎么玩?他想做的是平台,参考淘宝和京东。”


而外界对趣店的谨慎态度,罗敏并非没有感知到。


7月18日,罗敏在战略发布会上表示:“资本市场对我们非常不看好,但创业是一个非常长线的事情,比马拉松还长,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有起伏。”但耐人寻味的一点是,在提到预制菜的授权门店时,罗敏还提到,对于资金方面有困难的用户,公司还将向其提供一年的免息贷款。据此,有网友评论:趣店还是那个趣店。


毕竟,罗敏本就不是俞敏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陶婷,编辑:韩忠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