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20 10:32
200万网友拼命劝他别当网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题图来自:《Hello!树先生》



半个月前,谭警官重新找到气球哥的新闻曾登上全网热搜。


众人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赞美气球哥活在底层、却热爱歌唱的自在态度。


那时所有人都没猜到,他会在半个月后口碑巨变。


从网友口中热爱生活、乐观可爱的普通人,变成被指责谎话太多、目光短浅的对象。



“气球哥说谎了”


气球哥的再度走红,是因为《谭谈交通》的主持人谭乔重新找到了他,当年在节目里送给谭乔一个灰太狼气球的男人。


俩人告别时,气球哥恍然地问当年送你的灰太狼是不是过时了。


谭乔朝他挥了挥手,说你陪伴着至少两代人的成长,我觉得你是不会过时的。


电影般的台词,让许多人感慨万分。



气球哥,最早是在《谭谈交通》里一战成名。


初见面时,他右手抓着大把气球、单手骑车,谭sir上前拦下、进行安全教育。



结果气球哥反客为主,硬要送谭sir一个灰太狼气球,自述靠着打零工独自谋生,称呼自己的旧自行车为“宝马”。


有时前言不搭后语,手舞足蹈。


谈及老婆出轨后离开他,气球哥大声唱起《爱情买卖》,表示一切看透。


谭sir和气球哥第二次见面,是在谭sir制止一位杀马特青年无证骑摩托时。


气球哥突然闯进镜头,举着一堆气球表演起了《千年等一回》。



他表现出一种苦中作乐、不管不顾的自在与荒诞,一手紧握着廉价、却赖以生计的气球,一手叉腰、在镜头面前展示自己的快乐。


网友们记住了他,认为他像电影《Hello 树先生》中的主角,也一直在追问他的下落。


几经周折,谭乔在前段时间重新找到气球哥。


第一次重逢的视频里,他仿佛什么都没变,只是生活的窘迫更清晰地暴露在镜头前。


唱歌的爱好没变,他开口高歌,但没过一会就被附近的租户打断、抱怨扰民。



租住在在200元/月的小房间内,谭乔问他房租缴了没,他的回答是:


“缴了,还差几十。”


显然,他的生活境况很可能不足以支撑、一次性拿出200元的消费。



采访过程中,气球哥在附近一家小卖铺进行搬货,挣了20块。


老板娘坦言主要是看他可怜,有时“吃饭都很成问题”。


搬货结束气球哥还执着于要分给谭乔十块,因为他觉着在搬货时,谭乔也帮忙了。



乐观、向上、人间烟火、热情生活。


这些是网友们在这期视频底下,为气球哥的人生总结的关键词。



但在不久前,谭乔第二次探望气球哥后,这些关键词骤然散开。


取而代之的,是不归路、忘了本心、不幸、谎言与利益蒙了眼睛。



这一切转变,发生在网上突然冒出了一个名为“成都气球哥”的账号之后。


账号中,气球哥穿着一身与他风格不符的西装,说侄子给自己买了智能手机,才知道自个在网上火了。



账号发布声明称,音乐是气球哥一辈子的梦想。


“他的精神世界就像汪洋一般,而钱不过碎纸几张。”



如此抒情的表达让网友们逐渐怀疑,怀疑账号背后有专业的网红机构在运营、想利用气球哥。


谭乔也就因此决定再访气球哥,去问个清楚。


他先是联系到了一位账号负责人的年轻人,电话那头,男子自称是气球哥的侄子、喊他“三爸”。


并向谭乔诉苦说自己遭受了网友网暴,大家误以为他要利用气球哥,其实自己只是想帮“三爸”完成梦想,“没有想在里面赚一分钱”。



等到谭乔到了气球哥住处,气球哥又来了个电话。


这一次电话那头的男人,自称是气球哥的表弟,此前几十年都不曾联系,似乎也是在经纪公司工作。


正应了那句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侄子与表弟的身份都存疑,但结合账号对气球哥“爱音乐”“草根歌星”的标签打造,至此网友们已经把事情猜的七七八八。


大概率是MCN机构看到气球哥重新走红后,想把他扶持成网红。


如果事情只是发展到这,网友们的愤怒还只是奔着MCN机构而去。


质疑他们哄骗了气球哥,毕竟在网红公司找上门之前,他连智能手机都没有。


但在谭乔正式与气球哥坐下谈话后,看视频的网友们骤然心碎。


因为气球哥始终神情闪躲,开始在镜头前闪烁其词。



被问及是否被网红公司塞了好处,气球哥坚持说是“侄儿帮我租了新房子”。


涉及交涉细节时,又搪塞说“家丑不可外扬”。


这些谎言随着“侄子”的露面而被戳穿,所谓的“侄子”只是经纪人,这是一套公司教给气球哥的说辞。



谭乔试图把“不要被眼前小利迷惑”“你很有可能被骗”这些道理说给气球哥。


但他似乎没有听懂,又或是无法理解。


只是一直在摇头、摆手、躲闪目光,把身子移开,重复着漏洞百出的说辞。


和他此前在镜头前坦坦荡荡、大声唱歌的形象完全不同。



谭乔叹气说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不少网友也半愤怒、半无奈地感慨气球哥变了。


有人站在谭乔角度,批评他“忘本”。


痛心于气球哥明明是靠《谭谈交通》走红,最后却宁愿和网红公司一块骗谭乔、骗观众。


有人站在旁观角度,认为他“膨胀了”。


猜测气球哥是被走红的说辞迷住,真认为自己能跟着公司赚大钱、利益熏心。


自然也有支持他的——“200元的房租还欠着几十,还有什么生活比这更难?”


舆论吵作一团,气球哥真诚向上的形象不复存在。



流量世界的路,他们探不清


网友们对气球哥走上网红之路的指责与痛心并非空谈。


这些年网红届的潮起潮落、各式争议,让无数人看清了一个道理:


被流量榨干,是每个素人网红逃不掉的结局。


被捧、被摔、被鄙夷、被抛之脑后彻底忘记,几乎称得上是素人网红的必经之路。


via 电影《Hello!树先生》,不少网友认为,气球哥的境遇与王宝强饰演的树先生很像


《1818黄金眼》曾捧红一位郑女士,她上节目吐槽一位不熟悉业务的师傅,来家里安装智能锁,结果操作失误把她和婆婆关在了屋内。


因为身材姣好,瞬间爆红。


新闻视频下网友们纷纷评论“郑女士说的都对”“我永远相信郑女士”。



走红后她开通短视频账号,称曾当过空乘,只发了7条短视频便涨粉近80万。


没过多久,郑女士出现在某智能门锁品牌的直播间内进行带货。


直播一度超过88万人观看,但下单人数寥寥,只有24人。


观众齐刷刷地发评论:“不露脸不下单。”


在看热闹的网友眼里,郑女士唯一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口罩后的五官,好奇着样貌与身材是否相配。



“郑女士说的都对”的调侃,也变成了“越来越不对”。


尝试过发布跳舞视频,但被网友评价太尬;露脸后掉粉,又尝试过知性姐姐路线,也没掀起多少水花。


她的热度,就这么缓缓消散。



网红场,就如同贩卖、展示人类的橱窗。


窗外贴好了标签,一个个活人被塞了进去,手上或身上被摆满商品进行推销,一切被装点得金碧辉煌、高高在上。


橱窗迅速地吞吐,吞入了数不清的、被光鲜生活诱惑的素人,嚼尽汁水后又吐出。


不只是郑女士,眉毛小吴、流浪大师沈巍、大力哥……这些机缘巧合走红的素人,结局都不理想。


沈巍本是为了看书而流浪,最后却因为直播、应酬而精疲力竭。


妹妹认为他把家人当作“增粉的工具”,在短信中骂他“畜生”。


直播中的沈巍。图自腾讯谷雨工作室


多番例子让人们逐渐相信——


别当网红,会变得不幸;别赚快钱,踏实才有明天。


这也是为什么,谭乔的视频中曝光的气球哥与公司签署的合约部分内容,能让网友们滋生一身冷汗:


违约责任条款明晃晃地写着,“一旦违约,违约方应赔偿守约方人民币100万元”。


气球哥连200元房租都拿不出来,又上哪找100万?



热度消散、违约赔款、身败名裂……


观众们越是担心这些可能悲剧的发生,就越容易为气球哥做出的选择生气:


为什么不听谭乔的劝?为什么要欺骗观众?为什么一个月时间后就如此利益熏心?为什么不能踏踏实实赚钱?


问题就出在了,这些普通人眼中好坏分明的抉择,在气球哥眼中一片混沌。


过去大多数素人网红都是因为有一技之长、优于常人之处而成名,或是颜值、或是才艺。


他们至少能大致明白,自己为何走红、流量从何而来。


但气球哥所代表的,是更底层、更突如其来被裹挟进流量世界的人群。


他们对流量世界的规则一无所知,甚至面临的是生活与网络的首次碰撞。



我们或许得以通过网络、节目、采访,大致地了解谭乔的生平、他的观念,和他曾做过的公益。


但气球哥一无所知,在他眼里,谭警官是社会热心人士,而那些找上门要帮他租房子、“找工作”的网红公司,也是“社会各界人士”。



观众们气愤于他的撒谎、形象的破灭,但气球哥视角内,自己一直是自己


那个在《谭谈交通》里放声歌唱、不管不顾,似乎永远乐观、永远热情的气球哥是他。


而为了生活,最初为网红公司隐瞒、称呼经纪人为“侄子”的人也是他。


正是因为气球哥没有智能手机,不懂舆论与人设,他才会在镜头前表现出截然相反的状态。



而谭乔与许多网友试图让他认清的道理——网红的快钱不好赚。


其实对位于气球哥处境的人群而言,意义甚微。


快钱、横财,是在与稳定收入、平和生活的对比之下产生的概念。


没有了后者的存在,钱只是钱、是能买来米面的钱。


卖一个气球,当场就能收入五块,这算不算快钱?卖苦力搬一趟货,老板给了,这算不算快钱?


普通人生活的世界里,道德与阶级是上下守恒的,人们眼中能望见螺旋向上的阶梯,一步步走上去便能收获相应的回报。


但气球哥们的世界,是一个重力失序的世界。


所有事物都毫无规律地在半空中沉浮旋转,谁也望不见自己的轨迹,只有无尽的废墟、瓦砾、汗水,与偶然飘到眼前、必须牢牢抓住的机会。


via 电影《Hello!树先生》


有时抓住的是一次工地打工,挣下当天饭钱;有时是一次节目曝光,收到好心人给的200。


现在,一个闪着光的机会飘到眼前了,逃离失序世界、进入正常生活轨迹的机会飘到眼前了。


气球哥只能选择依赖着过往经验,一把抓牢。


机会自然伴随着风险,但以气球哥的境况,他似乎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气球哥们,只在乎明天


视频末尾,谭乔想劝他,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火五分钟、不要成为“潘嘎之交”。



而气球哥听到的是,“对,都多活几分钟”。



在网络与现实彼此交错、亦合亦离的时代,这或许是最荒诞又辛酸的一场错位。


我们关心名誉、名利、尊严、得失与未来。


而气球哥们,只在乎明天。


在谭乔镜头中言辞矛盾的气球哥,会让我想起童年时遇上过的另一个“气球哥”。


那是在乡镇开往县城的的班车上,一个人拽着三五个气球,和一个大铁罐上了车。


他的灰色布衫下摆破了几个小洞,暴露了裤腰上绑着的不是腰带,而是一根鞋带。


车上的人看见铁罐都很害怕,轰他下去,七嘴八舌地吵着氢气会爆炸。


他笨嘴拙舌地辩解不会爆炸、不是氢气,但也说不出罐里是什么别的,多年后我才知道或许是氦气。


匆忙间他嘴瓢了,说成了“氢气不会爆炸”,乘务员揪着这句话、斥责他想欺骗大家,推下了车。


但发车时间还没到,班车只能紧闭车门,与车外握着气球与铁罐的他,在焦热、弥漫着土尘的简陋站台僵持着。


他还想开口说什么,但车上一位老人家开始半指责半规劝地说,他有手有脚、应当去找点正经活,难道卖气球能卖一辈子吗?


他最终一言不发。


via 电影《Hello!树先生》


气球嘛,总是向上的。


但气球嘛,总是无序的,决定不了前进的方向。


看完谭乔的视频,很多人或许会恨铁不成钢,认为气球哥过于太急功近利,但放弃眼前“快钱”的决定,于他的处境实在太难。


气球哥们是最容易被网红经济的繁华迷晕、缺乏辨别机会的一群人。


但同时,他们又是最为迫切、需要一笔钱来糊口的一群人。


我们能看见他面前有更稳妥、更踏实的人生道路,但气球哥未必能看见、能理解。


普通人或许觉得他这样有些眼界狭窄,但贫瘠的生活,本就只够把他眼前的窗户、推开一条小缝。


只能看见生活湍流不息,一切变化太匆匆来不及对抗。


只能思考再“多活几分钟”,希望下一分钟,过得更好、更幸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