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7-17 11:50
VC们6轮押了数亿美金的独角兽,凉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喜乐,原文标题:《VC们6轮押了数亿美金的独角兽,凉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原本应该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一个女孩一个月只需要花499元就能穿上不同的时尚精致且价格不菲的时装,实现“衣橱自由”。这个故事也一度被投资人买单,阵容不比今天投拉面的逊色。


事情总有反转,尤其是共享行业。投中网获悉,曾是共享衣橱行业龙头企业的衣二三于近期宣布平台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停服务。


衣二三的倒下,不光是一家独角兽企业的落败,它的身后是整个共享经济当失去资本续命后,难以自证其商业价值的惨淡事实。



不到3年,融了6轮,曾实现过盈利


成立于2015年12月,关停时间为2021年8月,寿命不到6年的衣二三,对标的用户群为20-30岁之间的都市丽人。在衣二三的平台测算里,这些都市丽人为女性,爱美,衣橱里“永远缺一件衣服”。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衣二三一共完成过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红杉中国、IDG、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多家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额达数亿美金。


衣二三曾是业内最大的共享衣橱巨头。平台收入75%来自会员费,其次则是用户购衣收入。


根据公开资料,2018年平台上的注册用户有1800万,用户平均每天打开APP两到三次,每次停留5分钟左右,每周下单一次,一次最多选3件衣服。2019年平台的注册用户已超2200万。


2017年应该是衣二三的高光时刻。


那一年它不仅完成了两轮融资,事实也证明这两轮——尤其是第二轮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让它一直支撑到今天;而且那一年衣二三的付费用户同比增长了10倍。


接连获得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衣二三的创始人刘梦媛曾公开表示,衣二三能获得如此良好的发展机会,是因为其通过将“购买衣服”这件相对低频的事情变成“租赁衣服”这件相对高频的事情,从而创造除了新机会。


刘梦媛没有料到的是,衣二三的最后一轮融资将会永远停在2018年9月——来自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前者曾连投两轮。


可以这么说,衣二三几乎完整收获了阿里的钱和爱,投中网了解到,阿里参投后,无论是阿里旗下的闲鱼、淘宝,还是菜鸟系统,都对衣二三提供了流量入口、物流改善等极大的支持。但显然,阿里也未能拯救这头独角兽。


很难想象一头独角兽在死亡时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但可以推测的是,衣二三或许尝试过自救。


按照36kr在2019年的报道,衣二三曾于2019年5月实现了整体盈利。在创始人刘梦媛的表述中,她通过减少补贴(包月价格由399恢复到499)、提升选衣效率(通过算法减少库存)、提升履约效率(自建仓库)、租售结合,等四个方面实现了盈利。


这次的盈利更像是“自杀性盈利”。因为除去以上刘提到的四点之外,平台还有一个更实质性的动作——单方面更改《会员协议》,从下单48小时后可下第二单,变为会员签收衣物3天后才能下新单。物流也从顺丰往返,改为顺丰+其他。


一位曾是衣二三的重度用户对投中网表示,在她的下单经验中,衣二三在2018/2019年的衣服更新率明显降低,款式也不那么时尚,而且在2018年平台单方面强制改变规则后,根本无法实现一开始大肆宣言的“无缝连接租衣需求”。


当时衣二三对该规则的回应是,旧规则成本太高,难以获利。然而恐怕也是这次短期获利,让它最终失去用户,引来失败。


再见,共享衣橱?


刘梦媛曾在一次大会上分享过一个小故事:一个女孩在衣二三上租了一件衣服,回家后男朋友和她大吵了一架,男孩质问女孩——你不嫌脏吗?


为了让用户放心,衣二三平台的每件衣服都贴有带二维码的衣领签,用户扫一下就能看到衣服从出库到回库的整个流程。但这并没有带来多大改善,刘亦曾坦言,共享衣橱行业发展最大的门槛就在于,消费者的思想过于坚固。


“心理上觉得衣服不干净”是绝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衣二三这类共享APP的最大问题,这也是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达的相似观点。


这位投资人认为,共享衣橱是个伪需求,大多数消费者消费观念没有转变,导致客户群体太窄,加上平台客单价高、频次低,天然注定了平台的活跃度用户不会太多。


“如果一直靠烧钱维护,公司迟早出问题。中国人对于房子、衣服鞋子等普世用品,还是喜欢拥有而不是租赁,”这位投资人说。


烧钱,可以说是O2O时代最知名且最主要的获客方式。烧不起钱,也是O2O时代项目倒下的最直接原因。


衣二三在2018年收到阿里的战略投资后,就再也没有融过资,苦撑两年又碰上疫情,最终倒下。在分析衣二三为何倒下的问题上,一位资深分析师认为,运营成本过高、商业模式根本不成立是主要原因。


“这种非标业务运营起来之后,成本没有实现边际递减。加上疫情之后,用户需求降低,导致平台收入减少,这些打击对衣二三来说都是致命的,”该分析师表示。


除此之外,衣二三并非一些投资人眼中的“轻模式”,为了加快衣物的运转效率,衣二三自建的仓库和运营中心都是重资产投入,成本极高。根据媒体报道,仅南通的华东运营中心就耗资亿元。


事实上,衣二三能够坚定到今天已属不易,很多共享衣橱甚至活不过两年。根据公开数据,已有至少10家共享租衣项目宣布倒闭,包括多啦衣梦、爱美无忧、跳色衣橱、魔法衣橱、有衣、美衣共享等。


曾有业内人士分析,共享赛道,融资能力才是项目最大的壁垒。


这个曾在投资人眼中存在市场极大需求的共享赛道,更像是尸体累累、浪费资源浪费金钱的黑洞。“共享经济里面,就剩共享充电宝生意好了。”上述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放眼共享经济市场,寡头局面已成定局,共享经济类的项目最好的结局是做大做强后卖出去,换一个家继续烧钱。


一位业内朋友颇唏嘘地对投中网说,对照衣二三,现在这些风头上的新消费品牌两三年后会是什么场景,不敢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