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9-13 11:05
安倍辞职后,日本内阁的这枚蓝飘带还会飘多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装政治学(ID:dresscode),作者:常君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三天前,9月8日,日本政坛迎来了一件安倍晋三因健康原因辞职后的大事: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下图中)、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下图左)和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下图右)3位候选人报名参选日本自民党总裁。


由于安倍的第三个自民党总裁任期本来是要到明年9月才结束的。现在他提前辞职,那么自民党就需要提前选出一个新的总裁来接替安倍的剩余首相任期,到明年9月,日本国会众议院才会再选举新的首相。



在公开的新闻照片中,三位年纪已经六七十岁的候选人都还蛮神采奕奕的。


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在这三位候选人身上,只有菅义伟的西服上别了一枚蓝色飘带形状的胸针。



关于这枚胸针的来历和背后的故事,我曾经在去年“金特会”期间写过一篇推送,详细介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当时文中没有提到菅义伟。今天把文章重新贴出来,也增补了一些相关的内容。以下就是更新过的旧文,如果您以前读过,也可以再温故知新一次。

 

01.


2019年开年最受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件大事就是朝美领导人于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会晤。


对于这一次会晤,国际社会最关心的无疑还是朝美关系和朝鲜半岛无核化。就在一周前,20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专门给特朗普打过电话,讨论这第二次金特会。


根据公开的新闻消息,电话内容中有一个细节非常有意思:


“安倍在电话会谈后表示,日美双方同意将为解决朝鲜核武器、导弹以及绑架日本人等问题而紧密合作。安倍表示,期待美朝领导人第二次会晤能够推动上述问题的解决,有助于维护东亚地区和平稳定。”


安倍的这一通电话的作用之一就是托特朗普给金正恩带话:尽快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安倍要求美国帮助给朝鲜带关于“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的话了。


2018年8月22日,朝美领导人新加坡会晤之后的两个月,安倍也曾在深夜与特朗普打了一通长达40分钟的电话。电话中,安倍就要求美方协助日本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一个多月后的10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朝鲜,就代替日本重提了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


但据新华社报道称:


“一名消息人士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没有答复。”


02.


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算是日本与朝鲜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了。


从1977年秋天开始,日本沿海地区就不断出现人口失踪的报告。13岁女孩儿横田惠于1977年11月在新泻海岸失踪,失踪地点距离她家只有几百米。



其他失踪的人口还包括3对在不同海滩约会的情侣们,准备接孩子回家的单身母亲等等。后来,报告失踪人口的地点还远到了欧洲的海岸。



1987年震惊世界的大韩航空空难发生之后,嫌犯之一、朝鲜著名的女间谍金贤姬在被捕后供述,自己的日语是由一位叫李恩惠的日本女性所教。



根据金贤姬所描述而绘制的画像以及其他各种线索综合起来分析,日本方面认为,这位名叫李恩惠的日本女性应该就是在接孩子的路上失踪的单身母亲田口八重子。



仿佛就是在一瞬间,那些神秘消失的日本人突然间有了一个可循的去向:朝鲜。


根据金贤姬的供述,李恩惠依然活着。这给田口八重子、甚至是其他失踪者的家庭带了莫大的希望:


活着,就意味着回到日本、与家人团聚的可能。


03.


然而,朝鲜方面对绑架日本人事件一直闭口不谈。直到2002年9月17日,在日朝首脑会谈上,金正日才首次承认,朝鲜一直以来都在绑架日本人,并为此表示“遗憾”。



2002年9月17日,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朝鲜平壤,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右)握手。


根据日本政府为该事件专门成立的绑架问题对策本部的官网显示:当时,金正日对绑架的理由做出了两点解释:


“一是为一些特殊机关学习日语;二是为能够以他人身份进出韩国。”


那一次会谈还首次介绍了8名被绑架者已去世的消息,他们或是因病逝世,或是车祸而死。失踪时才13岁的横田惠和曾经教过金贤姬的田口八重子也在死亡者的名单中。


很快,一个多月以后,5名依然活着的被绑架者从朝鲜回到了日本。死亡者的遗骨也被送回了日本。




5位归国者的胸前都别着一枚蓝色丝带胸针。


此时,距离第一起失踪案已经过去了24年。


然而,日本认为被绑架到朝鲜的人远不止上述17人,要求朝鲜提供更多被绑架者的下落。



同时,日本数位领导人多次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提及此事,并屡次寻求盟国美国出面帮助。前面说到的安倍托特朗普带话给金正恩就是实例。


2009年2月,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受邀访问美国时,就与奥巴马提到过绑架问题。根据当时白宫发表的声明显示,双方都将“同时解决朝鲜研发弹道导弹问题和日方声称的朝鲜绑架日本人等问题”。



2009年2月25日,奥巴马会见麻生太郎。可以清楚地看到,麻生的领子上也戴着这枚蓝飘带胸针。


2013年2月,安倍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的次年,前往美国访问,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表题为 Japan is back 的演讲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Now, if you look at the lapel of my jacket, I am wearing a blue-ribbon pin. It is to remind myself, each and every day, that I must bring back the Japanese people who were abducted by North Korea in the 1970s and 80s. Among them was a girl, Megumi Yokota, who was only thirteen at the time. That is also the reason why, as a nation firmly behind human rights, Japan must stay strong, strong first in its economy, and strong also in its national defense.”


“此刻,假如你能看得到我的衣领,可以看见我戴着一枚蓝色飘带的胸针。每一天,它都在提醒我自己,必须要把那些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被朝鲜绑架带走的日本人带回祖国。在那些人当中,有一个名叫横田惠的女孩儿,失踪时她只有13岁。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作为一个坚定地支持人权的国家必须要保持强大的原因,首先要保持经济强劲,同时要保证国防安全强而有力。”




2014年5月,日本和朝鲜在瑞典举行政府间会谈,朝鲜承诺将就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若干历史遗留问题展开全面调查,并设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日本随后部分解除了针对朝鲜的制裁措施。


然而,到了2016年2月,朝鲜发射卫星后,日本又开始对朝进行制裁,朝鲜随即宣布解散特别调查委员会,不再全面调查绑架问题。于是,日本对朝鲜的制裁再一次升级。


2018年9月25日,安倍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又一次提到,解决“绑架问题”是日朝恢复外交关系的前提之一。



04.


由于朝鲜坚称绑架问题已解决,双方僵持不下,日本就选择了把事情公开化、扩大化,不仅仅在国际社会上屡次提及,而且在2013年成立了由内阁总理大臣担任本部长的“绑架问题对策总部”,明确主张“一定要让所有的绑架受害者回到日本。……这个问题不解决,则不能实现与北朝鲜的邦交正常化”。



在2013 年 1 月举行的绑架问题对策总部第一次会议(下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右侧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并排而坐。



从下面这张组织架构图中也可以看出,绑架问题对策总部的成员里包含了总理大臣、内阁官房长官、外务大臣以及其他所有的国务大臣。


日本的内阁总理大臣就是指日本首相。菅义伟是日本的内阁官房长官,也自然是对策总部的成员。所以,这些日本政府的高层人物基本都会在公开场合戴着这一枚蓝色飘带的胸针。






2019年新年时,安倍晋三给中国人民的祝福视频。




4月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日本的新年号“令和”。



2018年10月,内阁官房长官、绑架问题担当大臣菅义伟与绑架受害者家属会谈。


日本对蓝色飘带胸针给出的官方解释是:


蓝色代表着日本海的颜色,它连接着日本和朝鲜,也连接着失踪者及其家属的“蓝天”。整个符号象征着相信被绑架者依然幸存的信念,也代表了日本要将他们救回国的决心。




许多日本民间团体和声援者也纷纷购买蓝色飘带的胸针用以佩戴。还有的会在购买胸针的网页上会写上这是安倍同款胸针(莫名地有种某宝即视感)。


 


在日本很多地方,也可以看见张贴的关于绑架问题的海报:



05.


事实上,日本要求朝鲜解决绑架问题,不难看出,真正的意图其实是要将其作为解除对朝鲜制裁、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筹码。


早在2010年3月,朝鲜内阁机关报《民主朝鲜》就曾发表文章指出日本政府此举的“别有用心”:


“绑架问题”与朝鲜半岛无核化是没有任何内在关联、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日本将“绑架问题”与核问题联系在一起,使问题复杂化,意在分散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使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从而达到其破坏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的目的。 



国民被绑架数十年生死未卜,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层,对此事痛心疾首并多方奔走可以理解。但是,如果要拿此事作为日本与朝鲜“交恶”的要挟,那就非常卑鄙。本来被绑架的那些受害者已经非常可怜,如今,却还要成为两国关系是否可以正常化的筹码。


换句话说,如果被绑架者是因为平民无辜、人权问题而需要纠缠不休,“彻底清算”,那么日本在面对过去在他国犯下的种种罪行里的大量平民,又应该做些什么?日本政府又该如何面对?


06.


最后。


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 Robert S. Boynton (我曾经访学的地方,也见到过高大的教授本人)于2002年10月的时候看到一张新闻照片(就是上文中5名依然活着的被绑架者从朝鲜回到了日本),立即对这些人物背后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从2008年到2015年间,他接受日本文化协会的资助,每年数次前往日本进行调查采访,并于2016年出版了调查报告 The Invitation-Only Zone: The True Story of North Korea's Abduction Project 《非请勿入区域》,详细讲述了这些失踪人口及其家庭的遭遇。



 



不同封面的不同版本


在这份调查中,他发现,被朝鲜绑架的受害者不仅仅有日本人:


“Japanese were not the only victims, and dozens also disappeared from Asia, Eastern Europe, and the Middle East during the same period. ”


“日本人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那段时间里,还有许多人也从亚洲、东欧以及中东等地无故失踪。”




2016年2月,在接受BBC中文网的采访中,Robert 这样描述那些失踪者消失的时刻:


“来自外国的邪恶蛙人浮出漆黑的海面,在海滩上抢走年轻情侣,然后用船把他们送往平壤。”


充满了惊心动魄又波谲云诡的氛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