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5-04-16 12:04
通过私有化体面离开,或是久邦数码最好的选择

在乐视手机发布以及58与赶集合并传闻的喧嚣之中,久邦数码启动私有化仿佛没有激起任何波澜。这家始创于2003年的圈内老牌公司,在WAP时代就凭借旗下的3G门户引领了移动互联的前沿。经过十年冲刺,他们于201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一度突破10亿美元。


可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他们的股价竟从峰值31.83美元狂跌至如今的5美元左右,市值损失了8.69亿,跌幅达84%。通过私有化来体面退市,似乎已经成为久邦最好的选择。


成也3G,败也3G


作为久邦数码旗下的核心产品,3G门户以开创WAP门户之先河的姿态于2004年上线。半年时间用户数就突破百万,在此后两年内还先后拿到了两笔千万美元规模的投资。随着移动网络进入真正的3G时代和智能手机的崛起,移动互联已成为新的主流趋势。凭借3G门户而提早入场的久邦数码,按理来说应该继续领先,可先声夺人的他们却在漫长的转型中缓慢前行。


2009年,在3G门户用户规模达1亿之后,久邦开启了平台化的转型。第二年,以GO桌面为代表的GO系列移动应用产品上线,3G门户的用户规模也达到了2亿。早在3G门户上线之初,久邦就宣称要成为手机版的新浪网,并表示未来将前往美国上市。在2010年完成C轮融资后,CEO邓裕强也曾多次表示久邦将于1年左右的时间内启动海外IPO,但主要靠广告获取收入的单一模式是他们最大的桎梏。


至2011年底,久邦数码仍然有高达7成的总收入来自于广告,GO系列产品的问世并未实质改变公司业务单一的面貌。惨淡的转型成绩,让他们不得不吞下昔日的上市诺言。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豪强和新贵加入移动互联的浪潮中,3G门户面临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他们的份额日渐缩水,收入也放缓了增长。2011年底,久邦对外宣称收入近2亿元,但在除去各项成本后其实仅余微利。当时又适逢IPO窗口关闭,久邦的上市计划便就此搁浅。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久邦为了再次向IPO发起冲击选择以国际化作为突破口。现在看来,这不过是无力在国内市场继续挖掘红利的无奈之举。但“东方不亮西方亮”,久邦以GO桌面为拳头竟一举打入了国际市场。2013年,3G门户和GO桌面的用户规模均逼近3亿。正是凭借着国际化取得的突破,久邦在当年底在纳斯达克挂牌成功,股价随后一路暴涨,市值在2014年初突破了10亿美元。


但就在久邦取得辉煌成绩的背后,门户+GO系列应用的漫长战线让实力有限的他们无法集中发力于优势领域。关于这点,我们可以拿同样是走国际化路线的猎豹类比。猎豹精专于清理大师和电池大师这两大拳头产品,而久邦的GO系列竟有多达20款应用。人力物力过多的分散,让GO桌面这款拥有数亿用户的产品未能实现更大的商业价值,而GO系列中其他很多产品甚至早早就成为了“僵尸应用”。


除了战略层面的问题,久邦这些年来在战术上也曾犯过不少错误。2009年8月,在漫长的行政诉讼之后,由于本身的通用词汇属性,作为商标的“3G门户”被法院终审“宣判了死刑”。去年7月,久邦的另一场马拉松式官司也落下了帷幕,只不过这次他们是作为被告。原告花季文学竟被3G门户进行了长达10年的侵权,涉及作品高达4185部。阅读是3G门户的核心业务之一,可他们竟先后与起点和中文在线等多家机构都发生过侵权纠纷。据了解,3G门户往往打着“内容来源于第三方网站”的幌子侵权手法“相当高明”。


对比久邦在2013年和2014年的财报,不难发现他们这两年在营收实现12.3%的增长的同时,由数量庞大的产品阵列所带来的运营、研发、营销成本也在大幅攀升,这也就是久邦自去年二季度以来净利大幅下滑并导致全年亏损的原因。在3G时代移动互联的浪潮之下,曾依靠3G门户这一拳头产品引领潮流的久邦,却迷失在自己的门户+移动应用鸿篇巨制中,他们在分心乏术的情况下根本无力支撑庞大的构架。


拥有12年历史的久邦数码,经历过辉煌也正在遭遇最大的危机。面对命运的十字路口,他们应该何去何从?


气数已尽,不如归去


从去年开始,久邦在经历完上市的蜜月期后就喊出了要变革的口号。年初,他们收购了国外移动广告商GetJar以求继续在国际市场取得突破。下半年,他们选择对老态且臃肿的3G门户下手,巅峰期曾达70多个的内容频道锐减至20个左右,负责3G门户的副总裁和内容总编辑也先后宣告离职。


10月份,久邦对于3G门户更是启动了大幅的裁员计划。根据离职员工的回忆,从13日内部开始出现传闻,到14日陆续进行约谈,再到15日签订协议,整个流程仅用了短短3天时间。而已经大幅削减的频道数量也进一步降低至仅余资讯、书城、体育、娱乐等10余个。于此同时,GO系列应用方面也开始进行消减,不少已经暂停更新许久的项目都被砍掉。


就在2014年这个多事的秋天,比裁员更重磅的消息从久邦传出——总裁张向东宣布辞职,他声称将选择自行车领域再度创业。张向东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CEO邓裕强的大学同学,可算是久邦的二号人物。在正逢公司业绩下滑,裁员收缩的关口,他选择抽身离开未免让人心生疑惑。


尽管当时张向东以一则长文向公众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但根据小内的深入了解,久邦当时的乱局恐怕才是他选择离开的一大原因。他从2013年起其实就多次表达过对于公司发展前景的苦衷与无奈。困境中的久邦,由于缺乏技术积累、项目和分工混乱,当时实际处于一种迷惘状态。从曾经多达20余成员的GO系列应用我们便可发现,多数应用的更新时间都停留在了2014年甚至更早之前。


谈到高管的离职,早在2013年底,久邦的CMO张旻翚、副总裁曹明便先后离职。第二年5月,董事会还进行了人员调整并迎来了新任COO朱志。而在张向东辞职后,CFO李劲和CTO黄爱华(于近日正式离职)也先后离开。对于人员的变动,COO朱志却曾这样表示“这段时间离职的人比较多,垃圾走了算什么人才流失,那叫人员流动”。


在离职员工的心目中,久邦内部存在着诸多问题:思路跟不上行业的快速发展,内部管理存在缺失,3G门户和GO系列两大阵营存在内耗,激励不够略显抠门。这写些问题进而导致了整体团队缺乏继续前进的动力,具体的表现在于:每个人都很忙,但却又很闲,解决完新的问题又很快会有更多地问题来,最后就干脆不再积极解决问题。


久邦在业绩下滑,人员剧烈变动之中度过了2014年。翻篇进入新年之后,他们却又在3月份迎来了更大的打击——股东之一高瓴资本被披露已经清空离场。久邦的股价旋即就跌到了3.37美元的历史最低价,几乎是峰值的10%。尽管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的股价逐渐回升到5美元左右,但这已离当年的风光有十万八千里之远。


面对人财两失的困局,久邦数码的管理层终于在近日拿出了自己的应对之策——私有化,退市。小内认为,在气数已尽的情况下,体面的离开恐怕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在变换更迭迅猛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缺乏创新和突破的公司难免会在市场竞争中败退下来。久邦数码的没落,与其说是“前浪死在沙滩上”的必然宿命,不如说是他们亲自种下的苦果。


本文为“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为“互联网圈内事”、来源于百略网(www.ibailve.com)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已有4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