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入虎嗅会员

“扫一扫”立享会员服务

正确的提示信息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虎不咬你,你来咬我?
好啊
搜索历史
热搜词
前苹果设计掌门Don Norman:我们感到厌倦,正是因为我们有创造力

3岁的唐·诺曼,已经厌倦了精英主义式的夸夸其谈。


他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是《设计心理学》的作者,苹果的前用户体验架构师。


在“造就思想节·未来趋势”的演讲里,他批评了当今只以少数人为主导的设计潮流和设计教育,认为设计只是为了搞清楚我们想要什么和应该做什么,只有动手去做,才能让其变得有价值。


他还认为,人们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如果他们拥有创造的工具和知识,并不需要假以他手,自己就能把它创造出来。


让每个人都能自由创造,诺曼憧憬着,也正在践行着,这是未来设计的发展方向。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作者:唐·诺曼,编辑:漫倩。



以下为唐·诺曼演讲实录:


我不喜欢“数字化”这个词,它毫无意义。所有技术都会改变设计。


因为设计就是为了让人们能更好地使用技术,并因此感到兴奋。所以,当一项新技术出现后,设计会挖掘它的用处,同时隐藏它的难点和令人不解的地方。


数字化确实为我们带来了各种便利,云储存、协同办公等等,但设计不是专注于生产某个设备,而是创造出宏观的体系,让不同领域的人们能更好地互动,从而创造出更多美妙的体验,改善人类的生活。


它能改变教育,改变医疗,改变人们交流、工作和娱乐的方式。有些改变是有形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有些是虚拟的、是数字的;甚至还能带来前所未有的新事物。


人工智能对设计师来说是富有吸引力的工具。阿里巴巴、旧金山的欧特克公司(知名软件设计和数字内容创建公司,主要为建筑设计、土地开发、通讯设施和媒体提供服务)都在开展有趣的尝试。


这会让设计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方式来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同时免于一些乏味的工作,这类工作恰好机器比人类更擅长。


计算机总是严谨周密、操作准确,而且永不疲倦,这是人类无法达到的境界,但我们会感到厌烦是因为我们有创造性,想要做新颖的事情。


所以这个项目很好地结合了人类和机器的优点。


我认为设计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领域,它始于艺术和建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设计的本质都是工艺。人们使用优质材料制造一个物件,确保它外观漂亮匀称,让人有良好的感受和视觉体验,这就是工艺。大多数设计师都在为期四年的课程中学习如何掌握这门手艺,如何做出美观、精致和奇妙的东西。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应该延续下去。


但这是20世纪的设计理念,而我们谈论的是21世纪的设计。这个概念在不断扩展,设计不再仅仅是制造漂亮的物品。


对我来说,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是解决重要问题、系统问题和复杂问题的方式,它的使命就是找出并解决“真正的问题”。这就是我所说的以人为中心、以人类活动为中心的设计。


好的设计思想家面对问题的时候会说:“让我想想它背后的真正含义。”这对设计而言是很重要的。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存在于系统之中,都是其它事物的一部分。一台相机所代表的不仅仅是相机本身,而是重温过往经历的一种方式,这正是相机的价值所在。如果你在设计时忘记了这一点,做出的设计就会很糟糕。


在任何领域内,设计都可以成为一种重要的思考和发展方式,不管是艺术人文,还是写作、舞台指导、公司组织,或是全球商品运输,或是思考如何以更高效、更环保和对人类更有利的方式解决问题,包括我们从未设想过的事情。


我不喜欢我们现在这种耳提面命式的教育模式。它已经存在了两千多年,一直都是某个非常博学的人给学生授课、说教、讲课。你在听课,但是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你也不知道它们有什么意义,你这么做都是因为别人让你去做,而并不是因为你真的重视知识。


学生们连学12年或17年,考试一结束,就把课上学过的东西抛到脑后,然后就不再学习,好像他们已经把这辈子要学的东西全都学尽了。


但这其实是无稽之谈。


我们的教育以学期为单位,一学期三个或四个月,把所有人放在同一个班级,在同样的时间内学习同样的东西。这样安排最简单,但这却不是对学习最有利的,因为每个人的学习方式是不同的。


我们花费在教学上的时间应该取决于所教授的材料和学生个体间的差异。


我希望学习可以模块化,一个模块持续的时间完全取决于学生的需求——三十分钟,或一小时,或一周,学生根据他们自己的需要去计划和学习。


我喜欢让学生参与进来。我经常在零基础的情况下,给不同的小组准备不同的有趣的问题,让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尝试着去解决,当他们陷入困境的时候,就会关注我所讲解的基本原理,这时他们也会发现:“啊,那就是我需要的东西。”如果我把这些原理预先教给他们,他们就会感到无聊,不明白为何要如此。


我把这个模式称之为“及时学习”,它能够让你终身受益。



在这个模式中,老师是指导者、顾问,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位老师对应一位学生。它只是另外一种教学模式。关键就在于如何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指导。


其中一个很有效的方法是我们所说的“同伴指导”,即学生之间互相指导。


如果有人掌握了知识,而且知道如何帮助其他同学,他们就可以成为导师,能够帮助其他学生。他们做得往往比老师更好,虽然老师掌握的知识很多,但这些学生可能更知道哪些问题会难住大多数人。


我们把这种方法称作“比例调整”,即,在不需要很多教师的情况下就能教育大量的学生。


并且我认为,我们要改变评分制度。分数只是一个对学生做出总体评价的数字,本身不能告诉你任何信息。


我们可以在学习结束之后,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给出一个学生所学模块的清单,上面记录“学生学到的东西”(如果他们没有掌握必要的知识,可以重新学习,再参加测试)


因此,当他们申请更高等的学校时,学校会问自己:“这些是不是我们想让学生掌握的东西?”或者当你申请一份工作时,雇主会自问:“这位员工是不是具备我要求的这些素质?”这种模式甚至比打分更好,因为它会体现学生究竟学会了什么。


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分数很高的学生。在录取研究生时,如果你的分数很完美,我反而不想录取你。


因为我想要的学生应该具有冒险精神,能以不同的方式解决问题,会挑战有难度的事情。分数没有那么完美的学生,或许恰好是更有创造力、更富激情的人。


因为大学教育的大部分领域都是关于深刻理解的,而设计是关于实践、关于行动、关于改变世界的领域。


设计师在进行某个项目时,必须对大学里的所有学科都有所了解。要去问工程师、科学家、人文主义者、计算机科学家、机械工程师、社会科学家……了解不同的人群对一个问题的理解,然后把这些结果进行归纳整理,再采取行动。


知识和行动之间的差别是,知识是纵向的,行动是横向的。我们既需要拥有知识的人,又需要富有行动力的人。两者存在很大差异,但两者我们都需要。


并且我想说,教学是一个有趣的职业,激励别人的最好方法是让他们研究有趣的问题,这些问题通常贯穿所有学科。


你不必问自己:我是想做老师,还是学者,还是医生,不需要。因为如果你涉足每个领域,反复学习,就能比只钻研一个领域的人还要能干。至少我这一生就是这么做的。我在不同行业反复学习,我涉足了工业、学校管理、教学、研究、产品制作等等,每一段经历都帮助我在另一个领域中做得更好。


生活就是一个生态系统,设计师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工作,因此,好的设计师也会是好老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作者:唐·诺曼,编辑:漫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造就Talk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288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虎嗅App猛嗅创新!

本文已被收藏在:

用你的钱包支持优质原创内容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