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2-16 17:40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