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1-07 15:01
美国经济复苏要靠童工加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沐轩,原文标题:《美国经济复苏还得靠童工?成年人提前退休,童工却加班到晚上11点》,题图来自:《商业内幕》


从前总统林肯再到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美国用了近100年才把种族歧视从法律中移除,但自美国建国以来的200多年里,童工制度却一直被法律所允许。


为了缓解因疫情导致的劳动力短缺,美国威斯康星州议会在10月20日甚至正在讨论批准一项法案,延长12岁至16岁童工的最长工作时限。童工在上课日的前一天,可以最晚工作至晚上9点30分,如果第二天不用上课,雇主则可以要求童工加班至晚上11点。


“这项法案的通过将是消除威斯康星州和整个美国的童工现象的一个滑坡,”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劳工联合会和工业组织大会威斯康星州分会总裁布鲁明代尔表示,“年轻的青少年需要有良好的工作经验,帮助他们学习职业道德和宝贵的技能。但同时,他们更需要时间学习、睡觉和为未来做好准备。”


1. 美国未成年工人激增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大流行以来,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一直紧俏。许多人选择了提前退休,另一些人出于对病毒感染的恐惧或是偏好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舒适区”,不愿重新工作。


成年劳动力指望不上,最缺人的餐饮企业们就将目标定位在了未成年人身上。近期,快餐企业麦当劳和汉堡王纷纷打出广告,招聘14、15岁的未成年人来店里打工,并宣传这份工作将会培养他们的职业道德,以及让他们知道每一美元的来之不易。


麦当劳宣布雇佣14-15岁的未成年劳工。(图源:《商业内幕》)


据《商业内幕》报道,俄勒冈州的一家麦当劳的经营者表示,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并没有吸引更多人来应聘,但当他们把岗位录用的最低年龄降至14岁和15岁时,两周内约有25个适龄青年前来申请工作。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在2021年夏季,有超过32%的美国未成年人参加了暑期工作,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也是美国历史上16-19岁劳动力就业率首次超过了20-24岁的就业率。


根据美国现行的《公平劳工标准法》,14岁是美国非农业就业的最低年龄。14岁和15岁的未成年人可以在上课日每天工作3小时,在非上课日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放学后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40小时。


薪资水平则因州而异,通常情况下,20岁以下的工人可以在长达90天的实习期中获得4.25美元(约合27元人民币)的时薪,在部分州甚至可以享受和成年工人相同的最低时薪。


2003年至2017年,美国15-17岁童工人数均超过200万人。(图源:美国政府问责局)


根据美国劳工部在2018年的一项统计,自2003年至2017年,全美15-17岁的非农就业劳工,长期保持在200万人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14岁并不是美国可雇佣工人的最低年龄,只要父母同意,12岁以上的儿童同样可以在任何农场工作。


在烟草田工作的美国童工索菲亚,她从13岁开始工作。(图源:Getty Images)


美国劳工部的统计还表明,在美国超过50万名儿童农民中,许多儿童从8岁就开始工作,每周工作72小时的现象并不少见。尽管在农场工作的童工占美国童工总数的比例不到10%,但由于接触杀虫剂、无防护操作重型机械,或是接触烟草种植,导致美国农场童工的伤亡数据占美国所有行业童工的一半以上。在2012年至2014间,每年都有超过4700名在农场工作的儿童受伤。


2. “无所事事”的儿童是负担


1906年9月版的美国《大都会》杂志,刊登了一位美洲原住民酋长参观现代化城市纽约的故事。旅程结束后,几个纽约人问他:“最让你惊讶的事情是什么?”酋长缓缓地吐出一句话:“小孩子在干活”。


事实上,在美国的土地上,雇佣童工的历史比美国的历史还要久。早在17世纪初,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上就以法律允许使用童工。


1601年,英国颁布了《济贫法》,明确规定政府允许贫穷的儿童进行“无约束”的工作。该法律的构思来源于将工作置于道德生活中心的清教徒信仰,他们讴歌工作,蔑视懒惰,天真无邪的儿童在他们的价值观中成为“无所事事”的社会负担。


在那个年代,年仅5岁的孩子就被要求做农活和其他家务。承担不起抚养费用的家庭经常把子女送去做童工,英国作家狄更斯就曾在11岁辍学,并在鞋油作坊当童工。


20世纪初期,负责在煤矿井下给矿车开门的童工,日复一日做着重复的劳动。(图源:美国国会图书馆)


美国立国以后,童工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美国开国元勋、第一任美国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曾在1791年的一份关于制造业的报告中指出,“儿童可以成为廉价劳动力的来源,否则他们就会闲着”。


而工业革命的发展更是为童工工作提供了大量机会,生产机器的普及,使得童工也能和成年工人生产同样的产品。


在当时,童工遍布美国社会,他们在矿山、玻璃厂、纺织厂、罐头厂、农场以及家庭作坊中工作,还经常在街头担任报童、信使、小贩或是擦皮鞋的小工。


19世纪最典型的童工职业——报童。(图源:美国国会图书馆)


按照1820年《制造商文摘》的说法,童工充当了马萨诸塞州43%的棉纺厂劳动力,在康涅狄格州占比为47%,罗得岛占比高达55%。


二十世纪初期,美国童工数量达到顶峰。在1890年至1910年之间,至少18%的10至15岁儿童有工作。儿童是否可以参加工作并不单纯取决于年龄,还与孩子的身体发育程度以及孩子在完成所需劳动时表现出的敏锐度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内战爆发前,工业发达的北方曾大量雇佣童工,以种植园经济为主的南方则更偏好黑奴,很少让白人儿童成为劳动力。讽刺的是,美国内战结束后,当黑人儿童开始上学时,越来越多白人儿童却开始在棉纺厂里做工。


在当时,许多废奴运动的支持者们认为,敦促“无所事事的”孩子工作是对废奴运动最好的支持。甚至连当时美国的一些公益组织也认为,让儿童摆脱贫困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他们在“诚实的行业”工作,这是为了避免孤儿们成长为“依赖阶级”。


3. 童工=家庭的财产、社会的资源


18世纪英国法学家威廉·布莱克斯通曾表示,“孩子是父亲的财产”。在当时,对于许多在经济上挣扎的父母来说,孩子被视为一种资源,鼓励孩子早早出去工作养家,被视为是父母的自然特权之一。在许多家庭中,几个孩子受雇所获得的总收入甚至和父母不相上下。


一项对19世纪美国费城的家庭分析发现,对于本地出生的双亲家庭,童工贡献了家庭收入的28%至33%。对于居住在费城的爱尔兰和德国移民家庭,比例甚至高达46%和35%。


除了观念,童工的广泛雇用还来源于工厂与工人家庭的紧密联系。


在父母所受雇的工厂内,雇主会为工人家庭5至12岁的儿童免费提供学校教育,但在12岁后,孩子们就必须在这家工厂开始工作。通常是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时。


在纺织厂工作的美国童工(图源:美国劳工部)


与此同时,当时的媒体也为雇主们造势,将雇佣童工合理化。1820年的美国国家新闻周刊指出,“工厂工作不适合身体健全的男人,而最好由6到12岁的小女孩来做”。同一年的《制造者及农场主日报》上也有一篇评论指出,由于对7至12岁的童工需求更多,许多家庭会选择定居在工业发达的新英格兰地区,而不是美国西部。


被称为“美国棉纺业之父”的萨缪尔·斯莱特就曾大量雇用7到12岁的童工,他公开宣称,“童工比成年人工作更快,效率更高,当然工资也更低”。


当时的社会可能还觉得雇佣童工是一种提高效率的方式,但美国劳工部在2017年的《劳工月刊》中对美国这段美化童工的历史评价道,“这是为了利益”。


随着20世纪美国劳工改革运动的发展以及劳工待遇总体上开始改善,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会开始反对童工。有人提倡废除童工保障人权,但也不排除有些工人认为,廉价的童工抢走了他们的饭碗。


直到1938年,时任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才签署了美国第一份童工综合法。同一年,美国在联邦法律《公平劳工标准法案》中首次规定了童工的最低就业年龄和工作时间。


4. 现代童工


时至今日,美国仍然没有完全禁止童工。


美国历史上黑暗的童工制度已经随着社会独立意识的觉醒,演化为一种看似合理的打工文化。未成年人打工不再需要将收益全部交给父母,而是可以为自己所用,是否要早早工作的决定权落到了未成年人自己手中。尽管社会舆论对此仍有争议,但美国法律选择不予干预。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21年10月的数据,美国16至19岁的未成年劳工,平均年收入为28860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万元),约为25岁及以上劳工的一半。


目前,美国不同州对未成年劳工有着不同的规定,密苏里州在2020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免除在农场工作的16岁以下儿童的某些劳动要求,而阿拉巴马州则试图为雇用19岁以下人员的企业提供所得税抵免,变相鼓励雇佣未成年劳工。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个别未成年劳工在疫情期间参加工作却“因祸得福”。


一家德州的小型炸鸡连锁餐厅Layne's Chicken Fingers将16至20岁的新员工提拔到了管理岗位,年薪了超过50000美元。该餐厅的首席执行官里德表示,餐厅招聘困难,那些年长、更有经验的员工都去了沃尔玛和麦当劳等大型企业,因此他只能依靠16岁的员工来经营新店。


一家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连锁餐厅将年轻员工提拔为经理职位。(图源:商业内幕)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许多美国成年劳工认为,允许未成年人工作和赚钱是有好处的。他们可以更早地学会守时、尊重上级、努力工作和省钱。毕竟,哪个孩子没有为自己在派送报刊、照看孩子、给植物浇水或修剪邻居的草坪上赚到的零花钱而欣喜若狂呢?


但现状没有那么乐观,许多在职未成年人似乎并没有从事那些能够向他们灌输强烈的职业道德和责任感的工作。他们能够从事的工作大多是快餐店、便利店或是流水线上的机械性工作,甚至是一些可能危及他们身体健康和安全的工作。而低储蓄的消费习惯和对学业的轻视,则有可能让他们在未来也更难摆脱这样的基层工作,许多人最终不得不选择“躺平”,并把选票投给某些语出惊人的政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沐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