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0-13 21:01
调和日本的人口和社会期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思想库报告(ID:thinksifl),作者:Chelsea Szendi Schieder (青山学院大学经济系教授),来源:East Asia Forum Quarterly,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日本已被宣布为世界上第一个“超老龄化”社会和“收缩社会的先锋”,迅速颠覆了现代国家赖以建立的人口金字塔。自1989年1.57的低生育率成为社会关注的主要问题以来,该数字一直呈下降趋势。2020年6月,日本政府宣布了2020年人口普查的初步结果,显示该年的出生人数是有统计以来最低的。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政府一直致力于鼓励女性生育更多孩子。但是,即使每个育龄妇女在未来几年内都生了三个孩子,也不能解决持续少子化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也就是日本的劳动力短缺,以及短期内更为急迫的养老金和护理老年人的压力,更将加剧与城市拥挤和生态破坏有关的更大危机。日本未来的道路通向未知的领域,需要灵活和创造性的计划来驾驭它。



1995年的“天使计划”和1999年的“新天使计划”侧重于支持那些想在抚养孩子的同时继续工作的妇女,但城市日托中心的等待名单依然很长,迫使父母——绝大多数是母亲——放弃工作。专注于鼓励女性更多工作的政策,忽视了下班后的家务工作,由于普遍的经济不安全,这些工作往往落在妇女身上,这也压低了日本的婴儿出生率。


在日本,结婚和生育与围绕异性婚姻的一系列社会要求、性别分工以及在工作和家庭中的牺牲捆绑在一起。今天的日本年轻人,被困在由前几代人在非常不同的环境下建立的社会体系中,他们往往将无法达到与成为成年人有关的既定标准(包括就业和婚姻)视为个人的失败,并感到无力改变社会。


如果年轻人被赋予权力,去追求他们向往家庭的所需,这将改变对家庭结构构成的理解,并减轻个人的育儿负担。目前持续的少子化已经是对现行制度的集体控诉,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如何将个人选择表述为集体的需求。


一些政府举措试图利用个人对现有社会压力的不满,来振兴受日本人口锐减打击严重的农村地区。这需要改变主流的成功观念,不再要求在城市地区从事有声望的工作。但是,强调个人行动作为解决方案的政策,掩盖了政府对造成外围地区和城市中心之间如此严重社会经济差距的责任。


政府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改变对家庭责任的理解,以及家庭本身的定义。日本最高法院于2021年6月做出的一项裁决,维持了强制已婚夫妇共用一个姓氏的法律——这是其他国家没有的法律——普遍不受欢迎。


在普遍的观点中,所谓健康的社会和经济,是享受人口和经济的双重增长,而人口危机对这样的定义提出了挑战。“去增长”可能是缓解数十年快速增长带来的生态代价的最佳选择。日本的一些观察人士试图对人口减少,特别是农村地区的人口减少采取积极的看法。然而,很难知道有多少萎缩的地区能够复制少数著名的乡村复兴的成功故事。除了从城市到农村的迁移,日本还需要解决移民问题。许多支持生育的观点认为,由于不受欢迎,增加移民是不可能的,但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并没有明确反对移民。移民可以缓解短期劳动力短缺,但要想持续下去,就需要明确的沟通和支持。


解决日本的人口危机,需要一个富有想象力的政策组合。人口危机或许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审视许多现代社会赖以存在的永续增长的前提。政策将需要接受一些新理念,包括护理工作的价值、家庭的意义和“去增长”的机会等。这些指导政策将需要仔细考虑日本和世界各地年轻人的实际经济、社会和生态现实。要实现这一点,年轻人需要获得更多的权利,即使他们的人数仍然处于劣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思想库报告(ID:thinksifl)作者:Chelsea Szendi Schieder (青山学院大学经济系教授),来源:East Asia Forum Quarterl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