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3-02 09:38
“神药”PD-1的囚徒困境:千亿市场或死于内卷

两年多时间内,国产PD-1的价格下降了70%左右。PD-1作为一款数十年来难得一遇的超级靶点,吸引了无数创业者、科学家、资本。面对市场上同质化竞争的价格战, PD-1赛道上预期中的千亿市场或不复存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吴靖,责编:徐卓君,原文标题:《PD-1年费用进入1万元区间,国产创新药内卷和消失的千亿市场》,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2020年年末一场足以改变国内PD-1格局的医保谈判中,一家重仓信达的基金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到现场,试图打探恒瑞的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是否谈成的消息。


信达作为当年唯一一家进入医保覆盖范围的PD-1药物,一时风头无两,2020年的销售额高达22亿,比起上一年的10亿的销售额,涨幅超过了100%。


2020年10月,素有“恒瑞出征,寸草不生”之称的恒瑞 ,在医保谈判开启前两个月,直接将自家的PD-1产品艾瑞卡的价格下调至3.96万一年,虽然公司解释为短期 的促销行为,但业界仍将其解读为一轮价格战的开端。


自2018年6月以来,陆续有8种不同的PD-1抑制剂在中国上市。


这8种PD-1产品在中国市场上经历了几轮价格战后,直接将PD-1的价格从年费用30万元以上(进口的K药和O药)打到10万以内——2019年医保谈判第一次将信达的PD-1产品信迪利单抗的年费用压制在10万以内。


但这远远不是尽头,在2020年末新一轮的医保谈判中,3家国产PD-1抑制剂,以平均降幅78%为代价,成功进入医保目录。


根据3月1日公布的新版药品目录,恒瑞的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的年治疗费用从11.88万(慈善赠药后)降至4.98万元。


除恒瑞以外,另外两家谈判成功的国产PD-1抑制剂——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和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年治疗费用分别是5万和7万元左右。


比起一年前,国产PD-1抑制剂的价格几乎又下降了一半。


这也意味着,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国产PD-1的价格下降了70%左右(第一款国产PD-1抑制剂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上市时年费用18.72万)出现了一般专利药7-10年后才会出现的专利悬崖。


PD-1作为一款数十年来难得一遇的超级靶点,吸引了无数创业者、科学家、资本, 打造出一个具有千亿潜力的市场,以一己之力塑造了中国本土创新药企当下的格局,是中国创新药企崛起的缩影。


如今,面对市场上同质化的竞争对手带来的价格战, PD-1赛道上预期中的千亿市场恐不复存在,它所面临的囚徒困境,又何尝不是中国本土的创新药产业在未来需要面对的困境?


百亿美元分子


某种程度上,做药就像挖矿,都是通过线索觉得某个地方可能有金矿,钱砸下去,赌一大笔高回报。


自制药业成为华尔街的宠儿之后,整个行业都以寻找和开发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药物分子为己任。


2012年,跨国药企百时美施贵宝公布了O药(PD-1抑制剂)在令人束手无策的肺癌治疗的一期临床试验结果时,整个制药业为之欢呼。


人们确信,PD-1不仅仅是一款十亿美元分子,极有可能是一款百亿美元分子。


它不只带来了革命级别的治疗思维变化。PD-1抑制剂本身并不能直接杀伤癌细胞,而是通过激活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抗癌。这是最近十年肿瘤治疗领域最大的突破之一。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PD-1作为一种广谱的抗癌药物,横跨数十个癌症——尤其是肺癌、肝癌等大癌种,随着全球老龄化的进程,市场潜力无可限量。


彼时,《华尔街日报》大胆做出了预测:PD-1/PD-L1在全球的潜在市场规模有350亿美元/年,这个数字后来为不少PD-1相关的分析所津津乐道。


于是,一个席卷全球整个制药工业的PD-1狂潮随之兴起,不到10年,PD-1项目遍地开花,共有154个PD-1在做临床实验,其中已上市的有8个 。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中国竟然成为了PD-1投资和研发的热土:全球超过一半的PD-1由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开发,全世界已经上市的8款PD-1抑制剂,国产PD-1占了一半。


国内的资本市场热到什么程度了呢?有行业分析师回忆,不懂医药的一些投资人扎堆进入创新药行业,投资一家创新药企,评价标准只有一个,有没有PD-1。


PD-1似乎以一己之力,让国产药企和跨国药企有机会同台竞争,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塑了中国医药格局:一些以研发PD-1等免疫制剂起家的创新药企,正在从中国这个仿制药大国中,冉冉升起。


被重塑的中国医药产业格局


时间拨回2010年前后,此时中国生物药市场还是仿制药、辅助用药和中成药的天下,落后欧美十几年。


一批有跨国药企开发新药经验的科学家陆续回国创业,想做创新药。


但创新药是个极其烧钱的项目:在美国有一个双十定律——十年十亿美元才有可能诞生一款新药。


很多国产仿制药企曾有转型创新药的想法,但都被高额研发资金阻挡在了门外。只有极少数国产老牌药企试水,比如做仿制药发家的恒瑞医药。恒瑞在2010年开始就加大了对于生物药领域的研发布局,招了一批有丰富生物药创制经验的科学家。


经历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资本市场缓慢复苏,他们正在瞄向医药界下一个蓝海,免疫治疗。国际上对免疫治疗原理的研究结果和临床实验结果提振了他们的信心,包括令人振奋的PD-1,春江水暖,资本市场先知。


2011年,头顶多项光环、业界知名的肿瘤治疗药物专家俞德超自立门户创办国产创新药企信达生物仅2个月,便有资本闻讯而来。当年10月份,信达生物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2年6月,再次完成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但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机构特别是国内基金都对俞德超的做法最早持观望态度,信达生物的早期投资方,基本都是美元基金。此时国内的资本市场还在按兵不动。


国外热闹国内观望的情形在一年后很快被打破。


因为在2014年这一年,PD-1在国外有了实质性的突破:跨国药企巨头百时美施贵宝的PD-1(O药)在日本和美国获批上市了,用于治疗晚期的、不可切除的黑色素瘤,这是质的飞跃,从公布临床试验结果到上市,不过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