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5-22 19:00
中国“饭圈”粉丝画像揭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谊兄弟研究院(ID:HBresearch),原文标题:《泛谈中国“饭圈文化”(下)》,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之前的文章中(《泛谈中国“饭圈文化”》),我们初步了解了粉丝文化的变迁与特性。本文华谊兄弟研究院将从粉丝画像、活动及现存问题的角度,继续为大家解读“饭圈文化”,展现这一群体的现状。


粉丝群体画像:属性分布较广,学历逐渐增高


▲来源:新浪微博&艾漫数据:2019明星白皮书


在粉丝中,自认为是理智粉的粉丝超过半数,但是与2018年相比,这个比例有所下降,而今年越来越多“出圈”的粉丝事件也体现出了饭圈的日益情绪化。相较于把偶像当做恋爱幻想对象的“老婆粉/女友粉”,“妈妈粉/姐姐粉”的比例更高。随着偶像平均年龄的降低,对偶像的爱从“爱情”转向“母爱”成为一种趋势。喊着“妈妈爱你”的粉丝们,对于偶像的控制欲并不逊色于女友粉,也许他们不挑剔偶像是否恋爱,但对偶像恋爱对象的严格程度确实就像“婆婆”一样。


另外,对“女友粉/老婆粉”的污名化和社会歧视,也有可能使粉丝们在自我定位的时候选择成为“妈妈粉/姐姐粉”。从“事业粉”的大幅上升中我们可以看到粉丝权力的提升,在“流量为王”行业之中,粉丝的作用不可忽视。虽然这里的“粉丝”指的是粉丝群体,但作为个人的粉丝也会觉得他们对于偶像的选择和事业有决定权,为自己的喜爱的偶像“规划事业”或是从偶像的事业成功中得到自我成就。


▲来源:新浪微博&艾漫数据:2019明星白皮书


与以往社会印象不同的是,娱乐偶像粉丝中社会人士的占比要更大。2019年,社会人士粉丝的数量已超过了全日制学生,“追星”已不仅仅是学生党的快乐来源,也成为社会人士的“安慰剂”。而在对粉丝的学历调查中,本科/大专学生占据70%以上,硕士粉丝也呈现增长趋势,显然粉丝低学历的刻板印象需要更新了。


后援会、个站、公益活动,粉丝活动丰富多样


后援会与个站活动


粉丝的应援活动整体呈多点聚集状态,这个“点”就是粉丝后援会和个站。后援会通常是与艺人团队有直接联系,信息来源准确迅速,活动参与规模一般也最大,是粉丝与偶像团队之间的桥梁。半官方的性质在赋予后援会超过其他粉丝组织的权力和话语权的同时,也使其承受更高的风险。


这风险一方面来自粉丝:后援会代表了偶像的“面子”,一旦应援活动做得不够圆满,粉丝就会质疑后援会的能力,这几年中不乏有粉丝把后援会撕到管理层大换血的例子。另一方面,在工作室与偶像本人不适合出面的时候,后援会要出来承担责任,表明态度。在粉丝眼中偶像是不会犯错的,工作室有很多顾虑,同时粉丝也是不能得罪的,因此半官方性质的后援会无疑是出来“背锅”的好选择。


▲来源:网络


个站则没有官方属性,是有着不同功能的粉丝小团体,如产出偶像视频和美图的前线个站、做数据打榜的数据站、扒偶像同款的同款博。这些个站以微博为平台,内部有着明确分工,招人时与公司招聘无异,需要投递简历,说明自身特长,但是他们工作一般是纯“为爱发电”,没有薪资。


个站的管理者或运营者,尤其是拍摄前线图片或视频的人,被称为“站姐”。他们常常端着“长枪大炮”(摄影器材)奔波在偶像出席的各种活动中,为其他粉丝带来最新的偶像视频和精修图片。在特殊时间,比如偶像生日,个站也会筹备各种粉丝应援活动,相对来说活动规模更小,活动也许不能到达偶像面前,但对于维持饭圈内部的粉丝活跃有着积极影响。


目的性粉丝活动:助力偶像热度攀升


对于国内粉丝来说,他们需要处理的不只是自身个体与粉丝社群、社群与媒介的关系,更要协调外部多方话语、以人力与数字平台算法博弈。随着资本下场与平台合作,粉丝想要为自己喜欢的偶像争取更多利益,就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成本。粉丝常做的活动包括但不止于:


  • 签到:在微博超话及专业追星软件上每日签到,这是为其他的应援活动(打榜、做数据等)做铺垫。有时候连续签到时长会成为进入粉丝群或领取物料的门槛,如想要进入官方微信群必须微博超话签到到达7级。


  • 打榜:在不同榜单上,为了偶像能够得到更好的排名而根据榜单主办方要求作出特定行为,提升自家偶像排名。


  • 做数据:比打榜涵盖的范围更广,包括增加偶像微博的转发评论数等。


  • 监测黑料,控评卡黑:在微博广场上搜索偶像相关话题和关键词,遇到负面评价号召粉丝一起刷正面评论,或是举报说出负面言论的账号,即卡黑。


▲来源:张艺兴_羚羊控评站 微博


  • 集资应援:集资应援因其敏感性,很多偶像粉丝已经不再进行这样的活动。几年前出过一些集资应援活动,结果粉头携款潜逃,粉丝却因为偶像声誉不能追究的事情。但随着选秀节目的兴起,往往需要购买某一些产品才能增加投票的数量,因此选秀节目的粉丝仍需要集资应援,不过往往以周边物料贩卖的形式进行。


  • 线下活动支持:在偶像参与线下活动时,辅助团队进行一部分管理工作:拍摄图片视频并返图、送礼物支持、场地布置等。


▲鹿晗易拉宝应援 来源:网络


娱乐性粉丝活动:粉丝产出


任何一个偶像都不可能永远在“营业期”,在偶像没有商业活动和影视作品出现的“空窗期”,为了保持热度和粉丝的活跃度,粉丝产出必不可少。而在偶像作品上映期间,粉丝的创造性作品也能够延伸作品含义,提升内容热度。


常见的粉丝产出的形式有:剪视频、绘画、写文、应援曲、偶像周边物料(娃娃、钥匙扣、配饰等)、表情包等。粉丝的二次创作有时甚至能被官方采用。而随着经纪公司和制作公司意识到粉丝创作的重要性,一些官方鼓励二次创作的活动也频繁出现,如最近Bilibili上对于《创造营2020》的官方二次创作应援活动。


公益活动:反污名化行为与偏离




▲来源:微博数据行业研究报告  中国公益指数2019年度数据报告


粉丝文化一直面临着污名化和病理化的批判,为了拯救自己的社会声誉,粉丝会选择追随偶像进行公益活动或是以偶像的名义进行公益活动,在奉献爱心的同时为自己也为自己喜欢的偶像正名。在粉丝规模化的行动中,很多公益活动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真切地帮助到了需要帮助的人。


在最近的疫情中,无论是成立已久的“王源粉丝联合应援博”还是几乎从零开始的云次方(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和阿云嘎的粉丝)粉丝“We’ll cover you”武汉应援小组,都购买并捐赠了多批物资前往武汉,其行动力之迅速,执行能力之强都令人赞叹。


然而,有些粉丝公益活动似乎已经偏离了初衷,成为为偶像“洗白”的一种途径。做公益是一件好事,但它并不能掩盖一些已经犯下的错误。粉丝参与到偶像团队用公益洗白这个过程中,无疑是在助纣为虐,成为被资本利用的工具。更加令人不能理解的是,为了给自己喜欢的偶像树立热心公益的良好形象,粉丝做一些“面子工程”,没有让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切实的帮助,而是给自己“做数据”。这种粉丝行为不仅起不到反污名化的作用,反而更加深了社会偏见。


私生饭现象


近期,王一博、李现、范丞丞等多位明星在微博斥责部分粉丝私自跟拍、追踪等现象,让“私生饭”这一群体再次被声讨及警告。虽然饭圈一直在说“私生饭”不是粉丝,但其确实是粉丝文化中的一种过激表现。对个人隐私的忽视在粉圈已成常态,偶像的行程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在一小部分粉丝的利益诱惑下,各种黄牛、代拍横行,甚至影响到公共安全。


除了心理病态的极端私生饭,还有很多私生饭身为私生而不自知。经纪公司需要粉丝、站姐配合偶像宣传,会特意给出一些机会让粉丝在公开行程之外接触偶像,拍摄一些图片,但是这一行为模糊了隐私的界限。一些私生认为,没有跟到偶像家里就不算私生,有些私生饭还认为“被拍”就是偶像该做的。偶像让渡隐私权是否是工作的一部分仍然值得讨论,但危及公共安全和触犯法律的私生行为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结语:


粉丝文化对于大众文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中文互联网环境中的粉圈思维随处可见。粉丝社群的高凝聚力、高组织性受到各方青睐,如果能够正确运用粉丝文化,对于社会文化的发展都将大有助力;但如果忽视了粉丝文化中过度情绪化等负面因素,它失控后的破坏力也是十分强横。行业仍需要探索如何化解粉丝文化的负面影响,正确地引导粉丝,使这一文化正面“出圈”。


引用及参考资料:

①果壳通讯社.《三天内集齐20万个口罩,饭圈女孩应援武汉靠什么》

http://dwz.date/aGrt

②胡岑岑. “从‘追星族’到‘饭圈’——我国粉丝组织的‘变‘与‘不变’”. 中国青年研究. 2020(0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谊兄弟研究院(ID:HBresearch)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