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3-03 16:12
熔喷料增产7成,董事长释疑:为什么我们还是买不到口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李佳


“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


中石化振臂一呼,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口罩机上,全国3000多家企业转产口罩。截至2月29日,我国口罩日产能产量双双突破1亿只。


现在市场的情况已经变化,不是口罩机不足,而是熔喷布产能卡了脖子。


道恩股份是国内最大的口罩布聚丙烯熔喷料生产商,市场份额占到40%左右。聚丙烯熔喷料是口罩最核心、最关键的原料,目前,仅道恩股份的熔喷料产量已经可以满足2亿多只口罩产能,可为什么口罩产量还是上不去?我们还是买不到口罩呢?


道恩股份董事长于晓宁近日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细说缘由。下面是于晓宁口述,有删节。


山东道恩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晓宁。


医用口罩最重要的就是中间的熔喷层,这是口罩的“心脏”,主要隔离飞沫、颗粒物等。我们道恩股份生产的口罩布聚丙烯熔喷料,就是口罩最核心、最关键的材料。


在口罩产业链上,我们处于中上游。一般先从石油等行业获得聚丙烯专用树脂,我们生产成口罩布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然后发往熔喷无纺布厂制成熔喷布,最后送往口罩厂。


一吨聚丙烯熔喷专用料,能做成30万~50万个N95口罩,或者100万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防护服也需要这种产品。以往熔喷料用量不是很大,大家对这个事情也没有去重视,行业一年的产能也就是七八万吨。像我们这样可以生产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的企业就更少了,过去大概也就五六家的样子。


道恩股份是从2003年就自主研发了口罩布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因为当年遇到非典,我们把它从一个系列品种变成了重点产品来研究,17年的积累下来,我们从技术和产量方面,已经是国内领头的生产厂家,市场份额基本能占到40%。


疫情发生以来不少企业都转产去做口罩,但为什么产出还是慢?因为他们没有技术储备,研究原料、工艺配方也需要一定时间。虽然熔喷料的技术门槛不是太高,但是对工艺的掌控要求却很高。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属于高熔指产品,一般纺粘料熔指都在40左右,熔喷料高达到1500,生产过程中如果工艺掌握不好,就会出现熔喷波动,导致熔喷布纤维丝不均匀,这就会影响口罩过滤层的阻隔效果。


所以买来设备搞来配方,弄来工人,这个熔喷料就可以直接做了吗?不是这样的,光有这些还不够,用在口罩的熔喷专用料要求很高的,正常情况下,口罩用的聚丙烯熔喷专用料需要经过严格性能测试,包括生物指标测试(如抗菌、细胞毒性等),这些测试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同时还得依赖严格的工艺流程管理、工人的熟练程度等等。所以我现在也有点担忧,如果大家一味地为了供给,就会粗制滥造影响产品质量。看新闻说,有些过去没有生产这种产品的企业,一下子生产几十吨、几百吨,我想想这也是个问题。这是防疫物资啊,关系到人的生命健康。


作为口罩的最核心材料,聚丙烯熔喷料对工艺的掌控要求比较高。


其实年前1月23日公司放假时,我们原本储备了一些原材料和产品,按照以往的需求,一天的订单也就是100吨左右,但那几天发现订单突然开始增多。经历过非典,多年来公司也一直做防护等产品,我还是有一点应对经验,于是只让部分员工回家过年,没有给维修工放假,而是让他们赶紧检修设备。检修了两天,发现疫情开始变得严重,我们的订单已经超过产量,我立刻安排大年初二就开工,一开始产量和出库量基本还能匹配起来。


但是到了初五、初六,发现订单已经严重超过了我们的产能,这时候我开始考虑增产的问题。如果重新定制设备根本来不及,只好把其他产品上的设备拆装拆分,我们原来有8条生产线,后来变成了21条,一共四个生产车间,把其余三个的工人都调过来,增加到两百人,全部生产熔喷料。


日产量由原来的135吨增加到230吨,增加了7成。尽管满负荷生产,还是面临很大的压力。按照现在的产量来算,这些熔喷料可以生产2.3亿只一次性医用口罩,即使是N95,也可以生产7000万~1.15亿只,但如今,全国口罩的日产能才刚刚突破1亿只,关键就卡到了熔喷布环节。我们大年初二开工时,不少熔喷布厂因为春节、疫情等原因还未复工,有的直到初八甚至更晚的时间才开工,这也会影响口罩的生产。


眼下,我们增产面临的难题就是设备安装。当时都是自己改造的其他生产线设备,需要搬运、改造、调试安装,产能低、产量低、耗能还比较大。


前期复工时,物流的制约导致原料难进来,产品难出去。


增产上不去,我一直很苦恼,因为设备厂家在外地,当地不允许它开工,我们怎么去协调,该去找谁都不知道,所以只能等对方开工,最近这几天才解决这个问题。


以前一次性医用口罩成本几毛钱一个,现在几块钱,媒体也报道熔喷布的价格从一吨2万多涨到了十几二十万,涨了有十倍。作为熔喷布所需熔喷专用料最大的供应商,我们敞开供应、扩大产能对平抑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市场价格起到了重要作用。


现在熔喷料的供应是充足的,下游口罩机和生产厂家也不少,就是卡在熔喷布的生产上,所以熔喷布价格上涨这么多。


我分析原因有两个。一是熔喷布的生产线投入较大,设备生产安装周期比较长,能提供关键零部件的厂家并不多,喷丝板、喷丝模头等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与国外厂商有较大差距,进口装备的交付周期和组装时间都比较长,一条产线没有个三五个月上不去。因为投入比较大,周期又长,大家怕等到建好投产时需求也下去了,所以投资积极性也没那么高。而上一条口罩生产线,如果有设备,半个月二十天就可以。


第二个原因就是技术的掌握,生产熔喷布的技术要比做口罩的技术更难一些,工人需要由熟练工进行专门培训,对厂房也有专门的要求,因此口罩工厂的建设速度,大于熔喷布工厂的建设速度。


这就像一个葫芦,我们在上面提供原料,熔喷料基本能满足熔喷布厂的需求,但下面熔喷布满足不了口罩厂的需求,就会供需紧张,价格也会上涨。谁在葫芦的中间卡腰,谁就价钱高。


疫情当前,做口罩的过程中,企业家的责任感很重要,遇到这么大的疫情,不能光想着赚钱,还要考虑产业报国的社会责任。


这次疫情,我还感觉到大数据的匹配对口罩生产很重要,我们到底有多少熔喷布的工厂、有多少材料、口罩的工厂,如果知道这些数据,就能统筹安排。再比如要扩大多少材料的生产能力、多少熔喷布的生产能力?把这个业务给谁?在这个过程当中,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一定是要有机结合的,所以统一指挥、统一调度、统一配置,是很重要的。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口罩,从纺粘布、熔喷布、耳带、鼻夹,这背后每一个链条环节都有不同的企业参与,这些都要做好统筹,才能解决当下的供需矛盾。这几天我们新的设备运到之后,预计之后就能做到日产量300吨熔喷料。我们现在也在和一些院校、企业合作,进行材料的研发升级换代,希望能提升道恩在医疗卫生产业链上的科技创新能力。


中国是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之前也有外商找到我们希望能加钱出口材料,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今年是优先保国内供应。现在全球疫情蔓延,如果过段时间能满足国内需求的情况下,我们也会考虑出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李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