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7-30 11:20
人民能拥有第二个李诞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hlwzhibei),作者:张翰月,封面:东方IC


格子衫黑框眼镜的程序猿,普通到走在大街上你都不会转过头去多看他两眼。可那一句“我是凭自己的本事单的身”一夜间让他成了网络爆款段子手,微博粉丝数一夜间从几十人刷刷上涨到几万。他就是《脱口秀大会》的韦若琛。


他给《脱口秀大会》开了一个好头,李诞的评价是“他是这个破节目第一期唯一的亮点”。他也给我国脱口秀创造提供了一个新思路,此前我国脱口秀的历史上没人用黑客、IT的算法来写梗。



然而破节目确实就是破节目。《脱口秀大会》不仅没有帮助“脱口秀”完成出圈,甚至更让人们看到了一种拧巴的撕裂。


以豆瓣评价为例,一方面你可以在各大影视评论区里看到“脱口秀粉丝”们对这档节目的表扬。不少人相信这种更加硬核的脱口秀比赛,显然比更注重流量造势的《吐槽大会》更有干货、更有看点。


但另一方面,样本基数更大的豆瓣评分,却实打实地给《脱口秀大会》第一季打出了6.9分,不仅远远落后于《今晚80后脱口秀》,甚至不如流量综艺《奔跑吧,兄弟》第一季的7.1分。


简单来说,对于绝大部分普通观众而言,人们对于这种节目形式是不买账的。



所以,当这个低配版《吐槽大会》正式回归,尤其是李诞在《奇葩说》《野生厨房》《向往的生活》成功出圈之后,《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没有进行过多的推广营销,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夹杂着各种质疑的话题节目:


作为舶来品,脱口秀还在不断适应中国的本土文化。“现在它还没有长成一棵大苗,经不起风浪。”张绍刚曾这样评价脱口秀在我国的现状,而《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的肩上有着让这颗种子落地生根,枝繁叶茂的责任。


随着《吐槽大会》口碑逐年下降,逐渐沦为“洗白大会”,节目本身对脱口秀文化的发散传播意义越来越小,《脱口秀大会2》能否接过衣钵助力脱口秀这类小众文化破圈,并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呢?



就首期热度和口碑而言,这一切还是个未知数。


《脱口秀大会2》有让人感觉被雷炸掉吗?有点尬


“过去一年,我是存在感有点高是吧?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热搜上,电梯广告里,还有什么深夜的酒吧。”“很多人先是喜欢我,然后讨厌我。也有很多人是先讨厌我,然后觉得自己很有远见。”


伴随着李诞拉低身态的自嘲,实现了对还没有热络起来的舞台场域氛围的解构,更是让《脱口秀大会2》首期的关键词“存在感”呼之欲出。



围绕着“存在感”的内容主题,脱口秀选手们也从完全不同的侧面切入,并运用自己擅长的梗进一步的炸掉这个场子。思文从女性的存在感在于经济独立这一视角出发,将她犀利的观点和超搞笑的梗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两行独立的泪水”不禁让人笑出鹅叫。身为脱口秀演员中最帅的健身教练,ROCK则是在脱口秀中融入了大量的表演,来讽刺大量摆拍和形式主义,极具现实意义。


不难看出,这届脱口秀选手的表演正在脱离“为了好笑而创作”,而是通过融入自身特色的表达方式,对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社会议题进行脱口秀式的诠释。对日常碎片化生活的挖掘,将能引发观众共鸣,从而反哺脱口秀文化在日常生活中的“存在感”。


除了确保每期节目围绕一个新的可直击生活痛点的热点话题展开外,《脱口秀大会2》还在一个更规整的竞技模式下拉开了帷幕,一改第一季由李诞和池子作为队长分别带队PK的形式。取而代之的是先由所有的脱口秀演员进行开放麦自评,自评中票数高的7位才能在节目中进行表演。


赛制上,这一季采用双线标准对7位登台演员的表现进行判定,即每位演员表演结束后有现场观众进行投票,最终票数转换为积分从而进行排行。由李诞、于谦、吴昕组成的领笑团嘉宾也将分别进行点评,并可通过“爆梗”拍打器评选出当期的“爆梗王”。



节目组已然从仿照欧美脱口秀设立两队竞演、多人对战的节目形式,转而采用一个新的方式来树立产业权威,即建立“中国脱口秀演员排行榜”。这背后亦不乏笑果文化的野心——进一步确立在脱口秀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并在完善行业规范的同时向大众“破圈层式”输出脱口秀文化。


三位领笑员的搭配擦出了别样的火花,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三个人,却做到了互补兼容并与有着“怪、高、低”三种不同层次笑点的观众一一对应;更进一步的丰富了节目风格的同时,领笑员们基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也便于不同层次笑点的观众get到梗以及了解这背后的脱口秀文化。



插科打诨间就能逗得观众哈哈大笑的蛋总自是不用多说,超出预期的是另外两位领笑员。当观众未能接住梗导致现场有些绷不住的时候,捧场王吴昕属性中自带的“慢半拍”反而缓和了气氛。


当观众模模糊糊还未get到笑点的时候,笑点高的于谦老师往往能道破玄机并以专业的角度,指点出不足之处。对思文表演一针见血的点评,甚至让人以为他大抵是位被优秀的相声业务水平耽误的脱口秀大师……


针对话题热度、节目形式、单维视角等进行“微创新”的背后,是《脱口秀大会》求变的心。但很可惜,就首播热度和口碑来说效果却是不佳,首期整体节目的呈现没有迈过观众心理预期的坎,导致买账的观众并不多。


这或许是由于建国偷懒用谐音梗开了一个坏头,给人一种不认真的感觉;又或许是因为“暴躁”卡姆表演节奏过快,导致观众很多梗没接住并与下面出场的梁海源形成强烈反差,导致观众不适。


但观众“挑刺”的点,大多还是在于李诞和池子不再上场以及怼人的张绍刚“无故”缺席,而这背后其实折射出来的是整个脱口秀行业发展面临的瓶颈问题。


脱口秀出圈还要多久?


近年来,通过圈层综艺爆发巨大能量,搭建桥梁助力小众文化从“地下”走到“地上”,已经成为一种风向标。前有《中国有嘻哈》带动嘻哈文化破圈,后有《吐槽大会》《奇葩说》《这!就是街舞》《乐队的夏天》打破吐槽文化、辩论文化、街舞文化、摇滚文化等亚文化的观赏壁垒。


随着网综的兴起,亚文化这种范式进一步走进了大众的视线。在流量明星、粉丝文化等载体的发酵和Z世代多元化需求的共同推动下,亚文化圈层综艺很快便登上了流量中心舞台,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的全民热。出圈综艺亦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不但反哺人们对亚文化的认知,还衍生出了一系列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机会。


资本入驻热潮也随之而来,《吐槽大会》第一季刚播出完,出品方笑果文化连获两轮融资:4月发生的A轮融资金额达1.2亿,由华人文化领投,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南山资本、游素资本等跟投;5月发生的A+轮融资金额近亿元,由天图投资领投,华人文化、南山资本、游素资本等跟投。两轮融资后,笑果文化的市场估值达到12亿,较之前翻了10倍。


随着《吐槽大会》的热播,在2017年脱口秀迎来了井喷式的发展。据艺恩智库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13日的数据,上线的117部季播网络综艺中脱口秀节目有39部,占比达34%,斩获流量95亿。脱口秀节目不仅成为重要的类型节目,更成为流量大户。


而后脱口秀节目仍然在野蛮生长着,各平台在脱口秀节目上持续发力。优酷推出了高晓松的《晓说2018》,马未都的《观复嘟嘟3》,窦文涛的《圆桌派2018》以及《暴走大事件》;爱奇艺的重心在其“老王牌”节目《奇葩说》第五季;腾讯则是趁热打铁推出《吐槽大会2》……就连相声起家的郭德纲都忍不住入局分一杯羹,推出了《一郭汇》。


但资本的热逐和平台的布局并没有带给行业良好的发展状态,单部圈层综艺带来的红利很快消失殆尽。


这直观反映在而后推出综艺的口碑和热度上,撑起了脱口秀半边天的《吐槽大会》每季口碑都在下降,市场推出的大多脱口秀综艺更是质量低下,就连资本涌入的热潮也到了强弩之末。2018年3月30日,游族网络发布的一纸公告,揭示了笑果文化估值缩水近半的现状。


与资本的退潮相比,脱口秀行业商业模式仍待商榷,才是更令人头痛的问题。


现在回过头看当年脱口秀产业的爆发,更像是海市蜃楼般的幻象,一切都只是不具备生命力的泡沫而已。



时隔两年后,“喜剧之王”笑果文化完成新一轮的融资,有媒体称笑果文化的估值已达30亿元。但李诞开场白中的一句“去年一年大家对我关注比较高,但对我个人的关注并没有转化到脱口秀上”,点破了脱口秀现阶段在我国有些窘迫的处境——看似忽如一夜春风来,强势霸屏2017,后续发展却不尽人意一直是带着镣铐跳舞。


商业模式缺乏新意的问题仍未得到较好的解决,演员和脱口秀行业存在割裂,观众对脱口秀行业本身的关注热度不高。这不仅意味着脱口秀相关节目的发展是极其危险的,脱口秀文化的沉淀和单口精神的传承亦是十分艰难。



导致如今这些尴尬的局面,明面上“最大的阻力”源于相关政策。脱口秀和嘻哈文化同样是属于舶来品,最早一批风潮基本源自崔永元的《实话实说》,即欧美传统意义上的“Talk Show(脱口秀)”,主要表现形式是谈话。


但随着我国娱乐需求的爆发,脱口秀在形式上也逐渐趋于“Stand-up comedy(单口喜剧)”。从《今晚80后脱口秀》《金星秀》再到《吐槽大会》,综艺形态的演变见证了这一过程。


可当我们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站在整个社会娱乐变迁进程来看这一转变,并非是好事。在大众娱乐浪潮的裹挟下,在层层监管的把控下,脱口秀节目从此前还能在插科打诨中展现年轻人对社会热点的立场,并采用反讽的方式对当今社会中存在的不良现象进行批判,转而更注重喜剧本身,如何逗笑观众才是关键。


美式脱口秀的精髓逐渐被遗忘,不要说点评政治这样的禁忌词汇,就连对一些社会热点的反讽都少之又少。


《今晚80后脱口秀》《金星秀》都曾因为越过政策红线而遭遇停播。彼时这根红线的评判标准大多还是来源于政治层面,《金星秀》正式停播后,人们甚至给出了“电视再无脱口秀”的高度评价。反观《吐槽大会》,也曾因尺度过大仅上线一期就被勒令下架,可那时触碰的红线已然变成了黄段子、泄露隐私、人身攻击。



在野蛮生长的时代,节目组在意的大多只有点击率罢了,这时的“大尺度”只是吸晴的一种手段而已,显然这是极其成功的。这也更进一步导致人们被媚俗的趋势裹挟,娱乐至死大抵就是这么来的。


一个有趣的事是,2017年12月24日的一期《吐槽大会》上,池子借吐槽郎朗:“郎朗上学老跑回家练琴,为什么呢?因为学校老师老用针扎他,还不如回家练琴。”暗指“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网友直呼敢言,但如今再去看这一期,这句话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多么令人唏嘘,当脱口秀终于有点回归它原本的样子,政策法规的边界却已不断收窄,曾经充满讽刺感的脱口秀再也回不去了。在脱口秀行业进入深耕期的现在,政策的红线限制仍然禁锢住着脱口秀演员发挥的空间,颇有“带着镣铐跳舞”的意味。


真正的问题在于,随着脱口秀节目数量激增,脱口秀演员的同质化问题也愈发严重,并且人才瓶颈已成为一大难题。


现下中美脱口秀产业就像是镜面对称的金字塔结构。美国脱口秀发展已经迈入成熟期,线下线上的脱口秀演员和对应受众都很多,往上走是编剧和脱口秀演员中的KOL。而中国则类似倒金字塔结构,市场潜力空间海很大,但是顶端人才很少,很多脱口秀演绎没有登台表演的机会,只能去当幕后工作者。


“脱口秀演员演出完了,如果打同一部车的话,都会开玩笑说,如果发生点什么,可能中国脱口秀倒退30年了,因为打个车就能装下一半的人。”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一句玩笑背后,足以体现当下我国优质喜剧脱口秀演员的稀缺性。


对于整个脱口秀行业,最重要的是确保“自我造血”的能力,而这一切都依赖于人才。为了完善对整个行业的搭建,也为了打通笑果文化自身生态系统,笑果在专注打造to B综艺的同时,也开始发力线下人才选拔。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重庆等12个城市,以开放麦、演出、噗哧SKETCH等不同形式,进行线下to C的表演并选拔训练人才。


笑果文化本质是商业公司,出发点自然也是基于商业模式的盈利和可持续发展。在此过程中,也许商业会和脱口秀文化相辅相成,一定程度上助力脱口秀发展破圈。在政策收缩、创新乏力、人才匮乏的大环境面前,通过打造线下开放麦并和各地俱乐部合作,输送人才以及打造环境基础,培育观众的喜剧审美能力,真的能助力脱口秀出圈吗?


一场永恒的游戏


互联网时代,个体可以通过参与社会活动来寻求组成有共同价值、兴趣爱好的小群体,有点像哲学上说的“主体间性”相互吸引,从而形成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圈层。出圈则是要将小群体内的个体抱团取暖现象打破,建构大众共同的价值体系。


不过,对线下的规划真的能打破脱口秀圈层壁垒,构造起共同的价值体系吗?带着这个疑问,我去成都较著名的噗嗤厂牌的过载俱乐部看了一场线下的开放麦,并和此场开放麦的主持人蔡师傅聊了聊。


散场高糊合照


说实话,此前我从未看过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去之前真心没抱什么期望,因为这场脱口秀的“门槛”只需10元。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俱乐部每周六开放麦的票价甚至低到了0.01元,实现了真正的零门槛“做公益”。


但在追求品牌价值和身份象征的时代,“便宜没好货”的刻板印象正在强化,这也直接导致观众的第一印象里或多或少带着偏见。


或许是这份偏见,又或许是因为蔡师傅在穿插间隙中不断以戏谑的方式,提醒我们想想票据不要有太高期待,这场开放麦表演带给我的边际收益远超出预期。对于这场表演我丝毫不吝啬我的笑声,笑点低到我甚至开始自我怀疑“我是不是演员请来的捧哏”。


当表演结束,我开始在脑海中回顾刚刚的内容时,却发现罕有记忆点,仿佛刚刚置身笑海中的人并没有我。我想看时给予的高度评价或许是来源对脱口秀的新鲜感,偶尔图个乐呵还行,但如若都是这般深挖后没有记忆点的段子,如何留得住观众,更别说裂变拉新了。


我将自身的疑惑悉数告知蔡师傅,他却有些不以为意。他说:


“周六场和周二场都属于专门用来锻炼演员的,没有较深记忆点也正常,他们还在进阶的路上。他们虽然都是业余的,但脱口秀和乐队的发展是类似的,我们很难去评判说业余和专业孰好孰坏,他们对整个行业生态的打造同样重要。”


蔡师傅对整个脱口秀行业的发展持乐观态度:“真正的苦日子早已经过去了,当年我们票价0.01元都没几个观众愿意赏脸来看,如今还是有一定的受众,就我们俱乐部都还是打造出了好几个优秀的脱口秀演员。我预估今年内全国范围内可以把基础打好,明年这时全国各地的俱乐部应该已经打通。”


前几年资本疯狂涌进,只是为了打造第二个《吐槽大会》,对行业的发展来说没什么助益。如今热情尽褪,终于到了脱口秀行业厚积薄发之时。


联想到詹姆斯·卡斯在《有限和无限的游戏》一书中的观点,“有限游戏”的目的在于赢得胜利。这对应的是以笑果文化为代表的资本,无限游戏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这也是脱口秀行业永恒的命题所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hlwzhibei),作者:张翰月,封面: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