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14 17:39
网红折扣店,开始破产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ID:pedaily2012),作者:杨文静 周佳丽,原文标题:《融资两轮,那个网红折扣店要破产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网红折扣店率先倒下了。


投资界从天眼查获悉,折扣店品牌Boom Boom Mart繁荣集市(下称:繁荣集市)母公司——上海嘣嘣喵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与供应商的一场合同纠纷诉讼中表示,因业务已停顿,没有现金流,准备申请破产。



成立于2020年,繁荣集市从上海起家,主打临期商品,即以大折扣优惠售卖快过期的消费品,短短一年迅速开出超20家门店。2021年初,繁荣集市还曾官宣了一笔融资。然而成立不到两年时间,繁荣集市经历短暂风光后极速陨落,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随着新消费投资集体放缓,曾被VC追捧的临期商品赛道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2020年疫情初期商品滞销,带火了第一波临期商品连锁店,这里甚至跑出估值15亿美金的独角兽,一众知名VC都挤满了赛道。如今喧嚣散去,折扣店的淘汰赛打响了,繁荣集市的倒下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主打临期商品,一举融资两轮,现在面临破产了


繁荣集市的诞生始于一个偶然。


2020年初,疫情来得猝不及防。零售行业遭受重创,繁荣集市创始人范智峯的公司大批量裁员,裁到最后只剩6个人,这时,做线上尾货批发生意的顾晓健同样遭遇裁员。于是,顾晓健与范智峯合计,索性将尾货抛售清仓,各自解散两个团队。


范智峯把便利店的货架撤下来,改造成有着街边折扣店氛围的堆头,又在私域群里发起清仓预告,打算把尾货一次性便宜甩卖。没想到,便宜的折扣品牌大受欢迎,营业第二天门店外就排起200多人的长队。


不出两日,门店的日营业额就过了10万,两人忙得不可开交。疫情期间找不到人手,范智峯拉上全家来店里帮忙,甚至连丈母娘都叫了过来。这样的“盛况”持续了10多天,原本计划解散的两个团队奇迹般活了下来,也正是在这时,范智峯和顾晓健发现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主打临期食品折扣店的“好特卖”诞生。


不久后,范智峯依托于这一模式,在2020年8月份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品牌——繁荣集市Boom Boom Mart。


在创业前,范智峯职业经历丰富。从公开资料看,2010年,范智峯从同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第一份工作进入了汽车美容行业。此后的十多年间,范智峯分别任职于美车堂、东方汇等五家不同的公司,接触过汽车、物流、电商零售和供应链、O2O运营等行业。


不同行业的任职经历让范智峯拥有更敏锐的嗅觉。繁荣集市采取加盟模式,消费者定位为15-35岁女性。门店将折扣与“国潮”结合,极具二次元风格,因此成为网红打卡点,迅速吸引了大批顾客。而繁荣集市的营销开支也十分高昂,范智峯透露,基本上一家店每月有4万元左右的营销费用。


小红书截图


2021年3月,繁荣集市官宣了第一笔融资,来自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的挑战者资本,融资金额达数千万人民币。此外,未官宣的融资还有创立之初,以沫资本投了天使轮。


唐彬森为繁荣集市带来的不止资金,还有与元气森林的长期合作。此外,繁荣集市还与活力28、奶酪博士、好望水、王小卤、拉面说、食族人、王饱饱、食验室等不少网红消费品达成合作。


融资与大牌产品的加持让繁荣集市一时间风头无两。成立一年,繁荣集市累计开出20余家门店,营业额突破1.5亿,范智峯计划在2022年发展60余家门店,并预计到2023年在全国超过1000家门店。他曾立志,要让繁荣集市做中国的堂吉诃德。


在2021年11月的招商公告中,繁荣集市甚至还透露了IPO计划,公告表示,公司上市后将按照3年加盟保证金和一次性货品保证金的3倍,回购前50家加盟门店。



然而,加盟商们还没等到上市,繁荣集市就在2021年下半年传出寻求出售的消息。尽管公司并未承认,但负面消息并没有停止。


今年3月开始,繁荣集市被各家供应商的官司缠上,所属公司上海嘣嘣喵科技有限公司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范智峯也被限制消费。目前,繁荣集市公开的司法纠纷已经有至少15起,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纠纷”,公司拖欠了多家供应商的货款。


2022年7月,一则关于“买卖合同”的一审判决书中,被告方上海嘣嘣喵科技有限公司表示,“因业务已经停顿,没有现金流,被告准备申请破产”。两年不到,繁荣集市即将走完它短暂的一生。


年轻人“薅”出一个万亿市场


这是一个迅速兴起,又迅速沉默的消费赛道。


范智峯创立繁荣集市的2020年,正是折扣店品牌爆发的一年。此后,爱折扣、小象生活、嗨特购、奥特乐等无数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在短短两年间,折扣店迅速扩张,这也正是VC/PE大举进入的两年。


2020年6月,刚创立不久的好特卖就拿下了金沙江创投、云九资本、日出资本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这是顾晓健与范智峯联手创立的品牌,二人创立好特卖之前,品牌的前身面向B端,是专门运营临期食品批发零售的“推推购”。


同样是从尾货甩卖中获得灵感,好特卖走了一条与繁荣集市不同的道路,做硬折扣店。目前,好特卖已经与旺旺、费列罗、汉高等200余个品牌建立尾货合作关系,并拿下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五源资本、金沙江创投等头部机构。


2022年2月,更加下沉的新型硬折扣连锁“奥特乐”获得由创新工场领投、无界资本跟投的近亿人民币A轮融资,奥特乐将成都作为大本营,选址多为二三线城市的购物中心。此前,这家公司已经连续获得联想创投独家投资的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和天使+轮融资。


此外,还有折扣牛、爱折扣、嗨购猫、叁省货仓等不少折扣品牌均在成立或转型一年前后拿下融资,投资方不乏红杉中国、梅花创投、钟鼎资本等知名机构。不难发现,这些折扣店都成立于2020年与2021年前后,融资也都集中在2021年到2022年前半年。


这段时间里,新冠疫情使得各大品牌滞销严重,不少临期产品无法再被送上货架,折扣店在此时迎来了爆发性增长。简单地说,疫情带火了临期食品,而临期食品又带火了折扣店。


临期食品,顾名思义就是濒临保质期,但仍在保质期内的产品。临期食品出现的主要原因,是食品市场产能过剩导致的库存积压。2010年以前,临期食品只通过小卖店进行小规模的销售,后来随着行业规模的扩大逐渐发展出直营店模式,后疫情时代,临期食品迎来了爆发。


而在消费端,一系列裁员、降薪事件使得年轻人的消费意愿趋于保守,薅大牌临期产品的“羊毛”,既能够用少量的钱买来奢侈感,又满足了消费者“占便宜”的心理,因此,折扣店迅速积累了大量的年轻消费者。除了折扣店里常销售的临期食品外,大牌化妆品小样、零食边角料同样受到年轻人热捧。


投资人注意到年轻人的消费变化。上海证券数据显示,2021年,临期食品的市场规模已经快速增长至318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401亿元。而从整体来看,2021年,我国折扣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1.62万亿元。



这门生意同样吸引了互联网零售巨头。2021年10月,盒马鲜生悄悄在上海开了一家生鲜奥莱店,产品多为生鲜易耗品或临期食品;3个月后,苏宁首家折扣超市在马鞍山开业,宣布将往江浙沪蔓延,并计划在2022年开出100家门店。


狂热一直持续到今年前半年。2022年5月,来自成都的邻食魔珐获得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邻食魔珐创立于2021年,创始人冯辉曾是原永辉云创战略合伙人,有多年连锁经营管理的经验。成立仅两个月,邻食魔珐就在四川成都开出了近10家门店,目前单店SKU达1000-1500。


此外,2022年6月,来自于江苏的新型折扣商“小象生活”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弘励创投、青松基金、喜大资本;同月,险峰K2VC、starVC、高榕资本、天使投资人王刚、蓝图创投投了又一新兴品牌“嗨特购”的Pre-A轮融资。


然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个月后,好特卖被曝因销售过期巧克力被罚7000元,一时间临期食品的品控问题站上风口浪尖。食品变质、包装破损、山寨产品,或一些从未见过的品牌被摆上货架,产品“价廉”物却不美,反转立即上演。


与此同时,折扣连锁店在短时间内暴增,在大量宣传促销下,因疫情而压滞的临期尾货很快面临告罄。当需求大于供给,开在风口上的折扣店无法像此前一样拿到低价货源,供应端成了最不确定的因素。


当狂热褪去,总有人会停下来冷静思考,临期折扣这一商业模式也受到了部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质疑。


VC收紧钱袋子,新消费淘汰赛开始了


这是一门长久生意吗?


临期食品这个行业早在一年前就不存在了,怎么到现在还有人要进入呢?真是人傻钱多啊。”今年年初,曾从事临期食品创业的老炮娄春彬在其抖音号上连发多条短视频,用自己的创业血泪史“科普”起了临期食品行业,并发出了如上感叹。


用他的话来说,2019年以前的临期食品行业还是很赚钱的,但现在入局者这么多,最大的难题就是货源没了,毛利也是非常低。曾想加盟临期折扣店的创业者王攀在实地考察后被劝退了:“去年夏天在天津廊坊转了一圈,发现临期食品基本都是网红食品的山寨杂牌,感觉不靠谱。”


投资人也保持观望态度。长三角一家PE机构的消费投资人李星透露,2020年赛道开始火热之时,他也曾调研过不少临期食品店的项目,但最终都没有出手,“我实在没看懂临期店为什么火,零售生意要做起来并不容易,更别说尾货零售了,行业供应链本来就不稳定,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合规问题。”


目睹一家家折扣店关门、撤退,消费VC投资人肖昀回忆,前两年在一次项目投决会上,团队也曾汇报过某家知名临期折扣品牌,但该项目最终被否决了,“现在这些折扣品牌拿了资本的钱扩张,把收货价炒起来,就这样还不一定能拿到货,只能卖标品,结果就是个便利店模型。”


而当赛道内的玩家将尾货零售进行品牌化,并纷纷开放起了加盟,肖昀笑着调侃道:“我闻到了浓浓的韭菜味道。”


但相信的人依然认为这是一门值得做的生意。嗨特购联合创始人赵蓬在6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曾表示,折扣品牌绝对不是一时的风口行业,而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行业。在他看来,这个行业的消费具有年轻性、广泛性以及潜力性。


放眼全球折扣品牌市场,美国有TJMAX,德国有奥乐齐,日本有堂吉诃德,当新消费的风在中国这片土地吹起,每一个做折扣店的新消费品牌都信心十足地说要打造中国的“TJMAX、奥乐齐、堂吉诃德”。


但非稳定需求的中国折扣江湖,大概率容不下那么多玩家,一如繁荣集市的结局,新兴折扣零售赛道迎来了第一次大洗牌。


这样的一幕不只发生在折扣零售赛道。如我们所见,当VC/PE勒紧了钱包,新消费的泡沫开始破裂。昔日喧嚣不再,那些单店动辄上亿元估值的网红品牌又能撑多久呢?


文中王攀、李星、肖昀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ID:pedaily2012),作者:杨文静 周佳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