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2-23 15:02
冬奥会归化球员故事:“特事特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面连接(ID:zmconnect),作者:林炜鑫,采访:林炜鑫、王潇,编辑:曾鸣,顾问:魏玲,出品人/监制:曾鸣,头图来自:受访者供图


2022年北京冬奥会,男子冰球项目,中国队首次亮相,四战皆墨,进4球失23球,在全部12支队伍中倒数第一。


赛事结束后,正面连接对三位队员进行了独家专访。他们恰好涵盖了三种类型——本土球员、留洋球员,以及归化球员。


我们发现,虽然赛场失意,球队却依然维持着团结与和谐氛围,并在社交平台得到普遍的理解和包容。


尤其是其中的归化球员——为提高实力,相关部门“特事特办”,在全世界归化高水平球员。全队25人,有15名归化球员,包含11名华裔球员和4名非华裔球员。


这些归化球员不遗余力地表达着对中国的热爱,而他们所讲述的“中国故事”,也为他们赢得大量认同。


如今,奥运会结束,这些球员(除了主力门将史密斯)与中国仅有的冰球顶级职业球队——北京昆仑鸿星——的合同将于两个月后的2022年4月30日到期。他们对中国的热爱,以及他们在中国的职业生涯,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输球,但是love & peace


2022年2月15日晚,在北京国家体育馆里,中国迎战加拿大。这是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晋级赛——加拿大排名世界第一,而中国仅列第32位。另外,冰球起源于加拿大,至今已有230多年历史,他们也是冬奥会冰球项目夺金次数最多的国家;而中国队,是今年才首次登上奥运会男子冰球赛场的新丁。


冰球运动是冬奥会最受关注的集体项目,它的决赛总是安排在闭幕式当天举行。但没有人认为这跟中国队会有什么关系。事实上,如果再输,这将是中国队在本届冬奥会上的最后一场比赛。此前,两队已在小组上交过手,中国队输了个0-5。


如果说中国队还有什么可以拿来一搏的底牌,那就是场上的一些“新面孔”。


本届冬奥会,中国男子冰球队25人,有15名归化球员,包含11名华裔球员和4名非华裔球员,其中有8人曾入选世界最顶级的冰球职业联赛——NHL(国家冰球联盟)。他们是球队最可倚重的战力。


冰球以劲爆、快速和强烈身体碰撞著称。同时是一项绝对的团队运动:场上6名球员,除门将外,3名前锋和2名后卫一旦踩上冰,就要尽全力高速滑行,因此体能消耗巨大。在60分钟比赛时间里,每过一分钟左右就要换人。冰球比赛无换人次数限制,球队通常有四组实力均衡的阵容,轮番上阵冲刺。


因此,与男足不同,冰球队中的归化球员占比更高。在冰球场上,一两个高水平球员很难迅速提高球队实力,你得有一帮才行。


首节比赛,加拿大队球风奔放,冲击力强,率先攻入两球,中国队前锋建安利用反击扳回一球。临近结束时,加拿大人一记重炮轰门,中国队门将史梦杰做出扑救动作后,突然倒地。几秒后,场上寂静无声。史梦杰依然躺在地上,头盔之下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电视转播镜头切到场边,中国队替补门将欧班永利准备登场。32岁的史梦杰,不,杰瑞米·史密斯受重伤,无法坚持比赛。


“当时有个人朝我跑来,我感觉膝盖扭了一下,接着有点痛,”4天后,史密斯已经回到大洋彼岸,他在家乡密歇根州准备接受手术。他在电话里回忆,“起初我希望自己没事,还能接着打,但我站起来发现情况更糟,太痛了,痛到我无法睁眼。”


他的膝盖无法用力,队友陈梓蒙和一位工作人员将他架回更衣室。队医检查他的伤势,随后把他带去停车场。那儿准备了应急的医疗设备。“5分钟后他们知道我的膝盖伤得很严重。”史密斯说。后续的检查表明,他的膝盖内侧副韧带撕裂,预计10周才能康复。


去医院的路上,史密斯借球队翻译的手机观看接下来的比赛。为我赢下这场比赛吧,他在心里想。


加拿大人攻势如潮水,继续扩大领先。中国队仅由建安再下一球。比赛在后半段失去悬念,中国队以2-7输掉比赛,目送加拿大队晋级。


史密斯说,当时他的情绪很复杂。“首节我们打得很好,只让对手利用多打少的局部优势进了两球,”他认为在他倒下之前,“胜负难料”。同时他为队友感到开心,“建安是中国队奥运历史上第一位单场打入两球的人。”


某种程度上,门将的意外受伤是中国队在奥运会的缩影:拼尽全力,功亏一篑,让人心疼。


中国男冰队主力门将史梦杰


此前,中国、美国、加拿大和德国所在的A组,被视为“死亡之组”。美国和加拿大是传统强队,德国是上届冬奥会的亚军。美国媒体The Athletic毫不留情地说,中国队赢一场球的概率是1%,能进一粒球就是奇迹。


6天之内,中国四战皆负(前三场小组赛,0-8输美国,2-3输德国,0-5输加拿大),在全部12支队伍垫底。


然而这支队伍似乎并未沮丧。主教练赞那塔·伊万诺对队员的表现感到自豪,“我们是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中国冰球正在起步”。躺在病床上的史密斯在采访中讲了17次“proud(自豪)”,他觉得中国队赢得了尊重,这点至关重要。


史密斯的队友,另一位归化球员韦瑞克不懂汉语,只能通过翻译软件阅读微博网友的留言。“有很多来自中国球迷的积极信息,感谢我,感谢我们的团队。”他告诉一家美国媒体。


公平地说,男冰的成绩和2002年初次打进世界杯的男足差不多,他们比男足多进了4球,可男足2002年是全华班。然而这些天,微博上几乎看不到批评冰球队的声音。“已经很棒了,谢谢你们在赛场上的每次全力以赴。”一位微博网友说。一家外国媒体甚至感到纳闷,认为审核机制拦截了负面评价。


几乎每位男冰队员,尤其是归化球员的微博页面都很温馨、和谐。同样是归化,花滑选手朱易在奥运会因为多次摔倒,成绩不佳,遭到了微博网友的指责。现在朱易关闭了她的微博评论区。在短道速滑项目,俄籍韩裔人安贤洙担任中国队技术教练,被一些韩国网友攻击,甚至殃及家人。安贤洙被迫发声,恳请大家不要伤害他家人。


意外受伤的史密斯在微博有9万多粉丝。2月17日,他在微博宣布自己即将接受膝盖手术。为了答谢网友支持,他以抽奖形式送出一个运动员版的冰墩墩。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写道:“你都只有一个哎,不要送人啦。”


种种迹象显示,男冰输掉了早就知道会输的比赛,却赢得了无数中国网友的体谅。这谅解有多么难得,也许男足最有发言权。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时间退回2017年——北京申冬奥成功的两年后,札幌亚冬会。以全华班出场的中国男冰对阵东道主日本队,全场只有9次射门打在对方门框以内,对手则是59次,最终0-14惨败。整届比赛,中国队连输三场,一球未进,总共丢了32球,排名垫底。


北京市冰球协会副会长、央视名嘴韩乔生在社交平台愤怒不已:“14:0!!......30年前我们在3球落后的情况下连扳四球称霸亚洲!不知道现场观战的新领导是个什么心情!据说临时掐断了直播信号!因为太惨!......”


过了1小时,韩乔生又补上一刀:“作为一个看过中国冰球辉煌称霸亚洲的老解说员,我想提醒各位在首体办公的各位冬管中心的领导,当年贺龙老元帅为啥要建首体,就是为了中国男子冰球队夏天能在室内足够训练去击败日本!如果你们不能遵行他老人家的遗志,请你们搬出首体!”


当时的教练胡江也有苦衷。他对媒体说,国内只有3支队伍,“选材面还是比较窄”。冰球在国内一直是小众项目,看球的少,打球的更少,职业球员断档问题当时尤其严重。《黑龙江晨报》曾报道,在中俄青少年冰球比赛中,中国队先后以0-35和0-10败给俄罗斯队。其中第二场,双方互换门将,中国队仍然丢了10球。


冰球比赛攻防转换速度快,实力差距大的两队容易呈现一边倒的局面,导致冰球比赛很容易被打花。2005年,中国男冰以1-25惨遭挪威血洗。中国队史上最大的胜利则发生在1999年,35-0大比分获胜,对手是举国历史上只下过一场雪的中东国家科威特。


为了保证比赛观赏性,国际冰联按照排名分为顶级组、甲级、乙级A组、乙级B组、丙级等。顶级组16支队伍,甲级12队,乙级A、B组各6队,丙级6队。每组有各自的世锦赛,第一向上升级,倒数第一则降级。


冬奥会冰球项目没有给东道主发直通参赛资格的先例,通常只有顶级组才能参加冬奥会。


目前,中国男冰处在乙级A组。在辉煌的1981年,喊着“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中国男冰的世界排名到过第15位。此后三四十年,男冰的家底越来越薄。当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2017年提出,面向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目标是“全面参赛”,负责冰球的相关领导已经在思考归化球员。


韩国男冰为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归化6名加拿大白人球员,逐渐打入顶级组,顺利去了平昌。韩国还要求归化球员学习韩国国歌。当时的主教练白志善说:“他们来到这里,和我们吃一样的食物、学习韩语,他们喜欢在这里生活并受人尊敬,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冬奥会任务在肩,从小开始培养球员显然已经来不及。2017年,国家队除了在国内选拔人才外,还派出专家团去全世界“淘金”。尽管男冰没有男足那么大的关注度,归化依然显得谨慎。考虑到民族情感,相关领导表示,“我们不倾向(引入外国血统球员),我们还是倾向于自己的同胞。”


在温哥华出生的冰球运动员袁俊杰是中国移民二代,当年24岁的他公开表示愿意为中国效力,并且加盟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外界形容这家俱乐部“含着金钥匙出生”。俱乐部的母公司是一家在俄罗斯做能源生意的公司。2016年,在中俄两国最高领导人的见证下,昆仑鸿星队正式加入KHL(大陆冰球联赛,仅次于顶级的NHL),主场设在北京和上海。


体育总局提出“国家俱乐部”概念,有关部门与昆仑鸿星俱乐部“共建”国家队


只有在这片土地,“国家俱乐部”这样大胆的设想才不会显得疯狂。2017年3月出台的《2022中国冰球计划》显示,昆仑鸿星俱乐部与相关部门“共建”国家队。他们需要把本土精英与归化球员放在一起,并且送去打顶级比赛。按照有关领导的说法,中国冰球正在“恶补短板”。


昆仑鸿星看起来投入巨大。赛季期间,球队要在中俄两国来回奔波。有报道称,一次客场包机的费用在100万到300万之间。而主场的平均上座率不到其他KHL球队的一半。一个球员甚至抱怨,上海主场的观众有时只有几百人,“其中还有很多俄罗斯人是来支持客队的”。


在KHL的第一年,鸿星队打进季后赛,在首轮被淘汰出局。当时球队阵容主要以欧美“雇佣兵”为主。著名导演英达的儿子英如镝只能苦守板凳,每场比赛结束后,球队安排他去接受媒体采访。谈起这段经历,英如镝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说:“有时候会觉得有点丢脸,但没有办法......我既然不能为球队在场上做贡献,就在场下努力吧。”


2017年至今,至少有196名华裔球员报名参加中国国家队的选拔。“是否有意愿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冬奥会?”是每个人都要回答的问题。


随着北京冬奥会临近,球队里中国面孔的比例不断上升。但从第二年至今,昆仑鸿星队再也没能闯进季后赛。


前锋叶劲光是加拿大的华裔,今年36岁,毕业于波士顿大学犯罪现场调查专业。他曾经在NHL打过5个赛季,出场174次,砍下56分,是NHL史上数据最好的华人男球员。离开NHL后,他开始全世界漂泊,“足迹基本遍布有冰球联赛的国家”。2017年昆仑鸿星队向他发出邀请。


“我真没想到自己有机会打奥运会,”如今是中国队队长的叶劲光对美国媒体说,“我知道我肯定进不了加拿大国家队。”


归国后,在KHL,叶劲光只用四年多就砍下100分,不仅是队史得分王,还成为中国冰球史上第一个职业联赛“百分王”。


马、火车、特斯拉


(第一次)看到叶劲光当时贼激动。从他上冰等到他下冰,最后鼓起勇气去跟他合了张影。”国家宁在电话里说,叶劲光是他的偶像,追星成功后,每当叶劲光在比赛里进了球,他就发私信祝贺。2017年,国家宁从哈尔滨地方队被选入昆仑鸿星俱乐部,偶像变成队友。


在青年联赛打了几年之后,去年他升入成年队参加KHL,这次入选了男冰奥运会25人大名单。


对这个东北孩子来说,入选国家队是一份回报,嘉奖他从小在艰苦条件下对冰球不离不弃。他的爸爸是当地“干工程的”,他的妈妈认为冰球危险,“宁可你在家啥也不干,我出去打10份工养你”。国家宁说他妈妈先天心脏不好,在他很小的时候去现场看过比赛,当时他被人撞了腿,她就心慌,“浑身发汗”,后来再也没去现场。


他10岁开始接触滑冰,每天扶着板墙滑,学了半年才开始练冰球。在传统体制里他从青年队到省队再到职业俱乐部,展现天赋。


从小到大,练球没花多少钱,他说。小时候在哈尔滨,冰球护具是体校的学长“传”下来的。在体校训练也不要钱,就是练,犯错了教练就罚滑行,跟陆地运动罚跑圈一样。


“我完全不知道(学冰球的花费),”25岁的国家队后卫、北京人陈梓蒙说,“8岁的小孩当时应该不会知道这个。”


陈梓蒙第一次深度接触冰球是在8岁的夏天,妈妈带他去加拿大参加冰球训练营,寄宿在当地人家里。他回忆道,加拿大的广告上、电视上都是冰球,去麦当劳时领的玩具也是冰球。“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culture shock(文化冲击)。”


回国后他和一帮伙伴在国贸练球,其中就包括英如镝。13岁左右,他去美国读高中,一开始将冰球作为“副业”,进校队打球,毕业后他来到BCHL(北美顶级青年冰球联盟)的哥维根首都人队打球。


第一年他打进一球,第二年数据提高到三粒进球和十几分。“进步还是挺明显,但那个联盟水平真的非常非常高,所以能去就是一种荣幸。”陈梓蒙在电话里说。腾讯体育报道,2016年7月14日,陈梓蒙父亲收购了哥维根首都人队,成为该联盟史上第一个中国籍老板。


“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购买球队就是为了儿子打球。”陈梓蒙父亲告诉腾讯体育。


昆仑鸿星向陈梓蒙发出邀请时,他正在美国读大学,打NCAA,与家人商议后决定暂时辍学,回国参加职业联赛,“我的梦想就是在家门口参加一次奥运会”。


中国男冰队后卫陈梓蒙


长期以来,东北冰球在国内占统治地位。随着陈梓蒙这样出国打球的孩子越来越多,北京冰球悄然完成了反超。2020年全国男子冰球锦标赛,拥有多位留洋球员的北京队击败哈尔滨队获得冠军。队长英如镝的父亲英达说:“这次北京球队击败东北球队有些偶然。以后,东北球队击败北京球队才是偶然现象。‘火车’战胜了‘马’。”


导演盛志民曾经公开讲过一个故事:在齐齐哈尔举办的一场冰球比赛,东北体校出身的哈尔滨队迎战从北京来的俱乐部队。在现场,北京的家长们大声助威,“就像在NHL现场一样”,而东北的家长则是默默看球。当时场上发生冲突,北京的一个队员挨了揍。


“现在我会把它叫做阶级固化。”盛志民在一篇报道里说,“这场打架里头有没有带有东北某个运动员的情绪?我觉得一定有的......当时北京队的很多是在国外打球回来的......其实某种程度他受的教育和条件比东北那帮孩子强很多,这就是现实。”


国家宁承认北京孩子的条件更好,“他们可以一年365天都在冰上,而我们只有冬天的时候可以一直上。”冬奥会结束后,他要回哈尔滨训练,“想待在北京训练,花费多高啊”。


因为国家俱乐部,马与火车在昆仑鸿星队相遇了。这还不够,还需要特斯拉。专家团队过去几年始终在努力归化合适的球员。2019年夏天,美国门将史密斯进入到他们的视野。


当时这个密歇根人除了在NHL留下10场比赛经历外,常年混迹在北美的小联盟。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时,史密斯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经纪人递给他一份来自中国的两年合同,他将是球队的主力门将,征战KHL,同时有机会跟随中国队参加冬奥会。他有2天时间考虑。史密斯说,他打电话给建安(建安是他的前队友,当时已经去了昆仑鸿星队),“朋友,告诉我关于这支球队和中国的一切东西”。


“和之前的球队相比,昆仑鸿星队给你的待遇如何?”我问他。


“Very much better(好太多了).”


“Very much better?”


“Very much better.”史密斯在电话那头语气肯定,“The treatment is amazing(待遇特别棒).”来中国前,他的最后一份合同年薪是65万美元。


第一年,史密斯透露球队询问他未来是否愿意为中国而战,“我说我愿意,但那不是一个正式的邀请,我表达了想和我队友、兄弟一起代表中国参赛。”


史密斯和包括叶劲光在内的队友磨合了三年多。“我记得是(去年)七月,”史密斯回忆,陈梓蒙、国家宁等本土球员加入昆仑鸿星成年队,球队的季前训练营有50多名球员。因为疫情,球队被迫将主场从北京迁至莫斯科郊外。公开报道称,2021年7月底,经体育总局批准,男子冰球国家队以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的名义参加2021/22赛季KHL联赛。球队阵容中的归化球员都有了中文名字,或者改用汉语拼音。


史梦杰这个名字则是陈梓蒙帮忙取的,按史密斯的说法,寓意“梦想守卫者”。


谢谢,牛X


奥运会上的这支国家队,有14名“95后”球员,他们将是国家队在四年后仰赖的主力。37岁的叶劲光和32岁的史密斯在队里扮演的角色更像是“老师”。


(叶劲光)打球好,也不耍大牌,然后他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客气,很有风度,很有职业操守的一个人。”陈梓蒙说,“leadership(领导力)......大家管他叫中国队长。”


同为前锋,国家宁跟叶劲光第一次搭档时,心里很紧张。他一直想给自己的偶像传球。叶劲光也想帮助这个年轻人进球,不断给国家宁传球。“他总是给我说不要担心失误。”


在训练中,国家宁逮着机会就向叶劲光请教问题。无论何时,后者都会耐心解答。在昆仑鸿星,他第一次接触到顶级球员的日常生活——训练、饮食、作息等等。


国家宁英语不好,只能拉上翻译去找叶劲光。后来他在哈尔滨找到一个在哈工大读博的美国人,上一对一的英语私教。学了一阵子,美国人回国,就又搁置了。在俄罗斯打球时,他想过学俄语,但俄语太难了。“如果以后真需要涉及到用俄语的话,”他停顿了一会,“我也会去学俄语。”


国家宁代表昆仑鸿星队出场


陈梓蒙从小就读国际学校,出国读书多年,早已没有语言障碍。在高中时,他就知道顶级球员如何自律。在昆仑鸿星,对他冲击最大的是“你脑子有多快”。叶劲光他们在比赛中的反应极快,拿到球前就已经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而陈梓蒙拿到球,先抬头,再想下一步。“这个时候就会慢个零点几秒,零点几秒在冰球比赛上都是非常长的时间。”他感慨道。


陈梓蒙说:“国内的教练一般都是抠基本功。但其实去国外,大家更喜欢聊的是你的脑子。”


在史密斯看来,这些中国球员非常努力,但技术还是有差距,“也许下一代中国球员会更有天赋”。作为门将,他需要在场上朝队友喊话,指挥防守。他学习中文,以便和中国队友搭档时,直接用中文喊,“你走这”“到门后”,诸如此类。


去年在俄罗斯,球队后勤每天会准备同等份的中餐和西餐。国家宁说,起初归化球员不吃中餐,觉得“油大、不营养”,后来他发现大家抢着吃中餐,只要去晚了就吃不上。


不同文化背景的队员在一块,最先好奇的就是对方母语中的脏话。“场下(大家)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都非常放松,非常开心。”陈梓蒙说。他教史密斯说“牛逼”,后者每次训练时都会朝领队或教练喊牛逼。


“他们说这是个不好的词,”史密斯笑着说,“应该讲,‘非常好’。”采访结束后,史密斯对我说,谢谢,牛逼。


2021年9月,国际冰联主席卢克·塔迪夫公开表示,中国队可能在奥运会被拥有NHL球员的强队打花,“不论对中国还是对冰球运动来说,让大家看到一支球队以类似0-15的比分惨败都不是什么好事。”塔迪夫暗示中国退出,让世界排名第12的挪威队进冬奥会。11月,为了评估中国队实力,国际冰联和中国冰协派人飞赴俄罗斯观看两场昆仑鸿星队的比赛。


“我很失望国际冰联主席那样说,因为我知道我的队友们这五年来的努力。虽然我们没那么优秀,但是我们可以一战。”史密斯告诉我。


国际冰联观看的第一场比赛,史密斯的球队在第二节还剩12分钟时,已经0-4落后。局面紧张,对手看起来超常发挥,“怎么打怎么有”。好在昆仑鸿星队顽强抵抗,第二节连扳2球,第三节又下2球,将比赛拖入加时,最终惜败。第二场,球队在大部分时间和对手势均力敌,仅以1-2落后,最后五分钟,对手突然发力,昆仑鸿星以1-4落败。


赛后有段时间,史密斯和队友一直在关注关于冬奥会资格的新闻。“我挺紧张的,因为我们输了比赛,但我为队友感到骄傲。”他说。


2021年12月8日,国际冰联最终确认,中国男冰将以东道主身份参加冬奥会。


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男冰的冬奥会从社交平台开始,几乎每个队员都开通了微博账号。


2022年2月8日,离首战美国还有2天,队长叶劲光在微博写道:“面对世界最强的对手,我们会付出努力,让世界记得我们来过......150年前,我的祖辈流落北美,但中国一直都在叶家的传统里。18岁在波士顿大学,朋友开玩笑说,你以后会在中国冰球,没想到成为真实......我读了很多马布里的故事,我也希望自己,我们在奥运会表现,能够真实帮助中国冰球。”此次回国,叶劲光透露他的父母还在广东寻根,希望能重修家族的族谱。


前NBA球星、现CBA球队主教练马布里在底下留言:“欢迎来到梦想之城!哥们儿加油!”一位微博网友转发叶劲光的内容时说:“这一段说的真好,简直就是我心里所期望的回国勤王的华裔运动员应该有的姿态。”


其他华裔队友也在讲述自己的“中国故事”。替补门将欧班永利的中文名字是出生时中国的祖父母取的,不久前他的祖父过世了。这次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欧班永利说,“祖父此时此刻正低头对我人生迄今所完成的一切感到自豪地微笑”。


副队长王泰勒的爷爷奶奶上世纪60年代移民加拿大。他其实姓黄,爷爷给他取过中文名,但因为爷爷患阿尔茨海默症,给忘了。俱乐部为他办理身份证时,将姓氏误写成王。


郑恩来出生在加拿大,外婆是中国跳高名将,也是第一位打破世界纪录的中国女运动员,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他原名郑泰,生日与周总理同天,外婆就将他的名字改为郑恩来。他的妹妹郑妮娜力则在2018年,自己的20岁生日当天,选择入籍中国,成为中国首位田径归化运动员。


前锋韦瑞克说:“代表中国对我来讲是一次特别的回家的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我的曾祖父母尼希米亚和卢巴·韦瑞克来到了哈尔滨,在这里他们经商并定居下来。我的爷爷在中国认识了祖母,两个姑姑出生在上海。在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时,我去了在上海的犹太教堂,墙壁上还能看到100年的韦瑞克名字。在那一刻,我谦逊又荣幸,决心为中国拼搏。”


后卫袁俊杰则写道,“我诚意邀约世界各领域的精英们一同回国,为中华民族精神世世代代延续下去。”


中国男冰队在北京冬奥会冰球赛场


“中国的公关团队说如果你们想要(用微博),他们会帮我,所以他们帮我开通了微博,也帮我们和粉丝交流。”史密斯说。他的微博几乎全是中文内容,有时他自己先写英文,再用软件翻译成中文,然后发给团队帮忙修改语法错误。


好友陈梓蒙透露,史密斯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收到很多粗暴的私信,指责他身为美国人,为中国出战,“其实他们是扛了很多压力来选择和我们一起战斗”。


史密斯承认自己收到很多骚扰信息,但他重申自己不后悔做出这个选择。首场比赛对阵美国队,史密斯告诉妻子,他很开心,因为在中国队有“家的感觉”,能够与“更衣室这帮兄弟”并肩作战,而对面的美国队他“只认识一个人”。


在赛场上,华裔及归化球员的拼劲得到了球迷的认可,并且包揽了男冰在奥运会历史上的全部4粒进球。一个球迷说,“他们真的非常努力在融入我们”。


2月14日,共青团中央发微博分享“中国冰球队华裔归化球员们的故事”:“这些归化的球员中,有的是祖父辈被迫流落异乡的第四代移民,有的是父母早年去国外发展的华人,有的是混血球员,甚至也有从小被北美家庭领养的孩子......”


两天后,共青团中央在官方公众号发表文章《华人劳工后代回国效力,中国男子冰球队长叶劲光的故事燃爆了!》


(他们)是拿钱办真事,或者说拿出110%、120%的劲,(他们)是真的想帮助中国冰球进步,”谈到叶劲光等队友的表现,陈梓蒙说,“他们和其他归化不一样,他的祖父可能就是中国人,他们对我们这个国家、这个土地,不管怎么样,还是有感情的。他能觉得我是和这个国家有一些connections(连接)......我们都是站在同一面国旗下,为了同一个目标,就是在奥运会上让全世界知道我们,然后让全世界尊重我们。”


“你跟他们训练的时候,感觉他们真的很热爱中国吗?”后来我问一个国家队本土队员。


“你现在问我,我肯定有这种感觉啊。”对方说,“(他们)现在给中国打球,你要热爱别的国家也不行。”


奥运结束了,然后呢


昆仑鸿星队老板岳欣禹2019年接受杂志采访时说,“金牌大家都想要,但我们也需要现实一些。就男子冰球而言,我们需要先建立起一支有竞争力的队伍,总不能场场输人家0-10吧。我们需要先学会进球,然后可能才是赢球。”


球队的宣传大使、NHL传奇球手韦恩·格雷茨基也持相似的看法,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他说,“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他们最希望做到的是赢得对手的尊重。”


如果从现实来看,中国队在冬奥会的表现确实不错。他们赛出风采,让中国在奥运会男子冰球项目取得进球(并且是4粒),也让更多观众了解这项运动。


叶劲光说:“如果有一个中国运动员,20年后站上冰球最高舞台,人们问到他为什么练习冰球,他会回答‘2022年,我看了中国队的比赛’,那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成功。”


昆仑鸿星队在KHL的主场


理想可以很美好,终归要面对现实。昆仑鸿星队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回到KHL,因冬奥会而中断的这个赛季,球队9胜32负7平,排名垫底。48场比赛总计失198球,领先KHL失球第二多的球队多达48球。


在俄罗斯,陆续有媒体发文质疑这支实力孱弱的球队是否可以留在KHL。KHL官网的昆仑鸿星队页面显示,除去史密斯,全部球员(包括本土球员)的合同都在2022年4月30日到期——常规赛通常在二月份结束。俱乐部的母公司未来将如何投入,目前也未有定论。


在中国,学习冰球的青少年数量不断上涨,然而筹备多年的职业冰球联赛仍是未知数。


结束奥运会比赛,国家宁将回到哈尔滨训练,他的目标是冲击NHL。陈梓蒙也会再打几年冰球,同时他报了美国一所大学的线上项目,最近也在炒股,“去年赚了不少,然后今年突然一下就不行了,今年跌了百分之九。”


和史密斯最后一次通话,他已经回到密歇根州的家里,第二天他会去医院动膝盖手术。聊天中他始终强调自己对中国的喜爱。尽管现在没有退役计划,但他已经想好了,继续为中国打球,将来留在中国当冰球教练。


昆仑鸿星队


*文中粉丝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面连接(ID:zmconnect),作者:林炜鑫,采访:林炜鑫、王潇,编辑:曾鸣,顾问:魏玲,出品人/监制:曾鸣,图片:受访者提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