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6-25 08:25
是谁坑大批外卖小哥背上高利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京商报(ID:BBT_JLHD),作者:孟凡霞、宋亦桐,编辑:张兰,原文标题:《追踪!坑大批外卖小哥背上高利贷,银行回应:逾期了快还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外卖电动车也就2000多,贷款金额却为5300元。”


“人力中介办理时没告诉我什么时候要还款,我也不知道还款金额,现在已经出现逾期。”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多位地处宁波、贵阳、广东等地应聘外卖骑手的用户均在被招聘网站的“中介人员”引导至第三方平台申请分期购车贷款,从而落入高额还款陷阱,这背后放款银行均为龙江银行。


根据监管规定原则,地方银行应当在住所地范围内依法开展经营活动,未经批准,不得跨区域展业。对此,银行、第三方平台客服人员又是如何作答?




身批“隐形衣”异地放贷


王正伟(化名)是一名地道的四川人,不久前他来到宁波想谋求一份工作,为了能尽快入职挣钱,他选择了做兼职外卖骑手,但由于没有跑外卖的电动车,王正伟在招聘网站中介的“鼓动”下,通过关注“首付宝”微信公众号—下载“小兔快跑App”这一渠道获得了一笔购车贷款。


“买车原价是3580元,贷款金额却为5300元。”王正伟回忆称:“借款之后才知道放款方是龙江银行,在咨询的时候,龙江银行表示我的总还款金额是5300元,但没有提电动车的原售价3580元。”



另一位兼职骑手曹磊(化名)也同样因为买电动车在龙江银行借了一笔贷款,他向北京商报记者描述称:“车子的实际价格也就在2500元左右,但却需要还款5500元,刚开始借款的时候没有合同,最后收到短信才知道放款机构是龙江银行。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时候要还款,我也不知道还款金额,现在已经出现逾期,逾期利息27元。”


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为了怕再产生逾期利息,虽然心有疑虑也只能选择还款,“美团的兼职也不做了,我已经把分期购的电动车卖掉了,用来还款,感觉自己被坑了”。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多位外卖骑手均遇到了相关情况,他们都是通过“首付宝”“小兔快跑App”向龙江银行进行了贷款操作。


这些外卖骑手主要分布在宁波、贵阳、广州等地,从多位骑手晒出的投诉截图来看,有部分骑手的借款已经出现逾期,龙江银行向投诉人发送催款短信:“您的贷款账户已逾期。请您确保卡内存入足够还款金额,以免影响您的征信记录,如有疑问,请登录公众号‘首付宝’查询。”


从公开信息来看,“首付宝”是深圳首付宝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相关产品,“小兔快跑App”是首付宝提供的服务平台。



龙江银行于2009年12月25日正式对外挂牌营业,是在原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牡丹江市商业银行、大庆市商业银行和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合并重组而设立的省级城市商业银行,总行位于哈尔滨市。


一家地处东北的地方性银行和深圳的平台合作向多地用户进行异地放贷,这不免让人感到疑惑。


“首付宝”和龙江银行是什么关系?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龙江银行方面进行咨询,该行客服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龙江银行和‘首付宝’存在合作关系,合作方式为我行放款给‘首付宝’平台”。


当北京商报记者咨询龙江银行为何存在异地放贷问题时,上述客服人员直言:“这只是龙江银行平台和‘首付宝’平台之间的合作,不存在问题,龙江银行主要为放款方,其他的问题还是由平台负责。”


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表示,从投诉人表述的内容来看,龙江银行显然未遵循地方法人的相关经营规定,在合规性、经营稳健性方面存在缺漏。


“看不见”的年化利率


今年2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并明确自2022年1月1日起执行。


离监管要求的过渡期大限还有半年多,龙江银行却依旧游走在“红线”边缘不断“试探”,除了联合第三方平台异地放贷之外,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龙江银行向兼职骑手发放的贷款存在未有明确合同、未明示年利率的情况。


“当时没有看到任何纸质合同,也没有电子合同,只是收到了一个类似欠条的纸质内容,写了贷款金额、姓名,也不知道贷款利率等情况,在收到还款短信时才发现放款的银行是龙江银行。”王正伟回忆称。


也有多名投诉者表示,在分期贷款购车的时候没有签合同,没有收到发票,也没有收到合格证等信息。


未向借款人明示电子合同、不展示实际年利率,龙江银行作何解释?就相关问题龙江银行客服人员回应称,“龙江银行主要放款给平台,具体的业务由平台决定,请和平台进行沟通”。



那么“首付宝”平台对此的回应又是什么?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首付宝”相关人员进行采访,该公司人士拒绝接受采访,并表示:“有事和客服联系。”记者随后致电该平台客服进行询问,客服人员表示:“涉及还款之类的任何问题需要客户本人进行询问。”


根据投诉人的爆料,“首付宝”客服人员对此事闭口不谈,并直言,“这和合同没有任何关系,就是车行或者面试的人力资源人士给应聘人建议通过‘首付宝’平台办理分期,向龙江银行贷款的过程”。


给出上述回答后,该客服还催促投诉人快速还款。



糊里糊涂背了一身贷款让众多骑手直呼“被坑”,如果在借款过程中能向用户明示年化利率,或许“被贷款”的情况就不会发生,未明示合同、借款利率,究竟是谁的责任?


据银行业观察人士分析认为,从行业规范发展和消费者保护角度,商业银行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放贷,利息等方面均有明确规范;招聘中介、商家、银行与互联网平台根据不同业务均要有明确的业务边界,确保消费者知情、自愿,避免潜在纠纷,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禁令大限将至,异地扩张难以为继


作为一家总部位于东北地区的地方性商业银行,龙江银行近年来业绩上下波动幅度明显。2017年、2018年、2019年该行分别实现净利润为13.97亿元、16.09亿元、15.03亿元。


2020年,龙江银行盈利能力出现大幅下滑,报告期内,该行实现净利润9.47亿元,同比下降36.99%。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末,龙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4.23亿元,较年初增加3.92亿元,不良贷款率2.19%,较上年末增加0.14个百分点,这一水平高于同期全国商业银行1.92%的不良率水平,也高于同期城商行1.81%的不良率数据。


除了业绩表现不佳外,屡遭投诉,频频被罚也成为龙江银行的痛点,根据黑龙江银保监局发布的《2021年一季度银行保险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数据显示,在该地区,投诉量居前5位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中,龙江银行排名第4位,主要涉及信用卡投诉,2021年一季度龙江银行共发生56起投诉事件,同比激增366.67%。


另据北京商报记者梳理银保监会公开行政处罚信息,开年至今,龙江银行因“员工私刻印章实施诈骗,内控管理不到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个人信贷业务管理混乱,对贷款资料真实性调查、审查审批和贷后管理未尽职”等多项缘由被黑龙江银保监局合计罚款170万元


当下,亟待解决的内控失效之忧成为摆在龙江银行面前的任务,同样可以预见的是,在《通知》对于地方银行互联网贷款异地展业禁令生效后,相关业务也将停摆。


针对异地放贷、和第三方平台合作模式、未向借款人明示年利率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龙江银行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始终未接到回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京商报(ID:BBT_JLHD),作者:孟凡霞、宋亦桐,编辑:张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