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原创
2021-12-15 17:32
热锅上的许家印,ICU里的恒大

作者|周超臣

头图|视觉中国


12月12日,在第九届中国企业家发展年会上,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谈到恒大危机时说:“许家印总共39亿的自身资本,贷款可以做到两万亿,这就是中国式的金融。”并不无嘲讽地说:“跟美国学习的时候,可能有的标点符号没有看对学好。”


这番发言引发了现场的哄堂大笑和热烈掌声,但其实曹德旺接下来的话才真正点出了包括中国恒大(03333.HK)在内的房地产商面临债务危机的根源之一:“如果你坚持高负债,负债率一上来,必须用高息的债,你赚的绝对不够别人拿走的。


回到12月3日晚间,躺在ICU病房里等待救治的恒大主动递交了一份“病危通知书”,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不确定”能否继续履行财务责任。


广东省人民政府当晚迅速约谈了许家印,并同意向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派出工作组,“督促推进企业风险处置工作,督促切实加强内控管理,维护正常经营”。然后是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银保监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四部门连夜回应,称恒大问题是个案,是由于“自身经营不善,盲目扩张”导致的,试图安抚投资者和160万买了恒大房子但没有完工的购房者,并承诺当前首要任务是保复工保交楼。


长期观察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智本社社长清和说:“恒大有过度扩张的问题,可以说是生病了,但是限制贷款就直接让他进ICU了,会不会死在里面完全看给不给贷款了。”


然而表内负债3000亿美元、据高盛估计可能还有逾1560亿美元隐性债务的恒大,没等来急救,反而等来了催命符。


美国当地时间12月9日,惠誉评级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已将恒大列入“限制性违约”(restricted default)类别,这意味着恒大已正式违约。惠誉称,恒大没有回应是否已经满足或错过了向上周一(美国当地时间12月6日)到期的债券持有人支付8200万美元的利息,所以它对恒大采取了上述行动。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12月3日恒大在公告里提及的“收到要求其履行一项金额为2.6亿美元担保义务”的这2.6亿美元,恒大已经还上了。但知情人士透露,截至上周三,该集团仍未完成上周一到期的8200万美元利息的支付。



惠誉是首家将恒大评级列入“限制性违约”的评级机构,一旦惠誉认为被评级主体对其债券、贷款或其他债务已发生违约,或相关债务置换计划已失败,但主体尚未停止经营,也尚未进入破产申请、被行政接管、清算或其他正式解散程序,就会将其列入“限制性违约”,距离评级中最差的“违约”,仅一步之遥。



同时,惠誉还表示,未能偿还上周二到期的4亿美元债券的另一家地产开发商佳兆业,已经处于“限制性违约”。佳兆业是仅次于恒大的中国第二大海外债务借款者。


这无疑让本已举步维艰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更加雪上加霜。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12月9日举行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定位与展望联合研讨会上连线时表示,短期个别房地产企业出现风险,不会影响中长期市场的正常融资功能。他还给恒大风险定了性:“恒大的风险问题是市场事件,将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妥善处理,债权人和股东的权益将按照其法定受偿顺序得到充分的尊重。”


12月10日,据港交所文件显示,依据强制处置事项,许家印2.778亿股恒大股份被出售,持股比例从61.88%降至59.78%。此前,许家印在11月25日以2.23港元/股的价格卖出中国恒大12亿股股份,套现约26.76亿港元,持股比例从67.87%降至61.88%。


12月14日,据澎湃新闻报道,从海南省海口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获悉,恒大地产集团海南有限公司位于海口市的8宗地块被海口市人民政府无偿收回。



此次恒大集团被无偿收回的土地基本是恒大此前从新世界发展(00017.HK)处收购而来的。2015年12月,恒大集团宣布以135亿元收购新世界发展位于海南省海口市、湖北省武汉市、广东省惠州市3大城市的4个超大型项目,总建筑面积近400万平方米,其中收购海口项目总计花费86亿元。


据悉,恒大在全国有不少这样的地,如果其他地方也竞相效仿,后果不堪设想。对于恒大而言,无异于本来已经躺在ICU里奄奄一息,胸口又挨了两拳。


另一边厢,树倒猢狲散。


先是前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聪明”地跳槽了,还引发了一场口水仗。


据虎嗅从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恒大总裁夏海钧或已离职,因为夏海钧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现在一些恒大内部重大会议上了。夏海钧在8月出售了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的股票,套现过亿港元。


而曾被认为是许家印背后的男人的刘銮雄,也已清空了恒大股票。


原定于2024年竣工、建筑高度400米、位于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代表了许家印雄心壮志的恒大新总部大楼深圳恒大中心,不知是否会烂尾或出售。


虎嗅曾在多篇文章里说过,恒大的命运已定,如果有关部门不救助、不贷款给它,恒大最终难逃海航债务重组的命运。


12月8日,海航重组完成,海航航空板块新的实控人、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威在海航干部员工大会上说的一句话,值得许家印等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家们学习:“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


他还说:“方大集团一直是‘听党话,跟党走’,是党和国家给我们平台。”


可惜,许家印现在想听话也晚了。从小时候穿不起鞋的河南农村娃,到三次成为中国首富、五次成为中国首善,许家印算得上是一代枭雄。可惜了。


12月6日,恒大公告称,已设立中国恒大集团风险化解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恒大集团董事会主席许家印、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志鸿、恒大集团财务总监潘大荣、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赵立民、广州越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资本运营官李锋、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合规总监陈勇,以及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郝瀚。


至此,国家队入场开始对恒大“临终关怀式救治”。



根据微信公众号“壹地产”的分析:“委员会一共七人负责,国有企业占据四席,排位座次各有讲究。”澳海控股背后代表的是广东省省级国企,中国信达背后站着的是财政部,广州越秀是广州市国企、国信证券是深圳市国企。


虎嗅在12月5日的《许家印的命运已被锁定》一文中认为:“恒大和许家印的命运脚本或已写好:大机构接盘,然后债务重组,许家印或许也将失去对恒大的控制权。”


评论区被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是:“失去对恒大的控制已经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或许吧。


但恒大无论是不是会被写进经济学相关的教科书里或者一些学者写进自己的研究报告里,对恒大危机的处理方式或许值得反思。


就像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分析师在11月底的一次交流中所分析的那样:对房地产的调控,不管是三道红线、限制开发商的杠杆也好,再到集中度的考核,再到对地方政府的卖地、卖房的预售款的监管等等,本意上这是想建立一些长效机制,但是从去年底以来,部分举措叠加在一起,被一些机构和地方一刀切的执行,缺乏过渡,它偏离了渐进式改革的初衷。随着个别开发商的流动性问题被广泛报道之后,部分产生了挤兑心理,银行进一步惜贷,市场信心趋冷,所以现在房地产确实预期变得比较冷了。


如果早一点儿救治,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景象呢?好在,我们看到最近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进行微调。


12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


12月11日,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指出,要加强居民基本住房保障,“房地产是支柱产业,住房更是居民的消费”。


我们依然要说:这是最好的时代。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