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21 20:23
WHO引发的“HPV疫苗地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 (ID:guanchacaijing),作者:清柠,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WHO的一纸报告,把智飞扇得眼冒金星。


4月4日至4月7日,世卫组织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SAGE)召开会议,对1剂次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的证据进行了审议,专家组的意见是:1剂次HPV疫苗即可提供可靠的保护,与2剂或3剂的接种方案效果相当


4月14日,HPV疫苗龙头智飞生物股价闪崩18%,截至4月19日,智飞生物报价109.25元/股,早就没有了往日的风光。


但是在医药行业人士白光(化名)看来,股价闪崩并不意味着HPV市场要变天:


“智飞会撤退,但不会溃败。疫苗的供需关系,不会跟着股价走。”


一、匆忙的研究,冒险的提议


“一针要比三针强”的传言,源自《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最新研究。


这项研究在肯尼亚进行,招募了近2300名女性,分为对照组,二价疫苗组和九价疫苗组。通过18个月的观察,确定注射者的HPV感染程度,从而评价疫苗对肿瘤的预防能力。


实验结果显示,单针疫苗16/18亚型HPV病毒的预防效果很好,其中九价疫苗针对9种HPV病毒亚型的有效率达到了88.9%。因此实验团队得出结论,对于15到20岁的年轻女性而言,一针HPV疫苗的保护效果就很好。


类似的结果,也出现在2004年哥斯达黎加的一项研究中。7500名18至25岁女性参与研究,通过测量不同剂次接种者的抗体量变化情况,同样证明了1针法的免疫效力。


但是HPV疫苗的免疫目标,肯定不止18个月。尽管99.7%的宫颈癌都与HPV感染有关,但是HPV病毒采用的是“钉子户”战略,从病毒感染到转化为宫颈癌,可能会花上20年的时间。因此宫颈癌的高发期,主要集中在30岁~39岁和60岁~69岁。


由于宫颈癌潜伏期很漫长,针对HPV疫苗的效果评价,也就变成了“抵抗HPV持续感染”。因为降低病毒的持续感染,就变相降低了宫颈癌的风险。肯尼亚和哥斯达黎加的相关研究,也是通过评价“抗病毒能力”确定保护效果。


这个时候,前文提到的两项研究就面临着同一个问题:观察时间太短。


根据白光的说法,“目前的研究报告,对一针HPV疫苗能保护多长时间没有详细的论证。像是哥斯达黎加的研究,到现在实验对象都没过50岁,以后他们会不会感染(HPV)病毒都不确定。肯尼亚的研究,1年半就得出了结论,要是有人第2年感染病毒,算是谁的问题?


从实际数据来看,2020年,全球完成2剂HPV疫苗人群的覆盖率只占13%。但WHO的“消除宫颈癌”战略显示,到2030年,9-14岁的女孩接种HPV疫苗的覆盖率达到90%以上。


白光认为,WHO专家组作出这个结论,主要还是为了更好地推广HPV疫苗


“HPV疫苗的问题在于供需失衡,这个问题在亚洲市场表现为供不应求。但是要是在喀麦隆、南非这些国家,他们可能连什么是HPV都不知道。现在WHO更想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至于后续的接种问题,则需要各国政府和药企推进。”


某种程度上,WHO摊了一张铺满全球的大饼,但是在面粉太少的当下,WHO也只能把面皮摊薄。


二、代理龙头的最后辉煌


WHO“不成熟”的建议,惊动到了国内的药企和行业机构。


中国优生科学协会阴道镜和宫颈癌病理学分会(CSCCP)主任委员魏丽惠教授表示,“鉴于我国人口众多,HPV疫苗需求量大,目前的疫苗不能满足我国女性接种需求。另外,对接种HPV疫苗获益最大的9~14岁女孩接种率仅不到2%,因此我们仍然提倡三剂次全程接种;提倡青少年女性尽早接种;提倡接种比不接种好。”


药企方面的回应,则集中于九价疫苗的生产厂家默沙东和代理商智飞生物。默沙东总部媒体发言人称:“SAGE的高级别建议草案不是最终建议,有待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审查。当这些报告在《每周流行病学记录》中发布时,才被视为最终报告。” 智飞生物则表示,现有上市疫苗基于国内临床研究数据,建议专业人士按照疫苗说明书进行接种。


智飞闪崩之后的“专业”反应,也是为了向投资市场证明公司的行业地位。


作为国内知名的疫苗代理商,智飞生物起家靠的就是“自费接种”的二类疫苗。像是北京天坛的麻腮风三联疫苗,作为一代孩子的“必备疫苗”,就是智飞的代理产品。智飞代理过的甲肝疫苗,更是在半年之内就供不应求。


白光表示,智飞的强势,源自对渠道的把控能力:“在疫苗这块,智飞经常招聘代表,组建的团队规模上千人,是其他厂商的好几倍。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能覆盖全国300个市,2600个县,按照一个城市10个接种点算,这就是接近3万个接种点。就算做的是比较传统的儿科疫苗,也能达到10亿级别的业绩。”


不过在2016年,由于山东非法疫苗案的出现。国内疫苗销售不得经过代理商。但是国外疫苗公司的疫苗不能直接对接医疗机构,智飞生物因此转向了逐渐被炒热的HPV疫苗。作为合作方的默沙东,也有意借助智飞打击更早推广二价HPV疫苗的葛兰素史克。


2018年4月,默沙东九价HPV疫苗获得药监局有条件上市批准,智飞生物获得独家代理权。默沙东九价疫苗的采购额在2021年上半年也超过了180亿元,智飞与默沙东签署的最新协议显示,HPV疫苗2021至2023年的采购额分别为102.89亿元、115.57亿元、62.60亿元。


作为对比,更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葛兰素史克,2020年二价HPV疫苗只能卖出69万支,按照近600元的价格计算,只有4.14亿元的营收。葛兰素史克的疫苗团队,也在2021年底宣布合并裁员。智飞和默沙东,也可以说是相互成就。


不过这种友好合作的关系,似乎持续不了太久。智飞与默沙东的采购协议,目前只能持续到2023年6月。然而就在今年4月,沃森生物的二价疫苗已经获批,加上市场现有的万泰生物的二价疫苗,智飞的疫苗市场似乎在被不断蚕食。


WHO的“一针报告”,则是将人们对智飞未来的怀疑情绪进行了一次总爆发。智飞生物的迅速回应,似乎也在跟这种情绪做对抗。


白光表示:“智飞靠HPV风光了三年,不可能还靠这招继续风光三年。”


三、代理将死,自研当立


WHO的“一针报告”,成为了市场的情绪出口。然而从市场逻辑来看,智飞的地位却并未被撼动。


白光表示:“国内疫苗管理整体偏紧,疫苗说明书具有法律效力。因此疫苗厂商不会因为一份建议,冒着法律风险修改接种剂次。只要监管部门没有修改接种方案,所有厂商都不能乱动。既然市场没有变动,智飞的原有优势就会继续存在。”


另一方面,就算HPV疫苗厂商选择修改接种方案,也会付出高昂的成本。以葛兰素史克二价HPV进入中国市场为例,由于中国监管部门的评价标准是“对宫颈癌肿瘤的预防”而非“对HPV感染的预防”,葛兰素史克花费了大量时间完成临床研究通过批准。假设葛兰素史克要变更接种剂次,就需要从头完成临床试验和手续变更,其中的成本可想而知。


与其花费成本,冒着风险去迎合WHO尚未落地的建议。不如遵守现有法规,维持已有的接种方案。智飞现有的产品模式,似乎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


另一方面,智飞也在尽力摆脱“二道贩子”的身份。2020年,智飞生物研发投入金额达到4.8亿,同比上涨85.3%。目前智飞生物在研的27个项目中,公司重点投入的产品是新冠疫苗和15价肺炎疫苗。


新冠疫苗领域,智飞龙科马采用的重组蛋白技术,技术路线近乎独占。在疫苗后续的商业化跟进中,智飞疫苗也在乌兹别克斯坦获得了紧急使用许可,并在今年3月在国内有条件上市,后续考虑跟进印尼,南美等地市场。


肺炎疫苗领域,国内目前的13价肺炎疫苗有沃森的沃安欣和康泰的维民菲宝。二者追赶的目标则是辉瑞的同类产品“沛儿13”。与这些厂家相比,智飞开发的是15价肺炎疫苗。通过“加价”实现更加全面的预防。如果这款疫苗能够快速上市,依托智飞上千人的销售团队,智飞也有可能复制属于自己的“默沙东奇迹”。


HPV疫苗的爆火,可能是疫苗行业“代理年代”的回光返照。WHO的“一针顶三针”,也许是中国疫苗“自研之路”的新起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 (ID:guanchacaijing),作者:清柠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