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1-17 17:41
“凡尔赛女王”蒙淇淇:我很荣幸被推到风口浪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尚先生(ID:esquirecn),作者:武奋丰,题图来自:《唐顿庄园 第一季》


微博博主蒙淇淇以“凡尔赛文学”之名登陆热搜,现在,她每发一条微博,网友们都会在评论区火速跟进,评论焦点皆指向她不仅吹牛,还辱贫。不少黑粉甚至因评论次数太多而被微博平台贴了“铁粉”标识。


与此同时,知乎、豆瓣等网络平台也不断出现“扒皮”蒙淇淇的长帖。蒙淇淇试图辩解,但收效甚微。当她在微博上写和自己吃饭的人中有一位是剑桥博士时,网友们就会质疑她又在暗中炫耀:非得提一下剑桥博士?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在十一月的一天和蒙淇淇吃了顿午饭,彼时,她的网络头衔已是“凡尔赛女王”。在豆瓣的凡尔赛学研习小组中,“凡尔赛”被概括为“一种表演高级人生的精神”,如今,蒙淇淇的朋友都喊她“凡姐”。


“凡姐帮我拧一下瓶盖吧”,在跟我见面的前一晚,蒙淇淇和朋友们吃饭,其中一位朋友说道。蒙淇淇不排斥这些,她知道这是关于自己的笑料,也知道自己进入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她想,别人口中的笑料影响不到我。



见蒙淇淇之前,我阅读她的微博,想象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她或许言行浮夸,或许动作娇贵,或许讲究颇多,但见面后,我迅速发现自己想错了。接下来与我一起吃午饭的,是一个干练、自信,且给人感觉异常坦诚的生于1990年的30岁女孩,她本人也不像照片和视频里那样敦实发胖,而是更瘦些。


在去往餐厅的电梯上,蒙淇淇向我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次上热搜纯属误打误撞。前一天,若把电话采访也算上,她一共接受了五个采访,蒙淇淇因此笑称自己是时间管理大师。


饭桌上,蒙淇淇不时回复微信,“你先吃几口,我先留个言”,她是在跟昨天采访自己的记者沟通,因为她突然想到昨天把某件事情说片面了,“我现在真的要谨言慎行”。过了一会,她收到表姐发来的信息,表姐说 B 站首页上有她的采访视频,“我想找 B 站的人,为什么把我放首页,别放首页啊”,蒙淇淇略显激动地说。又过了不久,蒙淇淇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朋友提醒她,下午去鹅厂谈事时,要“谨慎低调勿自嗨”。结束采访后的一天晚上,蒙淇淇告诉我,过几天她将和老公一起,接受另一家媒体的专访。


以下是蒙淇淇的自述。


热搜:我没有在网上打造有钱人的形象


早上看到热搜的第一反应是先跟我家人说一下,他们这几天肯定要受到影响了。我先生当时说没关系,他很忙,结果中午的时候电话就被打爆了,问我到底干了什么?他没想到这么严重。热搜第二天,所有微博有1.5亿的阅读量,我都惊悚了,我觉得热度已经慢慢过去了,现在的阅读量是一天两千万,之前最多三百万。


一个平凡的人被推到风口浪尖,我感觉还是很荣幸的,就是希望不要给大家不良的引导。我一直都有传递正确价值观,我在微博说采访我的人年薪百万,是想说因为我努力,才能让采访我的人年薪百万,是想告诉各位,你努力才能让你身边的人年薪百万,只要你努力,你也可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但是结果就是被大家各种曲解。


网络上的人对我最大的误解是装有钱人。我真的想知道装有钱人有什么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我并没有在网上打造一种有钱人的形象,有时候在网上小炫耀小虚荣可能是我刚接触到会觉得比较新奇,想展示给大家看。我对生活的展现不是幻想,是艺术夸张。我作为一个作家,在自己的微博内容上有百分之十五的艺术夸张。艺术夸张可能是出于炫耀心理,这点我并不否认。比如拉斯维加斯那篇就有虚构的部分,是根据一些故事改的,我把它嫁接过来。关于哨兵那篇,德国大使馆是真实的,但哨兵不会做那些行为,那部分属于艺术夸张、想象或虚构,如果最后定义为对他们这个群体有影响的话,我觉得我需要道歉,需要承担这种责任。


我不是名媛,不是贵妇,大家为什么说我臆想,就是我拍了照片,本来就是死亡角度,再加上我没有任何时尚感,大家就觉得我是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子,甚至是一个很土的女孩子,他们会觉得这样的人就是在臆想啊,因为你这样的人不可能过上你说的那种生活。我完全理解大家的这种想法。其实我跟大家解释了,我就是个编剧,就是个打工人,平时也没有时间逛什么 SKP,最近在搜集素材加上突然好奇了去逛逛而已,很简单。


我一直有这样一个需要,就是体现出和以前生活得不一样,比如在雁西湖的度假村,可能为了显示差别,住民宿可能会便宜一点,但我们会住两千多一晚的酒店。这不叫炫耀吧?住酒店我心里会比较舒服,归根结底是一个物质上的优越感。每个人就是有权力追求更好的生活,追求这种生活有什么问题吗?可能是表达这些时不小心贬低了别人,这种贬低我之前没想过,这是我自己的错误。


热搜之后,我在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说话的方式和想法,可能确实就像凡尔赛一样展示自我优越感,人性的那些缺点暴露出来了,那些小虚荣,炫耀欲。我先生有评价过我,说我“贵妇心思强说愁”,就说我的那些小虚荣,小聪明,小贪婪,各种东西糅杂在一起,但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有点小可爱,但他还是很爱我。就是这种——我天呐,好烦,刚刚又是一个凡尔赛造句。


我朋友说我是自带一种很欠扁的凡尔赛口音,平时也这样。比如我朋友吃方便面,我说这是什么方便面我没听过,她说这种方便面怎么会没听过?高中时候就经常吃啊,我就说你从小就吃方便面吗,我小时候不吃方便面,就用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贬低方便面,好像因此也贬低了吃方便面的人。就好像我说已经很久没用淘宝,可能当时是为了省钱,现在是在网上直接买,但在diss淘宝的时候,就diss了网购的人。


我也在琢磨网友的心态,他们可能是讨厌装逼,他们讨厌那种高高在上的装逼的优越感,我也有点讨厌装逼的感觉,我以后会注意社会影响,但我展示生活中美好的一面,这真的不值得诟病,我没觉得那种东西需要诟病。


出名:说实话是有点得意和骄傲的


我真的很平凡。湖南人,三线城市,法学专业,学校也很普通,只是写作是我一直坚持的事情而已。小时候写报纸、校刊,大学时候尝试写杂志,杂志之后就写出版文,一路走过来比较顺。小时候就是梦想当作家,我很喜欢那种行为比较乖张一点的作家,金庸和古龙我就更喜欢古龙一些,因为他道德瑕疵更多。高中同学写的同学录都是成为大作家之后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结果没想到我是通过这种方式出的名。


我不太介意以这种方式出名,也不会觉得这种出名方式过分娱乐,其实我可能更适合走 KOL 路线的编剧或者作家,我并不觉得作家是特别严肃的事情,比如我喜欢的王尔德,他的言论现在看起来也非常娱乐。


我今年三十岁,前段时间我还在跟朋友说,三十岁最后三个月怎么过。我是个旅居派,当时想没有疫情就去北极或南极过三十岁的最后三个月,实在不行去广州过最后三个月,把粤语学好,我非常喜欢粤语。但现在也太刺激了,在三十岁的末尾火了,太没想到了。之前我们跟编剧或者制片人吃饭,需要一个东西帮我背书,让人觉得你是一个中产的编剧,你可以写出中产的东西,会背一个贵一点的包包,但我现在好像红得不需要那些东西给我背书了,一说凡尔赛的蒙淇淇大家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这会让我更自信,尽管这不是因为作品,而是一个事件、一个梗。


所有的朋友都说,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话了。说实话是有点得意和骄傲的,因为就连很优秀很厉害的大神都在讨论我,我就有点得意。我觉得我行得正坐得直,理直气壮,因为我真的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隐私全被扒出来是有点尴尬,难堪。


生活:我现在没有到中产级别



我平时就是一个宅女,写作、编剧,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最大的儿子小学二年级,小孩子快幼儿园毕业。我确实不太管这些,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我先生比较支持我这一点,他对家庭的投入多一些。我婆婆管家庭方面细碎的事情,我先生就会管教育、老师接洽的事情。亲子时间我是要参加的,比如我们今年国家博物馆或者美术馆有个新展,或者保利剧院儿童剧院有个话剧,我们就会一起去看。可能这方面我是最中产的,从外面看我真的不中产。


来北京的时候,或者更早之前,我想自己要生活在大城市,有房有车,有个美好的家庭,有孩子,先生最好也比较帅一点,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作家或者编剧,有工作伙伴,能够经常出去旅行,现在基本上都实现了,比较满意。对于这些,我一直归结为努力和幸运,幸运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幸运,没有赶上那几年的风潮,我和我先生绝对做不到这一步,我们是刚好赶上了时代的电梯,我赶上了 IP 风潮,他赶上了互联网造富运动。我觉得自己走得很顺,基本上没有落过,都是起,会因此有优越感,觉得自己很幸运。


刚来北京时我拿一个月三千出头的月薪,现在我们只玩三四个小时就能花三四千,真的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但确实是我们个人自己奋斗过来的,我们觉得没什么。


我现在没有到中产级别,我实现的是阶层的小跃升,还没有大跃升。我理解的中产是顺义妈妈这种,她们的丈夫是高管,自己的学历也非常高,在子女教育方面倾注很多的金钱和心力。你可以把我们称为中关村中产,或者是北海淀中产,就是自己或者夫妻双方在大厂,薪资OK,家里房车齐备,孩子教育走比较精英的路线,能够支持孩子的兴趣爱好和教育费用,平时偶尔也能小奢侈一下,出去玩,享受生活。这是我目前的一个物质生活的状态。所谓的互联网造富运动都是从起点比较低的那种家庭出生的孩子开始,他们受惠于 IT 行业的福利所以会有这个跃升,但他们生活还是比较质朴的,更习惯把钱投资于不动产和子女教育方面。


我没有太多中产焦虑,比较有安全感,可能是我比较自信吧,认可自己。我的剧很快就要开拍了,我能看到一个很好的进程,我的事业在往上走。接下来的那本书是现实向的小说,但暂时搁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版。剧很快就会拍,现在是开拍即胜利,能播就烧高香了,因为资金链说断就断,特别是疫情期。好几个项目受疫情影响,觉得很幻灭,我认认真真做的剧,很快就成了,但它真的背叛了我。


商业:我是比较能抓住时代红利的那种人



我特别商业,我一直都受亦舒和张爱玲的影响,亦舒的那句话很出名啊,如果有人用钞票扔你,跪下来,一张张拾起,不要紧,与你温饱有关的时候,一点点自尊不算什么。还有王尔德,他说年轻的时候我觉得有钱就能有一切,年老的时候我发现的确如此。我不会觉得说钱是个很丢脸的事情。还有张爱玲的,“我自从知道拜金主义后我就知道自己是个拜金主义者,我只吃过钱的好处,没有吃过钱的坏处。”我觉得他们说得很直接,也很现实,现实点挺好的。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律所,当时在工作上受到一些挫折,人际事务处理得不好。这份工作结束后进过出版社,做过网文编辑,但这些工作都没过试用期。我后来辞职了,想专职写小说,我一直比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专职写小说时26岁,第一本书是《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因为当时出这种书比较火,这种书也更容易出。


我是比较能抓住时代红利的那种人。IP 热潮和自媒体我都抓住了。我在自媒体行业也没有成为咪蒙啊,但是我也享受了一部分红利。就是比较轻松地享受——把轻松去掉——天呐这日子过的。这次如果能抓住 KOL 的红利我也愿意去抓住,抓不住我也不强迫,因为我也有我的本职工作。我在文字上有一技之长,我受惠于这一点。我对自己的才华特别自信。我先生说你对你的才华真的是迷之自信,包括我朋友都这么说我,不过,他们也说我确实挺有才华的。我的剧还没上,等我的剧上了你们就知道我的才华了,等着吧。


要强是属于证明自己,我是属于我想要什么就去争取,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我有点贪心,我觉得我的生活 OK,但我的事业还没到达我最想要的标准,就是自己到了三十岁还一直没有过上最想要的。我想成为一个非常厉害的编剧,有话语权的编剧,自己做剧自己出书都可以,想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女孩子,想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影响自己的行业和一些女孩子的思维观点。我直接 cue 于正老师行不行?我觉得他是有行业影响力的人,我可能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有作品,能用实力证明自己。可能会有很多争议,但能够引领一些风潮。最近还想努力赚钱,换大别墅,带电梯的别墅。


成为公众人物:这句话好烦,又凡尔赛了


昨天有媒体让我去书店拍照,我不会拒绝这种需求。心理学有个单纯曝光效应,就是只要你不断地出现在公众面前,公众就会觉得你很可爱很漂亮,就是我只要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公众就会改变对我的看法。比如公众第一次看我的视频,就会说好土啊,大妈,红唇高晓松,都是他们的评价噢,过几天就是,诶,看多了这个女孩好像还行吧?没那么丑了,就是土土憨憨的味道吧?再过几天,就是,诶,有点可爱了。这就是单纯曝光效应,看久了就习惯了,反而能从她的动作中找到一些可爱的点。


我愿意曝光。我觉得公众越来越了解我会越来越喜欢我。只是我怕热度过去,就没有人愿意曝光我了,就只能埋头写剧本了。不过,我觉得那样也 OK,我就是这样一种自如的状态,就是人生的两条路我都可以走,看风把我吹向哪里。顺风的话肯定更好走,逆风的话就只能走另外一条路了。扎扎实实地写我的剧本,这对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前天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公众人物,因为我随便发了一条微博,后来一家媒体给我打电话,说我给他们造成了一些影响,我就发现原来自己的影响力这么大,这使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公众人物了。我想我一定要谨言慎行,反思自己以前是不是给网友一些不良引导。


最近我的想法变化得比较快,中途的对抗时的想法是想赶快平静,不想被任何人关注。但我现在觉得也是一个契机。我本身也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女孩子,我期待成为一个公众人物,自己的生活能被更多人看见,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在微博上分享这些的原因。被看见就会给我带来影响力。但我不知道成为公众人物这么简单——啊,这句话好烦啊,又凡尔赛了。我没想到自己突然成为一个小公众人物了。


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受到我的鼓舞,我可能有影响别人的欲望,因为我经常会有怒其不争的感觉。在我自己的亲戚朋友当中,有些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可能婚后灵气就被抹杀了,为了老公孩子舍弃了太多。难道我在某些方面是一种女权主义者或女权斗士吗?


我现在对自己微博的定位也比较清晰了,大家既然喜欢看个热闹,OK,我会继续分享我的生活,不引导不良价值观,也不哗众取宠,就是记录我的生活,我会一直记录下去,但是我会减少艺术夸张。不过,我现在觉得我作艺术夸张是件比较正确的事情,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凡尔赛女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尚先生(ID:esquirecn),作者:武奋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