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3-10-23 22:30
日本教育,假“宽松”真“内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作者:正解局,原文标题:《移居日本的中国妈妈:“不想在国内鸡娃,现在却成刷题大军一员”》,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本文讨论了日本教育中的“宽松教育”和“内卷”现象。虽然日本一直强调教育的重要性,并在九年义务教育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但随着婴儿潮的到来,优质教育资源变得稀缺,家长们为了争夺资源不得不将大量资金投入到课外补习班。尽管推行了“宽松教育”理念,但学生的竞争压力并未减轻,好的学校资源竞争更加激烈。同时,私立学校的精英教育也存在,进入私立学校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和面试,并需要家庭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因此,日本的教育仍然存在阶层鸿沟和内卷现象。

• 日本在九年义务教育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但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家长们为了争夺资源不得不投入大量资金到课外补习班。

• 尽管推行了“宽松教育”,但学生的竞争压力并未减轻,好的学校资源竞争更加激烈。

• 私立学校的精英教育存在,进入私立学校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和面试,并需要家庭有足够的经济实力。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2023年诺贝尔奖,在自然科学领域,整个亚洲都没有一个人得奖。


亚洲获得诺贝尔奖次数最多的国家还是日本。 


到2022年,日本共有29人获得诺贝尔奖。


这个成绩,在全球排到了第7位。


而这29个日本获奖者中,包括物理学奖12人、化学奖8人、生理学或医学奖5人、文学奖3人、和平奖1人。


全球获得诺贝尔奖最多的10个国家


曾经有朋友就纳闷,在网上看到不少视频,觉得日本学校管得挺宽松。


但日本在高端人才的培养上,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


一、已推行近70年的九年义务教育


日本虽是弹丸之地,但它的经济总量却一度排名全球第2,直到2009年才被中国超越。


2022年全球GDP排名前十的国家


有人说,引导日本经济走向强盛的根本,是日本将教育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受中国文化影响,日本对教育在历史上就十分重视。


比如,早在四百多年前的中国明朝时期,日本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寺子屋教育”。


“寺子屋教育”,就是在寺院里开办的教育。


当时,日本寺院里的和尚,把捐来的香火钱,很多投入到教育上了。


寺子屋教育培养的,可不是当官的人才,而是一种全民的素质。


参加“寺子屋教育”,也没有什么门槛,不管有钱还是没钱,身份高低贵贱,都能来。


正是“寺子屋教育”,让那个时代的日本人识字率高达45%,也为后来日本的工业化改革培养了第一代高素质的优秀工人。


到了1912年,上过学的日本孩子,更是达到了98.2%的比例。


二战,日本惨败,百废待兴。


随后,日本推出九年义务教育,到了1953年,普及率就达到了99%。


背后的关键是舍得砸钱。


1965年,日本的教育经费就占到了国家预算总支出的34.88%。


而美国也不过29.97%,法国18.8%,英国18.7%。


到了1971年,日本教育经费占比又上升到39.16%。


教育投入带来的改变也是实实在在的。


有了人才的加持,日本经济高速增长也就有了保障,甚至保持了连续20年,每年增长10%左右的惊人成绩。


1952-2014年日本经济增长率


到了1968年,日本GDP总量,升到了资本主义国家第2位。


日本人,成为了世界上的有钱人。


二、“宽松教育”的帽子


然而,在日本越来越有钱的同时,上世纪70年代那波日本婴儿潮也跟着来了。


按说,婴儿潮也是一种人口红利,是好事儿。


但在教育领域,很多家长很快就发现,婴儿潮的快速到来,给他们带来的麻烦是:优质的教育资源越来越少。


于是,为了争夺好的资源,让自己孩子将来能有更好的发展,很多家庭又将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课外补习班上。


经济条件好的家庭还可以维持,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只能叫苦不迭,怨声载道。


而同时,考试舞弊、录取黑幕等现象也随之而起。


于是,“减负”浪潮响彻日本。


家长们喊着减负,教育学家们也真给出了回应,他们在做了如何让教育适应经济的相关讨论之后,也提出了“教育减负”。


这就是1976年,所谓主导日本基础教育30年方针标志的“宽松教育”。


降低教学大纲的标准(缩减课本)、减少规定学时和公立学校去重点化。


还有学生报考公立中学不能填学校志愿,只能按片区随机入学等政策。


到了2002年,日本又一次全面推行“宽松教育”的理念。


这一次,“宽松”的范围更大了,包括降低课业难度,减轻学生负担,不公布成绩,不对学生进行排名,学习内容减少三成,上课时间缩减一成等。


可能是这一次“宽松”的幅度有点大,于是,有人把“平成废物”的帽子,扣在了“宽松教育”上。


说是这样的教育理念,造就了“平成废物”。


“平成废物”,说的是日本平成时代(1989—2019年)的年轻人,及时行乐、纵情当下,只关心“以自己为圆心、半径三米内的事儿”,不关心明天和未来,不想工作,不愿奋斗,只能靠幻想解决的问题,绝不付诸实践。


“平成废物”产生的原因到底是不是“宽松教育”,没有谁来给定性。


而日本“宽松教育”的本意,是想逐步减少教育内容,旨在让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


但事实是,学生学习的难度和内容是减少了,但好的学校资源竞争却越来越激烈。


公立学校的确实行了“宽松教育”,但到升学考试,要竞争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更多的学生不得已投向“学习塾”,也就是课外补习班。


于是,日本政府痛定思痛,又在2016年宣布“去宽松教育”,朝着“教育强劲化”方向发展。


然而,尽管几经修改,但日本的教育改革也始终没走出减负、宽松的基调。


事实上,日本的教育,真的减负和宽松了吗?


三、你选择宽松,但富人却更拼


在日本,真正把“宽松教育”执行得很彻底的,是公立学校。


“宽松教育”,光听这名字,就让人很松弛。


在“宽松教育”的公立学校,不用早出晚归。


早上9点来就不晚,下午3点半,就已经下课了,而且下午社团活动占大部分时间,也就是说,不用努力看书啃课本。


因为考试后根本不公布成绩,也没有所谓的排名,谁是第一名,谁是最后一名,没人知道。


在这样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读书简直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儿。


2000-2015年日本学生成绩情况


再看看私立学校的“精英教育”,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在私立学校,学习可不是轻松的事儿,学生早上7点就要来上学,放学后还有各类科目的补习班和课外作业、培训在等着他们,写作业到半夜12点是很正常的事。


更重要的是,私立学校的门槛是很高的。


首先,想进私立学校,要不差钱。


因为私立学校的花销非常大,至少是公立学校的5倍。


这就意味着,那些经济条件好的、有家庭背景、社会地位的家庭,他们的孩子更有机会上私立学校。


其次,想要进入好一点儿的私立学校,学生自身的成绩也很重要,因为还要经历多轮考核和测试。


尽管如此,家长们还是想尽办法让孩子挤进一所好的私立学校。


毕竟,进入一所好的私立学校,也意味着离顶尖大学越来越近了。


不少日本首相、政商大佬,他们当年就是顶尖私立学校的一员。


就拿安倍晋三来说,他从幼儿园到大学,在日本著名的贵族学校“成蹊学院”一待就是16年。


最后,他考入了东京都武藏野市的著名综合性私立大学“成蹊大学”。


日本民众心目中的大学排名(部分区域)


宽松教育和精英教育比起来,好像宽松教育理论上听起来更有道理,不强制孩子,在实践上也很受欢迎:家长少出力,少出钱,学生也快乐。


但了解得多了,我们就会发现:宽松教育最后是不是成功教育,有待论证。


至少日本的精英教育不是宽松教育。


首先,想进私立学校就不是件宽松的事儿。


进私立学校考验学生的第一道“坎”,就是通过严格而又全面的考试。


考试不光考笔试,还有集体创作和游戏等等。


而且不光考学生,还要面试家长。


家长的兴趣爱好,从事什么工作,收入怎么样,都影响到学生的入学资格。


除此之外,还有学生和家长考试当天的着装、发型、妆容甚至指甲的颜色……


其实,说白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家长的钱包鼓不鼓。


日本的小学以公立为主,全日本私立小学的学生人数,也就占到全部小学的1%左右。


为了抢到这1%的名额,孩子们更是在两、三岁时,就去补习班,为考试做准备。


做了这么多努力,只是开始。


进了私立学校才算真正开始“马不停蹄”的生活。


在私立学校,不光要学习一些语文、数学、英语、社会、科学等“普通科目”,还要学习和培养诸如戏剧、文艺、手工制作、体育等科目,涵盖知识、技能、审美和情感方面的能力。


前两年,有媒体采访一位移居日本的中国妈妈,她在国内时原本不想鸡娃,到日本后,反而成为刷题大军中的一员。


在日本,私立学校一般都会按成绩,从好到差,分成好几个档次、好几个班。


和国内一样,日本私立学校固定每月月考,而且根据月考成绩,重新分班。


补习班当然是少不了的,学生补课到晚上十一二点也很正常。


至于春假、暑假、寒假,学生当然要参加各种特训班。


同样熟悉的配方,还有提前学习,比如,4年级学5年级的东西,5年级学6年级的东西……


和宽松、快乐的公立教育相比,精英教育似乎“辛苦”得多。


而日本的学生们也会按照自身条件,自动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


当然,这也是日本特殊的社会环境下,教育行业不得已发生的事儿。


自古以来,教育都有着打破各阶层的神奇魔力,这就是所谓的知识改变命运。


但在日本,拥有各种“地盘”的寡头们把持着各种资源,包括社会地位、金钱、人脉。


当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自然会有意地将这种资源给自己的后代继承。


除了教育领域,比较明显的自然就是职业。


在日本,医生、律师、政治家这些金字塔顶端的职业,大部分都是世袭的。


当然,不光是这些光鲜的、社会公认的精英职业,子承父业也是日本很多行业的普遍现象。


比如,寺院方丈、花道(插花)、茶道、相声表演者。


还有建筑行业的各种工种、各种作坊和各种传统手工艺者,他们的父辈也基本都从事着相同的职业。


不管他们的后代愿意,或者不愿意,“大家守大业,小家守小业”的模式,基本上在选择“宽松教育”还是“精英教育”时,就确定得差不多了。


所以,看似井井有条、秩序井然的背后,其实是难以逾越的阶层鸿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作者:正解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