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02 10:46
管理层进与退,宁德时代的图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鑫,编辑:悟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迎来核心管理层变动。


8月1日,宁德时代发布多份公告,公司原总经理周佳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辞去上述职务后,周佳将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并继续担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主要负责公司投资管理委员会、资源委员会、市场体系有关工作。


总经理的接任者,是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曾毓群。


在另一份公告中,宁德时代称,黄世霖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董事长、董事和副总经理职务,将不再在公司任职。


对于以上变动,《豹变》侧面向宁德时代相关人士了解到,周佳的改任,主要是公司为了加强在上游板块、应用领域和创新领域的投资管理。而黄世霖先生将在“光储充检”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战略协同,共同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一、曾毓群的战友们


据2021年年报,周佳今年44岁,硕士毕业于芝加哥大学,有多年咨询、投资从业经验。他先后出任贝恩咨询战略咨询顾问,美国资本集团投资经理,鼎晖投资执行董事。加入宁德时代后,历任公司财务总监、 资深人力资源总监、总裁办主任。2015年12月,周佳出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总人数超过3万人的宁德时代,分为业务、职能两大板块。其中,业务板块各负责人,向董事长曾毓群直接汇报;职能板块负责人,则主要向总经理周佳汇报。有分析认为,周佳的作用是将曾毓群的想法落地。


曾毓群的高中同学黄世霖,是宁德时代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宁德时代第二大股东。据最新公告,黄世霖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宁德时代 10.69%股权。


据报道,曾毓群1989 年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不过曾毓群只干了三个月,就选择辞职,南下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随后,黄世霖还随曾毓群参与了 ATL 的创立,并任 ATL 技术研发总监。在宁德时代,黄世霖也曾出任公司总经理。


此前,黄世霖曾被市场质疑“疯狂减持套现”,不过事后来看,这一传闻并不属实。因为所谓的减持,本质是一次类似“左手倒右手”的资产重分配。


根据宁德时代回复公告,黄世霖2022年1月4日和持有100%份额的6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黄世霖以大宗交易方式转让不超过200万股(含)公司股份给前述6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自2022年1月11日至2022年6月1日期间,黄世霖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转让公司199万股股份至上述6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这些股份转让计划已实施完毕。


公告称,以上股份变动,属于黄世霖与其一致行动人之间内部进行的转让,并未导致黄世霖实际控制(通过直接或间接持股)的公司股份比例和数量发生变化,不存在市场传闻中变相减持的情况。


二、曾毓群为什么兼任总经理?


兼任总经理,曾毓群的考虑是什么?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告诉《豹变》,曾毓群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以及对公司的文化、管理、业务发展的理解更加全面深刻,是现阶段担任总经理的最佳人选。


从现实来看,作为创始人,曾毓群对产业时点和技术路线的判断,足够精准。在ATL时,他就看中一种体积小且薄的聚合物电池,利用差异性帮 ATL 打开市场,进入苹果供应链。


2008年,曾毓群判断电动汽车锂电池是行业新机会,在ATL主导设立了动力电池事业部(宁德时代前身)。结果第二年(2009 年)重庆等地方政府就开始陆续实施购车补贴。在随后的技术路线押注中,曾毓群成功押中三元锂电路线,更是将宁德时代带向全球第一。


虽然饱受上游涨价压力,宁德时代作为锂电领域的龙头企业,仍然维持了较高的成长性。


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收入486.78亿元,同比大增153.97%。经营数据上看,一季度宁德时代装机量达到25.5GWh,同比继续翻倍,而且国内市占率维持在50%左右的水平;


同时,海外业务迅速扩张,全球化版图日渐明晰,成为公司业务的重中之重,目前全球市占率已增长至34%。“动力电池一哥”地位稳固。


海外方面,福特官方表示,将会与全球最大的电池生产巨头宁德时代合作,进口成本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搭载在自家电动皮卡和SUV车型上。另据国外媒体报道,现代汽车最近考虑在其所有车型中使用宁德时代制造的电池。 


当海外战略成为宁德时代新的决胜点,那么选择具有海外资深背景的管理者担纲更为合适。据此分析,宁德时代或许正是看中周佳此前在贝恩咨询、美国资本集团,鼎晖投资的咨询、投资经历,由他转而担纲主攻更多涉及国际的投资、资源和市场业务,大手笔攻城略地。


不过,动力电池之外,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也值得重视,一季度宁德时代这项业务收入136.24亿元,同比增长超6倍,已被视为新的增长极。


对于储能,黄世霖可谓相当看好,在此前的一场线上演讲中他曾预测,在能源生产侧,整体配置光伏和风储电站,及电网搭配储能,预计到2025年中国新型储能装机规模将达到30GWh/年;在能源应用侧,预计2035年中国电动汽车占汽车总销量的渗透率至少超50%。


一位基金经理告诉《豹变》,需求被验证,长期前景看好,或许促成了黄世霖投身“光储充检”探索,而这也或将成为宁德时代推动体外创业的契机。


储能之外,宁德时代还在上下游进行了深度布局。


上游方面,宁德时代先后布局了宜春锂矿、印尼镍矿、刚果钴矿等多个矿产项目。下游方面宁德时代早在2015年就收购了主营电池回收的广东邦普循环,形成了“电池生产→使用→回收与资源再生”的生态闭环。  


今年,宁德时代推出了换电。在换电模式之下,电池共享,利用率提升,动力电池的总需求下降,由供不应求引发的上游矿资源价格上涨将会得到平抑。


上述基金经理告诉《豹变》,如此多的业务,如何形成战略协同,进而演化成类似亚马逊的增长飞轮?这就需要具备战略思维和协调力的高层主导,能扛起这座大旗的不二人选就是曾毓群。


当下,这盘棋局正缓缓展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鑫,编辑:悟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