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推广

2020-09-26 19:20
“罗胖”要带着罗辑思维来创业板,欲做“知识付费第一股”

此番若能成功上市,罗辑思维或将成为A股的“知识付费第一股”。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ID:gjjrb777),作者:杨紫薇,编辑:王莹,责任编辑:白岩冰,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罗辑思维的上市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9月25日晚间,深交所官网显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维造物”、“罗辑思维”)递交上市申报稿,拟申请在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作为罗辑思维的运营主体,此次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思维造物拟募集资金10.37亿元,用于“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项目”、“人工智能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技术平台建设项目”、“得到学习中心系列拓展项目”的建设之中。


早前,公司曾宣布赴科创板上市,后将上市板块变更为了创业板。分析人士认为,此番若能成功上市,罗辑思维或将成为A股的“知识付费第一股”


获资本青睐


据悉,罗辑思维系一款知识脱口秀节目,由著名媒体人罗振宇一手创办(因有着微胖的身材,罗振宇被粉丝亲切地称为“罗胖”)


2012年12月底,罗辑思维第一期视频上线,此后每周更新一期,内容主要是罗振宇分享个人的经历,用较为幽默的语言将独到的思维传达给读者,时长在10几分钟到一个多小时不等,最初是在优酷平台上播出。


同时,与其同名的微信公众号也开始运营,每天罗振宇也会在公众号推出一段60秒的语音。2015年,罗振宇顺势推出得到APP,开启了知识付费的道路,这也成为罗辑思维旗下最具代表性的产品。


这家从事知识付费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得到资本的加持。


天眼查显示,罗辑思维此前共获得了5轮外部融资。2013年到2017年,公司每年都有外部资本进入:首轮融资的投资方为顺为资本,A轮融资的投资方系启明创投;在2017年的这一次融资中,红杉资本领投,真成投资、华盖资本、腾讯投资、英雄互娱、华兴资本等多家跟投。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罗振宇直接持有公司30.35%的股份,同时通过间接控制16.26%股权,共计持股46.61%;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天田持股13.93%。


实际上,早从2017年底罗辑思维完成融资后,就多次有市场传闻称其将上市。2019年10月,公司宣布进军科创板,上市的传闻被坐实。而就在今年8月份,罗辑思维申请了将上市板块由科创板转为创业板。


至于选择转板的原因,公司表示,“辅导期内,公司在积极配合辅导工作同时,也对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保持较高的关注,并结合自身的业务实际情况于2020年5月向北京证监局提交了由科创板转创业板的辅导申请。”


线上知识服务为主要收入来源


发展至今,罗辑思维的旗下主要包括得到App、少年得到App(2017年推出)、得到大学、《罗辑思维》节目、“罗辑思维”公众号、《知识就是力量》节目、知识发布会等多种类型的产品。


被传出上市的“绯闻”以来,公司的业绩也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如今随着申报稿的披露,这一数据也终于揭开了“面纱”。


根据申报稿,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一季度,罗辑思维实现营业收入5.56亿元、7.38亿元、6.28亿元、1.92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6131.96万元、4764.41万元、1.15亿元、1327.82万元。


从业务构成来看,公司的收入主要由线上知识服务业务、线下知识服务业务(主要包括“得到大学”和跨年演讲及知识春晚)和电商业务组成。其中,线上知识服务给公司贡献了主要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实现收入3.28亿元、5.07亿元、4.12亿元、1.05亿元,在当期总收入中占比均在50%以上。


可以看出,2018年线上知识服务业务还在增长,而到了2019年,这部分的收入又为何出现下滑?


公司表示2019年针对线上知识服务业务采用精细化运营战略(即将业务重心转向课程制作和提升付费用户留存率),适当控制品牌投放和营销支出;同时业务由纯线上转向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新模式,故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新增付费用户有所下滑。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公司的收入虽有所下滑,但净利润却大幅增加,这主要系公司当年对原子公司酷得少年丧失控制权,核算投资收益6740.41万元所致。


此外,作为罗辑思维核心产品之一,截至2020年3月底,“得到”App月度活跃用户数(MAU)超过350万,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3746万,累计注册用户达到2135万;“得到大学”线下校区已覆盖国内11个城市,开设85个班次,录取学员超过7000人。


而对于罗辑思维的上市,上海小郁资产总经理左剑明曾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它上市更多的是站在资本推动的角度上。


“公司从过去的‘一穷二白’做到如今的体量,除了自身的努力外,背后还有华新资本等的助推。而这些资本都会有退出的诉求,所以在资本的‘绑架’过程当中,它便需要打造一个退出渠道。”左剑明如是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ID:gjjrb777),作者:杨紫薇,编辑:王莹,责任编辑:白岩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