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2-13 08:42
大湾区小城市的疫情观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陈志峰


此前,社长推送的邱丽丨被疫情围困,他们家连续三天买不到菜【回乡记】,讨论的是疫情对重灾区湖北孝感城市社区生活秩序的影响。那么,在广东江门,疫情对社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呢?且听社长分解。


一、看病日


1月31日早上,当前粤语谓之“风头火势之时”,由于颌骨囊肿需要每周一次的冲洗治疗,我还是坚持跑去了江门市中心医院,这家江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收治市级定点医院。前一晚母亲还呵斥我,大年初七人日去什么医院。


我走的入口处,只有一位没有全副武装、仅以医用外科口罩特别防护的医护人员测量体温(后来入口处还安设桌椅,配备了两位医护人员多了防护面罩的保护)。她用亲切的粤语询问,“新年好,有没有去过湖北地区?”从电视台新闻和微信推送得知,其余入口为两人把关,或有值班的医务社工支援。


我先跑到门诊楼,原来孕妇课堂的室子里还坐着不少人,但没看出有孕妇。六楼五官科只有眼科的走廊开着灯,但是诊室都全部关闭,口腔科诊室大门公告提示2月2日再开诊。


紧接着我去到了伟伦楼四楼熟悉的口腔科住院部。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我逮住一位刚出来的实习医生,表明我想要做颌骨囊肿囊腔冲洗。感觉这小伙子有点害怕,他带着微颤的嗓音问了两次前方在护士站与护士交流的主管他的医师。医师都回答,“没事,冲洗吧。”这位梳着油头、穿着皮鞋的小伙子领着手提奥硝唑氯化钠注射液、攥着病历本的我,悠悠地走两步,突然了停一下,而后缓缓走向放置牙科治疗椅和药品的小室子。


他找工具的同时提醒我,最近疫情爆发,冲洗的话不用来的那么频密,尤其是我这种要张开嘴一段时间的操作。被这么一说,面部在病房区空气中裸奔的我躺在牙科治疗椅十几分钟,精神紧绷着延续到回家,直至洗了澡且全身衣物在洗衣机中翻腾。


跟着实习医生回到办公室,他有条不紊地在系统勾选收费项目,写病历,找医师签字。旁边的主任医师和实习医生一声不吭地坐着,绑着两个口罩的他们在穿过窗口的寒风吹拂下不经意抖着腿。门外一位护士接听电话,“牙龈问题想来看口腔?别了吧!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来。”


这是我自从回江门第二次踏出家门。往返医院的熟悉路上,父亲用摩托车载着我,第一次看到大白天的道路及两旁的骑楼人行道比平常凌晨还冷清。大部分司机和行人都戴着口罩,凝重的神情。


附近的热门景点和食肆都被要求关停。一些社区的入口挂着正经而有趣的标语横幅。居委会办公点灯火通明,几位领导在门前站着开着小会议。路上大摇大摆的是临时装上音响和LED屏或竖起亮眼宣传文案的公务车,路边的环卫车也贴上了宣传海报。


抵达楼下,刚回江门时通宵达旦的麻将桌仅剩几人在雨蓬下磕着瓜子。当初坐在垃圾桶宰着鸡鹅的一楼住户阿姨在自己家门前乖乖地戴上口罩。配备健身器材的榕树下已被警戒线围起,日常小朋友你追我赶的场景不复存在。


较为响亮的竟是常驻流浪狗和某户看门小狗的撕咬玩乐,偶尔楼上的恶狗响应一下。这也给日常压抑已久的夜间飙车党提供了日间飞驰的机会。往年这个春节年味都黯淡的城乡结合部社区,此时连社交的烟火都难以捉摸。


中午微信接收到退款信息,短信接收到下周预约的X医生停诊的信息。下午我在江门日报的公众号上看到“江门市中心医院口腔科、耳鼻喉科、体检中心、预防接种门诊暂不开诊(具体开诊时间另行通知),其他门诊照常开诊”。亦能理解,鉴于口腔科就诊方式的易感染性,全国多地口腔门诊陆续发布了听诊或者延迟开诊的通知。


这是江门自发现确诊第一宗病例的第三天。


二、“决赛圈”失守


江门1月29日确诊第一宗病例。微信的朋友圈和微博里的江门人齐刷刷地哀嚎:江门没挺住!“广东决赛圈”失守,止步第三名!明显感受到开始爬升的焦虑感。这个广东疫情“决赛圈”中,在其余地市早已纷纷出现确诊病例,汕尾、茂名、江门、潮州、河源等市较晚才有确诊病例,而江门和潮州更是难得坚持到大年初五之后才有确诊病例,云浮截止到撰文此时仍未发现确诊病例。


当天在官方公布第一宗病例前,我的同学微信群便流传一则从编辑形式看似“谣言”的关于此确诊病例的政务信息。有的不信,搬出之前官方辟谣公告,“要转就转推送”。下午官方和地方权威媒体推送就来了。再稍晚些,该病例的个人信息和行程资料截图便被传开(跟后来官方公布排查的行程轨迹基本吻合)


微博上有网民找到其信息发布的朋友圈,更有人发布声称其在所居住社区的超市中没有戴口罩的截图(后来超市公众号以及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澄清此谣言,公布其佩戴口罩的视频监控截图,并已让收银员居家隔离)


同时,当晚广州广播电视台《广视新闻》节目播报“新增确认病例中,江门1例为首次报告,有1286名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医学观察”这个画面被截图传播。这些都难免引起附近居民的恐慌以及很多市民的焦虑。“烦死了,这日子何时是个头!”


但相比于恐慌和焦虑,我周遭的江门人以及网络舆论表达更激烈的是指责。尤其这首个病例是输入性的,在孝感封城当天一家人驾车回来江门。连我认识的一个比较理性学历比较高的朋友都表示,“还是想骂人哦,都不知道骂什么好。”网上的谩骂更加不堪入目。


但平心而论,患者可能没有意料到离开湖北地区回到江门,会发病成为传染源,站在其个人利益的角度,在当时的环境下这样的选择亦属人之常情。而当公众站在社会危害性的角度去批驳这种“自私”行为,同时立足自身利益角度,这种“自私”行为亦影响他人健康方面的福祉。患者和公众在立场的选择和反应都属自然的发生,没有绝对的孰对孰错。当前倡导“病毒才是我们的敌人”,其实是传播人文关怀,缓和这样的矛盾。 


三、时刻准备着


在确诊首例病例的重要节点前,其实不少身边年轻的江门朋友们情绪已经是紧绷着的、警觉的。“中心医院那条路,我都不敢开,都得绕路走”。烦心于疫情破坏了原来的学习、工作和社会规划,“都怪这些吃野味的”。还焦虑于身边未确证的谣言,“听说我们小区有个回老家走错路去了武汉,大年初一回来了还没自我隔离,我好怕。”但总的来说,氛围是相对平静的。个人防护、社会支持、政府防控和医务前线战“疫”工作是不断加强着的。


1月22日年廿八,早上8点半我从广州直达回到江门的汽车总站,该车出发时司机还跟同事打趣着“戴什么口罩”。出站时我发现自己俨然成为少数戴口罩的“怪人”,跟往常一样坐上公交车去往医院口腔科。公交车上,司机戴上了口罩,但很多乘客没有佩戴口罩。


到了医院,还没有医护人员在入口处探热。我发现除了置换灯管的电工小哥,其他工作人员基本上有口罩防护,医生更是多套上一个口罩。人流量方面,明显比平时锐减不少。大部分就诊的人还是自觉戴上口罩,不过在取药处还是能见到不少没有戴的。


为了到社会工作协会领取助理社工师登记证,我又坐上一趟公交车。公交车线路途径市场,在靠近市场的站点上来的人基本没有戴口罩,有位阿姨的袋子里还顺带着一只活生生的鸡,时不时吼两声引起其余乘客的注意。


回家前的最后一站是去附近的银行,我在这里放松了,脱下口罩透气。大厅里从职员到等候的人包括孕妇,几乎没有口罩踪影,个别有戴口罩的口鼻是裸露着的。


第二天,家里人到素菜馆聚餐,比较放松,来回都没有戴上口罩,连作为医护人员的堂哥亦无。其他就餐人员情况也差不多。这馆子不大,当时就餐的只有两三桌,素菜馆的店员也是后来才佩戴口罩。


回家的第三天,24日,广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一级响应。从这天起,我同很多休假的小伙伴一样追随专家呼吁不出门,在家“禁足”。


26日,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严格防疫通告,公共场所不戴口罩将处罚。此后,从本地电视台新闻播报和我的个人观察来说,出门在外,绝大部分行人都自觉戴上口罩,在一些公园等公共场所亦会有劝导员提醒佩戴口罩(2月5日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的2号通告明确提出“独自到公园散步等感染风险较低时,不需要佩戴口罩”)


那口罩够吗?母亲年廿三看到香港无线电视台播报当地市民因恐慌排队抢购的新闻时,旋即在医药商场入手口罩,据她描述当时的口罩还无人问津,质量好又便宜,可是她以为疫情很快过去并没有买很多。大概年廿八她又在一家品牌医药连锁店排队只能买到两只口罩。此时有的只能每人限购。母亲比较爱干净,长期购买口罩,她认为排队限购的这些质量明显较平常的要差。


不过很快,年三十后全市多数药店无口罩出售。春节后偶有小药店放售口罩,年初三母亲在家附近的药店排队买了一包无独立包装的口罩,包装简陋没有具体商家信息,家里人没人敢用。口罩吃紧,所以很多人若非必要,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免得用口罩。



生活物资供应方面,很多市场和超市正常营业。超市应防控工作要求压缩营业时间,不过一般大型超市除消毒液等特殊商品外,基本生活供应品种类比较齐全,数量上能及时补给,满足需求。


江门是拥有四百多万海内外侨胞的中国第一侨乡,疫情爆发后散布在世界各国的江门五邑籍华人华侨纷纷施以援手,出钱出力出口罩。


心理健康支持方面,有第三人民医院专业团队带领建设的全年无休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


社会工作一线服务亦没有停下来。1月26日,江门市社会工作协会发布了致全市社会工作者的倡议书。不少社工机构和双百计划社工站在春节期间为重点服务对象提供电访、探访和社区宣传等服务,亦协助基层工作者在社区开展防控工作。


在蓬江区,由于疫情辖区内的长者饭堂堂食服务暂停,恒爱社工为存在行动不便、无法煮食和无人照顾等生活困难的独居、孤寡、残障人士和长者提供送餐服务,平安通项目社工提供评估和资源链接服务,蓬江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组建送餐队伍。送餐员不止于“送餐”,她们通过了社工的包括如何正确使用口罩和消毒水等物资、给长者测量体温以及了解健康状况等服务内容的防护培训,同时送餐员还要提供疫情防控宣传以及居家防护指导。


江门市中心医院的医务社工春节期间年初三起如前所述便轮流值班。医务社工联合院团委、护理部成立江心医“疫情防控”志愿者服务队伍提供前述的体温测量,还有导诊、发热病人预分诊以及疫情防控知识宣传等服务。此外医务社工还结合所在的利民社工机构的资源成立战“疫”心理援助小组。


政府防控工作方面。市委书记于1月21日召开关于疫情防控部署工作的市委常委会会议。紧接着各区和各县级市陆续召开区委常委会会议和疫情防控工作会议细化部署工作。23日晚,在广东省启动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而24日市级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马上发出相应措施公告。25日年初三,很多在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的同学和朋友年初三都去上班了。基层方面,我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在年初三左右也开始动起来。


如前提到,聚集人群的麻将活动解散,小公园被封。还有,醒目的宣传标语大横幅在社区的交通要道挂着。住户每天都能听到宣传车喇叭播报。社区内的楼房没电梯亦不矮,居委干部逐家逐户派发宣传资料以及登记住户有否去过湖北地区和最近的身体情况进行排查。有朋友反映,其他街道宣传工作到位,甚至“十米一宣传贴”。当然在农村还有用当地方言广播“硬核喊话”这样的宣传方式。


防控工作任务繁重,单靠这些工作人员远远不够。江门是“志愿之城”,志愿文化浓厚,义工资源丰富。他们在高速路口检疫站点、汽车站、口罩生产线、社区等场所提供服务,其中党员义工发挥了很好的引领作用。


医务前线防疫方面,年廿九左右几间大医院加紧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发热门诊和感染科医护人员进入“作战状态”。基层医疗机构不仅承担院内防控工作,还输出医务人员到各类场所负责检查工作。很多民营医护力量也加入志愿者团队。 


四、跳动的数字


自这首宗病例确诊以来,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确诊病例,这些病例基本上都是输入性的。相关部门对病例的排查追踪工作做得相当细致和迅速及时,这一天确诊的病例,第二天各大官方信息公布平台便会将公开病例的基本信息、首发病症、行程轨迹、密切接触者排查情况等交代得一清二楚,后续也会对这些病例的治疗情况进行信息跟踪。


这种疫情发布质量在全省属前列。这样的信息透明度能让广大市民感到心安。“我喜欢这样把患者行程公布得很清晰的,不隐瞒。知道他的行程我们也能做好措施保护自己。”


目前这些信息曝光后有两点引起较多的讨论。第一点是关于某县级市19岁青年病例。这位病例从确诊到治愈出院只花了五天时间,身体素质挺好,系江门首例治愈患者,有媒体还在其出院时进行现场直播。其实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在相关新闻微信推送的留言区可以看到不少的正向性祝福和期待,同时我在朋友圈的评论区亦留意到有“不用打码了,当地人民都认识,等着回去给他开年”“看他出院发言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气死我了,还给他送花”等语气较重的发言。



有位朋友给我转发过一张不知是否真实的微信对话截图(从头像看与当时直播画面戴着口罩的患者较相似)。“你明明知道武汉有什么,你不会在家里隔离,还去那么多地方走?”“我又没事,我为啥要在家里隔离呀?我又没感冒又没发烧,我身体好得很。”“不知道有潜伏期?”“我还理他潜伏不潜伏期?”“你要有这个意识!”


官方公布的行程轨迹显示,其从1月20日从武汉回来到26日被村干部登记开始做居家隔离,短短几天去过十六个地方,还参加过各种聚餐,工作人员排查也相当有难度


专家、媒体以及各种宣传手段在疫情爆发之初便在呼吁不要聚餐、聚会和聚集。截至我写稿此时,至少有8个病例明显有聚集经历。典型地以第一例为首的家庭式传播。这并不是要完全追究个人责任,公共卫生领域的公众教育在这一意识培养上并没有走在疫情爆发前面。不过这一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着实给公众在实际情境中好好上了一课。


自有确诊病例以来,从各类发布信息可以看到政府防控工作明显加紧步伐加强工作深度。我在新闻上看到政法委社会治理科公布的数据以及网格员工作情况,结合搜寻的资料,对比几年前实习所了解到的情况,江门在网格化社会治理方面有不少进步。


1月29日即首例公布当天,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社会稳定组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研究部署全面落实“四个一”应急处置机制和实施“网格化”疫情防控工作。


30日,市长赴社区检查疫情防控工作重点要求深入推进、抓实社区网格化管理以进行科学化社区防控工作。各区和各县级市也迅速落实网格化管理工作,尤其运用专职网格员力量来排查和追踪观察主要从湖北地区回来人员以及对相关密切接触者进行日常管理,带动激活各类社区治理有关资源的有效整合。当前没有出现扩散性的数字,疫情防控还比较稳定,说明工作落实还比较到位。


跳动的数字是冰冷的,凝聚的人心是温热的。每晚在电视台新闻节目都看到为了渡过这次难关各行各业人士不计酬劳不为名利付出的故事。在微信朋友圈可以到有的村能够快速动员村民值班,全天两班制,而且有物资出物资。我相信在群防群控之下,这场仗将很快能够打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陈志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