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8-09-12 19:21
上万只海螺才提取出1克,这种染料,是权贵的颜色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vicko238,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天讲一个曾经辉煌、现在却被工业化嫌弃的染料。


1636年,已经功成名就的著名画家彼得·鲁本斯受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雇佣,为王室的一处狩猎行宫画画。然而,他却把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给画错了……



幸运的是,王室并没有要求他返工赔钱,因为真相在当时已经消亡了数百年。


这幅画的名字叫《赫拉克勒斯的狗发现紫色染料》,取材于一个神话传说:有一天,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带着他的狗前去向水仙女泰罗示爱,但狗在路过海滩的时候贪玩咬了一个贝壳,贝壳的血把狗嘴染成了紫色。仙女很喜欢这个紫色,要求做一件同样颜色的长袍,从此这种贝壳成为了紫色染料的来源。


但是鲁本斯画中的这个关键贝壳,却画错了物种。



你可能要问,一个神话故事,难道不是画家想咋弄就咋弄,何谈画错呢?


虽然这个故事是神话传说,这种染料和它来源的贝壳却是真的。非但如此,它还是古代世界最宝贵的染料,曾经风靡地中海,成为古罗马最高权力的象征,价比黄金,所以才能获得神话起源的至高待遇。


可惜到了鲁本斯时代,这种染料的真正来源早已失传,画家想必是迫不得已才随便画了这个;还要再等很久,它的真面目才重又为人所知。


这种染料,就是传说中的“推罗紫”(Tyrian purple)


大概这颜色 | colorhexa


紫,成就了一个国度


公元前16世纪(大约对应中国商代早期),现今黎巴嫩、伊拉克一带的居民扬帆出海,向西挺进。地中海东岸的新月沃地曾在之前的几千年里向外输出了小麦、大麦、绵羊、奶牛等诸多驯化物种,这一次,他们的产品同样没有令人失望——来自贝壳的紫色染料。


染料浓郁耐久,比相似的植物和矿物色料都更牢固。西边的古希腊人把这群掌握制造技术的闪语族人称为“腓尼基人”(Phoenician),即“紫色国度的人”。之后的几个世纪,腓尼基人靠着商业头脑和进取精神,在整个地中海范围建立据点。能做到这些,港口城市推罗(Tyre)功不可没。


黎巴嫩推罗市 | Wikimedia Commons


这里出产了让腓尼基得名的珍贵颜色,被称为“推罗紫”。至今仍有成堆的螺壳遗迹散布推罗港沿海。


推罗紫有名,原料却很不起眼。最常见的两种是红口岩螺(Stramonita haemastoma)和染料骨螺(Bolinus brandaris)。它们分布在温暖海域,喜欢待在有岩石的浅滩,前者只有鹌鹑蛋大小,后者可以长得比鸡蛋稍长。


(a)红口岩螺,(c)染料骨螺,(b) 可以制作靛蓝和推罗紫的骨螺Murex trunculus。| 参考文献2


作为肉食性贝类,在捕捉猎物或遇到危险时,它们颈部附近的鳃下腺会分泌黏液麻痹对手。发白的黏液将在空气中发臭并变色:黄色、绿色、蓝色,最后是紫色。


根据亚里士多德《动物志》的记载,较小的贝类难以直接取出腺体,工匠们会整个打碎;而对于较大的海螺,人们选择剥掉外壳再取出分泌原液的部分。当然,人也可以刺激贝类挤出黏液,不过这种非杀害的方式会弄脏双手。


根据贝壳种类和染色方法的不同,可以制作出蓝色、深红和紫色的色料,而最后一种最珍贵。


根据后来古罗马人的记载,一只海螺只能贡献一滴原液。染料制作耗费巨大,过程繁琐,大量推罗人投身其中。作为回报,到公元3世纪,推罗紫染色的羊毛已经与等重的黄金等价。


紫,是权贵的色彩


可惜的是,推罗紫的制造技术已经失传,我们只能从古罗马人的记载中寻找鳃下腺变为高级染料的方法。


公元1世纪,古罗马人老普林尼记载了用红口岩螺制作染料的步骤。


捕捞这些海螺有特定的时令,最好的打捞季节是大犬星上行或在春天以前,这时海螺长得最大。


取出的腺体要加入一定量的盐,浸放不要超过三天。这些海螺越新鲜,染料质量会越好。


在锡制容器内熬煮海螺,每一百个安佛拉罐可以煮出五百磅染料。这个过程中,要时不时地刮去上层的浮沫,撇掉螺肉和连在肉上的腺体。


到大概第十日,整个坩埚里的物质呈现液态时,放入一张羊毛进行试染色。


安佛拉罐的特点是尖底、细颈、瓶身长。| Wikimedia Commons


但是根据老普林尼的说法,红口岩螺汁液如果单独使用是很下等的,也不是推罗紫,因为会褪色。


真正的推罗紫由红口岩螺和染料骨螺的染料混合而成。前者会给后者的暗色增添绯红色调,而后者能很好地把红口岩螺的色料固定在纺织物上。


制作方法是先把羊毛放入未经熬煮的染色骨螺染料中,上色后,再浸入红口岩螺汁液里。染上的颜色一眼望上去偏黑,却在光线里熠熠生辉,是最高级的推罗色。


意大利San Vitale教堂,拜占庭帝国查士丁尼一世的长袍用马赛克表现了推罗紫。| Wikimedia Commons


古罗马人为推罗色而疯狂,让它不止与金钱,还与权力挂钩。根据古罗马作家康涅利乌斯·尼波斯的说法,紫罗兰是他小时候最流行的颜色,一磅织物要100银币,后来是塔伦特姆红,最后是染过两次的推罗紫——1000银币也不一定能买到一磅织物。


之后的几个世纪里,推罗紫的使用在罗马被越来越严格地限定在社会上层。到了公元4世纪,只有皇帝本人能穿着“真正的紫色”。


依靠与权力的关联,推罗紫价格高昂,高昂的价格又返过来限制人们的使用。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和土耳其人征服君士坦丁堡后,推罗紫的制作方法在西方世界失传,因为没人再用得起这么贵的染料。


等到17世纪鲁本斯的时代,或许这种颜色本身和希腊神话一样都变成了传说。


再现的推罗紫,不复昔日荣光


贝壳染料的再现有很多传说。


比较真实的一个故事发生在英国。1684年,英国人威廉·科尔(William Cole)听说有人在爱尔兰靠着贝壳染料大赚一笔后,开始了在布鲁斯托海边漫长的寻觅。他的苦心没有白费,找到了英国沿海能够产生紫色染料的本地贝壳。阳光下,贝壳汁液在几小时后变为深紫红色,染过的亚麻布后经历40次洗涤颜色不褪。


科尔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失传已久的推罗紫。


他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封长信寄给了牛津哲学学会。这封信用话痨般的口吻详细描述了他寻找贝壳的起因、染色过程、洗涤情况、打算献给国王但国王不幸驾崩等经过,并配上了实物尺寸的贝壳插图。


虽然科尔没有告诉我们这种颜色的化学本质,但贝壳染料重现的事情逐渐为大众所知。



科尔写给牛津信件的配图。其中右下方的图6与图7被认定为犬峨螺(Nucella lapillus),与红口岩螺、染料骨螺同为骨螺科(Muricidae)物种,生活在欧洲与大西洋东北岸 | 参考文献5


直到1908年,奥地利化学家保罗·佛里德伦德尔(Paul Friedlander)利用12000只染料骨螺提取出1.4克纯净的推罗紫(C16H8Br2N2O2),一种含溴的化合物。这种提炼并不是出于商业目的,当时的化学工业已经能制造出苯胺紫、茜素紫、偶氮染料和颜色相近的靛蓝来满足大众的需要。耗费数万只贝壳把衣服染紫,对20世纪的人来说太不经济。


推罗紫着色剂分子结构 | 参考文献2


至今为止,推罗紫也没有被商业合成过,现代工业完全能够用更廉价的方式制造出相似的色调。


地中海东岸早已不再有大批采螺人。


不过除了历史上,现代人也没有放过染料骨螺(较大的那种)的,它还在以另一种方式服务人类——餐桌上。


参考文献


1.[英]菲利普·鲍尔 著,何本国 译《明亮的泥土》,译林出版社,2018年第一版。

2.Indigo, woad, and Tyrian Purple: important vat dyes from antiquity to the present.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0160932793900628

3.The Minoan origin of Tyrian purple.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Robert_Stieglitz/publication/261818482_The_Minoan_Origin_of_Tyrian_Purple/links/59ee19ed0f7e9b36957594cc/The-Minoan-Origin-of-Tyrian-Purple.pdf

4.Indigo and Tyrian Purple – From Ancient Natural Dyes to Modern Organic Semiconductors.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ijch.201100130

5.A Letter from Mr William Cole of Bristol, to the Phil. Society of Oxford; Containing His Observations on the Purple Fish. https://www.jstor.org/stable/102202

6.Pliny the Elder, The Natural History. John Bostock, M.D., F.R.S., H.T. Riley, Esq., B.A., Ed.  http://www.perseus.tufts.edu/hopper/

Walker, D.R. (1976-78), The Metrology of the Roman Silver Coinage. Parts I to III.


本文来自果壳,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别打CALL,打钱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