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22 11:32
一个“刘翔峰”,会带崩整个“湘雅系”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 (ID:HealthInsight),作者:史晨瑾、严雨程,原文标题:《刘翔峰事件余波未了:一个“坏医生”会带崩整个“湘雅系”吗?》,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刘翔峰被指医术不端的事件仍在发酵。


8月18日,这位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下简称“湘雅二院”)肝胆胰外科出身的医生,因“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被免去湖南省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职务,停止处方权及手术权限。


继官方通报后,随后3天,舆论漩涡加速。更多称是其病人、同事和学生的声音,在社交媒体上声讨、举证,罗列刘翔峰的种种“医疗损害”行为。


“墙倒众人推,多方共同指责一位医生医德败坏的现象比较罕见。”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此前,公众对医生负面形象的指责多停留在群体层面,这次具名在刘翔峰身上,众人狂欢,一片谩骂。”


“一个具体的、罪行累累的‘坏医生’”,就此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受刘翔峰事件影响,湘雅二院员工的心态难免起伏。有知情人士告诉八点健闻,不少湘雅二院的医生在朋友圈刷屏“自证清白”,称虽然发生此事,但医院里仍有一群好医生在坚持;也有多位医生对八点健闻表示,网传刘翔峰行医不端的事件有所夸大。


舆情不能替代独立的行政与司法程序,刘翔峰事件尚待深入调查。


然而此时此刻,湘雅二院乃至整个“湘雅系”已一脚踏入危机,过往的负面新闻亦被勾起——小到院长桃色丑闻,大到医院骗保——不安宁的“湘雅系”,让多年前“湘雅系已经衰落”的风评,重上舆论风口。


刘翔峰其人


曾在湘雅二院急诊科轮转过的王雪医生(化名),向八点健闻讲述了自己对刘翔峰的印象。


刘翔峰是肝胆胰外科出身,两三年前转到急诊科做创伤中心副主任,主要负责普外急诊手术。


此前,急诊外科属于边缘科室,并无病房和手术室,在医院里扮演着分流患者的角色。


但自从一位急诊科出身的医生做了湘雅二医院的副院长后,急诊科的力量不断壮大,建立了创伤中心,设立独立床位、急诊ICU,处理危重、紧急的患者,新的门急诊大楼建成后还将配备专门的手术室。


也就是说,此前一无所有,仅能“分流患者”的急诊外科,突然拥有了独立收病人、做手术的能力。


这成了刘翔峰“施展拳脚”的一次机会。


当时,在肝胆胰外科这种主流科室一直缺乏机会的刘翔峰,急需独立带组以寻求职业上升的通道,正好赶上了急诊科突飞猛进的契机。


王雪回忆,创伤中心成立后,病情较轻的患者会被刘翔峰团队收治;病情严重、有并发症等复杂疾病的患者,才会请专科会诊。


自刘翔峰担任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以来,通过“截流病人”“挑选轻症病人”,大大增加急诊外科的手术量,急诊科的整体收益明显提升。而手术室、病房的运转,则需要大量医生支援。


“这种策略是比较危险的。尤其在夜间,急诊门诊可能只有一位值班医生,如果突然同时来几个主动脉夹层等患者,一方面医生要处理急诊病人,一方面还要接诊新的病人,是根本忙不过来的。”王雪说。


刘翔峰对急诊科的管理存在很大隐患。而对于目前网络上针对刘翔峰的举报内容,王雪称听闻过一些,但无法证实。“刘翔峰在医院的口碑确实不太好,曾经也被规培同学举报过,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并没有听说有什么处分决定。”


网络上针对刘翔峰的举报内容十分庞杂,主要集中在“未经病理诊断证实便切除患者正常器官”、“哄骗患者进行肿瘤手术”、“小病当大病治”、“肆意修改手术方案引发医疗事故”等过度医疗、不当医疗的行为上。


王雪认为,部分指控违反了基础医学常识,令医疗圈匪夷所思。


“例如切除患者正常器官,一般不太可能发生。”王雪解释,肿瘤患者会在术前通过CT或磁共振检查,如果医生怀疑是肿瘤,会进行手术,在术中对肿瘤做快速切片,进行20分钟的快速病理检查。如果是恶性的,医生会做扩大切除,良性肿瘤就直接切除。但正常器官被切除,是很不可思议的。


“倘若果真如此,也很难取证,除非有同时参加手术的医生拍到视频,或者找到手术机器人记录在案的一些数据。”


另一位曾是刘翔峰的同事也向八点健闻表示,从医学上判断,网络上针对刘翔峰的舆论有夸大之嫌。他还认为,“湘雅二院在病理诊断等方面的医疗质量管理流程,是非常正规的,这么大的医院不可能如此胡作非为。”


难扳倒的大三甲医生,陷入管理困境的“湘雅系”


很多网友质疑,刘翔峰如此行为,是否涉嫌故意伤害罪?是否应由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仅由医院及相关部门牵头的行政调查是否足够?


对医疗损害案件有丰富经验的国浩律师(天津)事务所律师张永泉告诉八点健闻,想要进入到刑事案件环节,流程繁琐。


张永泉表示,倘若网上爆料属实,刘翔峰确实存在对没有疾病的组织擅自进行切除等行为,则需要先走医疗事故鉴定调查流程;倘若刘翔峰的行为确实造成患者重伤及以上的损害后果,且他承担主要责任,则可能启动医疗事故罪的刑事程序。“调查程序至少会持续半年。”


在现实操作层面上,医疗事故的鉴定并不简单


张永泉坦言,他曾接手过非常多起医疗损害案件,大部分的结局是立案之后追究不了医生的责任。


当医疗损害案件发生后,关键一环是要通过取证界定医生存在“主观故意”,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手术本身就是在患者同意下的人身伤害行为。医患追求的共同目标,是治疗效果大于手术带来的损害。所以,在患者同意的前提下,很难证明医生的主观故意。


“法律事实和客观事实往往有出入。有些好查实的,点到为止;缺乏证据的,也无法板上钉钉。”张永泉说,医学天然的专业壁垒、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等,导致医生能够利用专业知识、技术和话术,规避行政处理和刑事调查。


“违规操作的空间很大,执法力度不足,想要从医学层面‘进攻’、‘打败’三甲医院的大主任,是相当困难的。”


除了能否定罪,公众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一个“惯犯”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土壤?为何一个风评差到一边倒的医生,在这么久之后,医院才因舆情压力而对其停职处理?


质疑声难免会汇集到湘雅二院,甚至波及到“湘雅系”。人们问:湘雅的管理怎么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这并非“湘雅系”近年来的第一次丑闻。


早自2006年,湘雅医学院即被相继曝出腐败案件,时任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院长陈主初被查处;2010年湘雅医院多名中层干部与职工被该湖南省纪委陆续带走调查;2014年,中南大学原副校长、原湘雅二医院党委书记胡铁辉涉嫌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2017年,湘雅二医院院长周胜华疑似因“管理混乱”被免职,而就在前一年,央视调查报道了包含了湘雅二医院在内的6家大型医院的医疗腐败黑幕。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21年,湘雅医院原副院长龚志成因涉桃色丑闻、涉嫌卷入商业贿赂被免职。


还有被通报的骗保新闻。2019年6月,湘雅二医院因骗保被通报。经查,医院存在虚记多记手术缝线等耗材费用、过度检查、过度医疗等严重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的行为,全部追回违规医保金并处罚金共计3359.26万元。医院4名院级领导及违规科室的15名中层干部受到处分。


同期,针对湘雅系医院的投诉也此起彼伏。据公众号“阿基米德Biotech”统计,在“问政湖南”上,针对湘雅系医院的投诉,仅今年以来已逾20起,包括心脏手术后离奇死亡、不当手术致人瘫痪等事件,大部分还打着“未办理”的灰色徽章……


十余年来,围绕湘雅系的种种负面事件不断曝光、不断演化升级,伴随着外界对于“湘雅系”管理疏漏的指摘,乃至唱衰“湘雅系”的声调,终于在这一周的刘翔峰事件中,汇集为前所未有的声浪。


百年湘雅,尚能饭否?


无论是湖南当地人,还是医疗界人士,对于“湘雅系”可谓爱之深、责之切。


时至今日,早年“北协和、南湘雅”的说法,已经鲜被提及。甚至一位“湘雅系”的管理者,曾对同行坦言,如今的湘雅已无法与协和相提并论。


但从医院实力排名来看,“湘雅系”医院近些年表现并不差,甚至有所进步。


八点健闻梳理了2013年~2019年中国医科院发布的医院科技量值(STEM)榜单,湘雅系的湘雅医院、湘雅二院、湘雅三院的排名均有提升。其中,湘雅医院更是从昔日的第25名跃升至最近一年的第8名。而在艾力彼发布的2021年顶级医院100强名单中,湘雅医院和湘雅二院均位列其中,分别斩获第12名和第20名。


一位熟悉湘雅系医院的医管专家强调,湘雅系医院管理非常严格,医疗质量可靠,不能因为某些个案而否认整个湘雅系的医疗水平,“即便是现在,湘雅培养出来的医学生,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非常受认可的。”


但关键在于,湘雅系的成绩虽有,发展中的掣肘也不少。


比如,相比其他医院在如今的“大分院时代”大秀“肌肉”,湘雅系多家医院一直没有自己的分院,在省级龙头中显得“羸弱”不少,曾经如火如荼的湘雅五医院PPP项目(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项目运作模式),也因为种种原因停摆。


在医学教育方面,一位毕业自湘雅医学院、如今南下从医的老湘雅人表示,从他关注到的一些医学院校排名上看,湘雅这些年排名有所下降。尤其在近年,广州、浙江等地的医学院校排名快速前进,湘雅反而被挤到后面去了,这让他很是焦虑。


2022年2月14日,教育部公布第二轮“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医学类学科全部挂零,无一入选。


名单公布以后,不少老湘雅人深感痛心。


一位熟悉湖南医学教育的医管专家表示,从地域文化来看,湘雅的确不是一个比较开放的系统,因为其内部资源结构本身就偏封闭,这会直接折射到培养人才方面。此外,湘雅系内部竞争激烈,导致了湘雅系不少人才出走,甚至可能是众多医学院校中流出最多的。


一位湘雅系的在职医生扼腕说,对于院士、长江学者这类的高级人才,湘雅不论是引进还是自身培养的数量都严重不足。而医院内,主治医生、低年资的副教授也流失较多,医院对人才的吸引力在下降。


“空间小,但是人的能力强,只能被迫‘内卷’。加之内部派竞争激烈,导致难免有些人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触及底线甚至违反底线。”上述熟悉湘雅系医院的医管专家说道。


一位医学教育专家表示,近些年来湘雅系负面新闻不断,也反映出价值观的松动。


他不禁以“协和系”的院风、校风举例。“协和的人有很强的民主作风,亦很珍惜自己的医生身份。协和内部有这样一番话,谁敢砸了协和的招牌,协和就砸了谁的饭碗。”早年间,协和以这样的方式,清除掉了一批医德医风低下的人,并建立起了自我反思的机制。“但在湘雅,这种内部机制的自我完善和反思是很弱的,尤其是领导干部。”


多名受访者均对八点健闻表示,湘雅一脉的医疗质量、人才素质仍然十分优秀,用“没落”来描述有失公允。但随着东部,南部省份的崛起,其医疗行业飞速发展,各区域的医疗壁垒也越建越高。人们不会也不必为了看病不远千里前往长沙,湘雅系的全国影响力确实已不如鼎盛时期,如今只能辐射到湖南省内6600万人口的看病需求。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旦各色负面新闻缠身,即便是底子再强,也难免有“没落”之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湘雅目前面临的发展困境,在短时间内无法摆脱。但管理上的疏漏,或是能快速补上的课程。


一位医疗管理专家认为,如今的湘雅其实大可不必追求“北协和,南湘雅”的旧时荣光,时至今日的湘雅依旧是湖南省内医疗的龙头,能够服务好本地患者,正视并解决管理上的漏洞,亦是对历史和医学本身的尊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 (ID:HealthInsight),作者:史晨瑾、严雨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