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4-13 16:46
豆瓣3.9,国产脱口秀这样下去迟早完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独立鱼电影(ID:duliyumovie),作者:鱼叔,头图来自:《吐槽大会 第五季》


最近开播了一个新的脱口秀节目——《听姐说》。不说别的,先来看看这口碑,豆瓣3.9分。



评论区里大片大片的一星,想找个夸赞的都难。冷场,跟风,尬,这是大家最集中的评价。




真的有这么夸张?鱼叔不信邪,去看了两期。好家伙,马上用脚给办公室拓展了两室一厅,心里直呼:


国产脱口秀这样下去,真的要完了?



这档节目以“脱口秀”自居。但从企划到嘉宾,都处处透露着不靠谱。先看看嘉宾名单:王子文、王菊、阚清子、热依扎、张蓝心、张凯丽、应采儿、徐冬冬……整整18个人,有歌手,有演员,有运动员,就是没有专业脱口秀演员。


当然,跨界也并非一定做不好。比如罗翔老师,就是比较优秀的范例。但台上的这些姐姐,做的确实欠些火候。



没有过类似的舞台经验,上场紧张过头。热依扎声音发抖,身体发颤;尚雯婕开场就卡壳,只能借助调麦来做演示;玲花稿子都没背熟,频频忘词,一到切换梗的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黄小蕾眼神飘忽,肢体语言僵硬。阚清子似乎是没搞懂脱口秀和聊家常的区别,带入一堆口头禅,严重拖累表演节奏。



张凯丽更是带来了一段迷之表演:本来是在讲自己比较迷糊,受到身边人百般照顾的段子。可突然间,她竟抹起了眼泪。脱口秀的喜剧氛围,被瞬间瓦解。



这已经够尴尬的了。王自健还像是在完成笑声KPI一样,在台下疯狂输出尬笑:调麦要笑,忘词要笑。观众席上都没听见什么动静,唯独回荡着他那机械又僵硬的笑声。



太难看了。两期结束,鱼叔已经在申请工伤。这样不专业的嘉宾,加上四不像的企划,就算稿子里有包袱也抖不响,更别说根本也没什么包袱。


整个节目,最亮眼的似乎只剩下了口号:18位姐姐以女性视角切入社会热点话题,以脱口秀的喜剧形式传达女性态度,展开一场Talk大战。



也就不难看出其司马昭之心——借助《浪姐》和《吐槽大会》的热度,吃一波女性话题+脱口秀的红利。


先不说在女性话题上,节目探讨的就很浮于表面。就单说这种七零八落拼凑起来的段子,根本无法叫做脱口秀。



而这新开播的节目,分明就是披着脱口秀的皮,做着《浪姐》的核。内容并不重要,只是想接着热度,大炒人设和话题。



实际上,遭受批评的不止是这种“假脱口秀”。


回想前不久,才落下帷幕的《吐槽大会》第五季。要说火,是真的火:段子出圈,上热搜;围绕段子展开骂战,再上热搜;曝出提词器内幕,又上热搜。从开播到结束,恨不得天天住在热搜上。



但跟这红火相反的,却是口碑的不断下滑。


第五季评分6.6,还是结束后从6.3刚涨上来的。



其实,精彩的个人表现依然有。但仍然不能掩盖节目整体的虚浮。我们的脱口秀节目,似乎正在陷入一个困境。



相信大家早就发现一件事:在语言艺术的舞台上,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好玩。小品变着法煽情,相声开始歌功颂德。脱口秀作为出圈没几年的新锐形式,限制也越来越多。


杨笠一个吐槽男人的段子,被追着骂了一年,举报了一年。范志毅吐槽输球的男篮,同样招来骂声一片。



大家骂的时候,特别会扣帽子。“你挑起性别对立,千刀万剐。”“国足国篮不容戏谑,有素质的人不应该揭人伤疤。”


看看,平时,总有人喜欢拿“开玩笑”三个字给骚扰和歧视开脱。但真到了“需要开玩笑”的舞台上,大家又突然变得开不起玩笑了。


好像所有人都忘了,体育题材在过去是能放在春晚上,千家万户一起看,一起乐的。当年普通人都可以吐槽。现在换成名家前辈,竟然都不行了。



为什么?因为脱口秀太容易被断章取义。杨笠也好,范志毅也好。骂他们的人,很多都是只看了一两张截图。甚至有的人连截图都没看,只听到大家在谈论:“她骂男人是垃圾!”“他骂男篮不要脸!”立马就把整个事件定性,迫不及待地敲起了键盘。



但凡看了完整的表演,交流没有障碍的人都能理解:这里每一句话都有着自己的前提和语境。


脱口秀、喜剧,本是一个施加压力,又化解压力的过程。单单摘出其中施加压力的部分刻意放大,又故意忽略掉化解的部分,最后喊着自己被中伤了。恕鱼叔直言,那属于碰瓷。


——如果杨笠算辱骂男性,那德云社算什么呢?



除了断章取义,还有另外一座压在脱口秀头上一座大山——正能量。范志毅对于男篮的吐槽,就被很多人骂“没有一点正能量”。包括脱口秀这种饱含攻击的形式,也经常被批评为“不和谐”。


可这些内容,真的就“负能量爆棚”吗?就从范志毅的吐槽来看,他狠狠讽刺了一把周琦和郭艾伦,这不假。但内容并非无端谩骂,没有像键盘侠一样满嘴脏话,毫无逻辑;而是在妙语连珠中,点出了他们真实的缺点——


训练不努力,自我要求低。



这是批评,是督促。是恨铁不成钢,是希望他们能知耻而后勇。既提出了问题,又提出了建议。并且用喜剧效果把批评包裹起来,让大家不至于难堪。这不挺正能量的吗!



不是说正能量不重要。而是说,正能量的形式,并非只有热情赞美、心灵鸡汤这显而易见的一类。正能量同样也可以化作无形的尖刺,扎向各种社会怪象。就像《一代宗师》里的那句:


“这天底下的事,你不看它就没了?”


不仅要看,还要将它们一举揭穿。讽刺,本就是脱口秀的生命力。可偏偏,“讽刺”这个牌子不会明明白白地立在眼前。有人听不懂,便一口咬定必是负能量。于是,话变得越来越不敢说,创作的开口也收得越来越紧。



归根结底,我们现在的创作环境,仍然接受不了脱口秀的尺度。记得《吐槽大会》第二季的时候,著名编剧宋方金说抄袭:“为了遏制于正郭敬明抄袭,我宣布,什么剧本小说都不写了。”完全没有丝毫的避讳。


这还不算完。当时,乒乓国手刘国梁是嘉宾,宋方金cue他——“怎么,你们也被人改剧本了?”直接内涵当年轰动一时的乒坛事件。


果不其然,后来这一期惨遭下架。



到了今年的第五季。哪怕这一季有着范志毅出圈式的优秀现场,也难以掩饰整个节目的空洞。哪怕有易立竞说出“知不知道大家都说这是洗白大会”这种自黑,也无法挽救吐槽力度越来越弱的事实。


直白辛辣肯定是没有了,最后只剩下王建国借了一个郑爽“烦死了”的梗。结果,还被骂得狗血淋头。



我们的脱口秀,越来越难做。曝黑,要被批;洗白,也要被骂。最后的结果,只剩下一种——自嘲。


在这一点上,《脱口秀大会》就比《吐槽大会》幸运得多。从口碑和评分上也可以看出,前者也确实高出一大截。



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吐槽大会》几乎都是在向别人输出,而《脱口秀大会》则大部分是在围绕自己。


比如,去年第三季决赛上。罗永浩讲述的是自己欠债后发生的事。王建国说的依旧是亲身经历的保险谐音梗。引发过争议的杨笠,这次的内容也全部围绕自身。


不存在彼此的调侃,也不存在相互的diss。大家说的内容,越来越安全。



在《吐槽大会》第五季总决赛上,大张伟获得了最终冠军。他在台上连唱带跳,说着——小丑就是我们自己。自嘲,永远都是一份最安全又无可奈何的选择。



脱口秀,其实是冒犯的艺术。冒犯个人、冒犯群体。狠批不公,唾骂荒谬。说的夸张点——亵渎一切不可亵渎之物,才是脱口秀精神之所在。



而失去了冒犯的脱口秀,越来越像合家欢鸡汤。笑料或许还在,深度却真没了。罗翔老师在《吐槽大会》上说:“大家关注我,是因为我让他们发笑,有些案件本身就是段子。笑过后,再去思考某些更为沉重的东西。”


这当然是罗翔老师对于大众法律观念的诉求,但又何尝不是脱口秀对于社会氛围的期待呢。



可现实就是:内容放不开手脚,观众嫌弃,评分下降,播放量下滑。节目开始靠形式挽救。


《吐槽大会》第五季的赛制,前所未有的复杂。又是战队,又是battle,又是补刀,最后再来个1V1拉票时间。真人秀的东西,学了个十成十。



越来越多的人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不红的想变红,曾经红的想翻红,正在红的想爆红。反正有全程保姆式提词器,不用担心自己会卡在上面下不来台。


在这个过程中,嘉宾赚到了曝光度,主办方赚到了收益。唯独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的本身,似乎还没真正崛起呢,就已经开始式微了。这个看似越来越热的脱口秀市场,正失去了原有的锐气。


只有笑,只有躁。只有烟云一场的幻梦。



前阵子,许知远的文人降维式吐槽,火出圈了。他评价张大大的外貌攻击时说:审美的偏狭是一种智力的缺陷。那么对于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我们不妨去想想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


“能够从一个思想中得到乐趣但并不接收他,这是受过教育的心灵的标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独立鱼电影(ID:duliyumovie),作者:鱼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