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28 17:16
“梧桐区”租房,真的降价了?

疫情过去后,“梧桐区”的租赁价格还坚挺吗?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 (ID:the-Bund),作者:siri110,头图来自:受访者


在长达两个月的居家之后,上海和生活在上海的人发生了很多变化。


其中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住在哪里,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来。



过去几乎没有人会否认,住进“梧桐区”才是真正的住在上海。这里是潮人的宇宙中心、网红店的聚集地、影视剧里的上海代名词......


所以这里的租赁价格一直是最坚挺的,只涨不跌。只要价格合理,房子几乎不存在空置期,还经常发生一间好房数十人抢的盛况。


然而疫情过去后,这里突然出现了新的声音:“梧桐区”租房降价了。


当然立刻有人反驳:明明是大涨了。



于是我们找到了两位多年专业在梧桐区做中介的杰森和莫妮卡(匿名),以及这阵子正好在“梧桐区”找房子的娜娜,请他们说了说最近在梧桐区租房的那些事。


真的降了:曾报价18万的房子9万成交


当我问到“梧桐区”的房子到底是降价还是涨价了,杰森和莫妮卡给出了一致的答案,“真的降了“。


两个人给出的比例也差不多,一个说15%左右,一个说10%。别小看这10%,毕竟“梧桐区”的房子真的不便宜。


乌鲁木齐南路整层洋房,电视剧《谈判官》在此拍摄,剧中为杨幂的家。目前特价2.3万/月


你想在这里租个一居室,月租五六千的房子往往有合用厕所、层高不够等等硬伤;七八千算性价比高的,还要捡漏;一万以上大概率能租到小红书上那种漂亮房子。


而大平层至少在2万以上,3到4万都属正常价格。


延安中路,报价4.5万的三居室


至于独栋小洋房,往往要六位数。


武夷路独栋洋房,月租报价25万


而现在大多数都降价了。


杰森举了几个例子:这个月7号空出来一套长乐路上的一居室。之前的租客租了三年多,价格是5800,现在报价5500。5000房东也愿意租。


他还去看了一套大户型电梯房,180平,之前37000,现在34000。而且还有谈价的空间。


莫妮卡朋友一套江苏路附近的170平、报价27000的房子,现在还打出了租房送直升机飞行体验的噱头。


江苏路,170平、报价27000


这还不算什么。


她告诉我,最近成交价格变化最大的是一套徐汇滨江的房子,680平的江景大平层,五房三厅,还有120平的户外露台。去年大概10月份的时候,报价18.8万。这个价格太高一直没租掉,一直空到了现在。


这个月直接降价到9.9万一个月,最后9万成交了。



她对我感慨,虽然18万的价格水分太多,但这套房子之前至少也能租个13万。二房东花了上百万装修,现在空了半年多,不光赔了房租的成本,价格还直接腰斩,实在是唏嘘。


杰森也认识一个曾经死活不肯降价的房东。他的房子在延庆路上,从去年年底就开始空了,足足空了7个月。


杰森催了他七八回,他每次挤牙膏一样降一点, 报价从8500、8200,然后到8000,租不到这个钱,他就宁肯空着,固执地不得了。


这次疫情后,杰森再找他,劝他说降点价租掉算了,虽然这点房租对他来说无伤大雅,但何必要浪费呢?终于,前几天他松口了,一口价,7000块。


这价格一降,第二天早上就租掉了,一天的时间都不到。


所以在“梧桐区”啊,只要价格合适,是不可能缺客户的。


住老房子的和住大平层的,都后悔了


“梧桐区”降价的根本原因,是房子突然多了很多。房东为了尽快把房子租出去,自然就要提高价格上的竞争力。


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一是很多外国人退租回国了,二是青年白领的收入受到影响,三则是很多人本来合同在疫情期间就到期了,但一直走不了,现在要赶紧搬。


还有一种,则是忍受不了老房子带来的诸多问题,决定换房。


“梧桐区”大多是老房子。长期居家下,很多本可以容忍的小弊端,突然被无限放大。


杰森自己就住在延庆路上。他说老房子隔音差,人与人的距离变得相当近。住二楼不仅每天和三楼的脚步声相伴,隔壁的电视声、吵架声、读书声,也声声入耳。


过去他只是晚上回家睡觉,现在一旦变成24小时,确实是有点难受。



莫妮卡有个老客人,以前租房不求大,觉得家足够温馨就好了。经过这次,她立刻决定换一个可以在里面跑动的大平层或者独栋老洋房,预算从两三万直接升到了十万。


她说,“这次居家我过得太憋屈了。老房子只要我一蹦哒,就会吵到邻居。我要换个隔音好的,在家里怎么玩都可以的房子。“



但也有截然相反的情况发生。


另一个老客人,四十多岁,独身住着200多平的大平层。这次疫情之后竟然要求换到“梧桐区”的老房子里,130平就够了。


上周带他去看房,莫妮卡大吃一惊:在她眼里,这位老客人是非常注重个人形象的。那天他竟然大热天的骑了个自行车,热得满头大汗。


莫妮卡问他,你之前不是不运动的?


他擦了擦汗,说疫情这样,自己再不运动、不健康一点,万一倒霉感染了,留下点后遗症可怎么办。所以现在他非常注重健康饮食,身体锻炼,特意买了辆自行车。


这次换房子,也是因为居家时间太久,一个人住着200平的电梯房,和邻居零接触,太寂寞了。过去他喜欢一个人享受开阔的空间,现在他憧憬着有左邻右舍关心的烟火气。


就连电梯也不需要了,爬楼也是锻炼嘛。


降价不会长久


如果你想去“梧桐区”“捡漏”,现在确实是好时候,但要尽快了。 


杰森和莫妮卡异口同声:降价的时间不会太长。


杰森是6月6日正式复工的,这些天比疫情之前还忙,每天都忙着带看,有的客户为了抢房子,甚至都不看房。一套8500的一居室,房子7月1号才空出来,客人看都没看,直接签合同定了。


莫妮卡记得,2020年疫情之后,“梧桐区”的租房价格涨了大概20%。这次虽然降了,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来,一旦需求量上来了,价格自然要回升。



就在上周,她带客人去看一套高安路的一室一厅,在小区门口撞上了十几组客户,卷到让人害怕。


最后那套报价一万三千八的房子当晚就以一万二的价格租掉了。


为什么别的房子求人租,高安路这套确实人人争抢?她告诉我,在“梧桐区”,装修品味好的房子还是稀缺的。


毕竟重口难调,有人喜欢侘寂风,有人喜欢复古风,有人喜欢美式,有人喜欢简约......对要求明确的租客来说,要遇上正好喜欢的,没那么容易。


所以真正不错的房子,真要碰运气才能租到,尤其在降价的时候。


高安路的看房群


外国人也是有走有来。


她有位从事设计行业的客人预计年底回上海,考虑到找房和装修的时间,现在就在看合适的独栋小洋房,可以同时作为工作室和住所。


至于作为网红中心的安福路,商铺的租赁价格甚至小有上涨。



“中介和我说房子涨价了”


和莫妮卡、杰森聊完,我也找到了这些天正好在梧桐区看房的娜娜。


当我告诉她,梧桐区是真的降价了之后,她大为震撼:我的中介不是这么对我说的!中介一直说房子在涨价,比疫情前更贵了。



娜娜是上海本地人,之前一直和家人住在浦东,现在为了工作方便,她打算和父母搬到梧桐区来。


娜娜下了班跑去看一套两居室,房东是个穿着体面的阿姨,大约60多岁,上上下下地把她打量了一遍,问她是不是一个人住。


娜娜说不是,和父母一起。


这下立刻被房东质疑了:为什么啦?怎么一家人都要搬出来啦?你们是不是要搬很多东西进来啦?


中介帮娜娜解释,家具肯定不可能搬过来的,最多就是点衣服。


房东阿姨“嫌弃”道:我的房子以前都是租给外国人的,他们都是一个人住,东西不多的,饭都不烧的。


娜娜感到很委屈,她也是第一次在外租房,哪知道什么潜规则。这套房子挂出来是两居室,实际却把其中一间改成了客厅。



我问莫妮卡,上海房东是不是更喜欢租给外国人?她哈哈大笑,说是有一些如此,但还是少数。


杰森则说,大家说到“梧桐区”,总觉得主要消费力是外国人,其实不是,大多数租好房子的,还是国人。


外国人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很有能力的企业高管,由外企外派到上海,租房费用都是公司出钱报销,他们预算高,往往会选择月租三万以上的好房子。


真正自己出钱租房的外国人,很多都是在自己国家混得不好,来到上海,在“梧桐区”租一间五六千元的小房子,混迹在周边的酒吧和咖啡馆,抽一根烟还要问路人借,却不知怎么成了香饽饽。


正因此,他对“梧桐区”之后的租赁市场很有信心:“梧桐区”作为上海的核心圈,国内精英、富二代都往这里跑,价格怎么可能不涨回去。


就连他自己数落完“梧桐区”的种种缺点,依然舍不得搬走:还有什么地方,比“梧桐区”更符合人们对上海的想象呢?


莫妮卡、杰森、娜娜均为匿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 (ID:the-Bund),作者:siri110,图片来自Willy、莫妮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