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3-07-14 15:08
被阿里裁员之后,他们怎么样了?

曾几何时,阿里巴巴承载了无数年轻人对未来科技的梦想。过去在阿里得到的高薪,并不是因为自己能力强,而是赶上了好时代。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多面体InterfaceX (ID:jmchuangxin),记者:程璐、肖芳,编辑:文姝琪,原文标题:《被阿里裁员之后,他们怎么样了?》,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如果被通知裁员的感觉犹如晴天霹雳,那么担心自己遭遇裁员的感觉就像是乱箭穿心。


前者是短痛,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后者才是真的难熬。


阿里员工如梦正在经历担忧的煎熬。如梦第一次注意到公司裁员是在去年一个大项目刚结束,一位同事在内网发了告别帖。当她得知这位同事遭遇裁员非常震惊:这可是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怎么就裁员了呢?


最近一年,如梦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工作中接触过的很多积极靠谱的同事都陆续离职了。她越来越不安和后怕:因为买房,自己刚通过公司的ihome无息置业贷款计划借了60万元,如果离职需要在一周之内还上所有欠款,万一被裁了怎么办?


和如梦相比,几个月前才来到阿里的李凡还有点恍惚。


他研究生毕业便去了一家互联网大厂的核心业务做研发,一干就是7年。去年,他所在的业务突然裁员,他赶在被通知裁员前匆忙谈了阿里海外业务的offer。他对这个去向谈不上满意,但当时的想法就是赶紧跑,“如果我晚一周提就被裁了。”


但让李凡感到不安的是阿里也不稳:他时而觉得海外业务还有崛起的希望,时而又觉得过不了太久就会收缩,“说不好未来会怎样,甚至有点羡慕在传统行业的同学。”


在他此前的认知里,这5年非常关键,因为他的目标是从P7升到P8,此后还想从P8升到P9、P10,但现实让他失去笃定。


破防


“去年如果不急于找工作,其实领个裁员补偿再走更划算。但当时没有经验,觉得被公司裁员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李凡表示。


他从小就是好学生。从县城考到北京一所知名211的计算机专业,他的成绩一直很好,还被保送了本校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之后,他又通过校招入职了一家Top级的互联网大厂。


一路走来,他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通过好好学习获得了不错的工作。不断获得的积极反馈,让他更加坚信在既定游戏规则中通过努力向上攀爬的重要性。哪怕是在工作的前几年,这个方法依然奏效,他通过努力工作成为优秀员工,几次获得升职加薪的机会。


好学生心态影响了他的选择,也让他有点迷茫。在遭遇裁员之前,他一直活在自己小而具体的世界中:把代码写得烂熟于心,把更多个人时间投身到可以用来升职的大项目中,知道如何汇报自己的工作业绩。就像复习考试一样,他知道应该在哪个知识点上投入更多精力以获取更好的分数。


但好像这些方法突然没用了。尽管去年在绩效评定中还是拿了优秀,奈何自己所在的团队整体被裁撤了。


这才促使他去了解整个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什么以及其他行业的同学是什么工作状态。他逐渐意识到,自己运气好赶上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高速扩张期。资本狂欢,让互联网新贵们接连涌现,北京、杭州实现了无数财务自由、房地产翻倍的故事。在业务疯狂扩张的同时,登上阿里、腾讯、字节跳动这些巨轮的人也越来越多。


只是,他们没去想过,巨轮也有扩张不动的一天。已习惯通过个人努力获得外部积极反馈的李凡,不知道接下来在工作中应该追求什么:“努力还重要吗?”


阿里员工阿宁破防的一瞬间是,她正在办公室汇报工作时接到了HR的钉钉来电。她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询问主管:汇报还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吗?


尽管一天前整个办公室都听到了“裁员”的风声,阿宁在听完HR的通知之后,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她已经在阿里工作11年,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在围绕这一家公司转,甚至阿里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


“本来以为自己能熬到40岁,但还是高估了自己,不舍得,不想走,当时很想争取留下来。”


但HR没时间和阿宁谈感情。会谈的“小黑屋”里只有两个人,业务一号位和HRG,他们并没有明说公司在裁员,对员工的话术也只是:由于公司当前运营状况不佳,你的岗位被取消了。HRG提供了两个方案:如果两个工作日内离职,就能拿到N+3的赔偿,如果想留下来,就要在一个月内自行解决内部转岗。


实际上,内部整体都在裁员,根本没有转岗的去处。阿宁带着选择走出会议室,结果却发现自己所有的公司账号权限已经全被收回,早上的工作链接也无法打开了——自己和这家公司11年的交情戛然而止。


阿宁进入裁员名单的原因是,刚刚过去的公司考核中她背上了不太好看的绩效。主管本想借此激励她,但没想到最后却成为影响裁员的因素。在接到HR的电话之前,她还心存侥幸,自己2011年大学毕业就进入阿里,裁掉自己公司需要付出的赔偿金相当于十几个月的工资,“是很不划算的”。


似乎一切都变了。


以往每年4月底绩效评完,阿里都会进行一轮洗牌优化,但从2022年开始,优化变成了心照不宣的裁员,连阿宁所在的集团核心部门也受到波及。此前大家以为裁员只会发生在本地生活、飞猪这样的环路公司,这一次约有20%的部门员工都受到影响。


去年以来,阿里的组织结构在持续变革,业务合合分分,组织也在变轻变薄。今年3月,阿里启动史上最大的组织变革“1+6+N”,成立云智能集团、淘天集团、本地生活集团、菜鸟集团、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大文娱集团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N)业务公司,菜鸟、盒马、云智能集团分别计划上市。


“降本提效”是变革的关键词。在此背景下,裁员也再次提速,阿里云智能率先被曝开始进行组织岗位和人员优化,整体比例约7%,其他板块淘天集团、本地生活、菜鸟、大文娱等也难逃裁员。


有员工感叹,过去阿里这艘巨轮开得快、收获丰,但如今黄金时代成为过去式,增长红利消失,巨轮也会动力不足。最快速、最直接的节流方式,就是削减人力成本,裁掉一个阿里高P员工每年就能省出百万级费用。


在有人必须要下船的时候,感情也只能放在一边。


改变需要勇气


过去在阿里得到的高薪,并不是因为自己能力强,而是赶上了好时代。一夜之间,无论离职还是在职的阿里员工,都醒了。


当时代的馈赠终结,这些得到过馈赠的人们如何面对工作和生活?


这对选择拿N+3离职的阿宁来说,是一道必答题。


跳槽、待业、考编、创业、转岗,还有回家躺平,基本上构成了离开阿里后的几个去向。虽然觉得自己辛苦工作10年,值得好好放个假,但她还是忍不住做好简历,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看市场。


“结果一投就发现不对劲了,前后100多封简历全部石沉大海。”甚至连回复都没有,阿宁一开始觉得,自己怎么着也是从阿里出来的,怎么可能找不到工作,大不了放下身段去中小公司,但冰冷的环境和现实很快给了她沉重一击。


阿宁的遭遇在今年被裁员的互联网求职者中非常普遍。今年4月,脉脉对上千名遭遇裁员的互联网求职者进行的调查显示,近67%的求职者连一个offer都没得到。


阿宁自己也猜测了大致原因:年纪过了30,细分岗位与需求很难匹配,以及一个十年阿里人突然投中小厂,本身就很奇怪。


一位多年服务阿里巴巴的猎头表示,现在是“人多于机会”的状态,很多阿里“卷王”流向市场,但现在环境不一样了,特别是“老阿里人”重新就业比较难,其年龄和专业技能可能都不适合当前本就不景气的互联网环境。“最近看着这个市场,我也很无力。”


最终,阿宁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体制内的岗位,这里没人关心工作背景,只看笔试和面试表现。相比于投了上千封简历也渺无音讯至今仍在待业的前同事,她已经足够幸运。


下一个进入“小黑屋”的阿宁同事,入职时间比她还要再久两年,对方的心情全然不同,早早就等待拿“毕业礼包”的这一天,然后回家躺平。


看到被迫离职同事的遭遇,仍然在岗的人也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身边同事经历40岁中年失业危机后,如梦周末在杭州郊野也玩得心不在焉。她开始考虑该怎么给自己增加筹码,提升学历或者报课学习,总之不能闲下来。


年轻人心里清楚自己说不定哪一天也会遭遇裁员,但有很多人也不知道如何改变现状,甚至连改变的勇气都没有。有的人在反复在心里盘算回老家,手里的钱够全款买房,生活也不至于有太大压力,但又会觉得不甘心;有的人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也不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干嘛,干脆继续在大厂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同样仍然在岗但不知所措的阿坤选择了观察身边离开大厂的朋友们都在做什么。他发现,在行业下行期主动离职的人现在过得都不错,“主动离开的都比较有想法,不然大家就会继续在公司苟着。”


据阿坤观察,部分朋友选择了彻底离开大厂。有人因为原本热爱户外运动,去开了户外用品专卖店;有人去开了民宿,利用此前在大厂做新媒体运营的能力制作宣传物料,吸引人去体验。还有人利用自己在大厂的经验和人脉,开始创业。比如,做一家小型外包公司,专门接大厂不愿意自己干的项目。


但阿坤表示,自己还没有改变的勇气。他时常安慰自己,他所在的业务还比较稳,短时间可能不会大动。“大环境如此,就得过且过吧。”


回归平常心


曾几何时,阿里巴巴承载了无数年轻人对未来科技的梦想。由其创造的双11电商狂欢,一年年地不断刷新纪录,其提出的新零售,也承载了很多人对科技改变零售行业的期待。但如今,跳动在电子大屏上的实时GMV(总成交额)数字消失了,往日的繁荣定格为历史,年轻人的梦想也变了。


进入阿里之前如梦踌躇满志,她给自己定下了两年内升P的目标,在外界眼中,阿里的“高P”始终伴随着财富和地位的光环,但今天如梦也不再抱有高期待,淘天集团向“P序列”动刀的消息传出后,她意识到未来晋升可能会更难了,一个P级中间多了三个层级。


在阿里任职期间,严哥自认为是一个“阿里味儿”很重的人,他积极向上、乐观开朗,也非常认同阿里的文化。


“早期在阿里,我认识了很多牛人,那时候大家都特别谦虚,而且目标一致,要做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好的零售。”严哥进入盒马时间早,不仅享受到了互联网红利,眼界也跟随阿里得到巨大提升。“在盒马的前三年,我是最开心且有成就感的。”


几年前,很多进入阿里的人都被马云改变世界的梦想所打动,如今这些已经变得没那么重要。严哥拥有超过20年的零售工作经验,他很快就找到了下一份工作,但离职之后,有更多年轻人经常会来找他 “取经”。


年轻人现在关心的问题变成了,“遇到裁员时应该如何争取最大利益”,也有人问“离开阿里之后,接下来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工作”,还有人问“如何调整心态,避免焦虑”。也是在这一刻,严哥真正理解了年轻人经常在网上用来自嘲的“打工人”,这种自嘲包含着很多不甘与无奈,但所有梦想终究在自己无法决定的变动中被磨没。


阿坤的朋友来到杭州两年已遭遇两次裁员。第一份工作试用期转正前就被裁,第二份工作干了一年多又被裁,现在找到了新工作他已经彻底躺平,不对工作抱有任何期待,因为不希望工作给他带来任何情绪上的起伏。


阿宁所在的集团团队整体并入了淘天集团,但调整并未完全落定,阿宁认为下一波裁员还将接踵而至——指标随时会到,每隔一段时间,周围就有人开始打包东西,第二天座位就空荡荡了。


这是整个阿里集团业务起伏的缩影。当涉足的领域足够多时,新业务的试错成本也越来越高,对风口的态度也会越来越谨慎。直到有一天,降本增效成为了整体目标,不赚钱的业务、不赚钱的人将率先被迫离开。


2017年阿里的员工数量还只有5万人,到2022年巅峰时期,这家公司总人数已经超过25万人。过去5个季度里,阿里员工数量减少了2万4000多人,平均每个季度阿里就要净流出4800人。


尽管阿里巴巴近期也对裁员传闻作出回应,称2023年六大业务集团还要再招15000人,其中校招超过3000人。但大多数人都明白,招聘与裁员不矛盾,将老员工替换成性价比更高的新人,本身就不失为一种降本增效的方式。


还没有离开阿里的人,已经不再抱有高期待,甚至预设裁员的到来。如梦说,感觉很多事情都不是个人做努力就能改变的,还不如及时行乐。“虽然嘴上说着及时行乐,但我还是有危机感的,现在也会有意识地多储蓄,少花钱,以防不时之需。”


离开阿里之后的严哥和阿宁,则对未来的工作和生活有了更多理解和感悟:对于工作,梳理资源,理清目标,放宽心态,降低期望值;对于生活,多陪家人及朋友,健康最重要。


未来,阿里这艘巨轮将要驶向何方无人知晓,但确定的是,这样勒紧裤腰带的日子,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普通人在巨轮之下的身影显得越发渺小,大家能做的只有努力生存,或许风会再回来。


“天无绝人之路,之前我也想过,我离开阿里还能干什么,但最后发现其实都能生活得挺好,总有适合你的事情去做。虽然我现在的编制工作一个月只有几千块钱,跟在阿里时完全没法儿比,但性价比比之前高多了,不用加班,还能有时间去探索更多副业可能。”阿宁说。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多面体InterfaceX (ID:jmchuangxin),记者:程璐、肖芳,编辑:文姝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