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9-24 21:00
人是从何时开始真正变成人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理(ID:principia1687),作者:Nick Longrich(巴斯大学进化生物学高级讲师),题图来自:电影《普罗米修斯》


地球上最早出现像人类这样的存在,是在什么时候?


事实证明,在这个问题上,学界并没有一致意见。从化石和DNA研究来看,解剖学上与我们相似的现代智人,大约是在30万年前进化而来的。但从考古学的角度,即通过考古工具、人工制品、石洞艺术等复杂的技术和文化,或者说是“行为现代性”,则是在更近的时间发展起来的,大约在5万到6.5万年。


一些科学家将这种差异解释为,这是因为最早时期的智人并不具有完全的现代性。然而,事实上人类的大脑可能比人类的文化更早实现“现代性”。因为不同的数据所追踪调查的是不同的事件:头骨化石和基因可以告诉我们关于大脑的信息,人工制品则可以告诉我们关于文化的信息。


现代人类进化中重要的生理和文化里程碑,包括种族群体的遗传差异。| 素材来源:Schlebush et al. / Science & Lipson et al./ Nature


“大飞跃” 


在智人出现之后的20到30万年间,工具和人工制品都一直处于极度简单的水平,比尼安德特人的技术好不了多少,比现代狩猎采集者(如某些土著美国人)更是相差甚远。大约从5万至6.5万年前开始,更先进的技术才开始出现,比如可以看到弓箭、长矛、鱼钩、陶瓷、缝纫针等复杂的武器和工具。


 在阿根廷的石洞中发现的远古壁画。| 图片来源:Wikipedia


早期人类创作了许多的艺术作品,比如石洞壁画上的马、象牙女神,雕塑的狮子头像等,都展示了当时人类的艺术才华和丰富的想象力。考古学家还发现过一个用鸟骨制成的长笛,表明了音乐在早期的存在。与此同时,人类在6.5万年前抵达澳大利亚,表明了那时他们对航海技术的掌握。


 有着2.5万年历史的Venus of Brassempouy。| 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种技术上繁花似锦般的突飞猛进,就被称为“大飞跃”,有人认为这代表了智人大脑完全向现代人类大脑的进化。但是,根据化石和DNA研究来看,人类的智力应该在更早的时候就发展成了现代智力。But fossils and DNA suggest that human intelligence became modern far earlier.


解剖现代性 


最早的原始智人骨头出现在30万年前的非洲,他们的大脑和我们一样大,甚至比我们的还要大一些。


解剖学上的现代智人在20万年(至少)前就出现了。到了10万年(至少)前,他们的大脑形态就基本上具有了现代特征,从这时起,这些人类的脑壳在大小和形状上与现在的我们相似。从他们的骨头化石来看,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人类。


假如大脑的现代性程度在很久以前就与装载了它的躯体一样,那么理论上讲,我们的非洲祖先们就可能已经有人发现了相对论,建造出了太空望远镜,写出了流芳千古的小说和动人心弦的情歌。


但是,化石所提供的记录是非常零碎的。人类的DNA表明,现代人类的起源应该更早。通过比对现代人类和古代非洲人的DNA之间的差异,研究人员估算出我们的祖先生活在26万到35万年前。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那一时期的人类的后代,这表明我们从他们那里继承了我们这个物种的基本共性。


他们的所有后代(班图人、柏柏尔人、阿兹特克人、土著人、泰米尔人、桑人、汉人、毛利人、因纽特人、爱尔兰人)都拥有一些其他类人猿所没有的特殊行为。


比如在所有的人类文化中,男性和女性之间都会形成长期的伴侣关系来抚育孩子,所有的人类文化都有歌唱和舞蹈,他们都会创造艺术,会梳理头发,会使用饰品、纹身和化妆品来装饰自己的身体,会建造庇护之所,会使用火和复杂的工具,会形成大小各异的社会群体,会合作发动战争,互相提供帮助,还会用教学的方法传授知识、讲故事、做生意……不仅如此,人类还会建立道德和法律,还在凝望星空时,思考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生命的意义,以及死亡之后的一切。


即便我们的工具、时尚、家庭、道德和神话的细节会因部落而异、因文化而异,但这些是所有人类都会表现出的行为。这表明这些行为是天生的。这些共同的行为将所有人联系了起来。它们是人类的定义,是人类的意义,它们源于共同的祖先。是我们在30万年前从南部非洲的人类那里所继承下来的人性。


当然,另一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是从6.5万年前开始,世界各地的所有人在几乎同一时间,以相同的方式成为了完整的人类


网络效应 


或许考古学和生物学之间的确存在不一致性,但它们实际上讲述的是人类故事的不同部分。骨头和DNA讲述的是大脑的进化故事,是我们的硬件部分。而工具则反映了智力,反映了文化,这既是我们的硬件,也是软件。


正如我们可以将旧电脑的操作系统升级,文化也是可以进化的,即使智能不会。古代的人类虽然没有智能手机和太空飞行,但通过研究如亚里士多德等古哲先贤我们也能知道,那时同样不乏聪明智慧的人。我们的大脑没有改变,变化的是我们的文化。


中石器时代的技术


这就产生了一个谜题:如果更新世的狩猎采集者和我们一样聪明,那么为什么原始文化会维持如此漫长的一段时间呢?为什么我们用了几十万年的时间才发明出弓箭、缝纫针和船只?发生了变化的究竟是什么?或许是好几件事。


首先,我们离开非洲之后,占领了地球上的更多地方。更多的人可以进行发明和创造,这就增加了出现“史前圣贤”的几率。在中东、北极、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地方,我们还面临当地特有的气候、食物、危险等新环境,其中还甚至包括会遇见其他的人类物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下来,必须要能不断创新。


在这些新的土地上,有许多地方比非洲的喀拉哈里或刚果等地更适合居住。那里可能有着更加温和的气候,并且智人也甩掉了非洲的疾病和寄生虫。这样的状况会让部落变得越来越多,而更大的部落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可以进行创新,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力,以及更好的专业化能力。人口推动了创新。


 从空中俯瞰夜晚的北京市。| 图片来源:NASA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被一个循环反馈:随着如更好的武器、衣物、庇护所等新技术的出现和传播,可以使人类的数量进一步增加,从而又再次加速文化的演变。


数量推动了文化,文化提升了数量,这些过程加速了文化的变迁,循环往复。终于,人类数量超越了其生态系统,使巨型动物惨遭迫害,迫使了农耕的进化。最后,农业导致了人口的爆炸性增长,最终形成了数百万人的文明。到了现在,文化的变化是日新月异的。


人工制品是文化的反映,而文化复杂性是一种涌现性。也就是说,文化变得复杂不仅仅是由个体层面的智力导致的,还与群体中的个体和群体之间的互动有关。就像将数百万个处理器连成一个超级计算机一样,文化的复杂性也会通过人口数量,以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的增加而增加。


在过去30万年里,我们的社会和世界发展迅速,而我们的大脑却进化缓慢。如今,人口数量已经扩展到了近80亿,我们遍布全球,并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地球。我们不是通过调整我们的大脑而做到这一切的,而是通过改变文化做到的。古老的、简单的狩猎采集社会和现代社会之间的巨大差异,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的人口越来越多,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必然越来越多。


原文标题为“When did we become fully human? What fossils and DNA tell us about the evolution of modern intelligence”,于2020年9月9日首发于The Conversation,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en-did-we-become-fully-human-what-fossils-and-dna-tell-us-about-the-evolution-of-modern-intelligence-143717,中文内容略有编辑,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原文为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理(ID:principia1687),作者:Nick Longrich(巴斯大学进化生物学高级讲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