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2-18 19:30
无大学学历的中产正在崛起:未来大学教育会被取代吗?

高学历才能获得高薪职位?在未来,这一认知或许会被打破。为了缓解大学教育与职业需求之间的断层,诸多高科技公司入局高等教育,推出对口相应职位的技能培训证书。证书让普通阶层就职高薪职位成为中产的同时,也冲击了传统大学的地位。面对这一挑战,未来的学术文凭和大学教育会发生哪些改变呢?快来和外滩君一起看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方也(外滩教育特约作者,法学博士,长期从事制度比较研究。现退出职场,为自由撰稿人,以海外教育类文章写作为主),编辑:Travis,原文标题:《数字化时代的高科技领域,没有大学学历的中产阶层正在崛起》,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兰德尔·柯林斯在《文凭社会》一书中指出,雇主会用大学学历作为一种选择具有中产阶级特质雇员的手段,他们倾向于认为,未走完正统大学教育轨迹的人是不可靠的。


然而,谷歌、苹果和IBM等科技巨头正在打破学历和阶层的魔咒,他们的很多高科技职位不再需要大学文凭。


近两年来,数据科学家、软件工程师、系统工程师、网络安全分析师这些高薪、高增长、高技术领域的热门职位,传统上需要严格的大学本科教育才能胜任。


现在,无需任何技术经验或大学学位,通过高科技公司的短期培训就可以上岗,技能培训证书正在成为新的中产阶级通行证。


Tesl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lon Musk说他将接受该公司人工智能团队中的新人不具备大学文凭。


苹果首席执行官Tim Cook在 2019 年表示,过去一年该公司在美国的职位中约有一半是没有完成大学学历的。


根据耶鲁大学的Salzman教授等人的研究,美国大约四分之一的技术工作,是由没有获得四年制大学学位的工人担任的。


谷歌、亚马逊、微软等企业正在不断推出各种公开的培训课程,结业颁发的证书视同大学本科学位,会得到众多企业的相互认可,还能获得公司内外被雇佣的机会。


高科技企业面向公众推出职业证书,不仅会改变高等教育的格局,也正在重塑整个中产阶层。


哈佛大学教育学院教授Christopher Dede指出,随着大量公司和非营利组织推出自己的文凭,这些新文凭在劳动力市场将变得很有价值,传统大学将失去垄断地位。


与昂贵的大学四年本科教育相比,高科技公司的文凭更快、更便宜、更专业,成为通向中产阶层的便捷通道,一大批没有学历和技术背景的新的中产群体正在高科技领域崛起。


那么,高科技公司文凭的未来前景究竟如何?职业技能培训将来会取代高等教育吗?学士学位是否会逐步由职业认证取代?面对科技巨头在高等教育领域咄咄逼人的“圈地运动”,大学又会做出怎样的回应和改变?


通过对高科技公司进军高等教育背后原因探究,职业证书和大学文凭的利弊分析,以及未来大学教育改革的展望,我们也许会获得一些启示。


高科技企业入局高等教育,背后逻辑何在?


高科技公司挑战大学至高无上的文凭发放权力,其实是属于一种无奈之举,原因是大学教育未能与商业世界的技术变化同步,无法满足高科技岗位的巨大需求。


数字化时代带来了劳动力市场结构的根本性变革,自动化浪潮在消灭简单重复劳动的同时,也创造出更多的新就业机会,尤其是高薪技术人才需求激增。


根据美国计算机技术行业协会的统计,美国人的技术工作岗位预计将在2016年至2026年之间以13.1%的速度增长,高于全国所有工作岗位的10.7%的增长率。在此期间,一些技术职位,例如软件开发人员、网络安全分析师、数据研究科学家和IT经理,预计将增长25%以上。


但是美国大学课程改革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成本高昂,于是美国高科技人才全线告急。


以计算机专业为例,美国的大学每年仅有60,000毕业生,但是,美国有超过100万个计算机领域的工作空缺。


美国的Business Round Table调查发现,3/4的CEO认为找到不STEM领域的合格员工,美国制造业出现39万的高技能职业空缺。


面对巨大的技术人才缺口怎么办?


谷歌、亚马逊和INBM为首的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开始自救和合作,一是内部员工的转岗培训,二是面向社会的职业培训,通过颁发相互认可的职业证书,以解人才缺失的燃眉之急。


亚马逊在2019年宣布了迄今为止美国企业最大的员工再培训计划,斥资7亿美元帮助10万名员工过渡到技能更高、需求更高的职位。


亚马逊目前有2万多个高技术空缺职位,平均年薪为15万美元。经过转岗培训后,我们会看到昔日的蓝领工作人员,诸如送货和配货的小时工、仓库管理人员、货车司机摇身一变,成为数据分析员、商业分析师和网络安全工程师,从而晋升为中产白领阶层。


谷歌在线证书课程的影响和覆盖面最广,效果也最为显著。


美国有超过215,000名IT技术支持人员空缺,平均年薪为52,000美元。谷歌在2018年启动了在线IT支持证书计划,招收了75,000名学生,帮助成千上万人找到工作。


今年8月,谷歌又宣布了三个新的在线证书课程,包括数据分析、项目管理和用户体验设计,这三个项目对应的职位在谷歌的平均年薪分别是9.3万、6.6万和7.5万美元,谷歌还为此提供了10万美元的奖学金。


福特、LinkedIn,微软、IBM、索尼电子、亚马逊、博世等公司还纷纷推出了“学徒计划”,传统上被蓝领阶层使用的学徒制经过科技巨头们重新定义后,在高科技人才培养中焕发出新的光芒。


IBM被称为学徒制的急先锋,早在2017年开始,每年在软件工程、网络安全和数据分析领域培养约450名学徒。目前亚马逊有数百名云服务助理、数据技术员和软件开发工程师都是从学徒开始做起的。


德国博世北美子公司雄心勃勃地宣称,将启动为期12个月的技术学徒计划,进行C ++编程语言的培训,日后学徒将占软件工程师年度雇用人数的20%到25%。


学徒制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培训方式,将课堂教育和技能训练结合在一起,边工作边学习,既能为雇主服务,又能减轻经济压力。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2012年至2019年,技术学徒的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已达到70多万人。


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等企业也在积极寻求与大学的合作,将职业培训证书纳入一些社区和四年制大学标准学位课程中。


目前,谷歌已经与25所社区大学合作IT证书课程,学生数量高达40,000名。亚马逊的Amazon Web Services认证课程也纳入到了包括加州理工大学在内的十几所大学课程中。


由此可见,高科技企业入局高等教育,既迫于高等教育的滞后,也迫于经济、技术的发展。但这反过来,也給更多人带来了机遇。


未来大学教育会被取代吗?


高科技企业的文凭可以让学习者以最低的成本,快速有效地进入高薪、高增长领域,这种巨大的就业优势是大学本科教育无法相比的。


当你有了职业认证后,可以很快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而大学教育由于缺乏具体的职业技能培训,有超过53%的大学毕业生失业或就业不足。


根据Strada Education Network调查,有43%的学士学位获得者在第一年的工作中就业不足,而其中超过50%的人在五年后仍未充分就业。


另外,美国劳工统计局发现,目前在职的大学毕业生中有37%正在从事只需要高中学历的工作。


无论是学徒制、岗位培训还是在线课程,期限一般不会超过一年;而大学本科教育需要整整四年的时间,这足以让一个人在任何领域成为资深从业者,大学本科生很可能在日后加薪和晋升上处于不利地位。


和大学本科文凭相比,职业证书在经济收益上也占有很大优势,不仅付费低廉甚至还可能是免费的,而且高科技职位的薪水都很高。根据职业网站Monster的数据,全职技术工人的入门级薪水中位数可超过81,000美元。


虽然各种数据显示,大学本科毕业生一生中的收入要比高中毕业生高,根据美联储的数据,拥有学士学位但没有研究生学位的工人近年来平均收入为78,000美元,而只有高中文凭的工人为45,000美元。


但是,近年来“大学溢价”一直在降低。而且大学毕业生的收入因专业不同而大相径庭,哲学类毕业生几乎无法获得商科毕业生的收入;大学学位的价值也因授予机构的差异而有所不同,名校毕业文凭带来更多的收入。


而且大学毕业生还承担着沉重的学生贷款,对很多人来说,“大学溢价”优势势还不够偿还他们的学生贷款。


《华尔街日报》2019年7月报道,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飙升了1375%,是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U.S.News的统计显示,2019学年~2020学年,美国私立大学的学费平均达到了36,801美元,公立大学的学费达到了22,577美元。美国有将近70%的学生采取贷款的方式上学,未偿还的学生债务目前已达到惊人的1.6万亿美元。


那么,我们未来是不是不需要上大学了?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高科技企业跨界进入高等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大学改革,但是不能替代大学学历,未来大学教育仍然是主流。


美国前教育部长蒂斯科说,雇主将继续在中等教育和培训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即使证书认可范围不断扩大,传统高等教育仍有很大的空间。


罗格斯大学约翰·J·赫尔德里奇劳动力发展中心教授哈尔·萨尔兹曼说:“在可预见的将来,技术工作将在任何时候创造大量中产阶级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首先,职业证书适用范围有限,教育规模很难与大学相抗衡。


高科技公司很难将职业培训规模化,不可能像大学那样大规模的开发系列课程,创建适用于整个职业领域的技能标准,同时还要进行专业化的招生、授课人员的聘请等等。


职业证书的权威和广泛性无法与大学文凭相比,其通用性受到限制,仍然会有一些企业只认可或者更相信大学文凭。


企业文凭能在多大范围内得以推广,会让多少人因此放弃传统大学,而选择一个能马上找到工作的证书,至今还是个未知数。目前的情况看,似乎对那些处于社会经济不利地位的人更有吸引力。


其次,职业证书缺乏可持续竞争力,职业发展潜力不如本科文凭。


在劳动力市场对新的技能需求日新月异的数字化时代,无论对大学还是企业来说,正确预见到需要重点培养的技能是具有难度的。


企业培训了学习者特定的工作技能,但是,随着技术更新和行业变迁,仍然面临着被淘汰的可能。


未来的职场人才,除了优秀的技术水平之外,必须拥有社交能力、强大的学习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这样才能应对社会变化的挑战。


职业培训的期限通常只有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无法提供大学通识教育带来的批判性思维、分析能力和精英文化价值观,同时由于缺少校园成长经历,未能获得宝贵的社交技巧和人际关系资源。


所以,从终身成长和长远发展看,职业证书未必能够与大学文凭相比拼。


George D. Kuh博士在《Why Skills Training Can’t Replace Higher Education》文章指出:教育没有捷径可走,为了提高生产率而缩短教育时间是是短视的。


在未来,工作场所、社会机构和世界秩序只会变得更加复杂和挑战性,更加难以驾驭和管理,我们需要更高的智慧、更强的批评精神以及更好的学习和适应能力的人。


他进一步指出,也许一部分人可能会倾向于采用这些更短,更便宜的培训计划,但对国家整体发展而言,四年制的大学本科教育仍然是至关重要的。


未来大学如何面对时代的挑战?


大学依然是中产阶级的主要生产机构,高科技企业的职业培训作为一种绕开大学教育的新路径,则是提供了一条更务实、更便宜的中产之路,由此也让人们多了一种选择。


那么,美国公众如何是看待这种新的教育选择呢?


根据ASA关于学徒制的调查,大约68%的人认为学徒制比学士学位更适合找工作,69%的人认为大学文凭的价值在下降,71%的人不认为学徒制会限制一个人的未来就业选择。


尽管ASA的调查证明,民意正在转向学徒制,但美国民众的实际上的接受程度并没有那么高。


很多人认为,没有学位可能会带来若干负面的长期后果,例如会被人看不起,在职场上可能很难得到提拔等。


卡普兰公司(Kaplan Inc.)2019年对2000名家长进行了调查,当被问及职业证书能否取代四年制学位时,74%的家长倾向于让学生在高中后直接工作,同时在工作时,上一些大学的课程。


这反映了家长们一个普遍心理:既希望借助证书的低成本快速就业和高薪水的优势,同时又担心未来可持续发展能力,希望还是有个大学本科文凭。


人们希望能够兼具两种教育途径的优势,而事实上用人单位也是如此,像苹果公司也声称更倾向于聘请既具有大学文凭又经过技术培训的人。


那么,面对高科技企业发起的教育模式的挑战,大学正在经历着怎样的变革呢?未来大学教育是否能跟上社会和技术变化的脚步呢?是否能满足劳动力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呢?


《华尔街日报》曾经组织一些教育专家,探讨了如何提高大学投资回报率。专家们建议,两年和四年制大学课程应当围绕实用证书而定,并要提供终身培训的机会。


更多人认为,建议大学往职业教育方向发展,是对高等教育机构的严重误解。大学的主要价值不是技能训练而是通识教育,大学是培养具有博雅学识和精英价值观人才的机构。


从目前的大学改革趋势来看,大学并没有往职业技能培训方向发展,只是在教育方法、收费方式、学习时间、课程设计等方面更加实用和灵活,同时加强了对学生的职业辅导。


未来大学会开设更多的在线课程,那些不是必须面对面教学的课程,将会成为价格便宜的线上课程。而且,随着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使用,在线课程的效果会不断改善。


佐治亚理工学院一直在试验一个名为Jill Watson虚拟助教,该AI不仅可以帮助学生克服学习困难,还会和教授一起在论坛中回答各种问题,学生们通常无法区分他们。该大学下一步正在开发虚拟导师,据说在两到五年内可以实现。


大学的线下课程,将更多地针对基于研究的教学以及个性化的问题解决和指导。学生们不需要在校园里居住四年,他们可以将宝贵的校园时间用在那些无法远程完成的工作。


未来大学的收费方式会更加灵活,人们也许只要支付月费,就可以在需要时随心所欲地选择所需的任何课程,可以随时获得想要的任何大学教育。


博伊西州立大学(Boise State University)已经在尝试这个概念,在两个在线学士学位课程中,它的费用为每月425美元和525美元,这比亲自授课的费用便宜30%。按月付款可以鼓励学生更快地接受教育,而且大多数人预计会在18个月内毕业。


2015年,佐治亚理工学院成立了一个未来高等教育委员会,研究和设计未来的大学模式。该委员会指出,改革的宗旨是要让大学具有可负担性,可获得性和卓越性。


美国资深高等教育记者Jeffrey J. Selingo 在“The future of college education: Students for life, computer advisers and campuses everywhere”一文介绍了乔治亚理工学院未来教育模式的一个大致轮廓。


首先是大学将变成学生的永久学习场所。大学本科不再以四年为限,一旦入学后便拥有在大学终身学习的权利,可以随时离开和回来。学习时间和课程的选择,何时毕业获得学位,都可以自由决定。


其次,大学将为学生提供终身的职业咨询和辅导。人工智能和虚拟导师可以帮助学生选择课程、解决课程学习中的困难,并帮助最佳的职业选择。由同行业的校友和导师组成的“个人董事会”则成为学生一生的职业顾问。


最后,是虚拟和现实校园相结合的中庭模式(The atrium model)。除了面对面的线下课程的传统校园,还有无处不在的虚拟大学校园,提供线上课程、线上训练平台和共同工作空间,成为分布全球各地的学生和校友共聚集和学习工作的地方。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大学会为学生提供更多灵活的学习选择和终身学习的机会,同时在人际网络和对职业发展道路方面会提供更多的支持。


在减轻大学本科教育成本的同时,也使得大学毕业生适应劳动力市场的能力大大加强。


参考资料:

1. Douglas Belkin, Nov. 12, 2020,Is This The End Of College As We Know I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 Jon Marcus, Feb. 20, 2020, How Technology Is Changing the Future of Higher Edu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方也(外滩教育特约作者,法学博士,长期从事制度比较研究。现退出职场,为自由撰稿人,以海外教育类文章写作为主),编辑:Travi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