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18 13:53
停业、甩卖、凋亡、重生:老酒店的“命运盲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空间密探(ID:MESPACE007),作者:席以新,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为上海华亭宾馆)


近日,据无锡国际饭店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无锡国际饭店停业及装修公告》,无锡国际饭店拟于2022年5月30日起正式停业并开始装修。


过去一年来,老牌酒店们的命运颇为跌宕,改革抑或凋零的速度,亦都在加快。


一、老牌酒店,开启加速度


沉寂许久的老牌酒店,近两年消息不断。与城市更新的速率同步,进与退,变与新,都在不断演进。


2018年,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的翻牌算得上行业内一件标志性事件。拥有30年历史的上海首家希尔顿酒店撤牌,换上静安昆仑的新logo,冥冥之中,拉开了老酒店的“命运之门”。


自此,我们见证到越来越多曾为城市地标的老牌酒店消失或改变。


今年2月,已有36年历史的上海华亭宾馆发布歇业公告,并将展开装修改造计划。作为上海改革开放以来第一家中外合作管理的国际性酒店,华亭宾馆是当时为数不多的高级酒店,也是国务院1978年批准建造的全国6大酒店之一。


随着行业与大环境的变化,华亭宾馆的歇业改造,无疑是为了携带全新面貌重归的必然。


老酒店的“命运转折”,不止发生在一线城市,更在不断向下蔓延。


文章开头提到的开业25年的无锡国际饭店,也与华亭宾馆有着相似之处,同样是通过歇业改造以追赶时代。这一位于无锡繁华商圈的老酒店,曾是无锡最大的餐饮场所,也是一代人的城市记忆。酒店公告称,将引进全球知名品牌入驻合作住宿业务,“国际饭店”字号及品牌仍会继续使用。


绍兴当地的老字号酒店绍兴大酒店,已经开了25年,其不仅是本地人的一代集体记忆,更是外地游客来绍旅游的热门选择。


去年9月,酒店宣布停业,据负责人介绍,酒店将进行改造,并可能在改造完成后成为连锁加盟酒店。不同于华亭宾馆与无锡国际饭店的自我延续,绍兴大酒店则是投身连锁怀抱。


今年4月,已有34岁的汕头国际大酒店,在京东资产处置平台发布了拍卖信息。作为汕头的地标建筑之一,酒店在当地家喻户晓,为政府定点接待酒店,更拥有原汕头“新八景之一”的璇宫西餐厅。不过,如此背景,也无法摆脱拍卖命运。


可见,老酒店的前路,犹如一个个“命运盲盒”,或自我升级,或遭遇拍卖,或死于衰老……迈向的不同结果,早已有所预示。


二、老酒店的“命运盲盒”


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相关监测数据,过去不到一年时间内,有9家老牌高端酒店发生了“命运转折”。



我们不难发现,老酒店的命运主要有三种。


一是停业。


对于不同的酒店而言,停业背后,还藏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如华亭宾馆、无锡国际饭店,皆是通过短暂的停业,休养生息,以更当代、更未来的面貌,来迎接新时代的行业风浪。


但对于一些老酒店而言,停业就意味着成为历史。


有媒体报道,今年2月,广西柳州的地标建筑西江宾馆停业,引发关注,彼时宾馆内部的物品也已被基本搬空。


酒店业主方中船西江造船有限公司接受采访时表示,近期已与国内一家经营连锁酒店的集团公司签订租赁协议,宾馆将整体出租给该集团公司,“西江宾馆”的招牌,或许将被撤除。一旦无法“再续前缘”,这一承载市民回忆的老酒店,将不复存在。


二是拍卖。


在疫情的大环境下,酒店的“生死”加快了脚步,越来越多老牌的高端酒店,也不可避免地被摆上了法拍席。有业内专家指出,2022年,应该是酒店物业换牌、买卖交易的大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28日,阿里拍卖平台数据显示,共有61家酒店正在进行拍卖,但均无人报名竞拍;同时,共有280家酒店即将进行拍卖。


在拍卖场上,同样有着两种不同结局。


其一是顺利拍卖易主,得以焕发第二春。


如去年3月易主的广东肇庆老牌五星级酒店奥威斯酒店,其新业主东莞瀚俊置业有限公司早在2003年便进入了高端酒店业,对于酒店的管理运营,已颇为得心应手。因此,易主后酒店的经营也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甚至在运营上,有更上一层楼的态势。


其二则是反复流拍。


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曾对法拍酒店进行过统计,在酒店标的物中,几乎90%以上流拍,即使是成功卖出,也基本是以起拍价易主。如广西贺州酒店,也是经历了第一次拍卖0人报名,以流拍告终,第二轮拍卖才得以成交的曲折;位于杭州萧山的老牌五星级酒店金马饭店,则是在经历了三次上架后,终于被拍出。


更多老酒店,则仍在反复流拍中,反复沉沦。


三是改革。


据悉,通过持续攻坚,地方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取得决定性进展,主体任务完成进度超过90%,整体进入决战决胜、全面收官的关键阶段。国资国企系统以实施三年行动为契机,吹响了新一轮改革的 “冲锋号”,通过加快深化改革,让企业机制、布局结构、发展动力更契合时代。


不少高端老酒店背后,皆为国企背景,赶上了地方国企改革的契机,开启了“复兴之路”。如正待以新面貌回归的华亭宾馆,虽在开业之初就成为上海第一家实行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的企业,但其仍踩在了国企改革的时代节点上。


三、同为老牌,为何命运不同?


从图表中我们不难看出,老酒店之间,不乏相似之处。


其一是更多上世纪90年代的老酒店进入了洗牌期。


除了两家上世纪80年代的老酒店之外,图表中老酒店几乎都是“同龄”,主要集中在1997、1998年。


那是改革开放后的20年。第一个十年,随着旅游业兴起,一大批外资酒店进入中国,带动国内酒店管理日益规范。不过,彼时的高端酒店,仍主要在一线城市,与普通民众的生活还很远;第二个十年,随着酒店业的持续生长,越来越多二三四线城市,开始拥有了自己的高端酒店,以在当时眼光来看,极为先进的设施与管理,成为了当地居民的共同时代记忆。


但随着时间迁移,这些小城中占据极佳地段的老酒店,已无法满足视野更为开阔的年轻消费群体需求,设施与价格,甚至都已无法与当下的中端酒店抗衡。命运转折,成为意料之中。


其二是小城老酒店们,纷纷沦为“存量”。


根据统计,除了上海与重庆之外,大多老酒店都来自二三四线城市。正如前文所提,情怀之外,这些小城老酒店已无法满足消费需求,主动或被动的存量改造,甚至变更身份,都是必然。


此外,从2021年的3家,到2022年的6家,老酒店的命运更迭正在加速,而决定命运的因素,也在加速露出。


1. 是否紧跟时代


如今遍地开花的中端酒店,凭借不断更迭的版本,在设计视觉与设施上,皆能更大限度地满足当代差旅需求。相比而言,尽管不少老酒店都经过一轮装修,但整体来看,常常仍显暮色。


比如1994年开业的西江宾馆,尽管在2018年经过一次装修,距今也已过去4年,且仅从酒店焕新的形象来看,与普通的老酒店差别并不大,对于年轻一代消费者而言,并无太大吸引力。


随着新消费者占据主导,审美变得更加多元。


对比起当前市场上迎合不同细分市场消费者的酒店,与一批极具腔调的生活方式品牌,不少老酒店显然难以凭借风格一成不变的软硬件与管理方式跟上时代。


唯有经历一场大刀阔斧的变化,才有与时代对话的可能。


2. 是否接轨国际


无锡国际饭店与上海华亭宾馆,无疑是抽到“好运”的老酒店,这也与其积极与国际接轨,持续获取更新的酒店管理模式有关。


无锡国际饭店将引进全球知名品牌入驻合作住宿业务,成熟品牌的介入,或将为老酒店注入新活力。华亭酒店则在建立之初,便聘请喜来登酒店管理集团按照国际惯例来管理酒店,使其成为上海酒店市场中,难以被忽视的一颗明珠。


在国内酒店业发展初期,曾经的老酒店从国际酒店中获取先进经验,如今,则需从整个国际大市场中,抓取时代的脉络。


3. 是否内部改革


事实上,不少走向末路的酒店,并非没有对自身进行过更新。不过,这些更新,大多停留在表面的“重新装修”上,尽管形象看上去焕然一新,但在经营层面,却仍没有摆脱时代的枷锁。


对于走上拍卖席的重庆扬子岛酒店,酒店的一位运营人员透露,一方面,与业主方的自身运营相关,另一方面,也与餐饮酒店业发展大环境相关。


据媒体报道,2014年11月中旬,“扬子岛系”酒店背后的实控股东扬子岛实业集团曾拟引入战投,拟与重庆某大型企业集团进行全方位的战略整合、资产重组,在现金流、市场营销、客源市场保障以及酒店、餐饮资源重组上形成资源互通,共同发展。


不过,该合作却没有“开花结果”,2016年年初,扬子岛百林饭店关门,扬子岛系也走上了重整之路。


内部改革的失败,无疑加速了老酒店的消亡之路。


四、老酒店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


相比起仍面对着“命运盲盒”,对未来之路充满顾虑的老酒店而言,太多的消亡故事已无需多听,倒是那些已成功焕发生机的老酒店案例,值得借鉴。


1. 广州白天鹅宾馆:深化轻资产之路


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老牌酒店,现属于广东省旅游控股集团旗下的广州白天鹅,其历史已无需赘言,而酒店的发展过程,有高潮、有低谷、有再崛起,也堪称老字号酒店发展的典范。


在管理模式方面,白天鹅早早开始尝试积极探索“轻资产”输出的品牌管理模式。这条路走得虽慢,但却十分坚定。


广东旅控集团总会计师罗乾国表示,未来,广东旅控将加速推进旗下酒店品牌的连锁化运营,白天鹅宾馆将成为品牌输出的标杆。


如今,白天鹅品牌已启动了全国扩张的步伐,2020年初,白天鹅酒店管理公司与佛山白天鹅·采奕酒店签订了全权委托经营管理合同。


罗乾国指出:白天鹅在中国酒店业内份量举足轻重,这块招牌不能砸。因此对白天鹅连锁化的把控会很严格,没有一定资本与管理实力的酒店,都不允许挂牌。


2. 首北兆龙饭店:生活方式品牌支持


兆龙饭店由“华人世界船王”包玉刚于1981年投资兴建,这家酒店,是北京重要的城市名片,是当之无愧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产物,倾注了老一辈革命家改革开放、振兴旅游的长远格局。


在兆龙饭店20周岁生日之年,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翻新。但到了2015年,北京酒店行业遇冷,多项数据显示传统星级酒店对市场的吸引力开始下滑。


兆龙酒店虽然是国有老字号企业,但过去的辉煌只属于过去,这张代表了中国的名片需要重新思考以后的发展方向。


2018年,兆龙饭店对外宣布暂停营业,计划来一次彻底的革命。在首旅集团与首北基金的“操刀”下,酒店引入凯悦旗下独立品牌Joie de Vivre(JDV)


作为亚太地区第一家JDV,酒店在改造与经营上下足血本,延续了JDV一贯注重与当地社区文化相融合的传统,成为了一家同时具备“新光”与“旧岁”的生活方式酒店。


更新后的兆龙饭店,无疑在保留老一辈情怀的基础上,提升了对年轻客群的吸引力。


3. 新新饭店:艰难的“二次创业”


始建于1913年的新新饭店,现隶属于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咫尺西湖,跨越百年历史,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老酒店。但其从过去的民营独资演变到现在的国企经营,并未高歌猛进,反而一度陷入困境。


2003年的审计报告显示,“拥西湖,邻断桥”的新新饭店,居然已亏了17年。


直到近15年,新新饭店在两任领导班子的努力下,开启了“二次创业”,饭店软硬件和综合实力迅速改观,发展趋势呈现反转变好向。


酒店的特色得以更大限度地宣传,加快与现代化酒店接轨。如持续开拓产品服务新项目,包括室外草坪经营、引进晓风书屋、墨沏咖啡新业态,又比如极大强化民国文化主题标签,从文化品牌、文化产品、文化营销三个层面逐步推进,将其作为酒店的独特名片等。


就在去年,由杭州新新饭店百分百持股的秋水山庄酒店,以1.2万一晚高价在社交平台上赚足噱头,相比起相同地段但价格更亲民的新新饭店,秋水山庄无疑在设计风格与文化应用上都更为高级,倒可被视作新新饭店打造“高端品牌”的一次尝试。


如今的高端老酒店们,已走过了诞生与辉煌,大多已到了“而立之年”。与人一样,于老酒店们而言,这同样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年纪”,需要蛰伏,更需要枕戈待旦,将命运真正握在手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空间密探(ID:MESPACE007),作者:席以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