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1-23 15:57
疯狂的华强北美妆:价格便宜一半,工资你说了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戈振伟、吴容,编辑:林腾,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晚上七点,深圳华强北,华灯初上,一位中年男子在茂业天地门外,向路人兜售起手提袋里的物品——不是电子产品,而是装满SK-II等品牌的化妆品。


“非常途径的货,海关,价格便宜”,男子向记者使了个眼色。市场价1000多的化妆品,他这才卖200~300元。入门的茂业天地一层,摆满了大牌云集的化妆品专柜。


对面的曼哈大楼,外墙仍是华为mate40的巨幅广告,但这显然已经格格不入。楼顶的“曼哈美妆广场”六字在夜色中格外明亮,扑面而来的化妆品气息,已经包裹着这栋大楼。


旁边的明通数码城,曾经的口号是“没有你买不到的手机”,如今摇身一变成“汇聚全球美妆品牌”。


夜晚十一点,仍是明通最繁忙的时段,市场里灯火通明,人流涌动,扫货声、推车声、胶布撕扯声、支付宝到款提示声,汇聚在一起,都是造富的声音。


化妆品正在重塑华强北,成为这里的主角。曾经的“中国电子第一街”转型做起女人的生意,而且,越来越疯狂。


晚上十一点的明通商场


明通商场东门外


招募小弟小妹:工资你说了算


2017年3月,作为华强北知名电子大卖场之一的明通数码城开始向美妆方向转型,目前成为转型最成功最彻底的一个。


明通之后,远望、曼哈等数码城纷纷跟上,进入美妆新跑道,抢食美妆大蛋糕。华强北再次成为众多商家代购们新的淘金地。他们转投美妆的速度可能比想象中的还快。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发现,远望一期要将二楼打造成美妆交易中心,目前基本改造完成,整层被切割成豆腐块似的的单间,每个档口面积从几平米到几十平米不等,已经启动招商。


远望一期二楼


远望一期负责招商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讲,商家入驻需要签两年合同,费用包括租金和改造费,按季度交,租金和改造费取决于档口的位置和面积大小。华强北寸土寸金,贴出的价格公示表显示:其中最便宜的一间铺位号为A2215,面积7平方米,月租金4500元,改造费3万;最贵的一间铺号为B2531,面积18.5平方米,月租金20800元,改造费24万。


远望二期招商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商场内大部分店铺已经租出去,目前只剩临街店铺待统一放租,以一间14~15平方米的临街店铺为例,每月租金预计3.5万元,入场费则高达20万元。上述负责人表示,入场费相当于装修费,需一次性缴纳,2年合约到期后如商家续约则享有优先续约权,无需再交纳入场费。


界面新闻曾报道,远望二期从去年10月开始转型美妆,由于起步时间较晚,为了吸引商户,当时在招商上给出了优惠,给租户免去了管理费和入场费,以5、6平米的铺位为例,每月租金2000元到9500元不等,也未强调过“街铺”等概念。可见,随着美妆生意在华强北的生根发芽,商铺租金已水涨船高。


远望一期二楼美妆店铺价格表


曼哈B座的一、二楼已改造成进口美妆区,三、四楼变身为食品专区,开业都有一段时间。不过,人气远不及明通。


曼哈斜对面的女人世界也在今年完成了升级改造,从之前卖发夹、袜子和女性服饰的外贸城“升级”为美妆城,紧跟华强北的转型方向。


一些店铺贴上了招小弟小妹的广告。这里还引进了时下最火的直播,开展主播孵化、直播培训等业务。


店铺的“招小弟”广告


华强北拉化妆品的小妹


华强北的新生意


华强北翻开了新的一页。


1979年夏天,国家政策鼓励“军改民”,动员军工厂尝试自己找出路,找市场。


当时驻扎在广东清远县山区的粤北兵工厂决定搬迁到深圳,从之前生产半导体开始转向生产收音机、电视等家电。


粤北兵工厂拿掉了原先的部队编号,正式更名为“华强”,寓意中华强大。而工厂附近的一条道路便以公司为名,称为华强路,华强北的名字由此而来。


1980年,深圳特区成立。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的中航技公司与电子工业部下属的中电公司纷纷入驻华强北。这里诞生了80年代深圳第一栋高层建筑——高69.9米共20层的上步电子大厦。


1984年,邓小平来到电子大厦,随后走进一家电子厂,看到了人与电脑下棋表演后说了那句令后人耳熟能详的话,“电脑要从娃娃抓起”。


这句话改变了华强北。4年后,国家把零散的中小型企业联合起来,组建成立了赛格电子集团。紧接着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半区域被分隔开,装修成配套市场。十几个月后,整栋八层大厦全部被电子配套市场占据。


华强北正式拉开了属于它的时代巨幕。


20世纪90年代,是华强北的高光时刻,一些档口生意好的时候日入百万。这里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全国电子零售商的拿货圣地,更是不少年轻人南下淘金的第一站。据统计,30多年来,华强北诞生过50个亿万富翁和无数个百万富豪。


2008年,华强北获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荣誉称号。商业区内,赛格电子广场、华强电子世界、远望数码城、明通数码城、新亚洲电子商城、曼哈华强北商业广场、女人世界等多个数码商场及专业市场林立。


随着电商的风靡,华强北地价、租金的高涨,电子卖场在这里逐渐失去竞争力,华强北在几番突围后选择向美妆方向转型。


对于华强北的这种转型,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这是市场的自发调整、自动选择,华强北的区域位置、交通非常好,跟香港联系紧密,市场敏感度高,随着产业发展,消费升级,类似美妆这种利润更好、投资价值高的产业自然会发展起来,可能到一定时间,又会有产业调整,这都是正常的。


打假更严了


华强北,水很深。


华强北的美妆市场似乎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繁荣背后,一个问题如鲠在喉:那就是如何保证是正品?


商家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今,走在各个美妆市场,质量保证、假一罚十和规范经营等标语口号随处可见。有关部门也在显眼处贴上了化妆品管理的规章条例。


远望美妆交易中心的承诺是“产品质量投诉保留24小时内处理,经市场确认问题,当即赔付”。


明通化妆品市场总经理林旭曾公开表示,“我们只能保证市场里的东西全都是正品。所有的化妆品假一罚十,严重的会被清理出市场,这是我给消费者的承诺”。


走进现在的明通大门口,会看到一个醒目的小程序二维码,这是明通为了打击恶意压价、虚拟报价等扰乱市场等行为,在今年8月上线的官方认证的小程序“明通找货”。消费者可以在小程序上查询商家信息、产品价格,还能随时进行质量投诉。


但是,11月20日上午11点,记者拨打明通客服投诉电话和假货投诉电话(两个号码均为手机号),前者提示电话已停机,后者无人接听。


虽然商家在卖力地展示出自己“正品”的姿态,但谈起华强北化妆品,不少人第一个反应仍是“假货”。


居住在深圳福田区的杨女士,家离华强北只有20分钟,她解释不会选择在华强北买化妆品的原因,“那里的化妆品也没有特别便宜,在无法保证是正品的情况下,不值得我冒险去买”。她之前主要是去香港买或向自己熟悉的渠道购买。


2019年7月,明通要求入驻商户签订《不经营无合法来源、假冒伪劣商品责任书》。但同年11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对明通开展了突击检查,重点对媒体报道所涉店铺及SK-II等品类进行了检查,现场查扣涉嫌无合法来源的化妆品29盒,立案2宗。


免税店成了货品来源地?


那么,华强北的化妆品究竟来源何处?


据知情人士透露,华强北的化妆品很多来自韩国、海南等各地免税店。比如韩国的货先批发转运到香港,然后在香港经过清关、水客走私或其他非法途径进入内地。为了拿到更低的价格,商家们往往还会联合起来一起刷货。


从海关公布的案件可以管窥一些“特殊路径”的蛛丝马迹。11 月 3 日,深圳海关通报,该关所属笋岗海关连续查获 5 宗涉嫌走私进口化妆品案。


经查证,嫌疑人于 2017 至 2020 年期间,涉嫌以伪报瞒报价格方式走私进口化妆品,初估案值 4288 万。


据了解,嫌疑人不按贸易真实成交价格制作单证向海关申报,而是随意编造价格,与化妆品国内总代理进口申报价格相比,平均低报幅度达 50% 以上。


记者11月21日在海南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走访发现,化妆品区的人气最旺,有些柜台甚至排起了长队。时值促销,香水、化妆品单件85折/3件8折,一些指定爆款商品限时闪购7折。250ml的SK-II 护肤露1005元就能拿到手,比专柜和电商平台还是便宜不少。


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化妆品区


事实上,化妆品贡献了海口免税店最大的销售额和销售量。海关统计数据显示,7月1日至10月31日,海南离岛免税新政实施四个月,海口海关共监管离岛免税销售金额120.1亿元,同比增长214.1%。其中化妆品销售额为58.2亿元,销售量为1078万件,在各大品类中均居首位。


这些化妆品肯定有一部分转为二次销售,代购便是其中的关键角色。海南代购曾经一度是“热门兼职”。据另一位知情人士讲,有些人会组织雷州半岛的老头老太太成为代购水客,每个老人只需花费往返船票的费用,用他们的个人额度去免税店购买化妆品,这样成本很低。


不过,新政实施后不久,海关总署就发布规定,严厉打击代购行为。据悉,截至10月31日,海口海关已通过店面巡查、视频监控、便衣暗访等方式,对701名拟将免税品带出隔离区的旅客实施拦截劝阻、宣讲海关监管规定,并监督其携带免税品离岛;对228名违规旅客实施3年不得免税购物资格罚。


虽然监管在加严,但只要有利可图,代购根本无法杜绝。免税店的一位店员向记者表示,“之前代购挺普遍,现在好很多,但应该还是有,这点我们无法控制”。她强调,免税店这边的购物都是非常正规的,消费者需要本人刷身份证,提供机票信息,付费后到机场取货。


究竟有多少海南免税店的货品流到了华强北,暂时没有比较准确的数据。


当记者在华强北询问化妆品价格、发货等事宜,一些店主讳莫如深,指了指自己档口前贴的微信二维码,言外之意是线上沟通。店主好像并不热情,对于客人的问题没有足够耐心一一回答。华强北的暧昧、灰色可见一斑。


这里的潜规则之一是可按客户要求随意更改发货地址。比如明明是在华强北发货,却可以改成日本、韩国等地发货。很多档口贴有“一件代发”的字样,意味着一个微商只需做做中介,足不出户便可全球代购。微商吸引到买家后,从华强北拿货,让店家代发货给买家,而发货地址却可写成来自韩国。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华强北充斥着大量的水货,但水货毕竟不等于假货。科学认定一件化妆品是不是假货,目前仍是比较艰难。


首先,化妆品检测需要专业机构,成本大,一般个人消费者不会去做;其次,某些化妆品品牌不会公布产品的所有成分,检测机构即使检测了也难以判断真假。


对于消费者而言,如果能少花钱买到正品的水货,便会直呼“真香”。不管是曾经的电子产品还是现在的化妆品,便宜仍是支撑华强北野蛮生长的第一动力。


在华强北电子时代的发展初期,出现了很多水货、假货,这种现象是市场经济无法避免的。华强北后来进一步发展过程中,政府进行了规划、干预。


“以后的美妆发展也离不开政府去规范,每个行业发展起来开始都是市场自发,到一定阶段,政府要加强管理,这样有利于它更加健康持续发展。”胡刚说。


(文中图片均来自记者拍摄)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戈振伟、吴容,编辑:林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